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20211202唐师曾:讣告(图)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美国历史的身份危机:从弗吉尼亚州暴乱说开去

2017-08-18 徐Sir 保守主义评论 保守主义评论


按:作者徐Sir,现执教于南方某大学英语系。本文转自其公众号“徐sir寰球英文讲堂”,已取得作者授权。


………………………………

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写道:“掌控现在的人,也掌控着过去;而谁掌控着过去,就意味着他掌控了未来。”


那么,谁掌控着“现在”?最显而易见的,是媒体。稳坐第二把交椅的就必然是控制着历史的书写和传播的人——大学的历史系和各类教育阶段的历史课本编撰者们,不仅因为他们有权歪曲历史的真相,更是因为,几乎没有公众会去质疑他们所散布的信息的真伪。


因而,毁人不倦的效果可谓立杆见效——不出一代人的时间,年轻人就会失去对权威的尊崇,不再恪守秩序;因为权威和传统都是压迫性的,有碍实现自由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去冒这个险,堂而皇之企图“操控过去”?


拿美国历史而言:


开国元勋们是崇高的政治和政策精英,这群杰出的头脑聚敛在一起,开展着地球上史无前例的自治实验。


哦,不!他们其实只是一帮有钱有地位的,蓄奴的,种族主义者。


美国内战是一场由许多因素——比如地区边界,宪政问题和国会决议等——一同促成的,矛盾激化的后果。


哦,不!南北战争就是一场事关“解放奴隶”与否的战争——唯有奴隶问题。


如今美国面临的一个无可避免的问题就是:有无数人打着“历史的重负”这一旗号,在被错误灌输的历史观念下,正和其他人频繁地发生着冲突。


争论的双方各执己见,吵得不可开交:一方坚决捍卫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继承祖先赠予的遗产;另一方则坚定不移地为着自由和解放而战,试图消除一切压迫。双方都认为真理掌握在自己的一方。而这其中,又有什么观念的威力,比得上“过去犯下的种族歧视”呢?


美国正在“种族问题”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刻,历史的政治现身了。只是,这种政治会牵扯进去太多对法律和秩序的违背,并且它们的存在还会不断给现任政府制造麻烦和困境。


而民主党,正是这么做的。


撤销特定游行人群的法律保护,从而允许并鼓励让事态升级以便不公正的媒体日后可加以利用,对现任总统展开猛烈的攻势:这就是民主党一统天下的大城市里的所作所为,而这也已经几乎成了常态。


为什么民主党地方政府,只要眼看这符合她们的目的,便如此迫切吆喝着收回财产和言论自由依法得到的保障?我指的是芝加哥的川普集会,伯克利的骚乱和前不久在弗吉尼亚州Charlottesville发生的事件。


很显然,因为这有助于民主党罢黜川普总统,并将历史的解释权,牢牢地攥在手里。


既然说到历史,那不妨就回顾一番。我们就以前几日发生暴乱的弗吉尼亚州为例。


令人颇感到奇怪的是,弗吉尼亚州,这个以美国宪法之名打过脱离联邦战的州,居然会是奴隶问题的焦点州。弗吉尼亚的确在建国之初的一段时间,是法定蓄奴州,但她并没有马上加入“深蓝州阵营”——亦即南卡罗来纳州,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等传统南部各州——将奴隶制问题安放在脱离联盟之纷争的核心位置上。自南卡分裂出去之后过了足足有半年时间,北卡,弗吉尼亚,阿肯色和田纳西才宣布脱离。这又是为什么?因为这些州认可林肯总统的主张:对于已经存在奴隶制的州来说,她们并不受到总统法定权力的约束。易言之,总统并没有法定权力去干涉已经作为蓄奴州的地区的内务。


而且事实上,迟至1861年五月末,弗吉尼亚州州议会的投票结果仍然是反对脱离的。至于后来弗吉尼亚选择了脱离,则是因为林肯动用联邦政府的军力以武力封锁了深蓝州的关系。并且,当时弗吉尼亚和同样迫于形势而脱离联邦的北卡,阿肯色以及田纳西,都是在代议制政府的民主决策下,以合法的方式投的票。她们的动机很明显:林肯代表的联邦政府行为是违宪的。


而今天我们看到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却挥舞着反动的旗帜,戕害着历史。所以,他们的种族观不该和维护李将军和历史的所作所为相联系起来。我们应该质问的是:媒体为何没有报道那么多的“反泛法西斯主义者”;地方政府为何让事态升级并剥夺合法集会人群的受保护义务;又或许联邦司法部该遭质疑,为什么跨越州界限煽动暴乱没有受到联邦政府的法律制裁。


用另一个时代的意识形态来裁定一个人在他所处时代的观点正确与否是非常不公平的。生活在不同时空下的人,假如要进行对话,唯有后人多多体谅。历史学家的任务是记录,而不是发明。只可惜,现当代的美国有太多人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些道理;他们故意出于政治权宜的动机而肆意曲解和改造着历史。


不过且慢,会不会这些人都是柏拉图的信徒?因为据这位哲人说,政治是罪恶的,唯有至善值得追求,所以只要心中有善,那么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得到辩护的?只是,柏拉图三次远赴叙拉古,最后都无疾而终,其中一次还险些送了命。


所以我放下柏拉图,放眼望开;却还是只看见奥威尔的幽灵在逡巡。



给作者打赏


相关阅读:

如何看待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徐sir寰球英文讲堂
徐sir寰球英文讲堂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