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劼:我们要做的定格动画,是世界级的

2016-08-29 洋平 人物LIVE 人物LIVE



_____

朱贵酒店白墙上,墨迹依旧扎眼,「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山神庙风雪已住,英雄受了百身戕害。终于拿丈八蛇矛挑了三人,不过这之后,林冲,没有跺脚奔赴梁山。


他躺在一堆西域风格的衣服里头,依旧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只是这八仗身材,浓缩成半只小臂高。


定格动画《风雪山神庙》的男主角林冲,如今静卧在长桌一角,他的创造者翁劼,正摆弄一堆新的脸。


大书桌上,除了西域风格的衣服,还有陶俑、布片,成排的树脂少年脸,表情各异。


桌边周坐着十来人,每人手皆未停,瘦瘦的姑娘在用陶土塑一个骆驼的头部,另一个男孩,在做一棵树,用白胶布在铁丝上贴出树干。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附近的一座小楼,这里正创造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界——只是这世界,是微缩现实的十分之一。


_____  




生于1984年的导演翁劼开拍他自己的第三部定格动画作品,这一次是个长片。第一部作品《风中之塔》,是他中国美院研究生时期的学生作业,三个人花了9个月时间,拿奖拿到手软。第二部作品,就是这出《风雪山神庙》,十几分钟的动画片,全网有两千万点击,核心团队五个人,花了一年时间。


通过逐帧拍摄人偶呈现的定格动画,是动画界的奢侈品,人们已习惯它慢工出精品的节奏。


《超级无敌掌门狗》、《小羊肖恩》,都是定格动画,它们的制作公司阿曼德在英国是国宝级的动画制作公司。红爆朋友圈的美国“王思聪”是好莱坞定格动画制作公司Laika的老板,他的作品《僵尸新娘》、《鬼妈妈》都曾入围奥斯卡动画长片。《超级无敌掌门狗之人兔的诅咒》更是拿下了当年的小金人。


「想当年,中国的定格动画也是世界级的。」翁劼对中国的定格动画史上的杰作如数家珍,《神笔马良》、《镜花缘》,发展至1980年《阿凡提的故事》,无论是故事还是制作水平,都是世界领先的。然后,中国的定格动画突然从市场上消失了。


通过《风中之塔》、《风雪山神庙》等短片历练了7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杭州润物定格工作室,召集顶尖人马,这一次,要做出一部「世界级的定格动画长片」。翁劼现在的脑子,装满的是另一个时空——属于李白的大唐。


 一  


《风雪山神庙》获得了两千万点击之后,翁劼就开始计划着攒个更大的题材,他和一路走来的伙伴们组建起了润物定格工作室,一边接商业宣传片,一边寻找好的题材。从科幻电影到徐霞客想了个遍,要不就是难以用定格动画呈现,要不就是形象不够鲜明,总归差那么点意思。


在他们扫描中国历史时,李白就这样跳进了翁劼的脑袋。这个人物,小到3岁小孩,大到90岁老人,都跟他很熟。他出身西域,渐渐被中原文化同化,他挥剑读诗,满溢浪漫主义色彩。他身上有侠气、仙幻,身后更有整个盛唐的风物色彩。


李白绣口一吐,到了翁劼这儿,这半个盛唐可就是一点点考据,一点点制作出来。


从2015年7月开始,翁劼和他的团队已正式开干。先做网剧,大电影也在计划内。而开始的工作最为浩大,从史料里理出李白成长的条线,构建各种各样的画面。磨出故事主线以后,从人物动作到环境风土,全都要用手工搭建出来。


这样慢工出细活的事儿,在中国并不讨好。正是因为它的慢,定格动画在这个快钱翻飞的中国电影市场,早没了声息多年。


但在翁劼看来,这恰是中国动画人的机会,“目下我们唯一有机会做出世界级电影的,可能就在定格动画了。”


中国电影工业与世界水平的差距,大到让人没脾气,二维、三维动画片差距尤甚,“我们缺乏好的技术、设备、创意。“翁劼说。定格动画比他们更可控的地方在于,他们制作一系列人偶,然后通过换脸和调整肢体,就可以拍摄了,而且在拍摄初期就能看到最终的样子。润物定格的主要成员都出自美院,这是一个充满了手工劳作智慧的领域。我们没有世界级的3D建模师,但你要说建筑、服装、俑的制作匠人,我们有不少。


