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中亚一瞥|《经济学人》:塔吉克斯坦的全国性“剃须”运动

2017-09-25 从余启 我与我们的世界 我与我们的世界

欢迎打开“我与我们的世界”,从此,让我们一起“纵览世界之风云变幻、洞察社会之脉搏律动、感受个体之生活命运、挖掘自然之点滴奥妙”。

我与我们的世界,既是一个“奋斗”的世界,也是一个“思考”的世界。奋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奋则殆。这个世界,你大,它就大;你小,它就小。

欢迎通过上方公众号名称打开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来挖掘往期文章,因为,每期都能让你“走近”不一样的世界、带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本期导读: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位于阿富汗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之间,是中亚五国中唯一主体民族非突厥族系的国家,也是中亚地区最为贫穷的国家,该国经济相对基础薄弱,结构较为单一,产业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1991年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经济危机以及多年内战使塔国民经济遭受严重破坏,经济损失总计超过70亿美元。


塔吉克斯坦,在中亚国家之中国土面积最小,面积143100平方公里,素有“山地之国”的称号,山区占总面积的93%,一半以上的地区海拔高于3000米,只有不足7%的可耕地,帕米尔高原的伊斯梅尔·索莫尼峰是全国最高点,海拔为7495米,群山上那些冰川和积雪融化时,形成了条条奔腾不息的河流。


1994年11月6日,塔吉克斯坦以全民公决方式通过了独立后的第一部宪法。根据新宪法,议会制改为总统制,目标是建立民主、法制、世俗的国家。总统为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国家军队统帅,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每届任期7年。塔吉克斯坦有86个民族,塔吉克斯坦族(80%),乌兹别克族(15.3%)、帕米尔族、吉尔吉斯族、俄罗斯族、鞑靼族、乌克兰族、德意志族等是较大的少数民族。


从西汉到西晋以及唐代,塔吉克地区属于中国版图。公元9—10世纪,塔吉克民族基本形成,是中亚的一个古老民族。9世纪,建立了萨马尼德王朝,定都布哈拉。塔吉克人的民族文化、风俗习惯正是在这一长达百年的历史时期形成。10—13世纪加入伽色尼王朝和花拉子模王国。


13世纪被蒙古鞑靼人征服,后来成为察合台汗国领地。16世纪起加入布哈拉汗国、叶尔羌汗国和浩罕汗国。1868年,北部费尔干纳省和撒马尔罕省部分地区并入俄国,南部的布哈拉汗国为俄国属国。1917年11月—1918年2月,北部地区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加入土克曼自治共和国。1920年布哈拉人民革命后,宣布成立布哈拉苏维埃人民共和国。


1924年10月14日建立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隶属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29年10月16日成立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同年12月5日加入苏联。

1990年8月24日,塔吉克最高苏维埃通过共和国主权宣言。


1991年8月底更名为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同年9月9日,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宣布独立,确定该日为共和国独立日,12月21日加入独联体。塔吉克斯坦于1991年9月9日宣布独立后,国内各种政治、宗教、地方利益集团斗争日趋激烈,导致政局持续动荡。


Tajikistan

塔吉克斯坦

Beardless and jobless

没有了胡须,没有了工作


Tajikistan’s crackdown on observant Muslims intensifies

塔吉克斯坦加紧打压遵守教规的穆斯林


THE young Tajik man does not want to leave home, despite his mother’s assurance that he looks fine. The day before he had sported a curly black beard, just like his friends from the mosque. But the police had frogmarched him and other bearded young men to the barber shop, where their beards were shaved off. A few of the onlookers laughed, but, once out of the police’s sight, many more grumbled.

有位塔吉克男性青年不愿走出家门,即使他母亲一再跟他说,他的样子看起来挺好。就在前一天,那位青年还夸耀自己卷曲的黑色胡须,与清真寺里其他朋友们的都差不多。不过,警方抓了他,还有其他一些有胡须的年轻人,一起送到理发店,剃了他们的胡须。傍边的一些吃瓜观众都笑了,不过,警察不在时,很多人就开始抱怨。


Such scene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common in Tajikistan, a landlocked country of 9m bordering Afghanistan and China. In 2015 an official in one of the country’s four regions reported forcibly removing the beards of 13,000 men. Conmen have started selling certificates, complete with photographs and official-looking stamps, permitting holders to grow a beard. Initially, the Tajik government blamed the crusade against beards on local police, but it now admits that it instigated the practice to curb religious extremism.

这样的场景,在与阿富汗和中国接壤有着900万人口的塔吉克斯坦越来越常见。据报道,2015年,该国四个大区中的一个区里某位官员,强制让13000为男性剃掉了胡须。有人也开始通过销售带有照片和官方样式印章的证书见机行骗,称携带证书者会被允许留胡。刚开始,塔吉克政府的“剃胡”行动还只针对警察系统,不过,现在开始说,此行动的目的是为了遏制宗教极端主义。


Shaving beards is just one tool the government uses to suppress Islam, even though more or less the entire population is at least nominally Muslim. In 2015 it closed more than 160 headscarf shops. Last year it outlawed Arabic-sounding names. Earlier this year it prohibited the production, import or export of religious books without permission. Obtaining a permit to set up a religious organisation, publish a book on Islam or go on pilgrimage to Mecca is an arduous process.

