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约翰·丰德:误判英国脱欧的专家们,现在预测川普赢不了

2016-08-28 万吉庆 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译者按:约翰·丰德,《国家评论》记者。标题 Experts Who Got Brexit Wrong Now Say Trump Can’t Win,翻译成老百姓的话,就是美国的张少将们说川普指定没戏。谁曾料得局外人川普居然把建制派大佬(杰布·布什、卢比奥、克鲁兹等人)一一斩于马下,但是,他的大嘴巴、政治经验不足成了最明显的靶子;而希拉里·克林顿涉嫌用私人邮箱办公、与克林顿基金会的灰色关系,也让她声誉受损。换言之,这次竞选的悬念很多,结局殊难预料。然而,自由派媒体和民意测验机构一边倒地为希拉里站台,这让《国家评论》看不下去,下面请看约翰·丰德的文章。


…………………………………………


误判英国脱欧的专家们,现在预测川普赢不了。精英们的自负,是否再度出现?


唐纳德·川普说,那些误判英国选民会“留欧”的同一批专家、民意测验机构,正在预测他本人入主白宫的机会渺茫。


他说的是实话。“脱欧”公投前,PredictWise,一家民意测验网站,认为“脱欧”成功的可能性为21%623日,在英国选民投票的当天,它还声称脱欧公投通过的概率只有12%[译注:转眼就被选民打脸,真疼。]过去的一个月,它预测川普成功的可能性在19%30%之间。其它的美国预测机构认为川普获胜的可能性只有15%25%


奈杰尔·法拉奇(曾任英国独立党党魁,20年前发起了英国的脱欧运动),认为二者之间存在相似性。[译注:即英国的脱欧运动和美国的民粹主义运动。]在出席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15000人参与的力挺川普的集会上,法拉奇告诉台下的群众:


我们看到全世界各地的专家…… 恐吓我们,警告我们如果投票脱离欧盟(由布鲁塞尔一群非民选的老人把持),英国的经济会遭遇断崖,造成大量失业,国外投资外流……现在,我们发现这些倾向性评论专家以及民意预测行业,又在不遗余力地抹黑这场运动(即支持川普的运动)。


法拉奇相信,一个类似的民粹主义运动很有可能在美国获胜,使川普成功当选。他可能夸大了这种相似性。但是,他对那些误判脱欧的专家们的批评,显然是正确的。据《卫报》——一家左派报刊——的最新分析,英国的就业率在脱欧之后继续上升,零售销售额回升,预算赤字较去年有所下降,通货膨胀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股市接近史上最高,英镑的贬值促进了旅游业的繁荣。


《市场观察》最近对制造恐慌的经济末日论者做了严厉批评,结论是:


除个别例外,经济学家们普遍预测,英国脱欧后经济会直线下降,陷入衰退。然而,结果反而是,英国的经济表现良好,欧洲的其它国家也是如此。对那些活该受到谴责的专家们来说,这确实不是个好事——至少(他们)应该反思……大多数银行经济学家、基金经理以及政策机构信誓旦旦以人格担保要求“留欧”,说什么如果英国脱欧,后果不堪设想云云。尽管经济学不是物理那样的硬科学。但好歹应该有些客观性吧。


当时散布恐慌的人,现在即便为自己的错误反悔或道歉,其声音也不会高过蚊子哼哼。更多的人就像《独立报》的詹姆斯·摩尔那样,就在本周,他写道,“几乎所有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都支持“留欧”,只有那些由新撒切尔主义者、无名小卒以及右翼哈巴狗构成的经济学家们支持“脱欧”。”尽管他也承认“在最初的恐慌之后,事态已经稳定下来”,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认为,“英国仍然在遭受经济震荡。”更为戏剧性的是,他还补充道:“恐慌已经成为我们的现实。”[译注:死鸭子嘴硬,自由派就是不肯认错。]


过去的十周里,在美国总统竞选中,我们无疑看到一种新的恐惧计划。如同在英国那样,自由派权贵及其媒体业同盟,正在描绘川普上台后的可怕前景。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本人不是川普(他既不是保守主义者也不是实在人)的粉丝。但是我确信,自由派对川普的攻击确实是夸大其辞,而且很可能事与愿违。[译注:关注《国家评论》的读者可能有注意,共和党初选时,这家报刊替克鲁兹站台,认为川普不是保守主义者,现在也有批川普的文章,现在登出这篇文章,不知道对希拉里有多恨,呵呵。既然木已成舟,川普成为共和党候选人,估计在川普和希拉里之间,有不少对川普不满意的共和党人,也会捏着鼻子投川普一票。]


在英国,反脱欧阵营对经济灾难的预言并没有说服多数选民,因为全英国只有两个地区——伦敦和东南地区——的人均收入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有所提升。就像《卫报》的经济版编辑——拉里·艾略特——所言,权衡正反两方面意见后,多数选民认为他们不能再冒风险了。”[译注:英国人的老练和政治成熟,非他人能及。]


我们在英国看到的情景可能会在美国重演。民主党指责川普是花言巧语的骗子,而他们自己的候选人被证明没少撒谎。他们指控川普威胁到国家安全,但是希拉里完全依靠私人邮箱办公,自其担任国务卿那天,就把我们的国家安全置于危险之中。川普的商业交易记录可疑,但是希拉里·克林顿与克林顿基金会的关系也道不清说不明,且可能涉嫌受贿。


显然,此时其他的共和党候选人可能会领先希拉里·克林顿,而川普特有的负面影响会拖累其选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川普在今年11月份那场“两个邪恶孰轻孰重”的战斗中不会获胜,倘若希拉里·克林顿的声誉进一步被维基解密打击的话。


回想一下,那个关于两个旅行者遭遇黑熊的寓言。一个旅行者系紧靴子,撒腿就跑。另一位抗议道,没用的,你跑不过黑熊。这时,同伴答复道:“我没必要跑过黑熊,我只需要跑得过你就行。”[译注:这场半斤八两的对决,有许多变数,结局就看谁犯的错误少了。]


[小编认为:所谓政治成熟的国家,就是选民们不把竞选看成善与恶的对决,而是两个evil的对决,或是从两个烂苹果里选一个相对不烂的游戏。当然,我本人是亲共和党的(我知道没用,我就是想说,嘤嘤),但是川普实在是让我捏把汗(其实就是瞎操心)。好吧。。言归正传,正确的姿势是多翻译几篇文章,让朋友们好好观战~]



……明日(或后日)预报……


诸位亲,明后天(最晚后天)给大家译一篇保守主义理念的文章。一说理论性文章,你可能会皱眉头。嘻嘻。其实了解些理论文章还是有必要的,为什么?了解了保守主义理念,就自然明白英国保守党、美国共和党为什么持有这样那样的政策,才能更好地欣赏英、美的选战。嗯,就是酱紫。另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积极留言,留言,留言,实在不行,牢骚也行,砖头也行,我就是想看看你们会提什么意见,万一我听了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