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大卫·弗兰奇:英国脱欧与国际进步必然性的终结

2016-07-17 宋伟 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按:大卫•弗兰奇(David French),《国家评论》特约撰稿人、律师,伊拉克自由行动的退伍军人。与他人合著有《ISIS的崛起:我们不能忽视的威胁》。

 

今天,历史站在谁的一边?

 

我的年纪已足够老,记得历史站在过哪一边。你瞧,历史已经朝着这样的国际秩序前进:不再强调国际间主权,拔高官僚和技术精英,致力于依靠道德和经济压力解决国际冲突。民族国家导致战争,所以民族主义(甚至爱国主义)需要靠边站。民主释放了偏见,所以,只有当“人民”同意精英时,他们的意见才值得重视。

 

这套制度(译注:欧盟)出色地服务于国际的上流阶层。男男女女们专注于贸易,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进入国际市场的渠道。活动家们致力于实现社会正义,不必面对民主选举的问责就能设计他们的社会。这套制度在逻辑上是自证的。它(宣称)能够通过自身纯粹的德性力量而胜利。

 

如果不从美国的军事保护,仅仅从它不证自明的美德来思考,就很难理解这个新国际秩序何以能存活、繁荣至如此程度。事实上,一旦美国选择撤出,它毫无能力应对挑战。弗拉基米尔•普京不希望看到这个拒绝俄罗斯的体制,把它视为一个超级大国里的经济和官僚政治实体,而且决定用赤裸裸的权力塑造世界。他在克里米亚投放地面部队,认为全世界都不敢动他。他在叙利亚施加意志,认为全世界都不能阻止他。

 

作为回应,约翰•克里(译注:美国国务卿)竟然说,“在21世纪,你不能像19世纪那样行事,捏造借口入侵别的国家。”这番评论若不是在展示无能,就一定是在搞笑。普京由着性子来,“历史”竟没啥说的。

 

与此同时,ISIS出现了——提醒这个已经快忘掉911的世界,圣战为何物。对那些“圣战”的信奉者来说,这个新的国际秩序(译注:指欧盟)意味着新的机会。当欧洲国家忙着争取“道德超级大国”的头衔时,ISIS仅仅把他们称为“靶子”。ISIS面对的是一个郑重宣誓种族灭绝“绝不重演”的文明世界,一个拥有巨大军事力量却选择“同情”而非对抗的文明世界。这个世界面对潮水般的难民敞开边境,毫不在意其中那些蔑视欧洲文化、颠覆欧洲价值、强奸和谋杀欧洲公民的成员。

 

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强大国家之一的公民(译注:英国人),选择退出那个主要惠及精英、且精英们无意捍卫国家核心价值观和传统(正是这些东西让欧洲伟大)的国际秩序,这有什么奇怪吗?其它大国里的公民也在质疑这伙精英到底效忠于谁,这又有什么费解的?

 

如此看来,我们正开创人类历史的新阶段。这就是“国家追求自己利益”这套老做法再度时兴。欧洲大陆一端的俄罗斯正在秀肌肉,寻求恢复国家传统势力。而另一端的英国已经重获独立,未来如何重新界定与世界的关系尚不确定。

 

大洋彼岸,美国面临自身的危机。我们的技术精英构建起属于自己的自私自利(self-serving)的体系——与最近英国所抛弃的那一套如出一辙。我们的政治比几十年来任何时候都更加混乱和不确定。我们不能预测将发生什么,但有一点我确定——历史绝不会真的站在“哪一边”。相反,历史是一部行动和反应的故事,没有什么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付诸行动了。世界注定会发生改变,但历史无法告诉我们接下来将会是什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