在润物定格的工作间里,我们是第一家看到少年李白模型的媒体,几十种不同的李白人设整齐排开,能看到人物一点点进化、一点点长大的过程。桌边的大黑板上,贴满了翁劼手绘的分镜头图纸,挥剑少年、高头大马、西域蒙着面纱的舞女、跳着胡旋舞的唐俑,这是一个贯穿西域到蜀地,少年成长为诗仙的盛唐故事,由此酝酿开来。


都说中国动画最不缺的是情怀,最缺的是故事。手握着定格动画的优势还不够,翁劼选择了与专业人士合作,他2015年的《聂隐娘前传》在台湾引发热潮,也吸引到了华语地区最会讲故事的人——张大春。作为《大唐李白:少年游》的作者,他跟眼前这个眼睛发亮的年青人很快聊到了一起去,除了李白的形象、大唐的史实、故事的走向,两个较真的人会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切磋和演练,这背后是挑战世界级定格动画大片的野心。


翁劼对标的就是《鬼妈妈》和《僵尸新娘》,这两部都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


不过,鬼妈妈花了四年时间,成本在六千万美金,僵尸新娘筹备了十年,每一个角色机械骨架的耗资达到六位数美金。翁劼没有那么多钱,目前李白的项目还在融资阶段,花费的都是去年工作室辛苦赚来的几十万块钱。


 二  


翁劼有理由信心十足。当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定格动画的时候,他做的一个下颌关节,就得到了业内大咖Dan Cral的不绝赞赏。也正是Dan Cral的鼓励,让他闯入定格动画的世界。


翁劼在中国美院附中就开始画油画,家学渊源颇深的他却叛逆地选择了雕塑作为专业。他的雕塑作品,跟同学们的不太一样。同学们做大雕塑,常有三米高,跟着导师出去接活。他长得粗粝,可喜欢精巧的事,做的雕塑作品往往就指甲盖儿那么大。导师觉得他的雕塑有灵气,可就是不像雕塑,就让翁劼转陶艺系。


在陶艺系时,翁劼自己做过一个下颌关节,用橡皮泥糊上皮肤和嘴唇,下颌关节就可以动,做出唱歌的口型,挺另类。「正好有个去美国的机会,我导师就把我发配去美国了。」


在美国,翁劼去华纳影视拜访,遇见一个老美,工作室就十来平,桌上堆满了各种画稿和杂物,见到翁劼,连忙站起来,两只手往裤子上一擦就来握手——他就是Dan Cral,鬼妈妈的设计师。他看到翁劼带来的下颌关节,很是兴奋:「This is stop-motion animation, clay animation.」翁劼回去查了查, stop-motion就是逐格动画,也翻译成定格动画。



就在这方寸之间,翁劼突然找到了那个属于他的大世界。


在Dan Cral的支持下,翁劼回到国内,带着两个学生,开始做第一部片子——《风中之塔》。一个老人在末世之后的坚持和生存。他自己也是学生,根本没钱,家里人给了一万,花完了,再给五千,又花完了。幸好后来申请了一个省级项目。美国回来丢了一部分行李,把保险公司赔的一些钱也算上,勉强够了。


从此走上了烧钱做定格的道路。


人偶骨架是翁劼自己设计的,用漆包线制作关节。美国人用专业的发泡膜做身体,价格严重超标,翁劼就去淘宝搜所有的带「发泡」两个字的商品,终于找到了能用的材料,那是广东用来做拖鞋底的。末世题材喜欢粗糙的肌理,翁劼跑了好多趟建材市场,一趟趟往回拉建筑垃圾。


片中的铁皮屋是花三千元“重金“打造的。一个雨天,铁匠怕铁皮屋淋坏,翁劼赶忙制止了,就让它在外面淋着,让它生锈,正好营造末世效果。青色的氩弧焊和铁锈碰撞在一起,这肌理让翁劼非常满意。


他们三个人做片子的效率,比隔壁20人的团队做得更快。翁劼把这归功于自己强大的流程管理,「我们的分镜,是最细的。就是场景的颜色、所有的构建我们都会列出一张表。我甚至会拿出一半的时间来做规划。」


