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罗伯特·沃波尔列传:英国第一位首相

2017-05-17 万吉庆 编译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前段时间,小编读了迪克·伦纳德的《十八世纪的英国首相》(Eighteenth-Century British Premiers:Walpole to the Younger Pitt)。本书学术性不强,不过倒不失为了解英国首相的入门书。


作者伦纳德一直从罗伯特·沃波尔讲到小皮特,共计14位首相,按照太史公的体例,大约可以译为《英国首相列传》。


事实上,从首相制度的演变史来观察英国宪政,是一个不错的视角。而且,首相们驾驭议会、与国王周旋的本事,在一般史乘中也难得一见,故而,小编打算把本书的概况和朋友们分享一下,附带着介绍一点英国史,文章会不定期发布,此为第一篇。



一般认为,罗伯特·沃波尔爵士(Robert Walpole,1676~1745)是英国第一任事实上的首相,不过在当时,首相并不是正式头衔,他的实际头衔是“第一财政大臣”,说起来,他也是迄今为止执政时间最久的英国首相,执政长达20年。



家世与婚姻


罗伯特·沃波尔的祖上,四百年来一直是北诺福克郡地主。


家族政治地位的转机,始于罗伯特的祖父爱德华·沃波尔。


爱德华是一个坚定的保皇党人,查理二世复辟(1660)后受封为爵士,并且入选“骑士议会”(Cavalier’ Parliament)。


爱德华英年早逝,去世时,儿子罗伯特(首相的父亲,即老罗伯特·沃波尔)才17岁。


老罗伯特在本郡民兵服过役,所以,又被称为沃波尔上校。后来代表Castle Rising选区,成为下院议员。不过,这离不开诺福克公爵及其弟托马斯·霍华德的襄助。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腐败选区”或“口袋选区”罗伯特·沃波尔父子的当选,都离不开这种选区。


注:“腐败选区”rotten borough)或“口袋选区”pocket borough)是指拥有极少选民的选区,通常可以被逐一地贿赂,所以很容易地被拥有特定选区大部分土地的大地主所操控。工业革命之后,新兴工业城市汇集了众多人口,而拥有的议席却极不成比例,“腐败选区”成为19世纪英国政治改革的重点议题。


老罗伯特·沃波尔与玛丽·伯韦尔成婚,后者出身于一个富裕的乡绅家庭。两人育有17个孩子,有8个在婴儿期便夭折了。小罗伯特排行第五,是三子


小罗伯特·沃波尔在伊顿公学求学时,成为堂兄查尔斯·汤森德(Charles Townshend)的密友,后者出身于一个显赫家族。之后,汤森德娶了罗伯特的姐姐多萝西,这一姻亲关系对沃波尔的政治生涯影响重大,此处暂且不表。


沃波尔20岁时,就读于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两年之后,由于父亲病故,他受命辍学,回家打理家业。哥哥伯韦尔多年前死于比奇角海战,他成了家族的继承人。


沃波尔在托马斯·霍华德(也是父亲的恩主)的帮助下,于1701年当选为下院议员,时年24岁。和父亲一样,他也是辉格党人。


在当选前6个月,沃波尔与18岁的凯瑟琳·肖特成婚,凯瑟琳来自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母亲一系有贵族血统。这是一桩包办婚姻,新娘的嫁妆巩固了沃波尔的社会地位。


事后看来,这桩婚姻并不成功。沃波尔、凯瑟琳两人都酷爱奢侈生活,很快便负债累累。凯瑟琳在婚后的六年里,育有两子两女,之后两人便分居。时人传言凯瑟琳的第五个孩子,霍勒斯·沃波尔(生于1717年)并非沃波尔的亲生子,不过他视如己出。


议会


在姐夫查尔斯·汤森德(时任诺福克郡治安官),以及妻子的贵族亲戚的帮助下,他获得了辉格党高层的好感。不过,他还得感谢另一个姐夫查尔斯·特纳爵士(娶了沃波尔的姐姐玛丽),后者的父亲约翰爵士,是一个富裕酒商,控制了King’s Lynn选区的两个议员席位。


忍不住提一句,在18世纪的英国政坛,政治联姻极其普遍,在后续的首相那里也会看到。事实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辉格党的内部派系便是以家族—姻亲为基础的。


沃波尔为了变卖父亲的地产以还债,和叔父(家族地产的托管人)做了交易,把原有的下院席位让给叔父,自己则从约翰爵士的“口袋选区”里获得了新席位。


1702年,威廉三世去世,安妮女王秉政。这一年的大选,托利党人胜出,辉格党大臣下野,该党此时迫切需要人才,沃波尔的机会来了。


他有卓越的辩论技巧、谙熟议会流程,而且深受欢迎,比起诺福克郡的本党乡绅同侪,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沃波尔很快成为辉格党大佬帮(Junto’ lords)的得意门生。


1705年,他和凯瑟琳搬到了多佛街(Dover Street)的一处大房子里,并邀请20岁的妹妹多莉同住。


多莉年方二十,相貌出众,很快便招徕了沾花惹草之辈的关注,其中包括一位辉格党大佬,即沃顿侯爵。为此,姑嫂关系不睦,沃波尔只得让妹妹寄居到汤森德(沃波尔和多莉的姐夫)家,两年之后汤森德夫人去世,多莉成了汤森德的第二位夫人。


