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蔡英文公开蒋介石临终遗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民日报这次“翻车”了

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远未到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愿天下有钱人都成债主丨人物LIVE·新春

2017-02-01 翟竹 人物LIVE 人物LIVE

_____


新年之际,如果说有什么愿望的话,那我的是「愿天下有钱人都成债主」,如此精彩的体验,错过岂不是可惜。左小祖咒有首歌唱出了债主的心声,「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啊,在债里读懂中国。

_____







  一  

说起过年,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贴春联啊,吃饺子啊,看春晚啊,总之是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团团圆圆的喜庆景象。其实除了这些,还有一个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讨债。


过年讨债,首先逻辑上没毛病。需要讨的,一般都是不主动还的债,债主们心想,平时找不到人,过年你总该回家团圆吧,得嘞,上门怼。就连计生办的人也知道这个道理,记得小时候,过年前是计生办到村里征「社会抚养费」最频繁的时候,没钱的就牵头猪回去。


在我的家乡,也有个优良传统,所谓「债不过年」,就是说好今年到期的债务一定要在年前还清,哪怕以更高的利息借钱还债也要这样,倒是别的习俗一年比一年淡。


原因很简单,中国是熟人社会,乡亲们的口碑相当于央行的征信报告,如果大过年的债主上门,一传十,十传百,来年再想借钱就不容易了,更可怕的是会成为他们一年到头的谈资。


既然有讨债的,自然就有躲债的。胡适在《四十自述》中写道:「……每年除夕我家中总有一大群讨债的,每人一盏灯笼,坐在大厅上不肯去。大哥早已避出去了。大厅的两排椅子上满满的都是灯笼和债主。」


古诗有云,「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为何会少一人,大概是出门躲债去了。


  二  


过年前两天,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北方城市,目标清晰动机纯粹,为了讨债,而过程却无比艰辛。


列车上挤满了归家的人,他们眼中有光,闪着对家的期待。在他们之中,我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也同样两眼放光,不同的是我期待的是能讨到债。那时,一个东北人在丽江被打的新闻正沸沸扬扬,人在异乡总是显得无助。而我只身去他乡讨债,多少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脑补了一些可能出现的场面,最希望出现的当然是对方乖乖还钱,最差的情况是被打一顿,为此我还琢磨着是否要把手机摄像头全程开着,就算被打也留有证据。


三年前,初到上海滩闯码头,无意中认识一个能说会道的大个子小伙,决定一起合租。这小子嘴皮子功夫了得,以原价7成不到的价格谈下一处房子,但关键时刻他却说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想让我先垫上,等他有钱了再还我,为了证明他还钱的决心,还用我手机给他爸打了个电话,说是下周就会给他转钱。


年幼的我并不知道这就是《农民进城防骗手册》上活生生的案例,还想着人家找到好房子谈个好价钱怎么也得记一功吧,就当是帮帮他,出门在外多个朋友总是好的。


但我也没那么多钱,于是心急火燎地给朋友打电话借了几千块。世间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没钱还学人家假装仗义,我的噩梦开始了。


一起合租后发现,这个小伙是集约炮等不良习气于一身的青年,更要命的是催他还钱时,他总是说「过几天,有钱了我就还」。但直到租约结束,他也没还钱,我让他写张欠条,他大笔一挥的样子,却是一点都不像个欠债的主。


我怀揣着欠条,分外觉得踏实,白纸黑字,难不成还想赖账,可现实再次将我捏个稀碎。


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重复着讨债讨债讨债,他重复着等等再等等再等等,有次我火了,在电话里说,等你妈个X。这时,他倒一副「温良恭俭让,礼义仁智信」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你怎么骂人呢。好吧,只准你不还钱,不准人骂娘,终于知道欠债的才是大爷。


我去过他公司一次,问前台我找XXX,小姑娘说这个人好像去年已经离职了,你知不知道他英文名,我帮你查下。我说不知道,她小心翼翼地问了声,他是不是欠你钱。我没出声,心却凉了一大截,看来讨债的人不止我一个,这小子八成是个惯犯。