这套与美院自由懒散相反的行事风格,成了后来翁劼一直坚持的工作方法。


《风中之塔》好评不少,还拿了各种各样的奖项,翁劼想着,这部片子是自己身为定格动画人的起点,也是一个基石。

 


 三  


定格动画,太像奢侈品了。


七月间,他们花了一整个星期研究口型,一百来张,不一样的嘴型,全只有大拇指盖儿这么大,吵吵嚷嚷堆在一起。这是用来拍对话的?不,还远远没到开拍的时候。这是为李白的形象做嘴型归纳测试。

 


就这一张嘴,讲究太多,他们需要拆分所有人物的对话嘴型,不同性格,嘴型还都不一样。虽然可以通过3D打印和电脑来测试,但翁劼还是需要手作一大堆来寻找归纳方法。「原来在元音、辅音之间过度的微妙嘴型,才是使用最频繁的。」


在某一刻,他们像是创世主,创造出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


时间和空间的叠加,工作量非常大。先制作出一整个世界,然后一帧一帧去拍,去调整人物和环境的变化,24帧才是动画中的1秒。


但这缓慢而线性的工作,最终得以在每个细节里闪光。


没有资金,就创造力来填。《风雪山神庙》的制作工程就是穷人穷做法,没有数控移轴的轨道,就用玩具火车的轨道替代。林冲,就在一张乒乓球台子大小的桌上,穿梭雪中,大战陆谦,衣服在风中猎猎。雪可以用后期CG完成,但风是这个影片气氛的关键。翁劼有办法,他们在衣服里放上铁丝,一帧一帧地拗铁丝,模仿出风的效果。定格动画把大家都变成了发明家。


他们还不满足于此,为了让林冲更真实,他不仅要有血肉,有打斗,还应该有喘息和铁汉柔情。翁劼他们用针一点点挑动林冲的胸襟,模仿出呼吸的样子。在剧情中设置了前后呼应的新娘,去展现林冲柔软的内心。


好在,现在,李白的骨架已经升级了,每个关节都可以动。他们对自己的技术颇有信心,已摸索出一套不输laika的铜制专业骨架,每个关节都可以运动,用CAC打印花上两千元,自己拼装节省人工费。用不了好的3D打印机,就把模型做的更加线条分明,以避免塑料感。 


「以前林冲只能做大的挥砍,我现在这个骨架可以做叶问了。」翁劼用手比划出一个咏春的小擒拿手。


为了省钱,他们通过CAC打印出骨架,然后自己拼装,工作量很大,一个月只能做出来5个。但就是这么个骨架,可以让李白动画片中的西域舞女,做出扭脖子的新疆舞的造型了,翁劼把手放在下巴,笨拙地歪了几下脑袋,算是意思到了。


骨架有了,人偶还要设计,他们参考了大量的唐三彩和汉代陶俑,希望能够还原西域的风物。为了制作马匹,房间一角贴满了马的照片和骨骼图片还不够,他们全员还去了马场,为的是能真是感受马与人的大小比例,也要在亲自骑过之后,才知道人在马上是什么样的姿态。


他们身上带有美院积淀已久的功底,每个人偶、每个场景,甚至是马和骆驼,都是一个小小的艺术品。工作室的负责人婧妍展示了一个只有小拇指长的腰带,上面系着流苏,秀着一个几何图案。「这是我们的小天才做的。」婧妍恨不得把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叫做小天才。


「Laika可能在走歪路。」翁劼说。Laika的最新电影《久保与二弦琴》已经推出了预告片。但在预告片中,人物的形象看起来很光洁,有点想3D动画。


电影里还出现了一片海,水是定格动画最不擅长的地方。翁劼他们为此还一帧帧研究是怎么回事, 是「用雨披一点点扇吗?这是我们技术做不到的啊」研究了半天,他们恍然大悟,这片海,是用3D设计出来的,做了一片不那么像海的海,然后抽帧做出定格动画的效果。


「他们越做塑料,我们就要越做越手工。」这是美院毕业、美术世家出身的翁劼,所坚持的一点。


 四  


每个人偶都是艺术品,但最后的片子,依然是个商品。


《风中之塔》还能凭借各类学院奖,收回了成本,但《风雪山神庙》这个耗资更大,又获得了两千万点击的作品,几乎没有什么纯商业上的收入。满打满算,也只有卖给优酷的移动端高清独播,以及一些影展的奖金。