这段花边新闻的价值在于,正是托汤森德这层姻亲关系,沃波尔成功打入基特卡特俱乐部(Kit-Cat club),这是辉格党要人的顶级圈子。


1705年的大选,辉格党几乎与托利党打平。为此,有几位辉格党要人加入内阁,而沃波尔也谋得一个官差,即海军大臣委员会一委员,年薪1000磅,但是沃波尔夫妇不改奢侈作风,这笔收入远不够偿债。不过,这一职位的好处是,他结识了Godolphin、Marlborough两位显贵。


1708年的选举中,辉格党大胜,下野八年之久的“大佬帮”重回内阁,沃波尔在Marlborough的力荐下,担任了战争部长1710年,又兼任了海军财务主管,这是一个肥差。


风波


俗话说,“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就在前途大好之时,忽然惹出一场风波。


170911月,一位圣公会高教派的托利党牧师Dr Henry Sacherevell,在布道时态度激烈,被人指责为挑战“光荣革命”的合法性,乃至要为“老僭主”——詹姆斯·爱德华·斯图亚特,詹姆斯二世之子——的王位继承权“正名”。


沃波尔在下院的辩论中力主弹劾Sacherevell,并要求上院对其做出审判。


不料,伦敦的暴民把Sacherevell批斗一番,反倒使得Sacherevell成了“殉道者”,以至于连他最激烈的批评者也承认下院反应过度。案件提到上院(辉格党占多数)之后,害怕生事的上院给他定了一个轻微罪名。


民意对辉格党大为不利(此前辉格党坚持一场不得人心的战争,已经大失民心),安妮女王采取果断措施,于1710年8月罢免了GodolphinMarlborough,并授权罗伯特·哈利(牛津伯爵)和亨利·圣约翰(即博林布鲁克子爵,此人在英国政治思想史上很有名气,此处暂且不表)组建托利党政府,沃波尔丢掉了战争部长,后来为与辉格党共进退,也辞去了海军财政主管的差事。


托利党政府与法国磋商,签署了《乌得勒支和约》,结束了长达三年的战争。在不久之后的大选中,托利党碾压辉格党。不过,沃波尔凭借“口袋选区”再度当选下议员。


托利党政府试图拉拢沃波尔,不料遭到拒绝。恼羞成怒的政府决定彻查沃波尔任上是否有贪渎行为。结果发现,他接受过一位银行家的贿赂。1712年,沃波尔被驱逐出下议院,并被监禁于伦敦塔。此事对沃波尔的仕途影响甚大。


注:伦敦塔(Tower of London),是英国伦敦一座标志性的宫殿、要塞,选址在泰晤士河,曾作为堡垒、军械库、国库、铸币厂、宫殿、天文台、避难所和监狱,特别关押上层阶级的囚犯。


正如历史学家泰勒(Stephen Taylor)所言:


牢没白坐,此时的沃波尔成了全国知名人物,并被视为辉格党的烈士。辉格党的政要不时前去探监,甚至有民谣称颂他是“塔中的珍珠”,在King’s Lynn选区的补选中,沃波尔再度当选。不过,下院宣布结果无效。


沃波尔17127月出狱,1713年重返下院,成为辉格党的主要发言人。


托利党的好日子到头了


威廉三世和安妮女王无嗣,所以选择谁继承大统至关重要。


而托利党做了一件非常作死的事。


女王(17148月去世)弥留之际,托利党领袖(包括牛津伯爵和博林布鲁克子爵)曾与老僭主(废君詹姆斯二世的儿子)联系,试图说服其放弃天主教,以便继承大位。女王闻之大怒,在临终前罢黜了哈利政府,并授命什鲁斯伯里公爵(Duke of Shrewsbury)主持汉诺威选帝侯乔治一世的登基典礼。从此,托利党背负上了“詹姆斯党人”的恶名。在政治上站错队,代价是非常高昂的。


注:乔治一世(1660~1727),父亲是汉诺威选帝侯,母亲索菲亚是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的外孙女。在1698年,其父逝世后继位为汉诺威选帝侯。1701年,英国政府为避免天主教徒继位,颁布《1701年王位继承法》,其母亲索菲娅成为英国王位继承人。1714年,英国女王安妮驾崩无嗣,除了不久前逝世的母亲索菲娅,乔治一世就是血缘和安妮女王最接近的新教徒,所以根据1714年的遗嘱继承英国王位,称乔治一世,成为汉诺威王室的第一位国王,当时乔治已经54岁。他是第一个母语是德语的英格兰君主,而且无法流利使用英文。后来,他敕命辉格党领袖罗伯特·沃波尔为内阁首相,自己并不出席内阁会议,从此开创了英国君主不出席先例,会议改由国王令一名亲信大臣主持,成为了英国首相制度的开端。可以说,勤政的领导人未必是好事。


乔治一世登基之后,决意倚靠辉格党人,将托利党“打入冷宫”(在野长达48年之久),此一时代(从乔治一世到乔治三世)亦被称为“辉格党寡头政治时代”。



(未完待续)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