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再见,车管所!刚刚,国家正式宣布!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罕见罕见太罕见了,一辈子都不曾见过!

《甜蜜陷阱》第28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5月12日 上午 3: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创造701,逃离701

真实故事计划 2018-05-09

作者 吴茂行


为了建造用于战备的蒸汽机车,上万名青年来到安徽铜陵的偏远山区,建造起代号“701”的秘密工厂。五个兄弟曾在这里豪情万丈,也随着一个时代落幕四处散落。


NO.

315


2018年春节,我们一家人再次回到了701厂。

从铜陵市区乘坐22路公交车,一个小时后,就可以看到群山之环绕下大片厂房。

701越来越破败了,过去人满为患的家属楼,现在闲置了一大片。连停在厂区门口的黑车司机也在抱怨拉不到客。

只有过年的时候,挂着江浙沪牌照的私家车才一辆接一辆地涌入这里。狭窄泥泞的街道成了临时的停车场,红砖的家属楼里也再次响起了小孩的哭声。701像个冬眠的动物,被打了一针肾上腺素,开始了短暂的苏醒。

妈妈已经退休,在无锡帮我带孩子。去年提前退休卡到57岁,爸爸还差两年,不符合条件。大家都盼着退休,因为从社保拿退休工资,比在工厂的工资还多。

但才住了一天,妈妈就呆不下去。这里的煤气灶没气,要自己去扛煤气罐;太阳能水管被冻住,没有热水洗澡;超市里假货太多,晚上狗叫声也吵得人睡不了觉。垃圾没地方倒,女儿要帮忙倒垃圾,我竟找不到可以扔垃圾的地方,只能甩到门前的小河边。

在八十年代,701工厂是令所有年轻人向往的地方。它曾是一座可以为人们提供信念,提供生活的一切,包括“养生送死”的神秘王国。 

二 

从铜陵市区乘坐22路公交车,一个小时后,就可以看到群山之环绕下大片厂房。1970年,一大批热血青年为了备战后方,来到这个偏远山村,开山造路,拦河筑坝,建起了代号“701”的备战工厂,后来又建造了七零一管辖的家属区、医院、俱乐部,甚至七零一火车站。最多的时候,工厂里有一万名员工,其中就包括我的爸爸和他的四个兄弟。

作者图 | 工厂宣传处资料

爸爸高考落榜,进了701厂之后,心有不甘,报考中央电大,进行半脱产学习。爸爸是当年铜陵市电大录取考试的第一名。在电大夜校里,他们五兄弟也得以结识。

他们都是701厂的普通工人,老大姓明,湖北人,或许是因为家庭条件好,为人善良随和,人缘也最好;老二王伯伯,常州人,最有抱负;我爸排老三,算半个本地人;老四朱叔叔,昆山人,随父母来到701厂,他爱出风头,冲动急躁;老五是周叔叔,黄山人,及时行乐的他年纪轻轻就得了"三高",头发早早秃成了光明顶,却依然我行我素,荤酒不忌。

我爸爸加入五兄弟最晚,在夜校聚餐上他端起一杯白酒,只说了一句,“作为后来人,我给各位前辈敬一杯酒。”大家看他其貌不扬,以为只是礼节性地呡一口酒,谁知他竟一口炸掉。好酒的四兄弟,无不相见恨晚,从这一口酒开始,五人有了及至余生的兄弟之情。

当时武侠小说刚开始在大陆流行,这些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工人熟读金庸古龙,意气相投,那是他们满怀理想主义的80年代。他们都相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就能排除万难。在那个年代,做701厂的工人,是万分荣耀的事。从此端上铁饭不说,701厂普通工人的工资是同期公务员的三倍。也因为这样,701厂的工人都很骄傲,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

作者图 | 工厂宣传处资料

五兄弟陆续结婚后,经常轮流坐庄,互请吃饭。明伯母的爸爸是厂领导,轮到明大伯请客时,总能喝到工厂特供的茅台酒。

王伯母是701厂会计,爱美,为了保持身材坚持节食。她不善烹饪,每次都买饭店的熟食,物美价廉,最会过日子。最后算下来,比自家做菜贵不了多少,还省了烧饭的麻烦。

朱叔叔的老婆个子小,娃娃脸,我一直喊她小阿姨,是个上海姑娘。她做菜带甜味,风味最佳的是白斩鸡和青团。后来我在上海排队三个小时买到当时火爆朋友圈的网红青团,吃起来也比不得小阿姨做的,又糯又甜。不过她做菜菜量不多,每份菜都是浅浅一盘,最后都吃得干干净净。