最后算下来,亏出去一半还多。「小朋友们也要找工作了,我们当时所有钱也都花光了。」婧妍说。他们很怕这个本就是凭着热情拧起来的团队就这么散了。翁劼和婧妍,两人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然而,也就在2014年,随着电影市场的井喷,动画电影也突然迎来一个好年份。《大圣归来》创下9.56亿的票房,最近的《大鱼海棠》票房也超过5亿。这两部大资本投入制作的动画长片,尽管在细节或者故事层面都有明显短板,但观众对中国动画却满怀宽容。这种宽容也让市场上的钱活泛起来了。


「只有稳定的公司和成熟的长片才能把这些小天才留下来。」半年过去,润物定格终于缓了过来,开始着手全新的定格动画长片——李白的故事。有一些从前没接触过的资本也主动找上门来。


饭桌上,投资人越聊越兴奋,一拍桌子,「要做流水线,要工业化,你别想你是20人的团队,你就想你是两百人的团队,野心大一点,钱的事儿不用担心。」有些投资人,说起钱来不眨眼,说起片子来更是一个比一个主意大。甚至有投资人建议,让李白与他的朋友严永之间,能产生一点基情,观众喜欢看腐。


这显然不是定格动画的套路。正是越来越蓬勃的市场和飞来翻去的资金,让定格动画这个慢工出细活的生意突然断层。如今,快钱回来了,但翁劼他们,有些怯怯的。


对此,整个团队都齐声拒绝了,他们需要这部片子正一点,而不是走斜路子去讨观众的巧。票房当然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这部动画背后的野心。


「我们花了7年时间,已经走出来了。」全亚洲都没有什么定格动画电影公司,大大小小工作室,也都停留在捏泥巴、剪纸的层面,对定格动画这门手艺来说,可不是拿到了一副Laika的骨架,就能拍了的。


作品层面他们信心十足,商品层面,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磨了。这几个月来,创业、融资、股权、对赌,各种各样的的词语一股脑装进了脑袋,合适的钱还没找到,他俩还是有些焦虑,「成宿成宿睡不着觉」。


不过,到了白天,翁劼又会满血复活。流程不能乱,一切工作都按规划进行着。润物定格的小天才们也都乐呵呵工作,缝小衣服,组装骨架,创作人物形象。


只是在这些时刻,看起来,他们才没那么着急。


 五  




在转塘这座小小里,大家聚在一个大客厅里工作,两个姑娘在角落里踩着缝纫机,他们在制作给人偶穿的衣服,有姑娘对着电脑里骆驼的截图,用陶土制作骆驼的头部,模型的机理糙糙的,质感十足。让翁劼非常喜欢,他追求的就是这种偶本身所应该具有的美感。


各种各样的陶俑挤在一张小桌子上,现实世界逼仄,这个微型世界里反倒如此天宽地阔,气象万千。


定格之美,不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材料,创造出一个夹在真实和虚幻之间的世界吗?各种各样的材料,让这两个世界的边界真实可感,也让他们,自由穿梭在两个世界之间。


他们还为李白了想了很多小点子,就像在美院做装置一样,把这些微型艺术品制作出来。


比如第二集,就会安排一个迷你孔明灯的装置,当李白与父亲被追赶的时候,这个东西就派上了用场。「这个很小很小,看都看不见,骑马的人过去,身上就开始着火,呜呜呜就着火了。」翁劼越说越高兴,眯眯眼都发亮了,他比划起来,拍着胳膊好像身上真着了火。


「还有就是可以模仿马蹄印的小轮子,追兵追了半天,看到一个轮子挂在书上,才发现追错了。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小,却没有边界,材料背后的手作快感,蔓延进去,成了无边的创造力。


翁劼脑子里住了一个外星人。这帮人,他们把属于自己的世界做出来一点,能让我们得以窥见一个圉于真实,却更加快意飞马的世界,便是荣幸了。



润物定格动画混剪



和对的人在一起

▼ 点击名字看文章▼

李海鹏春人亚妮顾大宇陈妙林

万峰吴国平龚晓跃陆琪

差评君夏雨清金耕黄慕兰丨「蚂蚁」吴敏


关注人物LIVE (ID:renwulive)

