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哪来的“实事求是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6年11月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陈光标落幕 与令计划高度勾连

2016-09-25 大聚焦 大聚焦


封号频繁,为避免失联,长按下方二维码三秒,可加美女小编为微信好友


陈光标落幕 与令计划高度勾连

作者:宋志标


来源:公号“旧闻评论”


网易与财新9月20日先后发稿,以很大的报道体量“起底”陈光标。报道的方向与重点放在陈光标与一众落马高官的关系上,他们包括但不限于令计划、令政策、杨卫泽等人,并描述了陈光标靠政商关系攫取第一桶金、发达再至于倒掉的盈利模式。





从媒体角度来说,这次对陈光标的深度调查,是一次“复仇”行为。这么讲出于两个原因,一是过去数年间,媒体从陈反复、荒谬的炒作中没有得到有用信息,反而致使媒体被他牵着鼻子走;二是过去凡是有力的调查,都因为陈的保护伞夭折掉,这次可以稍慰记者职责。


在解读最新的材料与报道时,可能需要澄清的一个认识是,陈光标无论在舆论场中如何利用炒作勾连慈善事业,但其所做作为,始终与慈善毫无关系。陈光标从来没有被慈善公益界接受过半根脚趾头,所以,一谈陈光标必谈慈善,是一个很深的智商大坑。


在陈光标背后的政治人物没有像本次这样被揭示之前,陈光标带来的一大困扰是如何解释其所谓“慈善”的逻辑。正是在这个起点上,争议产生了,慈善公益界断然否认陈的行为跟慈善有一毛钱关系。而社会舆论中,不乏这样的声音:他毕竟付出了“真金白银”。


通过财新的报道,这个支撑起好多理中客的“真金白银”观,其实是个伪命题,不存在的。考虑到他伪造的逾百枚公章中有好多事慈善或政府机构,考虑到他在慈善捐赠上显著的水分,陈光标这些年来的所谓慈善,不仅远离成熟的慈善方式,更包含许多谎言。


陈光标的倒掉,是慈善界乐见其成的。因为他的“暴力慈善”既与慈善界毫无关系,又将舆论中一部分盲目的批评引向慈善公益。在许多时候,对陈光标慈善的暧昧褒扬,实际上是批评者对公益慈善有不忿。隔山打牛,隔陈光标打慈善公益,陈倒是乐见。


就此而言,陈光标这次被确认的穷途末路,根本就不该是慈善公益界的议题,因为它从动机目的到手段方式,都是陈光标编织其政商关系网络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陈从来不在乎慈善界怎么想,他想的是如何造势获得慈善外衣,再去生意场上表演牟利。


通过网易与财新的揭示,陈光标露出了假慈善的另一面,那就是官场行走或权贵门客。他之所以借慈善暴力炒作,是为了获得慈善勋章,进而垫高一点点他在官场与门客的地位,自抬身价,售于王者。那些以慈善为陈光标辩护的人,属于会错了情,表错了意。


将陈光标的商业模式坐实在政商关系之上,是网易与财新的贡献。有了这一块,陈光标的中国故事终于完整了。他的假慈善真炒作,他的荒谬怪诞之举,他时刻自带小丑模式的行为,都能够解释的通了;他的做事、扮傻、强以为聪明,都有了落脚点。


借助这些深度报道,再面对陈光标这个人(或大众视野中的这名演员)时,主要问题已经从如何看待陈光标的慈善,变成了如何看待陈光标的生意。而经过这么一个转换,问题其实变得简单了:慈善模式莫衷一是,政商关系却是一点就通,不懂不是中国人。


在权势人物在位时,利用各种关系钻营,以及那些在自建的印章库房里按需盖上的荣誉证书,陈光标得以经营他的关系网络。从某种意义上说,陈光标也是吃到了汶川地震后社会建设的红利,大家对慈善人士高看一眼,陈光标再刻意经营,果实是有的。


