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今天更需要支持保守主义|约翰·霍华德

2017-03-19 傅乾 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按:约翰·霍华德是澳大利亚前总理(1996-2003年在任),颇具民望,亦被称为“健在的最货真价实的保守主义者”。2016年11月1日,“欧洲保守派与改革派联盟”将“埃德蒙·柏克奖”颁给霍华德。此奖不仅是对他四次胜选的认可,更是对他在澳大利亚等地推广保守主义理念的认可。以下是他演讲的整理稿。他在这篇演讲中奉柏克为保守主义正宗,以其言传身教评点时事:呼吁人们正确看待“民粹主义”的存在,强调全球化和竞争性资本主义消除贫富差距的正面意义;强调政治首先是为价值和观念而战,里根和撒切尔是这方面的楷模;应重视政党的作用,不应结党营私,煽动狭隘的身份认同;支持英国脱欧,认为民族国家仍是世界秩序的基石;反对英国制定新的《权利法案》,认为强健的议会、廉洁的司法和言论自由更为重要;反对走样的政治正确,认为已然限制了言论自由。最后,是他对保守主义的精髓和基本信念的总结。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用圣经的话说,是对政治现状“哀哭切齿”的时代。(注:“哀哭切齿”出自圣经马太福音13:42,相关段落:“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在我们所有国家都是这样。大不列颠是这样。澳大利亚是这样。美国更是这样,因为我们面临着一场异乎寻常的总统大选,人们对两位主要候选人的幻灭罕有其匹。


根据埃德蒙·柏克这位伟人的教导,并念及我获颁此奖,我将简要评述柏克的言传身教对政治现状的意义。


注:埃德蒙·柏克(1729~1797),英国政治家、思想家,现代保守主义的奠基人,著有《法国大革命反思录》。


政治评论家最近常骂人“民粹主义”。对某事不爽,就说它是民粹主义大行其道所致。这个我懂。搞一场民粹主义运动比较容易。但忽视以下事实也很容易,那就是民粹主义一直存在。


总有一些人对某项政策给其生活或社群造成的影响感到不满。在全球经济困难的阴影下,更可能如此。


但我认为,当我们对世界各地被我们视为民粹主义的事件“哀哭切齿”时,不应忽视一个事实:这些事件不过是以下过程登峰造极,这个过程从21世初甚至更早就开始,一直到全球金融危机,西方世界的许多政府和社群都在对经济扩张和经济活动关上大门。


同样,我们也很容易忽视全球化和竞争性资本主义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尤其是对世界上穷人的影响。


我常听左派讲,我们时代最大的道德挑战是气候变化。我觉得这是一派胡言。我们时代最大的道德挑战还跟许多时代一样,那就是消除贫富差距,但要通过发展自由市场,实现增长,然后借助其中蕴含的公平机制


这才是最大的道德挑战。这才是消除贫富差距的办法。不是通过国有制和再分配。而是通过竞争性资本主义和全球化带来的成果。


我们一定要不断提醒世界,提醒选民,全球化和竞争性资本主义已使成千上万的人脱离赤贫,先是在亚洲和南美的许多地方,现在更多是在非洲大陆。


这才是过去几十年最大的传奇。每次听到批评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声音,我都痛心疾首。


比如,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似乎都不再支持“泛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此事关系到世界60%的经济。虽然美国以前常常都是支持贸易扩张和贸易增长的旗手,都是嗓门最大的……


所以,让我再说一遍,我们绝不应忽视全球化和竞争性资本主义给世界上的穷人带来了什么。


埃德蒙·柏克作为议会议员,他的一生提醒我们,政治首先是一场观念战争,不是一场公关对抗。


每当想到世界上那些杰出的保守主义者,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罗纳德·里根,我就会立刻想起,他们的一生就是投身伟大的观念战争的一生。



罗纳德·里根曾告诉他的讲稿起草人,他要发表演讲呼吁戈尔巴乔夫拆掉柏林墙,他们是推三阻四。他的好几位外事顾问也说,现在好像时机未到。那时离柏林墙被拆还有几年。但他去做了,然后做到了。


里根是一位楷模,懂得在本国和世界历史的关键时刻,面对汹涌的民意,应当挺身而出,捍卫原则。凡他在处,便有伟大原则存焉。


结果是什么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最终看到了苏联的崩溃。取得这个结果,除了里根自身的贡献,还因为他与玛格丽特·撒切尔结成的特殊伙伴关系,以及教皇保禄二世的领导所产生的道德感召,这个荣耀的神圣之国的伟大产物。


当然,在我们自己的国家,玛格丽特·撒切尔的榜样力量不相伯仲。毋庸置疑,她将政治看作一场价值和观念的战争。她的诸多价值和观念都是什么,也是毋庸置疑的。


她并非不可指摘,没有谁在政治上永远正确。但她在大事上做对了。世界上成功的政治领袖莫不是大事做对的人。


那些爱惜羽毛的政治领袖永远成不了大器。因为说到底,把大事做对最重要。


柏克还提醒我们政党的重要性政党乃是进行政治动员和政治活动的核心组织。他的传记作者杰西·诺曼(Jesse Norman)今晚也这样提醒我们。想到这,我们不应对西方世界政党政治的现状有丝毫自满。


杰西·诺曼写的柏克传已有中译本:《埃德蒙·柏克:现代保守政治教父》,田飞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


