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06E04:重逢

2016-06-07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一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伏笔:瑞肯可能的遭遇

上一集中,导演用蒙太奇的手法表现了艾莉亚在无面神殿里的升级过程。而那一集中,瑞肯也出人意料地被安柏家出卖成为小剥皮拉姆斯的人质。

那集播出后不久,网友就发现其中的一个片段,可能预示着瑞肯未来的命运。
在那段训练过程中,训练艾莉亚的姑娘“流浪儿”问了她几个问题,其中包括她的兄弟的数量和对猎狗的感受。
艾莉亚先是回答四个兄弟。继而纠正为三个兄弟和一个同父异母的琼恩。在列举自己的兄弟时,她第一个说的名字是罗柏:
棍子打向了艾莉亚的左躯干,而罗柏也的确是被卢斯·波顿捅在左躯干而死的。
接着她提到了布兰:
棍子扫向了艾莉亚的背部,而布兰是跌落后摔断了背部而导致的瘫痪。
接下来是瑞肯:
在提到瑞肯的时候,棍子扫向了她的腿。难道瑞肯真的会是腿部受伤?
如果这还不足以确定,后来她们还提到了“猎狗”桑铎:
艾莉亚被棍子打中头部,从平台上摔落。
而桑铎的确是被布蕾妮打中头部然后从悬崖上摔下去的。
图片线索来源:Weirwood Leviathan

作为史塔克家族的男性成员,即使瑞肯对于拉姆斯来说是可以“令诸侯”的“天子”,拉姆斯也不可能对他没有杀心。如果拉姆斯感受到地位的威胁,或者面临战争可能的失败,虐人成性的他都不会对瑞肯手下留情。




四场重逢:
琼恩和珊莎的重逢,不知会让多少观众热泪盈眶。从第一集到现在,史塔克家族经历的,只有分别,死亡和擦肩而过。而过了这么久之后,目前仅有的两个能自由行走的史塔克家的孩子,终于聚在了一起。
丹妮莉丝也和大熊以及达里奥重逢,当她走出火焰,我突然有点理解从人群中走向她的乔拉·莫尔蒙对她的爱。
玛格丽和洛拉斯在狱中重逢。在瑟曦扶持大麻雀导致的这场闹剧之中,只有他们两个是真正的受害者。我期待玛格丽会在重逢中拯救洛拉斯,事实却是见到洛拉斯让一直硬撑着的玛格丽也快要崩溃。
雅拉也和席昂重逢。席昂的救赎之路令人唏嘘。而雅拉面对他的道歉时,只要求他能像像铁种一样坚强。我不由得说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雅拉,那个原著中(书中叫阿莎)充满了无畏魅力的角色。下一集的预告片中,选王会将会展开,雅拉将会参选,但席昂这个在铁群岛可能已经彻底失去地位的角色会对她有怎样的帮助,还难以预测。




长城:The North remembers.
就像我们在上一集的评论中担心过的。琼恩还是失去了斗志,而“粉红之信”也如期而至。
但珊莎面对琼恩的颓废和信中的嚣张气焰时,却表现出了格外的坚定和强大。
在君临时的她还是个懦弱的绵羊,在谷地成长之后,临冬城里的她虽然面对拉姆斯的暴力无能为力,但也不再逆来顺受,最终得以逃出。
而如今她不但懂得鼓励琼恩,说服琼恩,也懂得激怒琼恩。在读到“你会亲眼看着我的士兵轮奸你的妹妹”时,她没有退缩。她成了琼恩的力量源泉,这在两季之前还是多么不可想象。
有人说,琼恩总能从美丽的红发那里得到力量,耶哥蕊特,梅丽珊卓,珊莎,以及……托蒙德。

北境之战终于要打响了。
但琼恩还有太多工作要做。即使他和珊莎对临冬城的了解胜过许多人,如果要强攻那里,他仍然需要数倍于拉姆斯的军队,甚至需要光之神的帮助。
而珊莎似乎也不会闲着,下一集的预告片中,她似乎就会和小指头当面对质,她问道:“你之前了解拉姆斯吗?”。不过两个人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剪辑画面中,他们是否真的相遇也不好说。

洋葱骑士和梅丽珊卓终于讨论到了席琳与史坦尼斯。而且洋葱骑士一提到这个话题情绪就很激动。他们之间的关系,将是琼恩队伍内部的不确定因素。
在琼恩的手下,戴佛斯的地位会很牢固。他不是那种到处效力的职业经理人,他需要的是说服自己忘记曾忠心追随的史坦尼斯。布蕾妮明确地告诉他自己处死了史坦尼斯,也许会帮助他做到这一点。另外我并不担心他和布蕾妮有些紧张的关系。从第六季预告片透露出的情节看,布蕾妮不会一直待在这里,她与波德会在不久之后前往河间。
而梅丽珊卓会在琼恩的队伍里有自己的位置吗?她这一季持续到现在的的踟蹰和自我怀疑。让我总觉得她会在某一刻为了大道而牺牲自己。