而陈光标经营保健用品,开拓绿色农业增长点,尽管因此负债累累,毫无起色,但这些经营范围,恰恰是他作为底层奋斗的小商人所能经营的领域。生意就是权力结构的商业化投影,什么人在什么层次搵食,在现实中是命定的。陈光标坠落到本来的阶级上,照见众多真相。


当然,陈光标靠着苏北人的精明艰难维持对他来说很昂贵、也很脆弱的政商关系,从始至终都不是丢人或罪恶的事情。他所招致的反感,不是仇恨性质的,只不过源于那些看见他真相又只能隔靴搔痒的怨气,或在他长期低劣的炒作中无法躲避、遭低智商碾压的厌倦。


除了那些被他拖欠的债务深深困扰的债权人,陈光标也不是谁的敌人。原先以“特立独行的慈善”为他辩护的人,还可以继续在他身上寻找亮点,比如目之为边缘人士攀附权贵先发达后没落的人间悲剧。但这些心思及格局,衬托出愚弄与被愚弄该有多么强烈的彼此需要啊。


来源: 财新网 中国青年网


公开资料显示,陈光标现年48岁,对外称祖籍安徽省五河县,出生于江苏省泗洪县天岗湖乡。陈光标曾自称其30岁(1998年)担任南京金威利电子医疗器械公司董事长时,即开始慈善事业,“截止到2012年7月,捐款总额超过了20亿元,帮助特困户逾70万”。而一位自称熟悉陈光标捐款历史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陈光标这些年自己出钱的所有捐赠加在一起也就两三千万”。


捐款两三千万元并不是个小数目,但“两三千万”与“20亿”相差近100倍,水分有这么大吗?


2011年1月,陈光标通过《公益时报》首次向公众公布了他的2010年捐款明细,自称2010年为慈善和公益事业捐款再次超过3亿元。明细公布之后,公众对陈光标捐款真实性的质疑一直没有停止。为此,财新记者对照陈光标自述的捐款事实,逐项进行了核实。


根据陈光标口述的自传《高调的中国首善——陈光标传》(下称《自传》)梳理,陈光标的慈善捐赠包括四部分:捐资建学校、向官方慈善机构捐赠、自行发放现金、捐建公共设施。但是经财新调查,陈光标捐资建学校几乎不存在;给官方慈善机构的捐赠,很多进行了重复计算,或者由其自行执行,慈善机构拒绝为其出具发票背书;他多次直接发放现金的公开作秀,实质金额大量注水,而且涉嫌违法募资;而他号称捐建的公共设施,经财新记者查证,曾经或一直为其自用并牟利。


捐资建学校及向官方慈善机构捐赠,这两个渠道均有官方慈善机构的账目可以查询。陈光标《自传》中提到的相关捐赠如下表所示。


图表1:陈光标捐资建学及向官方慈善机构捐赠情况核查





  

在捐资建校方面,在其《自传》第69页提到,“2003年以来,陈光标先后捐建了希望小学、光彩小学、博爱小学52所,其中江苏丰县4所,江苏泗洪2所,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46所”。而《青海日报》等媒体报道中也援引过陈光标“帮助玉树建设了46所希望小学”的说法。财新记者一一向希望小学、博爱小学、光彩小学的负责机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下称青基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称红基会)、光彩事业促进会(下称光彩会)进行了求证。


青基会秘书长涂猛告诉财新记者:数据库可以通过捐赠人、受益人来查询,青基会数据库没有查到陈光标捐赠的希望小学。“我问了青海玉树的工作人员,回复说没有查到。青基会已经将希望小学在工商局注册商标,合法捐赠渠道必须通过青基会。当然还有第二个渠道,就是冒用希望小学名称,但即使这种情况我们在玉树也没有发现。”涂猛补充表示,“不敢说数据库100%准确,但至少可以确定陈光标说的数据水分很大。”