政治运动如今已不再是四五十年前的那种大众运动。参与者不再像原来那样,充当给他们投票的选民的整体利益的代表。比起原来,他们更有可能是一些结党营私之徒。


弄明白一件事很重要:我们如今打交道的选民,不喜欢讲原则的路子,而喜欢在我看来越来越突显身份认同政治的路子。借助身份认同政治,你是要笼络一个因为共有某种身份而结成的群体的支持,而非赢得一个为共同原则而结成、这个原则或可得到全社会接受的群体的支持。这不是一个健康态势。


我想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提醒大家,也是我对你们最近就欧盟成员问题举行公投的一点评论,那就是,尽管有很多人常常告诉我们某些事情,但我们仍然生活在由民族国家组成的世界。它仍然是西方主导的世界。它仍然是以国家间关系为世界事务核心组织原则的世界。这不是呼吁取消国际合作。这不过是承认民族国家之所能。


当我行经本国地理所处区域,我不禁时常生出对新加坡的建立者李光耀崇敬。要论对民族国家的力量有所认识,他是一个经典的现代楷模,这反映在他于强敌环伺的弹丸之地建起如此绝妙之国的能力上。


最后,我想柏克会希望我们今晚能够懂得,对他参与构建并遗赠给我们的这种社会来说,对我们和子孙来说,捍卫言论自由是多么不可或缺。


我常常主张,现在也仍然力主,你们不需要一项《权利法案》(注:英国近几年在讨论制定《英国权利法案》[British Bill of Rights],以取代或补充1998年工党主政时通过的《人权法案》)。《权利法案》限制权利,而非扩展权利。有强健的议会体制,有完全自由的媒体,有廉洁的司法,就有了自由社会的要素——有了最主要的东西。


不过,我们确实生活在愈发走样的政治正确正在限制言论自由的时代。我想到了两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一个在我本国,一个在贵国。


最近,《澳大利亚人》杂志一位著名漫画家比尔·里克(Bill Leak)出版了一幅很棒的漫画,画的是一位澳洲土著警察抓着一个土著男孩面对男孩的父亲,他对这位父亲说:“你该教教他什么是个人责任了。”这位父亲呢,握着一听啤酒,说道:“好啊,他是谁?”


Bill Leak的漫画,作者本月刚刚因心脏病去世


这是一幅洞察入微的绝妙漫画,它要说的是:父亲不尽责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觉得,全社会都是赞同这一主旨的,不仅仅是存在父亲不尽责这一问题的土著社群,其他社群也一样。


然而,正因为这片苦心,这个人和他的杂志被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传讯,勒令作出解释。这是对言论自由的严重侵犯。柏克是会大吃一惊的——肯定会的。


我觉得对另一件事,柏克也会大吃一惊,我权且称之为北爱尔兰面点师案。这位面点师对同性婚姻有意见,他有这权利,有些人则没意见,但这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他拒绝在蛋糕糖衣上写他本人不认同的话,从而被起诉。而且,他最终被告上公堂。


(图为北爱尔兰那家面点店,面点师是天主教徒,他的上诉已经败诉)


我不是要谴责那位法官——他是在贯彻他对法律的解释。但如果我们真的生活在埃德蒙·柏克的影响下,崇敬他,看重他那些原则,我们就肯定会注意这两个案例,它们说明了走样的政治正确是如何蔓延的,每一项反歧视法律都走样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对此态势,我们会表达出我们的担忧和警告。


今晚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场合。我代表我的妻子詹尼特(Janette)告诉大家,看到这么多老朋友在这个我所深爱的国家的首都齐聚一堂,我们是多么感动,这个国度带给我们许多珍贵的东西,数百年间都在反抗专制,一直得到我本国的支持,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大西洋彼岸的朋友的支持。


我想对你们所有人说,柏克的遗产弥足珍贵。正如丹尼尔·汉南所说,它造就了我所在的政党,我一直将它形容为古典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的教义联盟(注:broad church本指英国国教中信奉教义自由的“广教会”,引申到政治上,可指不同政见或党派之间的联盟)。它是一笔巨大的遗产,你们每个人都曾以自己的方式为之而战。谢谢你们!


接受这一奖项,我非常感激,我要向丹尼尔致敬,还有你,扎赫(ACRE主席),以及你的同仁,因为你们是在用正确的方式高举正宗保守主义的火炬:保存那些好的东西,直到它被证明是坏的,这是种伟大的调和。(that greatblend of preserving what is good until it is proved bad.译注:如中国古人所言,“功不十,不易器;利不百,不变法”。


扎赫·拉迪尔,捷克驻欧洲议会议员,ACRE主席


就保存好的东西而言,以下信念是最根本的:个人的重要性,限制政府作用的必要性,市场,人民积累私有财产、赚钱、成为人生赢家的权利,只要你取之有道,该交的税交上——这是你应该做的,对于那些并非因为自身问题而是因为变故而陷入困境的人。


我明白,在座的每一位都在为这样的社会挺身而出,我自己也在政治生涯中尽我所能,在我自己的国家协助建立这种社会,我很荣幸曾经有这种机会,对于你们今晚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深表感谢。谢谢你们!



“欧洲保守派与改革派联盟”(Alliance of Conservativesand Reformists in Europe,ACRE),是24个保守派和疑欧派政党的联盟,源于2009年在欧洲议会中成立的议会党团,现主席是扎赫·拉迪尔 [Jan Zahradil],秘书长是丹尼尔·汉南。





延伸阅读:

丹尼尔·汉南:英国自由茁壮成长的地方

约瑟夫·洛孔特 :英国脱欧与英国例外论

世界人权日看英伦 |傅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