而我猜过长城会发生的一万种故事,却没猜到“干过一只熊”的托蒙德看布蕾妮时的眼神和他跳动的眉毛。本剧未来的最佳 couple 呼之欲出。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她会驾着七彩祥云用托蒙德看着布蕾妮的眼神来看我……




谷地:
罗宾·艾林不出意料地进入青春期。想想因为演员变声这一季没有台词的奥利,和阿多都快要抱不动的布兰。青春期可真是一剂毒药。

最后一对图是什么玩意儿……(图片来源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终于在众望中回归。他凭借着罗宾·艾林的信任,用几句话就摆平了谷地的封臣。并拉起了一场战争的序幕。
北境之战的 X 因素无疑是他。无论他是有意夺取临冬城,还是想要获得在北境的影响力,他都不会单纯地为了帮助珊莎而出兵。而他对北境战争结果可能的影响,就是我们接下来会提到的。




珊莎与琼恩:北方,南方。
第一季第一集中史塔克一家列队迎接罗勃,是珊莎此前在剧中唯一一次和琼恩站在同一个场地。
珊莎与琼恩,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这在他们团圆的温情中,在他们要同时面对拉姆斯时,显得并不重要。
可一旦小指头介入北境的战争,当他和琼恩之间有可能的利益冲突时,和他关系不错的珊莎是否能坚定地站在琼恩一边,就必须打上一个问号了。

提到珊莎对琼恩的态度,就不得不提珊莎的母亲凯特琳对琼恩的态度。凯特琳嫁给了可能是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上人们心中最有原则和荣誉感的男人奈德,她也全身心地爱着他。但这个备受尊敬的男人却在战胜归来之时带着一个私生子。这意味着他在挥洒热血和生命的战争中,想的竟然是另一个女人。对于凯特琳来说,这是对她的一种否认:她连奈德这样有原则的人都守不住。那么在世人眼里,出身大户人家的她,得差劲到什么程度,会比不过一个不知名的女子。她对于琼恩的怨恨,也是对奈德的怨恨。但她爱着奈德,这些怨气就都被琼恩承受着。
当然,凯特琳也是一个有智慧的女性,她知道琼恩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但她不能理解的是,奈德竟然将这个私生子像其他孩子一样养大。而且随着琼恩的成长,他无论是性格还是品行,都比其他几个儿子更像奈德。琼恩的存在,以及对几个兄弟的影响,对凯特琳来说是一种威胁。。所以她很难去爱琼恩。所以凯特琳才会支持琼恩加入长城守夜人。所以她会希望是琼恩而不是布兰从高塔上摔下。

与像极了奈德的琼恩不同,珊莎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凯特琳的翻版。她们都拥有徒利家橙色的头发,她们都更信仰新神。人们也认为珊莎就像母亲一样贤惠。如果珊莎继承母亲的品质和心思,她似乎会自然而然地和琼恩有所距离。

事实也有些类似,他们俩人像是史塔克家孩子的两个极端。珊莎在一开始更像个南方的小姐,而琼恩则是个典型的北方硬汉。珊莎早期更信仰新神,而琼恩则可能是史塔克家的孩子里对旧神信仰最坚定的。琼恩不爱跳舞,但珊莎爱跳,原著中她甚至在自己并不快乐的婚礼上也跳了起来。艾莉亚从小喜欢耍枪弄剑,和琼恩亲密无间,其他三个男孩也和琼恩有很多共同语言。相比之下,珊莎和琼恩之间共同点实在太少了。
珊莎也很难处理琼恩在她心中的地位。珊莎她从一开始就说琼恩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或是私生子哥哥。相比之下,艾莉亚直到上一集还是说自己有四个兄弟,而罗柏则在书中指定了琼恩做自己的接班人。在珊莎的心中,骑士精神至高无上,所以她热爱优雅骑士的代表洛拉斯·提利尔。而琼恩虽然骁勇善战,但他的私生子出身,更重要的是旧神的信仰几乎注定了他永远不会受封骑士。这无疑会让珊莎感到困惑和疏远。

