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4月7日 上午 12:0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俞敏洪首次披露被绑架细节:被注射兽用麻醉针,7人中仅他幸存(视频)

爱派的 2022-04-06

相关阅读:俞敏洪60岁生日发文:我尊重命运的安排,但从不屈服于命运的砖制


俞敏洪曾在新书《我曾在崩溃边缘》中第一次谈及自己创业初期的两次被绑架经历和细节。


1993年,北京大学毕业的俞敏洪不看好其他培训学校的办学理念,自立门户成立新东方学校。

在俞敏洪的努力下,新东方逐渐变得有起色,租用北京的一个度假村开起了暑假班。

度假村的老板名叫张北,在出租度假村之前要求俞敏洪提前付一笔定金,等租用结束后多退少补。

张北此人看似外表和善,实则是个内心阴险的不法分子。

1993年时张北就曾因私藏枪支被关进劳教所。

但俞敏洪并不了解此人,为了顺利开办暑假班只能答应张北的要求,付了20万定金。

一向偷奸耍滑的张北将俞敏洪预先支付的定金挥霍一空,等暑期培训结束结算时才发现,度假村需要退钱给新东方。

俞敏洪回忆道:“上完课结账时结掉17万,他们还欠我们3万。财务的工作人员去找他们要钱,把3万退给我们,但负责人说钱已经全花完了。催了几次没结果,张北就亲自给我打了电话。

张北说:“俞老师,这笔钱我确实用完了,没办法还你,是不是你们明年还要用我的度假村,能不能挪到明年?”

当时的俞敏洪也缺钱,但为了维系与度假村的关系,只好爽快回答道:“没事,如果实在没有就算了,如果明年我们还用你的度假村,我们就从三万中间扣掉好了。”

一片好意的俞敏洪不但没有赢得张北的好感,反而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1998年,新东方赶上了出国留学大潮的机遇,很多人来报名学习英语。

俞敏洪说:“当时报名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周末。一般情况下,每周末收到的学费有50万—100万人民币,这笔钱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但当时周末银行不开放对公业务,只开放个人的存储业务,这就意味着周末收的学费无法存到银行里。当时新东方租的房子也不好,是一个漏风漏雨的破房子,门一撬就能打开,财务办公室内保险柜的位置也有很多人知道。所以钱放在办公室也不安全,只好我自己拎着回家。”

而当时的张北经营度假村不利,无法支持自己肆意挥霍。

看到他的老朋友俞敏洪的培训机构发展得越来越好,张北对俞敏洪生起了歹心。

张北的手下来回跟踪俞敏洪,发现每周日晚俞敏洪都会一个人回家,手中拎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周末收到的学费。

家中也只有俞敏洪一个人居住,妻子和女儿居住在国外。

知道大概情况后,张北和他的手下向俞敏洪伸出了魔爪。

1998年8月21日晚星期日,俞敏洪像往常一样独自回家,手中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到小区楼下时已经晚上9点。

当时的俞敏洪住在北京上地附近的一个旧小区,没有电梯,楼梯内2楼和3楼的灯经常会坏。

走进楼道俞敏洪发现2楼的感应灯又没亮,也没在意,打算摸黑爬上去。

楼道内一片漆黑,俞敏洪只好慢悠悠地往上走。

身处黑暗中的俞敏洪掏出家门钥匙,就在他摸索着门锁准备开门时,黑暗中突然出现两个人。

相关阅读:俞敏洪60岁生日发文:我尊重命运的安排,但从不屈服于命运的砖制


等候已久的张北等人一前一后将俞敏洪堵在门前,一个人拿枪顶住俞敏洪的脑袋,另一个人用一支装有超大剂量麻醉剂的针管扎进了俞敏洪的胳膊。


巨大剂量的麻醉剂让俞敏洪顷刻间便昏迷了过去。

张北拿起俞敏洪的钥匙打开了家门,将俞敏洪的手脚捆绑好扔到了床上,找到了前一天俞敏洪收到的220万现金学费和其他值钱的东西。

搜刮完东西后,张北的同伙曲云童发现床上的俞敏洪在喘气,准备用身子将他勒死,但被张北制止了。

张北想到了俞敏洪当时没有计较那3万元,对曲云童说道:“俞敏洪是个好人,也没有看清楚我们的长相。钱已经拿到手了,就留他一条性命吧。”