周叔叔爱吃肉,最喜欢吃梅干菜蒸肉,“一天不吃肉不香,不喝酒不快活”。四十岁时有一次喝酒喝太多,引发心肌梗塞被送进了医院,所幸挺了过来。他的老婆是农村人,人最好,我一直喊她好阿姨。他们家招待客人经常能拿出野猪肉、土鸡等鲜味。

轮到我们家时,往往就要把家里能收掉的家具全收掉,因为妈妈单位分的家属房实在太小,只有一间房,用一个布帘子隔成了卧室和客厅。天气不冷时,我们家就在外面支张大桌子,冬天就在屋子里吃火锅,这样最节省地方。 

三 

因为是战备工厂,701厂并不以营利为目的。调节生产,靠的是上级的一纸命令。但即便现在的人,也难以想象当时的701厂的福利。举例来说,701厂有专门的铁路通往外界,也就有专门的火车站,有定期的火车班次。至于每班坐几个人,能不能盈利,就没人计较了。

作者图 | 工厂宣传处资料

除去优厚的工资,701厂还提供了从出生到殡葬的一切福利。生病有免费的701医院,退休后有工厂全额拨款的敬老院。在701小学,双职工家庭一学期学费是两块钱,单职工家庭是十块钱。

这种福利,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所以,我在701上学的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双职工家庭,他们有楼房住,楼房里有楼梯、阳台、抽水马桶。虽然妈妈是在农村信用社上班,工资和701厂相差无几,但大家就是瞧不起农村信用社。

工人的第二件大事,是取得干部身份。爸爸考上过公务员,自己又注意学习,便立志通过考试当上干部。但考过两次,笔试成绩都不错,有一次还是第一名,却都没有通过面试。爸爸心灰意冷,放弃了做干部的想法,决心提升自己的技术,凭实力吃饭。

他们五兄弟,只有明大伯做了厂里的干部,这是借了他岳父的光。他的工资很高,不管工厂效益如何都能按时发足额工资,所以明大伯至今还留在厂里。

为了调动工人的积极性,工厂还提供了工程师的虚衔。爸爸一路评上了高级工程师,实际职务仍然只是班组的班长。大家喊他吴工,客气的喊他吴老师,但工程师前面不带总,就始终没有尊严。

闭塞的701给了工人们可以一辈子安乐的假象。大家安于现状,没有人关心改革开放。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端上了这个铁饭碗,一辈子都可以高枕无忧。未来无非有两件大事,一是分房子,二是取得干部身份,其他概不考虑。 

九十年代中期,厂里效益越来越差,仿佛在一夜之间,701厂没了订单,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有能耐的工人还是纷纷离职他去。市场经济终于撼动了这个庞然大物的根基。一时间谣言四起,有人说,铁道部向国外看齐,外国人的铁路都是高速铁路,701厂生产的机车、车厢,已经不适合高速铁路,迟早破产。

作者图 | 工厂宣传处资料

当年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701工人,纷纷回到上海、江浙,也有的去了海南。留下来的,多是等待退休的老工人和没有一技之长的本地工人。

爸爸还是离不开701厂,因为一家人都生活在这里。厂里的工资不够开资,无奈之下,爸爸也放下了701厂工程师的架子,和大姑父合伙开起了网吧,要修电脑,给客人烧开水,还要防止小混混闹事。后来他又尝试了几次创业,都无功而返,只能办理停薪留职,到外面找工作。

爸爸第一次外出找工作,是和朱叔叔一起。朱叔叔做人讲义气,做事最混,在701名声很差。因为他上班经常迟到早退,工作偷奸耍滑,班组的同事联名给厂领导写了告状信。但工厂的规矩是从不轻易辞退工人,所以仅仅是对他进行了口头上的批评。朱叔叔不以为耻,依然我行我素。

有一次因为赌博发生争执,朱叔叔被村里的混混打得鼻青脸肿,却毫无愧之,第二天依然昂首阔步地上班,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后来朱叔叔挪用工人买保险的钱赌博,输得一干二净,大家帮他还过帐之后,他终于没脸呆在701厂,下决心去上海闯荡。

那时候买车票、住旅馆还需要单位介绍信,好在701厂属于上海铁路局,所以坐火车很方便。爸爸也决定送朱叔叔去上海,顺便去上海看看能不能找个工作。

本来两个人的计划是,先到朱叔叔岳父家投奔他的小舅子,等安顿下来,再一起出去找工作。但朱叔叔不愿住在岳父家,和爸爸住进了宾馆。当晚朱叔叔提议到上海的娱乐场所玩一玩,爸爸没有去,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朱叔叔没有回来,等了一天也见不到他人,第二天只好独自回家。