当然,这些不同,也许远远不能阻碍他们一起成长所结成的情谊,尤其当父母和长兄被杀害,其他兄弟姐妹散落天涯之时。
在书中,尽管次数不多,两人也会偶尔在回忆中想起关于对方的美好画面。珊莎在君临的遭遇,让她越来越不相信虚伪的骑士信条。当她寄身于谷地时,在自己小姨家里也只能用化名“阿莲”,时常被自己的表弟欺负也被小姨嫉妒,这种遭遇其实很像一个私生子,也许会让她更能理解琼恩。而即使琼恩是私生子,珊莎也一直相信琼恩是像班扬叔叔一样的人。

但小指头对于珊莎,也同样意义非凡,他拯救了珊莎,也帮她成长。珊莎因为在临冬城的遭遇而对小指头产生的恨意,也许会被他轻易化解(花言巧语+大局为重+我是来帮你的)。
未来的某一刻,培提尔·贝里席和琼恩,这两个同样信任珊莎,也不愿失去珊莎的人也许会产生利益冲突。届时珊莎的选择,会显得非常重要。

但这不一定是坏事,小指头和琼恩从价值观上来看,他们是两个很难一起合作的人。而琼恩想要攻打临冬城,以他自己可能筹集起来的兵力,即使做到了,也会是一场惨胜。但如果有小指头和谷底军队的帮助,也许就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在这个时候,珊莎在其中的牵线搭桥,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反对琼恩的想法,对琼恩和战争最后的胜利都是必不可少的。




弥林&龙母:
提利昂宣布,奴隶主蓄奴的制度7年不变!
但弥林的剧情其实还是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这种通过妥协来维稳的做法,上一季丹妮莉丝就已经通过联姻做过了。而这一集因为妥协而失去奴隶信任的剧情,也和上一季丹妮选择处死奴隶领袖的后果差不多。
如果提利昂仅仅是配套几个性工作者就能把这件事办成,那么这个世界的规则也太简单了。他也许也是在为龙母争取时间罢了。

推倒几个火盆然后杀死所有的卡奥是有点离谱……但是!
丹妮从烈火中走出的画面太壮丽了!
书中也许不会这么安排,达里奥和乔拉两个人怎么能提前做到那么多准备工作很难说过去。而作者马丁也曾明确表示坦格利安家族并是天然防火,丹妮在第一季中的浴火而生是龙种、血魔法等的综合作用。而这次显然这两项都不具备。
但对一部电视剧来说,这种安排会让视听效果更震撼。而龙母演员艾米丽·克拉克自身并非顶级的演技也可以被弥补。剧组没有做黑龙卓耿的特效省下来的经费,也可以更好地投入到第六季末的六军之战中。
但更重要的是,丹妮莉丝这次不是被黑龙卓耿所拯救的。她从烈火中走出,让十万多斯拉克人臣服,一夜之间一统多斯拉克海,不再是靠她那一堆空虚的头衔和巨龙的威慑,就像我们在第六季第一集的评论中说到的,丹妮拥有统治者的魅力,虽然在这一刻,这种魅力依然是“神格”的,也显然比威慑力要可贵得多。

当然,这一段也不是没有槽点的,比如:
杀人如麻的卡奥们,难道没有一个人想要冲上去带着丹妮一起死?
这一点编剧倒是有所回答:丹妮利用火焰形成了一条“火线”,防止了所有卡奥的攻击。
这个解释实在有点强行,毕竟这一点在剧中并没有明确地表现出来。
还有一个槽点是:
后面那群人又没看见龙母,他们忙着给着火的帐篷跪什么!
好几位朋友评论表示人群应该是呈扇形依次跪下的。也的确说得过去,算不上硬伤。

乔拉身体似乎已经僵硬得需要扔沙子打架的地步了。我想在本季之内,乔拉将为丹妮献出自己的生命,而地点很可能会是奴隶湾。根据流言,第六季结束之后,最后的两季将分别只有七集。如果真是这样,丹妮很可能在这一季的末尾开始前往维斯特洛的征途。也许出发之前奴隶湾的尘埃落定,会与乔拉的牺牲有不小的关系。
我太喜欢这个角色了。他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丹妮,亲历她的起起落落,也见证她不断强大和成长,只有在他望着丹妮的眼神里,能看到丹妮是人而不是神的光芒,这种眼神在灰虫子和弥桑黛身上是看不到的。如果要死去,他配得上一个有决定意义的牺牲。




君临:好无聊
长达十三分钟的君临线是本集最让人昏昏欲睡的地方。这一季四集里发生的内容,其实只需要两集就可以讲完。而詹姆这个角色也被这段剧情浪费了(希望后面他率领高庭大军时会给我们惊喜)。