▼ 在历史消息里看到更多 ▼





翁劼:我们要做的定格动画,是世界级的

翁劼:我们要做的定格动画,是世界级的

2016-08-29 洋平 人物LIVE 人物LIVE



_____

朱贵酒店白墙上,墨迹依旧扎眼,「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山神庙风雪已住,英雄受了百身戕害。终于拿丈八蛇矛挑了三人,不过这之后,林冲,没有跺脚奔赴梁山。


他躺在一堆西域风格的衣服里头,依旧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只是这八仗身材,浓缩成半只小臂高。


定格动画《风雪山神庙》的男主角林冲,如今静卧在长桌一角,他的创造者翁劼,正摆弄一堆新的脸。


大书桌上,除了西域风格的衣服,还有陶俑、布片,成排的树脂少年脸,表情各异。


桌边周坐着十来人,每人手皆未停,瘦瘦的姑娘在用陶土塑一个骆驼的头部,另一个男孩,在做一棵树,用白胶布在铁丝上贴出树干。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附近的一座小楼,这里正创造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界——只是这世界,是微缩现实的十分之一。


_____  




生于1984年的导演翁劼开拍他自己的第三部定格动画作品,这一次是个长片。第一部作品《风中之塔》,是他中国美院研究生时期的学生作业,三个人花了9个月时间,拿奖拿到手软。第二部作品,就是这出《风雪山神庙》,十几分钟的动画片,全网有两千万点击,核心团队五个人,花了一年时间。


通过逐帧拍摄人偶呈现的定格动画,是动画界的奢侈品,人们已习惯它慢工出精品的节奏。


《超级无敌掌门狗》、《小羊肖恩》,都是定格动画,它们的制作公司阿曼德在英国是国宝级的动画制作公司。红爆朋友圈的美国“王思聪”是好莱坞定格动画制作公司Laika的老板,他的作品《僵尸新娘》、《鬼妈妈》都曾入围奥斯卡动画长片。《超级无敌掌门狗之人兔的诅咒》更是拿下了当年的小金人。


「想当年,中国的定格动画也是世界级的。」翁劼对中国的定格动画史上的杰作如数家珍,《神笔马良》、《镜花缘》,发展至1980年《阿凡提的故事》,无论是故事还是制作水平,都是世界领先的。然后,中国的定格动画突然从市场上消失了。


通过《风中之塔》、《风雪山神庙》等短片历练了7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杭州润物定格工作室,召集顶尖人马,这一次,要做出一部「世界级的定格动画长片」。翁劼现在的脑子,装满的是另一个时空——属于李白的大唐。


 一  


《风雪山神庙》获得了两千万点击之后,翁劼就开始计划着攒个更大的题材,他和一路走来的伙伴们组建起了润物定格工作室,一边接商业宣传片,一边寻找好的题材。从科幻电影到徐霞客想了个遍,要不就是难以用定格动画呈现,要不就是形象不够鲜明,总归差那么点意思。


在他们扫描中国历史时,李白就这样跳进了翁劼的脑袋。这个人物,小到3岁小孩,大到90岁老人,都跟他很熟。他出身西域,渐渐被中原文化同化,他挥剑读诗,满溢浪漫主义色彩。他身上有侠气、仙幻,身后更有整个盛唐的风物色彩。


李白绣口一吐,到了翁劼这儿,这半个盛唐可就是一点点考据,一点点制作出来。


从2015年7月开始,翁劼和他的团队已正式开干。先做网剧,大电影也在计划内。而开始的工作最为浩大,从史料里理出李白成长的条线,构建各种各样的画面。磨出故事主线以后,从人物动作到环境风土,全都要用手工搭建出来。


这样慢工出细活的事儿,在中国并不讨好。正是因为它的慢,定格动画在这个快钱翻飞的中国电影市场,早没了声息多年。


但在翁劼看来,这恰是中国动画人的机会,“目下我们唯一有机会做出世界级电影的,可能就在定格动画了。”


中国电影工业与世界水平的差距,大到让人没脾气,二维、三维动画片差距尤甚,“我们缺乏好的技术、设备、创意。“翁劼说。定格动画比他们更可控的地方在于,他们制作一系列人偶,然后通过换脸和调整肢体,就可以拍摄了,而且在拍摄初期就能看到最终的样子。润物定格的主要成员都出自美院,这是一个充满了手工劳作智慧的领域。我们没有世界级的3D建模师,但你要说建筑、服装、俑的制作匠人,我们有不少。