红基会财务人员告诉财新记者,“从现存记录看,陈光标没有通过红基会捐款建博爱小学”。光彩会财务人员同样证实,至少从有记录可查的2005年以来账目看,陈光标没有给光彩小学捐过钱。


也就是说,在官方主导捐资建校制度下,从现有官方记录看,陈光标没有捐钱建过一所学校。


有趣的是,2016年4月6日,陈光标通过微信视频向财新记者展示了青海给他颁发的荣誉证书。证书显示,“江苏黄埔(集团)有限公司为支持青海玉树教育事业,援建光彩小学46所,乡村卫生所10所……”,落款为“玉树藏族自治州教育局、玉树藏族自治州卫生局”,时间为2007年7月26日。


财新记者向陈光标提出疑问,陈光标回答:“光彩小学就是希望小学。”当财新记者提出两者是不同慈善机构的不同捐赠项目、并追问陈光标具体给了哪个机构时,陈光标没有回应。


财新记者致电青海玉树州教育局,一位项目部拒绝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也听说过陈光标援建46所小学”的说法,但具体是什么学校、学校在哪里、钱给了什么机构,该工作人员一概表示不知道。


在向官方慈善机构捐赠方面,经财新记者核实,《自传》中提及的这类捐赠,有些确有其事,部分由其自行执行,但没有这些慈善机构开具的发票背书。


光彩会财务人员证实,《自传》提到的2010年10月26日向福建台风灾区捐款100万元账目上查不到。“2005年之后陈光标在光彩会这边的捐款,就只有2010年8月巴基斯坦水灾的100万元。”


中华慈善总会证实,2010年4月3日“抗旱救灾我们在行动”公益晚会上,陈光标当场向中华慈善总会认捐600万元,其中500万元根据捐赠者意愿转给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100万元入总会发展基金,“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的500万发票是开给中华慈善总会的”。


对于陈光标在《自传》和媒体报道中声称的其他给中华慈善总会的5000多万元捐赠,该会给财新记者的回复表示,(2010年4月14日玉树地震发生后)4月15日,陈光标联合丁书苗的博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向中华慈善总会认捐21台救援机械设备、50台发电机、3000顶帐篷、3000件棉大衣、500吨矿泉水、200万元药品等救灾物资,价值约4100万元,“这些物资由捐赠者自行运往玉树地震灾区。中华慈善总会未出具任何捐赠发票” 。


2010年8月7日甘肃舟曲县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8月13日,一位时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出席陈光标在南京举办的捐赠活动,陈光标当场表示通过总会向舟曲泥石流灾区及偏远地区捐赠5000台电脑,中华慈善总会对财新记者回复称,“这批捐赠物资由陈自行执行。中华慈善总会未出具任何捐赠发票”。


曾任山西省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的丁书苗,因涉及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于2011年被警方抓捕,2014年12月以行贿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其中罚金数创下个人罚金最高记录。


一位接近丁书苗的知情人士称,玉树和舟曲两次,丁书苗都给陈光标汇了款。2010年玉树地震陈光标的捐赠中,“至少有1500万现金是丁书苗捐的”。“但是陈光标展示的救援物资,每次都是那些不值多少钱的电脑和挖掘机,倒来倒去还是那些。我就在想钱花哪去了。”


该人士透露,“那一年3月份丁书苗已经被边境控制,丁听到风声说自己要被调查,很惶恐,陈光标告诉丁他有关系可以帮忙,丁就答应跟着捐款。”


陈光标在采访中,向财新记者快速展示了部分“捐赠票据复印件”,他介绍:“这是中华慈善总会的,一个600万,一个890万”。但中华慈善总会财务部门应财新记者要求核查后答复称,“经我们核查原始财务账,有发票的就(600万)一笔”。中华慈善总会负责人补充说,正规的凭证只有发票,不会开收据。


视频采访中,当财新记者提出仔细看一下或对发票拍照时,陈光标没有理会。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