朱叔叔音信全无,一去就是五年。对于那段历史,他讳莫如深。我们隐约知道的是,他替一个叫阿宝的上海老板坐牢,作为补偿,阿宝把他旗下一家物流公司交给了朱叔叔,他也因此得以发达。

爸爸第二次找工作,是在宁波的一家机械厂。老板很欣赏爸爸,还出钱让他到浙江大学学习。爸爸在那里一干就是七年。九几年的时候,老板一个月给他开两千五百块钱,工资是非常高的。当时举家搬到宁波定居也未尝不可,可妈妈在信用社有工作,爷爷奶奶也不愿意,爸爸只好作罢。在我八岁那年,为了陪伴我们,爸爸离开了宁波,再次回到已经衰败的701厂上班。

作者图 | 工厂宣传处资料

王伯伯夫妻两个在九八年金融危机时辞职下海,几年后,他们的公司即将倒闭,却因为之前买下的地皮拆迁,实现了财富自由。

为了裁撤冗员,701厂也曾动员工人停薪留职,其中有一项是援建尼日利亚基础设施。周叔叔年轻,没有儿女牵挂,毅然辞职去了非洲。他在1996年曾获铁道部车工技能大赛第二名,在尼日利亚任机加工车间生产主任,连续工作了12年,他用在非洲挣的钱,在国内开了个茶馆,却很快赔得一干二净。 


现在我在无锡安家立业,把父母也接了过来。经人介绍,爸爸在两个工厂里担任技术顾问,仍然是负责设计图纸、调试机器。他的工作能力很强,701厂有了技术难题,出了电力故障,就要请爸爸出马。他一般用电话指导,实在不行的才会回厂里。

五兄弟年轻的时候感情虽好,中年以后却为了生活四散各处,再难相聚。我结婚的时候,也没有通知王伯伯和朱叔叔。

王伯伯远在辽宁,没通知他还能理解。而朱叔叔就在上海,离我们家很近,况且他对我很好,没有通知他,我感觉很过意不去。爸爸说,他是公司老总,我们是普通的打工者,地位不同,即便曾经是朋友,再刻意交往就显得低人一等,兄弟的感情就变味了。我刚在上海工作时,生活十分窘迫。那个时候爸爸从没找过朱叔叔帮忙,“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总是这样教育我。

朱叔叔混得风生水起,我在上海读书时,他偶尔带我参加一些饭局,涨涨见识。一次在饭局上,朱叔叔感慨国内的实业难做,打算开拓从南美到上海的国际航运,酒后他慷慨激昂地说,这次赌上了全部资产,背水一战。若不成功,就是违约破产的下场,到时候还请席上各位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替他收拾残局。他反复提到“不成功便成仁”、“收尸”这些词,我在一边听得很不是滋味。


他有个漂亮的女秘书,两个人关系暧昧,朱叔叔出席各种场合总是带上她。小阿姨信了佛,在家里深居简出,要么就是飞到美国陪女儿读中学。

婚宴举行到最后,只剩下我们和明大伯、周叔叔三家人。爸爸感慨着:现在只有我们三家人,总感觉饭桌上空荡荡的。等我们老了之后,富贵贫穷都成了身后事,那时候,我们五兄弟再好好聚一聚吧。 

作者图 | 现在的工厂正门

今年的大年初二,我们还和周叔叔、明大伯一起吃饭。可到了初十,周叔叔糖尿病发作,昏迷住院。他离开701厂之后就失去了医保,医药费均不能报销,两个月的住院费就花光了所有积蓄。

王伯伯听说后立马飞到南京,大家一起筹钱,为他付医药费。在这期间,朱叔叔谁打的电话都不接。我猜想,可能是那次饭局后,朱叔叔的豪赌又一次输掉了。

年后爸爸嘱咐我:“你替我问候他一下,小辈人不会讲工作上的事,他一定会回复。”

我小心斟酌词句:朱叔叔,现在无锡鼋头渚的樱花、梅园的梅花都开了,很漂亮。爸爸妈妈随我长住无锡,可以的话,欢迎你到无锡来玩。

隔天,朱叔叔回我了一个字:好。

   

-END-

作者吴茂行,日企职员

编辑 | 赵普通


投稿邮箱:tougao@zhenshigushijihua.com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