再到后来,他索性删了我的微信,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人不见人。


两年来,他的社交账号至少有两次定位在美国,微博显示的发送设备也从iPhone4s进化到iPhone6。在我看来,不孝有三,欠钱不还为大,尤其是有钱却不还的。不过,这种无耻行径却也成了我讨债的最大动力,数目不大,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在上海时,曾去了三个区的法院立案,法官大人理由一大堆,反正就是立案不成功。去年夏天,有媒体报道花700元就可以查到某人的个人信息,详细到开房记录。我雀跃不已,虽然是踩着法律的红线,但至少存在一线生机可以找到人,不过我费尽心思也没找到提供这种服务的地方。也问过催债公司,他们说你这钱也太少了,就算能讨回来也要对半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互联网和各路好友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他的户籍地址和他和他爸出资的一家公司。


先去了公司,在登记的地址附近转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上网搜索他爸的名字,才发现原来他爸被登上「走逃失踪纳税人欠税名单」了,只能感慨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子」。


之后又分中午饭点,晚上饭点和夜里三次去了户籍地址,无人应门,也没灯光,阳台上也没有晾晒衣服,看来是久不住人。


壮志凌凌的讨债之旅就此结束,回旅店时看到楼下广告牌滚动播放春节祝福,一阵心酸袭来。不过当我定睛一看,发现是「欢渡春节」时,就像是掌握吸毒线索的朝阳群众一样欣喜,怪不得这座城市可以养育这样的无耻之徒,因为他们连「度」和「渡」都不分。


这时我又想起《世说新语》中「雪夜访戴」的故事,王子猷大半夜突然想见朋友,冒雪前往,到了门都没敲就回去了,他说这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又何必真要见朋友呢。我用这个故事安慰自己的无功而返,脑子里冒出两个字:「爱过。」


  三  


退房时,前台服务员轻声问候道,回家过年了啊。尾音拖得长长的,就像刚送走放寒假学生的宿管阿姨,笑容盈盈,声音柔软。


我没底气地嗯了一声,但没抬头,避免目光接触,生怕被认出来我是来讨债以及讨债未遂的。


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在过年时去讨债了。去年是帮爷爷讨债,他生前借了5万块给一个做门窗生意的人,他去世后,我们拿着借条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去年过年前一天,我们决定去他老家,两地直线距离不过30多公里,却开了三四个小时,结果连路都走错了。


「这次白白跑一趟,导航不对,开到半路问了别人,说还要开两三个小时,到了还要走路……你赶紧不要点灯了,点什么灯啊……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厉害多了,只要在网上一查就知道他在哪里,开过什么店,都知道……去法院起诉他,高铁飞机都坐不了了……」


讨债未果回来的路上,三婶扯着大嗓门,对着电话给她弟弟传授高科技讨债技巧。有必要解释一下,「点灯」大概是一种巫术,给对方下蛊以期早日还钱,当一个人用尽所有办法都无效的时候,他就会相信这种原始的力量。年轻人的厉害之处大概是指我在工商查询系统查到了债务人名下的两家店。


前年清明,我跟着三叔三婶去讨过一次债,那时,债务人的门窗店还未关门。三婶找了一个「社会上的人」,好像是她的同乡,戴着大墨镜,手臂上的刀疤扎入眼球。


这哥儿们出马,讨债应该有戏,我心想,但又略微有些担心可能要面临的暴力冲突。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对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后来,偶尔我会上网搜下这个债务人的信息(除此之外,好像什么也做不了),有次看到他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高铁飞机确实是坐不了了,但是这又能怎样呢。


新年之际,如果说有什么愿望的话,那我的是「愿天下有钱人都成债主」,如此精彩的体验,错过岂不是可惜。左小祖咒有首歌唱出了债主的心声,「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啊,在债里读懂中国。


和对的人在一起

▼ 点击名字看文章▼


王五四丨厉玲徐建军贾葭赖杰罗永浩

吴军王涤丨万峰吴国平龚晓跃夏烈

李海鹏陆琪夏雨清差评君丨海飞丨蔡骏丨金宇澄

顾大宇高岩丨Misa翁劼许式伟杨晨

    徐小芳李如成朱国栋 | 吴又陈妙林耶律胤

孟京辉丨胡海泉老C吴敏丨春人董怡林黄剑炜

姚非拉谭亚幸丁辰灵亚妮丨金耕丨王媛媛姚宏

Mike丨黄慕兰丨「蚂蚁」崔悦田沁鑫沈雷普华斌

关注人物LIVE (ID:renwulive)

▼ 在历史消息里看到更多 ▼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