“剃胡”行动,只是塔吉克政府用来打压伊斯兰所采取的工具之一,即使塔吉克整个民族差不多名义上都是穆斯林。2015年,塔吉克关闭了160多家头巾店铺。去年,塔吉克又发音具有阿拉伯风格的名字定为非法。今年初,塔吉克规定,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禁止宗教书籍的出版和进出口。而要获得许可设立宗教组织,或出版伊斯兰书籍,或去麦加朝圣,申请程序不是一般的费力艰难。


In 2010 Tajikistan had 19 registered madrassas and hundreds of unregistered ones. The last was closed in 2016. Anyone providing unofficial religious teaching can be imprisoned for up to 12 years. Even studying in religious schools outside the country is prohibited. Almost 3,000 young men attending religious schools in Afghanistan, Pakistan, Egypt and other countries have been coerced into coming home.

2010年,塔吉克斯坦有19所在官方注册的伊斯兰学校,另有成百上千所没有注册的,其中,最后的一所已与2016年关掉。任何人若进行非官方宗教教学,则会面临长达12年的牢狱之灾。即使在国外宗教学校学习,也被禁止。近3000个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埃及和其他国家宗教学校学习的塔吉克男性青年已被强制回国


There are about 3,700 mosques in the country. They are heavily regulated by the government, down to the subject of the weekly sermon. Using loudspeakers to broadcast the call to prayer is no longer allowed. Children younger than 18 and women are not permitted to attend the mosque. People under 40 are not allowed to go on the haj.

塔吉克全国约有3700座清真寺。政府对清真寺的规定可谓面面俱到,甚至详细到每周的讲经事项。官方也不再允许利用扩音器向信徒进行广播,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以及女性不允许去清真寺,40岁以下的人不允许去麦加朝圣。


Tajikistan was unique among the former Soviet republics of Central Asia in allowing an Islamist opposition party, the Islamic Renaissance Party of Tajikistan (IRPT)—the result of a peace deal that ended a civil war in 1997. But Emomali Rahmon, the country’s leader since 1992, was on the opposing side in the conflict and has gradually reneged on the deal. In 2015 he banned IRPT; since then, his campaign against the pious has intensified.

前苏联位于中亚的几个共和国中,塔吉克斯坦有一点比较特殊,那就是允许伊斯兰反对党“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的存在,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1997年未结束内战而达成的和平协议。不过,自1992年就开始领导塔吉克斯坦的拉赫蒙当时属于冲突双方的反对派那方,并逐渐不断违反协议。2015年,拉赫蒙禁止了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自此,就加紧了针对遵守教规的穆斯林的打压行动。


The repression, inevitably, has helped to radicalise devout Muslims. More than 2,000 Tajiks are reported to have joined Islamic State. The former commander of an elite police force, Gulmurod Khalimov, is their most prominent recruit. In a YouTube video he threatened to return to Tajikistan to establish sharia (Islamic law). (Earlier this month Russia claimed that he had been killed in an airstrike in Syria.)

那样的打压行动,无疑有助于穆斯林的激进化。据报道,有2000多位塔吉克人已加入伊斯兰国,塔吉克斯坦警察系统中的一名前警官卡里莫夫,就是其中最显眼的一位。在网站YouTube的一个视频中,卡里莫夫威胁称,将返回塔吉克斯坦让伊斯兰教法在塔吉克斯坦落地生根(本月初俄罗斯称卡里莫夫已在叙利亚的一次空袭中丧生)。


A more effective means to curb radicalism might be to boost the economy. Unofficial estimates suggest unemployment is as high as 15%. In search of work, many young men travel abroad, where some become radicalised. But Mr Rahmon seems more concerned about beards than jobs.

或许,遏制激进主义的一个更为有效的办法就是提振经济。非官方数据显示,塔吉克斯坦的失业率高达15%。为找到工作,很多塔吉克年轻男性走出国门,而其中有些就会被激进势力所利用。不过,与提振经济发展促进就业相比,拉赫蒙貌似更关心“胡须”这个问题。


Tajik President Emomali Rahmon on National Flag Day

国旗日期间的拉赫蒙

往期精彩:


西班牙一瞥|《经济学人》:魅力巴塞罗那,想要变更国家

缅甸一瞥|《昂山素季》:雄韬大略政治家,还是政客一枚?

巴西一瞥|《里约热内卢》:是魅力之城,还是暴力之都?

日本一瞥|《英国媒体》:日本人口问题堪忧,彻底没救了

印度一瞥|《国际非政府组织报告》:童婚之毒,印度之痛

西方社会一瞥|《BBC》: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西方人民

双刃剑|《人类文明纵览》:权力能拯救文明,亦能扼杀文明

变|《涨姿势》:中国行政区划的历史演变,着实令人震撼

《德国大选》:默克尔未来的政治遗产,不在德国,而在欧盟

《白宫内斗》:被甩出局的首席战略顾问誓言将斗争进行到底


注:

1:本文为原创,若发现不错,欢迎转发共享后台回复“20170923”,可获本期《经济学人》下载方式

2:想为小编原创加油,只需点击下方微信“赞赏”功能为原创打赏,苹果用户看不到微信赞赏功能,可通过下方微信支付向小编转账,感谢支持

3:部分内容参考了维基百科。译文不代表译者观点。英文转自经济学人,非商业用途

4:可将本公众号设为“置顶公众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消息。

5:若有任何方面的问题,可随时联系进行沟通

6:关注可搜索“我与我们的世界”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