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刚刚,“地摊经济”又有新动向!关系到每个人!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中国模式|《圣谕广训》: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2017-07-07 从余启 我与我们的世界 我与我们的世界

欢迎打开“我与我们的世界”,从此,让我们一起“纵览世界之风云变幻、洞察社会之脉搏律动、感受个体之生活命运、挖掘自然之点滴奥妙”。

我与我们的世界,既是一个“奋斗”的世界,也是一个“思考”的世界。奋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奋则殆。这个世界,你大,它就大;你小,它就小。

欢迎通过上方公众号名称打开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来挖掘往期文章,因为,每期都能让你“走近”不一样的世界、带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本期导读:《圣谕广训》是清雍正二年(1724年)出版的官修典籍,可以称之为满清时期的国教,用以训谕世人守法和应遵从的德行、道理。


《圣谕广训》源于清康熙皇帝的“圣谕十六条”,雍正皇帝继位后加以推衍解释,清政府运用政治权力在各地推行宣讲,命令及诱导官民阅读,并定为考试内容。


《圣谕广训》一书的内文,基本上分为康熙“圣谕十六条”与雍正“广训”两个部分。其中,“圣谕十六条”摘录自康熙九年(1670年)所颁上谕,每条七字,结构工整,全文如下:


敦孝弟以重人伦

笃宗族以昭雍穆

和乡党以息争讼

重农桑以足衣食

尚节俭以惜财用

隆学校以端士习

黜异端以崇正学

讲法律以儆愚顽

明礼让以厚风俗

务本业以定民志

训子弟以禁非为

息诬告以全善良

诫匿逃以免株连

完钱粮以省催科

联保甲以弭盗贼

解雠忿以重身命


而《广训》部分,则完成于雍正即位次年(1724年)。雍正自云,望其子民“俾服诵圣训者咸得晓然于圣祖牖民觉世之旨,勿徒视为条教、号令之虚文”。因此就康熙“圣谕十六条”各条目,逐一“寻绎其义,推衍其文,共得万言,名曰圣谕广训”,而创作了十六篇短文,及一篇序言。



始于清康熙皇帝的“圣谕十六条”以及雍正年间颁行的《圣谕广训》历经清代二百余年历史,无疑是对普通百姓影响最大的道德教化之书。出于对政治智术的回应,清代科考士子亦长期需要在考试中附带默写《圣谕广训》,不能有错。


清代的《圣谕广训》在各省以方言、白话定期宣讲,大多请对地方方言娴熟的知识分子来编写《圣谕广训》的方言讲解稿,直至清末于中国地方民间都有着不一般的影响力。清代雍正年间颁行的《圣谕广训》以及此后出现的白话衍说类文本《圣谕广训衍》(王又朴,1726年)或《圣谕广训直解》(包括白话直解及方言直解)曾被多次译成外语。


十九世纪新教传教士因为布道交流与口语学习的需要,往往会注意收集这一类官话与方言、土白两相对应的语汇材料,原因在于其语言风格、宣讲形式,以及道德教化内容等,皆可以给新教对底层民众“直接布道”的策略提供本土文化参照。


台湾著名历史学家王尔敏在对《圣谕广训》与清代民间宣讲拾遗的风气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就指出,十九世纪初新教传教士布道宣教时,就参考借鉴了民间宣讲圣谕这一形式。日本学者内田庆市也指出,新教传教士学习《圣谕广训》,贯穿整个十九世纪,成为传教士内部学习汉语的一种“传统”。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所藏的卫三畏家族档案中,就有多种有关《圣谕广训》的方言直解及罗马字注音手抄件。





王尔敏(1927-):河南周口人,当代著名历史学家,台湾中国近代史研究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历任台湾师范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专长领域包括中国近代思想史、军事史、外交史、文化史以及方志学等。


内田庆市(1951-):日本关西大学东亚文化研究科教授,近二十年主要从事中国文化的“西学东渐”研究,以明清欧美传教士的“欧文资料”为中心,研究其对于近代汉语及文化的影响,并在中西方呼吁确立“文化交涉学”这一新学科与新领域。


卫三畏(Samuel Wells Williams,1812-1884):最早来华的美国新教传教士之一,也是美国早期汉学研究的先驱者,是美国第一位汉学教授,从1833年10月26日抵达广州,直到1876年返美,在华凡43年。卫三畏东方经历颇为丰富,一生兼以印刷工、传教士、外交官、汉学家等数职于一身,是早期中美关系史和文化交流史的一个缩影。


然而,从书籍史与中西交通史的角度来看,翻译《圣谕广训》却多少已经改变了此类文本的政治宣讲功能。《圣谕广训》以及此后出现的白话衍说类文本在历史上出现过多种外语的译本。根据有关研究,自1778年至1924年,出现过俄语、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及日语等译本十余种。


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一切当代史,都是“真”历史








往期精彩:


中国故事|《世纪之变》:百年光影,忽闪而过,尽在不言

绿色中国|《经济学人》:有些污浊看得见,有些污浊看不见

世界风云榜|《全球创新指数报告》:创新是能力,也是动力

新书速递|《男性之隐》:一百位男性受访者倾吐心声

民族精神|《中华民族》:一概鬼子都杀尽,祖国一统庆升平

中国式神话|《儒家神话》:神话,在传说中,在古籍里,也在你我身边

中美关系|《外媒》:中国邀请特朗普女儿、女婿访华

耳目一新|《中国模式》:中国的“两次革命”及其未来

中国香港|《全球遍览》:紫荆花开20年,人人都有自己的观感


注:

1:本文为原创,若发现不错,欢迎转发共享

2:想为小编原创加油,只需点击一下下方广告链接,或点击“赞赏”直接打赏,感谢支持(苹果用户看不到微信赞赏功能,其他客户端可看到)

3:可将本公众号设为“置顶公众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消息。

4:图片源于网络非商业用途

5: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了《近代中英语言接触与文化交涉》一书,在此对作者致以谢意。

6:若有任何方面的问题,可随时联系进行沟通

7:关注可搜索“我与我们的世界”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