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前澳洲工党领袖:川普式革命正在来到澳洲

2017-02-04 James Li 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按:作者马克·莱瑟姆(Mark Latham),在2003-05年任澳洲工党领袖,退出政坛后成为专栏作家和评论员,对身份政治、政治正确、女权主义、性别再定义等左翼运动持强烈批评态度。尤其是对川普的支持和理解在澳洲主流社会独树一帜。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出了十点保守主义色彩浓厚的“局外人的澳洲未来宣言”。译者James Li,悉尼大学研究生,Naati专业翻译。文章译自《每日电讯报》,原文标题 “Mark Latham: Rise of the outsiders — Trump-style revolution is coming here”。


译注:马克·莱瑟姆Mark Latham,1961~),前澳大利亚工党领袖



………………………………


抛开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译注: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摇摇欲坠的领导地位不谈,澳洲政治面临着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会有一场川普/英国退欧式的革命,一场局外人的叛乱,来打碎澳洲稳定的两党制吗?


我觉得会。


一国党(One Nation)的再度崛起和去年11月奥兰治(Orange)补选的非凡结果,都指出了选举形势重新洗牌的可能性。


(译者注:一国党是澳洲一类似法国“国民阵线”的右翼民粹政党,主张保护主义、批判多元主义,最近几年民调持续攀升。新南威尔士州边远小镇奥兰治是州执政党的铁票仓,但默默无闻的“射击者、渔民和农民党”在这里赢下了选举。)


除非他们迅速地改革自己,工党、自由党和国民党,将面临他们的支持者基本盘进一步的结构性流失。


在太多的地方,老面孔的垄断——自高自大的政治机器的操盘手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对抗局外人利益和信念的共识。


我将其称为“联工绿内”(COLAGIN):联盟党—工党—绿党的内部人团体,他们支持着一个全国性政策平台:高移民、高个人所得税、大政府、商业重管制、社会改造工程,以及分裂国民的身份政治。此同时,利用很容易被滥用的议会福利体系来自肥。


联盟党、工党和绿党的议员们,在媒体上对细小的问题互相争论,假装他们在就什么重大的政策区别进行辩论。


但事实上,他们都被锁定在了一个跨党派的妥协体系下,玩弄着一种胆怯的、让人窒息的版本的政治正确。


当新南威尔士州的国民党(National Party)(译注:执政的“联盟党”的一部分,选区在边远地区)愿意为绿党卖力,支持禁止边远居民热爱的赛狗运动的时候,传统的意识形态分野已经被掷出窗外了。


左翼/右翼光谱对垒已经被全新的内部人/外部人对垒所取代。


很自然的,公众对这些政党已经厌烦了。


大量的选民正在寻求那些能把现有秩序掀翻的人,制造一场社会运动,把那个精巧而强有力的概念:公共利益,重新带回到我们的民主制度当中。


这是个既得利益者与人民意愿之间的战争。


这是个不受欢迎的领导人如特恩布尔和比尔·肖顿(Bill Shorten),与几乎肯定出现的选民叛乱之间的战争。


在实质的政策层面,这场运动会像个什么样子?要主张什么样的思想,才能打破“堪培拉俱乐部”?


下面是我尽力而为的关于澳洲未来的十点《局外人宣言》:


一、大量削减联邦政府每年超过20万人规模的移民和难民计划,终结主要政党之间的“大澳大利亚”共识。放慢人口增长,可以把本地就业、城市拥堵、房价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压力减轻下来——一个巨大的多方共赢政策。


二、终结社会改造工程,废除“安全学校”(莱瑟姆强烈反对“性别再定义”进校园)、“尊重关系”(莱瑟姆认为这是女权主义挑起性别战争的计划)、大学里的“安全区域”、18C条款(澳洲社会当今争议巨大的法律条款:因某人的种族而“冒犯或侮辱”某人属非法),废除那些反男的政府部门,如Our Watch和澳大利亚女性安全研究所(ANROWS)。


三、将国营的澳洲广播公司ABC民主化,让它成为公民主导的广播公司。任何澳洲人都应被允许在它的平台上发表博客、播客、视频内容。最受欢迎的内容作者应出现在ABC的广播和电视节目上——打破左翼媒体人对它的长期垄断。


四、重组人权委员会,让它服务于公众,而非政治正确。这个委员会的章程应该修改,以推广社区建设,澳洲价值观,和西方文化的美德。它在对抗极端伊斯兰——它可是对我们社会最大的人权威胁——的传播方面有重要的角色要做。

五、终结大政府时代。为了重新提振经济增长和国际竞争力,澳大利亚的最高边际所得税率应该从49%降到35%,其他的收入等级也应得到减税。为了增加勤奋工作的澳洲人的可支配收入,联邦政府应给我们一个低税率体系。


六、对浪费的联邦支出的大削减。尤其是在交通、高等教育、能源补贴、公司福利、堪培拉的国防外交政策建制派、艺术资助、公共广播和心理健康等方面。整个整个的部门和机构应该被废除,将政府规模压缩回2000年前的水平。最近17年的挥霍,给了澳大利亚两个糟糕的东西:膨胀的官僚体系,和滞涨的经济。


七、削减对商业的管制,尤其是当它们拖累新兴产业时。比如说,澳大利亚应该成为世界性的能源超级大国,因为它有煤炭、可再生能源、煤层气和核能的有机结合。但政府那支该死的手击倒了后两者。以最近虚弱的经济,我们再也不能将这些新的工作和投资机会拒之门外了。

八、迫切的学校教育改革,从根本上改变澳洲教育的面貌。在最近的国际排名上,我们已经落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后面——一个国耻。榜单上表现最好的新加坡,将它的资源用在经过严格筛选的教师上。我们也需要做这些,为高水平的教师提升工资,并淘汰不合格者。

九、一场新式的对贫困的战争,为所有澳洲人 创造经济机遇。不可行的原住民定居点和公共房屋需要被关闭,将居民移入能得到工作和服务的地方。代际贫困循环要打破,通过改善劣势学校的教育质量。


十、对议会福利的真正的改革,以革除腐败。特恩布尔政府最近的主张不过是做表面文章。福利的金额应该被加总并设立上限,差旅资金只应该在议员们证明了行程是议会工作需要后,才予发放。我们还需要一个反腐败委员会,以抵制政治机器和游说人员的腐蚀性影响。


局外人政治的目标,不仅是在票箱里震撼老的政党系统。它还有着严肃的政策目标,终结“联工绿内”的小团体共识,照顾郊区外和偏远地区的利益。


选民们需要这些。时机已经到了。


我们有各种理由来期待,局外人的进军会在2017年继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