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古巴真相:卡斯特罗兄弟的统治 |特德·克鲁兹

2016-12-01 魏莎莎 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 本文译自《国家评论》

  • 作者特德·克鲁兹Ted Cruz),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亦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时,川普最大的竞争对手。他本人是古巴裔第二代移民,在文中,他对卡斯特罗之死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 魏莎莎 译  万吉庆 校


…………………………………………


二十年来“卡斯特罗已死”的流言终于坐实。而现在,世界政要们正忙着一场角逐,看看谁能在巧妙地不谈卡斯特罗品格的同时,最为谄媚地吹捧其遗产。两位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与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充当了急先锋。特鲁多称赞卡斯特罗是一个“传奇的革命家和演说家”,“为改善古巴国民教育与健康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奥巴马对古巴人民表示“慰问”,并殷勤地表示,“历史会记录并评判这个非凡人物的巨大影响”。他还补充道,现在,我们要“面向未来”。


恕我直言,奥巴马先生,60年来,菲德尔·卡斯特罗一直系统地剥削与压迫古巴人民,这些史实足以评价菲德尔,更为重要的是评判其兄弟劳尔。


我家族的经历便是很好的例证。父亲拉斐尔,曾是反对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的革命的早期支持者——为此,他深陷囹圄。之后,他逃离了古巴,期待再次返乡时古巴已获解放。孰料,等待他的是一个全新的、更加残酷的专制独裁。1960年,他再次离开,一去不复返。我的姑姑索尼娅,勇敢地加入了反抗卡斯特罗的队伍,之后被捕入狱,惨遭折磨。


父亲和姑姑所经受的背叛和暴行,乃六十年来千千万万古巴人民悲惨境遇之一缩影。菲尔德一死,并不意味着这些冷战时期的历史可以一笔勾销。举例来说,持不同政见者吉列尔莫·法里尼亚斯(Guillermo Fariñas)和艾利扎多·桑切斯(Elizardo Sanchez)曾于2013年夏提醒我:卡斯特罗政权正摇摇欲坠——由于委内瑞拉减少了对古巴援助——于是,他们做出自由化姿态,以图让美国取消经济封锁,进而巩固其政权。这是模仿普京在俄罗斯的统治模式(桑切斯称之为“普京主义”),目的是想让美国买单,这果然奏效了。在我与法里尼亚斯二人会面一年后,奥巴马宣布了他与卡斯特罗的著名的“破冰行动”,美元开始流入古巴。据悉,(古巴)相应的政治自由化却没有随之而来。去年9月,法里尼亚斯先生结束了他第25次绝食抗议,以反抗卡斯特罗政权的压迫。


另一个例子是,2012年著名持异政见者奥斯瓦尔多·帕亚(Oswaldo Paya)死于车祸,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卡斯特罗政府精心谋划的。奥斯瓦尔多的女儿罗莎·玛丽亚(Rosa Maria)多年来一直坚持寻求真相,这也使她自己成为了新的“靶子”。在该事件仅仅三年后,美国政府便允许卡斯特罗政权重开驻美大使馆,罗莎·玛丽亚试图以特派记者身份参加国务院的相关新闻发布会,不料被古巴代表团发现,后者强调如果罗莎胆敢提任何问题,就将其“请出去”。面对这种典型的哈瓦那暴行,美国人居然妥协了。


去年夏天,我有幸见到了奥斯卡·比塞特医生——对古巴惨无人道的post-birth abortions行为,奥斯卡是最早讲真话的人,由于勇于反抗卡斯特罗,他多次面临牢狱之灾。正像我问过法里纳斯(Farinas)和桑切斯那样,我问他:既然他能自由地旅行,这是否意味着古巴愈发自由。他的回答正如他们三年前所言:“绝不是”。他表示,事实上,自从与美国“破冰”以来,古巴的镇压反而愈发严重。他很惊讶并强调到“难道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些美元都流进卡斯特罗兄弟的口袋,难道我们不曾察觉这些钱将会资助(古巴)下一代的警察国家吗?”


这便是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真正遗产——卡斯特罗能将其独裁政权制度化,这样他便能永生。


我们总认为菲尔德·卡斯特罗死后,古巴将发生实质性改变,这种思维陷阱将给我们带来了危险。事实上,改变不会发生。八年前,菲尔德的健康状况日渐恶化,这迫使其将大权移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此时正是向其施加压力的最好时机。而奥巴马政府却没有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对古巴权力移交施加影响,却误以为菲尔德·劳尔会比他兄弟更通情达理,并决定与之谈判。(他们在和金正恩、哈桑·鲁哈尼和尼古拉斯·马杜罗打交道时,犯了同样的错误)。基于外交礼仪对卡斯特罗之死所做的努力,暗示出奥巴马政府仍期盼劳尔能够为古巴带来改变。


所有历史性的证据都指向了相反的结论,劳尔与菲尔德“别无二致”。作为兄长指定的继任者,劳尔八年以来一直在实施他的王朝计划。然而,与古巴不同,美国却是真正的民主国家,近日的选举也表明,美国人民坚决抵制奥巴马政府对独裁者们的绥靖政策。我们能够而且应当发出明确的信号,这一政策该结束了。


除此之外,我们应当终止与卡斯特罗政权的 “安全合作”,这些合作涉及军事演习、联合禁毒、通信系统、航行等领域,所有这一切都将使我们的敏感信息暴露于敌手,而他们将毫不犹豫地分享给从德黑兰到平壤的敌对政权。同时,我们应当坚持,除非劳尔释放古巴政治犯,尤其是自菲德尔去世后铃铛入狱者,否则,美国政府不会派官员参加卡斯特罗的葬礼。我希望所有的同事都能同我一起,呼吁这些改变。


一个独裁者死了。但他那暗无天日、压迫性的遗产却没有随他一同进入坟墓。美国只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阻止菲德尔的继承者继续玩弄旧把戏,古巴才能真正有所改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