不过君临的血雨腥风,可能比我们之前想象的更猛烈一些。之前我们以为的,是瑟曦和詹姆以及他们的军队直接攻击教堂和极端分子。
而现在,提利尔家族的队伍会进军君临,他们似乎要面对的,也不只是大麻雀和他的打手们,还可能有整个君临的贫民阶级,而贫民的反抗,又必然是针对君临整个贵族阶级的。
这可能不是血染教堂,而是血染君临。史坦尼斯之前费劲千辛万苦没能攻破的君临,如今却可能在内部崩塌。
这样一场军事行动,即使有荆棘女王和凯冯·兰尼斯特坐镇,也不可能没有附带伤亡。
当托曼问瑟曦:“你不喜欢玛格丽,是吧?”的时候,瑟曦回答:“我是否喜欢她无关紧要”。但接下来她说的不是母亲式的:“我爱你,你爱她就足够了”,而是:“玛格丽是王后,王后要有尊严,国王更是这样”。
这说明对待玛格丽时,瑟曦并不从对托曼的爱的角度出发。她至少是不在乎洛拉斯、玛格丽和兰塞尔的死活,她甚至痛恨这三个人。而她还拥有刺杀执行力极强的罗勃·斯壮。下一个死去的重要角色,很可能在那三位之间产生。而荆棘女王一旦失去孙子或者孙女,也不会善罢甘休,这场战争之后君临的动荡,也值得人期待。

而瑟曦自己的地位,就一定很稳固吗?显然不是的。这一集中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就是连阿谀奉承的大学士派席尔都敢于在托曼的面前和瑟曦争辩。这无疑意味着经历了被囚禁,示众和软禁之后,即使依然贵为太后,整个官僚和贵族系统对瑟曦的尊重也大大减少了。而瑟曦也逐渐失去了家族的支持,尽管计划着一场不小的复仇,她依然是一个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

对了,凯冯·兰尼斯特的演员,选的真的很棒。你会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他拥有不输泰温的智慧和权谋,但又却少了泰温的枭雄式的霸气。和书中可以用大量章节表明这点不同,电视剧演员必须要在几分钟之让观众感受到这点。而他的确做到了。
这让我不由地想到总有人说的中国人需要拍出自己的《权利的游戏》。如果真要拍的话,估计需要用光我们国家的老戏骨才够吧?



下集预告中的信息
下一集的名字叫做《门》(The Door)。不过上一集的“违誓之人”和这一集的“陌客之书”基本证明了我们纠结每一集的题目没什么意义。
本集有人抱怨布兰线没有出现,其实 HBO 早就在下集的简介中透露过了。这是下一集的简介:

Tyrion seeks a strange ally; Bran learns a great deal; Brienne goes on a mission; Arya gets a chance to prove herself.
提利昂在寻求一个奇怪的盟友;布兰学到了很多;布蕾妮得到了一个人物;艾莉亚得到了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其中,布兰线中的情节最令人期待。他到底学会了什么?是极乐塔里的真相,还是阿多不能说话的原因?
布兰发现自己面对着一支异鬼大军:
而在洞中的弥拉则疯狂地试图摇醒布兰。镜头一转,布兰发现自己旁边站的竟然是:夜王!
夜王是异鬼中一个重要且神秘的角色。他似乎是异鬼的领袖,指尖一点,就会让婴儿变成异鬼。他双手抬起,刚刚被杀死的人就会站起来变成尸鬼。但他的穿着,则像极了守夜人。关于他的身份,则一直有着纷乱的猜测(书中传说是第13任守夜人指挥官)。
这个镜头给我留下了太多想象的空间,夜王的身份会被揭示吗?还是布兰会学到击败异鬼的方法?

提利昂的盟友,在很久之前发布的第六季预告里就曾出现过,是另一个红祭祀:
她对瓦里斯和提利昂说道:“情报/知识让你强大,但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权力的游戏》的奇幻色彩,似乎越来越浓了。

布蕾妮的任务,很可能是前往河间联合珊莎母亲徒利家的剩余势力。如果真像我们在前面所说的,小指头见到了珊莎,他很可能会建议珊莎联合她在河间地的亲信。徒利家没有被灭门,黑鱼大人在红色婚礼上逃走,而艾德慕·徒利也还活着。弗雷家很可能也因为卢斯·波顿妻子瓦尔妲·弗雷的意外死亡而不选择支持拉姆斯(目前看没有一个人相信卢斯·波顿是被敌人毒死的……而瓦尔妲尸骨无存这个事实更难掩盖)。

艾莉亚证明自己的机会,会是什么呢?可以猜到,这一定不会是个简单轻松的任务。如果这个任务是去刺杀因为死里逃生而欠无面神一条性命的猎狗,艾莉亚的选择一定会非常痛苦。根据很多人的推测,她上一集喝下毒药不死反而复明,是因为她已经变成了 no one,如果她不能狠心完成任务,再次成为一个有感受的人,毒药会不会再次发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