在润物定格的工作间里,我们是第一家看到少年李白模型的媒体,几十种不同的李白人设整齐排开,能看到人物一点点进化、一点点长大的过程。桌边的大黑板上,贴满了翁劼手绘的分镜头图纸,挥剑少年、高头大马、西域蒙着面纱的舞女、跳着胡旋舞的唐俑,这是一个贯穿西域到蜀地,少年成长为诗仙的盛唐故事,由此酝酿开来。


都说中国动画最不缺的是情怀,最缺的是故事。手握着定格动画的优势还不够,翁劼选择了与专业人士合作,他2015年的《聂隐娘前传》在台湾引发热潮,也吸引到了华语地区最会讲故事的人——张大春。作为《大唐李白:少年游》的作者,他跟眼前这个眼睛发亮的年青人很快聊到了一起去,除了李白的形象、大唐的史实、故事的走向,两个较真的人会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切磋和演练,这背后是挑战世界级定格动画大片的野心。


翁劼对标的就是《鬼妈妈》和《僵尸新娘》,这两部都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


不过,鬼妈妈花了四年时间,成本在六千万美金,僵尸新娘筹备了十年,每一个角色机械骨架的耗资达到六位数美金。翁劼没有那么多钱,目前李白的项目还在融资阶段,花费的都是去年工作室辛苦赚来的几十万块钱。


 二  


翁劼有理由信心十足。当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定格动画的时候,他做的一个下颌关节,就得到了业内大咖Dan Cral的不绝赞赏。也正是Dan Cral的鼓励,让他闯入定格动画的世界。


翁劼在中国美院附中就开始画油画,家学渊源颇深的他却叛逆地选择了雕塑作为专业。他的雕塑作品,跟同学们的不太一样。同学们做大雕塑,常有三米高,跟着导师出去接活。他长得粗粝,可喜欢精巧的事,做的雕塑作品往往就指甲盖儿那么大。导师觉得他的雕塑有灵气,可就是不像雕塑,就让翁劼转陶艺系。


在陶艺系时,翁劼自己做过一个下颌关节,用橡皮泥糊上皮肤和嘴唇,下颌关节就可以动,做出唱歌的口型,挺另类。「正好有个去美国的机会,我导师就把我发配去美国了。」


在美国,翁劼去华纳影视拜访,遇见一个老美,工作室就十来平,桌上堆满了各种画稿和杂物,见到翁劼,连忙站起来,两只手往裤子上一擦就来握手——他就是Dan Cral,鬼妈妈的设计师。他看到翁劼带来的下颌关节,很是兴奋:「This is stop-motion animation, clay animation.」翁劼回去查了查, stop-motion就是逐格动画,也翻译成定格动画。



就在这方寸之间,翁劼突然找到了那个属于他的大世界。


在Dan Cral的支持下,翁劼回到国内,带着两个学生,开始做第一部片子——《风中之塔》。一个老人在末世之后的坚持和生存。他自己也是学生,根本没钱,家里人给了一万,花完了,再给五千,又花完了。幸好后来申请了一个省级项目。美国回来丢了一部分行李,把保险公司赔的一些钱也算上,勉强够了。


从此走上了烧钱做定格的道路。


人偶骨架是翁劼自己设计的,用漆包线制作关节。美国人用专业的发泡膜做身体,价格严重超标,翁劼就去淘宝搜所有的带「发泡」两个字的商品,终于找到了能用的材料,那是广东用来做拖鞋底的。末世题材喜欢粗糙的肌理,翁劼跑了好多趟建材市场,一趟趟往回拉建筑垃圾。


片中的铁皮屋是花三千元“重金“打造的。一个雨天,铁匠怕铁皮屋淋坏,翁劼赶忙制止了,就让它在外面淋着,让它生锈,正好营造末世效果。青色的氩弧焊和铁锈碰撞在一起,这肌理让翁劼非常满意。


他们三个人做片子的效率,比隔壁20人的团队做得更快。翁劼把这归功于自己强大的流程管理,「我们的分镜,是最细的。就是场景的颜色、所有的构建我们都会列出一张表。我甚至会拿出一半的时间来做规划。」