张北等人得逞后摸黑离开,一个小时后俞敏洪从床上醒了过来。

脑袋昏昏沉沉的俞敏洪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得严严实实,浑身没有力气。

俞敏洪回忆道:“我一生中经历过许多磨难,但那次从卧室到客厅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路程。伴随着麻醉药的昏厥感和双腿双手的无力,明明很近的距离,但每次移动后我都要大口喘气......”

俞敏洪艰难地到达客厅的电话前,用下巴磕着电话,在半昏迷的状态下报了警,说道:“救命,我被绑架了,快救我。”

接到报警的警察立即赶到俞敏洪家里,将昏迷的俞敏洪送到医院抢救。

事发后第二天俞敏洪从病床上醒来,医生对他说:“你能保住这条命简直是一个奇迹。”

当时张北给俞敏洪打的麻醉药是动物园给大型动物用的,如:老虎、大象等,剂量十分大。

正常情况下,这个剂量打到人的身体中心脏会停止跳动。

经历过一次绑架的俞敏洪开始注重自己的安保问题,他对绑架已经心有余悸,雇了一个保镖上下班接送保护自己。

做了保护措施的俞敏洪以为不会再发生危险了。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过一年,歹徒就将抢走的钱财挥霍完,又一次打起了绑架的歹心,且同样是周日的晚上。

那天晚上保镖送俞敏洪回家,在楼下俞敏洪看到3楼楼道的灯一直不亮。

俞敏洪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提醒司机做好应对危险的准备。

走到3楼时,黑暗中冲出三个人堵住俞敏洪和司机,歹徒又一次用枪顶住俞敏洪的腰说:“别动!动就打死你!”

有过上一次经历的俞敏洪临危不乱,他心想:“与其被逼到房间里被打死,还不如干脆一枪把我毙了拉倒。”

瞅准时机的俞敏洪趁歹徒不注意将枪一把推开,顺势把枪握住。

俞敏洪当时力气也大,手一掰把枪掰断了,发现只是把塑料枪。

慌乱间,司机摆脱了另外两名歹徒的包围。

歹徒见势不妙开始与俞敏洪二人厮打。

所幸歹徒没有带刀,俞敏洪和保镖勉强与歹徒势均力敌。

双方打了十几分钟,害怕惊扰周围居民报警,歹徒只好讪讪而逃,俞敏洪和保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第二次绑架事件后俞敏洪开始降低在公众场合当地露面的频率,只在必要的场合偶尔出现,降低危险出现的概率。

出门时有七八个保镖保护,家中也有保镖陪着。

他自己开玩笑地说:“我像一个黑社会大哥。”

警方调查案情也始终没有进展,俞敏洪一度怀疑是竞争对手故意威胁自己,甚至可能是自己的亲人、朋友。

直到2005年,张北、曲云童等人落网。

警方调查得知,张北及其团伙在10年内绑架、抢劫、杀人共作案6起,受害者共7人,6人都已身亡,只有俞敏洪一人幸存。

2008年,张北、曲云童、王力滨、刘怀志4人被执行死刑。

屡遭劫难的俞敏洪逐渐摆脱被绑架的阴影,如今也能从容地说出那段不愿提起的经历。

相关阅读:俞敏洪60岁生日发文:我尊重命运的安排,但从不屈服于命运的砖制




印度可能是第一个战胜疫情的国家?网友们的心态炸了!
女运动员的故事,删减30%,仍未过审!
重庆王捕头前秘书的遭遇揭秘(视频)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他一生放浪形骸,打架、嗜酒、睡女人,48岁暴毙,却留下70部价值亿万的经典作品
在恋爱中如何最快实现“本垒打”和“全垒打”?
法院原副院长一床睡三个女律师,只与其中两个发生关系,被第三个妒忌拍照举报落马
厨师、大盗、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惊世骇俗(未删减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