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知情人爆料:上海原检察长陈旭小圈子里的司法套路

2017-03-14 海上天平 海上天平



3月1日傍晚,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被宣布落马。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陈旭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多年来,上海当地对陈旭的举报一直不断,包括指称其插手干预案件。此番落马,在上海传闻已久的陈旭小圈子里的司法圈套,也将进一步揭开面纱。


现年65岁的陈旭是上海本地人,仕途一直在上海政法系统,历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上海市一中院院长、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等职务。2016年1月,陈旭卸任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任上海市法学会会长一职。  


陈旭落马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就在3月1日上午。据沪上媒体报道,2017年3月1日上午,全国法学会系统首个慈善法治研究会正式在沪成立,上海市法学会会长陈旭等为慈善法治研究会成立揭牌。此前一天,陈旭还出席上海市法学会十届八次理事会并作了讲话。


沪上消息人士告诉媒体记者,陈旭有个弟弟在上海当律师,目前也已被带走协查;陈旭与2016年3月落马的上海市仲裁委员会原副主任汪康武关系密切,汪康武咬出陈旭,两人案子高度交叉,堪称团伙。


上海政法首虎陈旭落马,

据说也源于一则实名举报。

举报材料称:港商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法人任骏良实名举报上海政法系统腐败,真相触目惊心: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拍卖舞弊案的四位证人是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夫妇(原来都是上海公安虹口分局警察)、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鸣、上海虹口法院范培俊法官,被故意杀害灭口。范培俊法官、潘玉鸣法官都是被最高检反贪局讯问后,当天晚上参与私人宴请,第二日横死家中。1月后,被最高检调查的王鑫明夫妇在家中被杀,壁橱里300万现金未动。但此前,港商任骏良公司20亿财产被一伙政法内部人士巧夺豪取……



一份普通船舶设计合同引发的冤案


陈旭、汪康武团伙被指多年来与其他相关人员联手,布局司法套路,操控上海地方司法,制造冤假错案甚至命案……



据知情人爆料,陈旭、汪康武团伙麾下的极个别法官、仲裁员、律师互相勾结,层层布局,设计出一套套精妙的“搞钱”方案。A公司在自己实际上并没有设计错误的情况下,因为这一小小的几十万元的合同(并且合同中还有20%的责任限制条款),付出了近2000万元的代价。


十多年前,上海某船舶设计公司(“A公司”)与某船厂(“B船厂”)签订了一份船舶设计合同,合同金额仅有几十万元。同时,合同中还约定A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不超过设计费的20%。

B船厂依照A公司及另外一家设计公司D公司提供的图纸,建造好船舶后卖给香港船东,并由B船厂的全资子公司C公司作为该业务的外贸代理。后香港船东称该船有质量问题,要求B船厂修理遭到拒绝,船东遂自行修理,并诉至法院,最终法院认定由B船厂和C公司共同赔偿1500多万人民币。

此后,B船厂和C公司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转嫁责任,经过筛选,排除掉了几乎没有赔偿能力的D公司,锁定A公司为目标。经过司法专业人士精心设计和布局,通过近10年的诉讼、仲裁等一系列程序,由上海仲裁委员会完成临门一脚,最终获得了仲裁裁决,要求A公司向B船厂赔偿近2000万元的结果(包含利息和B船厂请律师的费用)。



小圈子里的法官、仲裁员、律师


据知情人爆料,本案中有三个重要的推手,上海海事法院法官S,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G(如传言的,G属于陈旭、汪康武小圈子),还有沪上某知名大律师X,而G和X也都曾担任过上海海事法院的法官,熟悉上海海事司法圈子的人基本都知道,三人是称兄道弟的小圈子。


S法官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胆子大”,敢于以各种非常规方式操作案件。他私设案由,强行把一个本不该属于上海海事法院管辖的案子进行立案管辖。一开始是B船厂和C公司一起在上海海事法院起诉A公司,后来因为B船厂和A公司有仲裁协议,怎么绕也无法绕过去,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干预下,B船厂撤诉,C公司继续告。


在庭审中,S法官处处打压A公司的律师,又于庭外威胁A公司,想逼迫A公司屈服,但未成功。由于从法律角度实在没办法判A公司赔钱,因此三个好兄弟密谋出一个绝佳方案,表面上判A公司赢,不用向C公司赔钱。但在判决书中花大量篇幅来描述A公司设计船存在错误,这样后面B船厂就可以通过仲裁,以判决书为重要依据,向A公司索赔。

后B船厂在上海仲裁委提起仲裁,此时G仲裁员就粉墨登场,靠着其深厚的人脉的关系(即如传言的,属于陈旭、汪康武小圈子),让仲裁委指定其为案子的首席仲裁员,意欲直接操纵案子的结果。最终B船厂大获全胜,A公司成了刀下的冤魂。



权威专家败于司法小圈子


据知情人爆料:在B公司向上海仲裁委提起的仲裁案件中,一开始由于A公司在法律上占据绝对优势,而案件是由三个仲裁员合议进行裁决的,合议的结果是A公司应当胜诉,此时又是G仲裁员联合仲裁委员会的领导H,通过各种手段做工作,逼迫其他仲裁员同意裁决A公司败诉。

关于本案,几位知识产权法学、诉讼法学和民法学领域的专家经研讨,一致认为该仲裁裁决存在严重错误。经过权威专家论证,A公司的设计根本没有错误。按照同样的设计造出的同类船舶已交付十余艘,并未出现任何设计问题。


然而,现在A公司却要向B船厂赔将近2000万的钱。在非法利益链串联起来的司法腐败网络面前,A公司的呼喊是那么渺小无力。该案最终仲裁结果一出来,整个船舶行业一片哗然,上海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甚至专门向人大发函,陈述本案的不公结果将对船舶行业产生的重大影响;A公司也在通过各种途径进行申诉。

但是,由于整个事件历时10多年,涉及6个审判机关,包括最高法院,还涉及境内外多方当事人,在三个资深司法人士小圈子的精心设计下,环环相扣,导致A公司的各种诉求均石沉大海,只能继续忍受冤屈。



“现在你身边就有贪赃枉法的法官”


公众相信,随着陈旭、汪康武的落马,其团伙的司法敛财伎俩会进一步浮出水面。



3月2日,上海市检察院召开党组扩大会,通报中央对陈旭涉嫌严重违纪进行组织审查的决定。上海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本才主持会议并讲话,上海市检察院领导班子成员,各分院、区院检察长、市院各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会议。


上海市检察院官方微信公号“上海检察”称,党组一致认为,陈旭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是令人十分痛心的。作为党的高级干部,特别是检察机关的高级干部涉嫌严重违纪,对党的形象、威信伤害严重,对上海检察机关的形象、法治权威伤害非常严重。

据爆料人称,此前,陈旭的第二任妻子何行欲出国,因被边控未能成功。何行原在上海一中院做书记员,后改名为何思颖,在汪康武的同学某律师处当律师。


十几年前,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庭长的汪康武仕途得意。一次,时任上海高院院长的滕一龙带他们见上海人大代表,滕言对司法腐败零容忍;言罢,人大代表、上海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正茂突然厉声道:“现在你身边就有贪赃枉法的法官”,眼睛直视汪康武。后汪被调二线,再在陈旭的帮助下进入仲裁委,即成为陈的铁杆兄弟。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