这套与美院自由懒散相反的行事风格,成了后来翁劼一直坚持的工作方法。


《风中之塔》好评不少,还拿了各种各样的奖项,翁劼想着,这部片子是自己身为定格动画人的起点,也是一个基石。

 


 三  


定格动画,太像奢侈品了。


七月间,他们花了一整个星期研究口型,一百来张,不一样的嘴型,全只有大拇指盖儿这么大,吵吵嚷嚷堆在一起。这是用来拍对话的?不,还远远没到开拍的时候。这是为李白的形象做嘴型归纳测试。

 


就这一张嘴,讲究太多,他们需要拆分所有人物的对话嘴型,不同性格,嘴型还都不一样。虽然可以通过3D打印和电脑来测试,但翁劼还是需要手作一大堆来寻找归纳方法。「原来在元音、辅音之间过度的微妙嘴型,才是使用最频繁的。」


在某一刻,他们像是创世主,创造出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


时间和空间的叠加,工作量非常大。先制作出一整个世界,然后一帧一帧去拍,去调整人物和环境的变化,24帧才是动画中的1秒。


但这缓慢而线性的工作,最终得以在每个细节里闪光。


没有资金,就创造力来填。《风雪山神庙》的制作工程就是穷人穷做法,没有数控移轴的轨道,就用玩具火车的轨道替代。林冲,就在一张乒乓球台子大小的桌上,穿梭雪中,大战陆谦,衣服在风中猎猎。雪可以用后期CG完成,但风是这个影片气氛的关键。翁劼有办法,他们在衣服里放上铁丝,一帧一帧地拗铁丝,模仿出风的效果。定格动画把大家都变成了发明家。


他们还不满足于此,为了让林冲更真实,他不仅要有血肉,有打斗,还应该有喘息和铁汉柔情。翁劼他们用针一点点挑动林冲的胸襟,模仿出呼吸的样子。在剧情中设置了前后呼应的新娘,去展现林冲柔软的内心。


好在,现在,李白的骨架已经升级了,每个关节都可以动。他们对自己的技术颇有信心,已摸索出一套不输laika的铜制专业骨架,每个关节都可以运动,用CAC打印花上两千元,自己拼装节省人工费。用不了好的3D打印机,就把模型做的更加线条分明,以避免塑料感。 


「以前林冲只能做大的挥砍,我现在这个骨架可以做叶问了。」翁劼用手比划出一个咏春的小擒拿手。


为了省钱,他们通过CAC打印出骨架,然后自己拼装,工作量很大,一个月只能做出来5个。但就是这么个骨架,可以让李白动画片中的西域舞女,做出扭脖子的新疆舞的造型了,翁劼把手放在下巴,笨拙地歪了几下脑袋,算是意思到了。


骨架有了,人偶还要设计,他们参考了大量的唐三彩和汉代陶俑,希望能够还原西域的风物。为了制作马匹,房间一角贴满了马的照片和骨骼图片还不够,他们全员还去了马场,为的是能真是感受马与人的大小比例,也要在亲自骑过之后,才知道人在马上是什么样的姿态。


他们身上带有美院积淀已久的功底,每个人偶、每个场景,甚至是马和骆驼,都是一个小小的艺术品。工作室的负责人婧妍展示了一个只有小拇指长的腰带,上面系着流苏,秀着一个几何图案。「这是我们的小天才做的。」婧妍恨不得把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叫做小天才。


「Laika可能在走歪路。」翁劼说。Laika的最新电影《久保与二弦琴》已经推出了预告片。但在预告片中,人物的形象看起来很光洁,有点想3D动画。


电影里还出现了一片海,水是定格动画最不擅长的地方。翁劼他们为此还一帧帧研究是怎么回事, 是「用雨披一点点扇吗?这是我们技术做不到的啊」研究了半天,他们恍然大悟,这片海,是用3D设计出来的,做了一片不那么像海的海,然后抽帧做出定格动画的效果。


「他们越做塑料,我们就要越做越手工。」这是美院毕业、美术世家出身的翁劼,所坚持的一点。


 四  


每个人偶都是艺术品,但最后的片子,依然是个商品。


《风中之塔》还能凭借各类学院奖,收回了成本,但《风雪山神庙》这个耗资更大,又获得了两千万点击的作品,几乎没有什么纯商业上的收入。满打满算,也只有卖给优酷的移动端高清独播,以及一些影展的奖金。


最后算下来,亏出去一半还多。「小朋友们也要找工作了,我们当时所有钱也都花光了。」婧妍说。他们很怕这个本就是凭着热情拧起来的团队就这么散了。翁劼和婧妍,两人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然而,也就在2014年,随着电影市场的井喷,动画电影也突然迎来一个好年份。《大圣归来》创下9.56亿的票房,最近的《大鱼海棠》票房也超过5亿。这两部大资本投入制作的动画长片,尽管在细节或者故事层面都有明显短板,但观众对中国动画却满怀宽容。这种宽容也让市场上的钱活泛起来了。


「只有稳定的公司和成熟的长片才能把这些小天才留下来。」半年过去,润物定格终于缓了过来,开始着手全新的定格动画长片——李白的故事。有一些从前没接触过的资本也主动找上门来。


饭桌上,投资人越聊越兴奋,一拍桌子,「要做流水线,要工业化,你别想你是20人的团队,你就想你是两百人的团队,野心大一点,钱的事儿不用担心。」有些投资人,说起钱来不眨眼,说起片子来更是一个比一个主意大。甚至有投资人建议,让李白与他的朋友严永之间,能产生一点基情,观众喜欢看腐。


这显然不是定格动画的套路。正是越来越蓬勃的市场和飞来翻去的资金,让定格动画这个慢工出细活的生意突然断层。如今,快钱回来了,但翁劼他们,有些怯怯的。


对此,整个团队都齐声拒绝了,他们需要这部片子正一点,而不是走斜路子去讨观众的巧。票房当然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这部动画背后的野心。


「我们花了7年时间,已经走出来了。」全亚洲都没有什么定格动画电影公司,大大小小工作室,也都停留在捏泥巴、剪纸的层面,对定格动画这门手艺来说,可不是拿到了一副Laika的骨架,就能拍了的。


作品层面他们信心十足,商品层面,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磨了。这几个月来,创业、融资、股权、对赌,各种各样的的词语一股脑装进了脑袋,合适的钱还没找到,他俩还是有些焦虑,「成宿成宿睡不着觉」。


不过,到了白天,翁劼又会满血复活。流程不能乱,一切工作都按规划进行着。润物定格的小天才们也都乐呵呵工作,缝小衣服,组装骨架,创作人物形象。


只是在这些时刻,看起来,他们才没那么着急。


 五  




在转塘这座小小里,大家聚在一个大客厅里工作,两个姑娘在角落里踩着缝纫机,他们在制作给人偶穿的衣服,有姑娘对着电脑里骆驼的截图,用陶土制作骆驼的头部,模型的机理糙糙的,质感十足。让翁劼非常喜欢,他追求的就是这种偶本身所应该具有的美感。


各种各样的陶俑挤在一张小桌子上,现实世界逼仄,这个微型世界里反倒如此天宽地阔,气象万千。


定格之美,不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材料,创造出一个夹在真实和虚幻之间的世界吗?各种各样的材料,让这两个世界的边界真实可感,也让他们,自由穿梭在两个世界之间。


他们还为李白了想了很多小点子,就像在美院做装置一样,把这些微型艺术品制作出来。


比如第二集,就会安排一个迷你孔明灯的装置,当李白与父亲被追赶的时候,这个东西就派上了用场。「这个很小很小,看都看不见,骑马的人过去,身上就开始着火,呜呜呜就着火了。」翁劼越说越高兴,眯眯眼都发亮了,他比划起来,拍着胳膊好像身上真着了火。


「还有就是可以模仿马蹄印的小轮子,追兵追了半天,看到一个轮子挂在书上,才发现追错了。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小,却没有边界,材料背后的手作快感,蔓延进去,成了无边的创造力。


翁劼脑子里住了一个外星人。这帮人,他们把属于自己的世界做出来一点,能让我们得以窥见一个圉于真实,却更加快意飞马的世界,便是荣幸了。



润物定格动画混剪



和对的人在一起

▼ 点击名字看文章▼

李海鹏春人亚妮顾大宇陈妙林

万峰吴国平龚晓跃陆琪

差评君夏雨清金耕黄慕兰丨「蚂蚁」吴敏


关注人物LIVE (ID:renwulive)

▼ 在历史消息里看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