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我有时会想象乔治·R·R·马丁的沮丧:《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总评(中)

2016-09-02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Kill the boy, Jon Snow. Winter is almost upon us. 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

杀死心中的男孩,琼恩·雪诺,因为凛冬将至。杀死心中的男孩,承担男人的责任。

《魔龙的狂舞》第七章,琼恩II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6。今天我们会继续颁发首届“金渡鸦奖”,也会聊聊关于马丁《冰与火之歌》的写作。如果你已经追完第六季,那么本文无剧透。


在阅读本文之前,如果你还没有看第六季总评的(上),请点击:冬天近在眼前:《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总评(上)。你也可以和我一起用五十多个瞬间串联起第六季:《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的52个瞬间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公众号,欢迎你关注我。在没有《权力的游戏》可看的日子里,我会在这里每周发布一篇关于它的文章,我也会向你推荐我喜欢的美剧、电影以及一切和流行文化有关的东西。有时我也会在写写自己关心的人和事。



最佳道具:瑟曦的王冠

负责《权力的游戏》前五季服饰的 Michele Clapton 在第五季后已经基本离开了剧组,第六季她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其中就包括“凛冽的寒风”一集中瑟曦在登基典礼上佩戴的王冠。而 Clapton 也表示,这是她设计过的最好的王冠。

瑟曦头上的这顶王冠,被设计成了银色的,这和她那集中金属感很强的衣服如出一辙。这顶王冠上不再有拜拉席恩家族的特征:前几任国王王冠上的雄鹿元素彻底被抹去。

在王冠正面的最中间,有一个抽象的狮子的图案。书中的瑟曦,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泰温的接班人。“王冠上狮子鬃毛的设计代表了铁王座,代表了瑟曦的欲望。她已经将一切据为己有,她已经重生了。”Clapton 如是说。

最近几季随着预算的提升,剧组在道具方面愈发用心。也许你并不能很直观地感受到这点,但如果回头去看第一季,会发现那个经费不足时代的服饰道具都有些寒酸。比如女性角色们有时的假发,现在看简直闹心。

珠宝也一直是是《权力的游戏》中一个重要的元素。此前的几季里,多恩送给瑟曦叼着弥赛拉项链的蛇头,让瑟曦认定弥赛拉处于危险之中。紫色婚礼上珊莎的项链(书中是她的发网)是乔弗里被毒杀的关键。


第六季一开始,梅丽珊卓摘下的红宝石项链,就成了本季开篇最大的话题点。丹妮在被多斯拉克人发现之前丢下的戒指,帮助乔拉和达里奥找到了她。戴佛斯从她交给席琳的鹿玩偶那里发现了席琳被烧死的真相。在最后一集中,托曼前往教堂前戴上的那串项链也十分夺目。

最终我将这座奖杯颁给了瑟曦头上的那顶王冠,在那场瑟曦没有一句台词的戏中,这顶王冠和瑟曦那身黑色的衣服,让我们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冰冷的,铁血的,残酷的王朝。巧的是,第十集“凌冽的寒风”,也是第六季中唯一提名本届艾美奖“最佳服饰奖”的一集。

最差道具:冰原狼“毛毛狗”的头

《权力的游戏》服装与道具的精美,让很多观众难以相信,这个显然小于正常冰原狼尺寸的狼头,只是剧组的一个低级错误。因此,无数观众产生了“安柏家不是真的背叛”的猜想。

这其实不是一个小错误,控制和引导观众的期待,是拍摄电视剧和电影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因为你只有控制了观众的期待,才可以在高潮中给他们惊喜。在事关“私生子大战”这条极其重要的剧情线的细节上,犯下这样一个错误,会让很多观众在观看那场战役时一直为“安柏怎么还不反水”分心,从而使得他们的观剧体验大大降低。

不妨多说一句,我认为在剧中安排原著里史塔克死忠的安柏家族出卖瑞肯,不算是什么"崩坏"的设定。相反,这是个“聪明”的做法。

如果你是仔细看剧的观众,你会记得第一季中前两个向罗柏高喊“北境之王”的,正是卡史塔克和安柏(而席恩是第三个)。

而他们对史塔克家族的带头背叛,像极了有句话说的:凯撒知道,将庞培的头颅装在锦盒中献给他的人,也会将他的头颅献给别人。

而如果你是占绝大多数的,每周看一集并不深究的观众,这样的设定也是合理的。因为大部分观众是健忘的,剧中一定要出现尽量少的人物。而瑞卡德·卡史塔克被罗柏斩首,大琼恩·安柏曾被冰原狼“灰风”咬掉指头。他们也许是除了史塔克和波顿之外,观众唯一熟悉的两个北方家族了。

上一篇文章中,曾有朋友留言提议,将最差道具奖颁给提利昂的女王之手胸针。但这枚胸针,其实是我心中第十集除了瑟曦的王冠之外的最佳道具。

提利昂的胸针,被特意设计成银色,而不是传统的金色,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坦格利安们的银发紫眸。它也和同一集中科本的金色女王之手胸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瑟曦使用金属感的王冠让她显得更加冰冷残酷,那么丹妮莉丝拿出的银色胸针则意味着,提利昂并不会只是传统的国王帐下唯命是从的首相,他会拥有这更高的地位,获得更大的信任。当然,这可能也意味着,丹妮和瑟曦是有一些相同点的。

虽然我们颁出了最差道具奖,但不得不说的是,道具组依然完成了几乎难以复制的工作。无论是服装,珠宝还是器皿,都称得上美轮美奂。

特别奖:圣狗子最想要的道具

除了颜色迷人的红酒之外,我最想要的,一定是剧组设计的那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盔甲。

剧组根据家族和地域的特点,设计了十多种不同的战甲,它们也借鉴了从东方到西方的各种元素。

兰尼斯特家族的“板甲”风格的盔甲使用了日式战甲的设计,徒利家族的鳞甲充分很容易就会让人想起他们的鱼图腾,布蕾妮的铁甲散发着骑士的光辉,雅拉穿上葛雷乔伊家族的水手战服英姿飒爽,而守夜人们的黑袍让人很容易感到长城的深沉。

我经常想,要是我能随便穿上其中的一件,站在动漫大会或者首映礼上,都会气场十足吧。当然了,佛雷家的除外……


以后有时间专门写一篇文章聊聊《权力的游戏》中的盔甲吧。



这次的“金渡鸦”奖先颁到这里,如果你希望在第六季总评(下)中看到其他的奖项。请留言告诉我。

接下来我们该正式地聊聊第六季了。

关于第六季,似乎有太多的批评,但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来自对剧集制作和原著的缺乏了解。就像我在上部中提到的,黑鱼之死没有动作场景,并不是导演偷懒,而是扮演他的演员已经70岁了。

还有很多批评,都集中在了对原著的背叛和过分简化。“崩了”这个词一时间成为很多论坛与社区的常用语。但在进行这种批评前,如果不了解马丁老爷子的原著写作,那么这些批评就和对黑鱼之死的批评一样没意思。今天,我会告诉你一些关于《冰与火之歌》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我有时会想象马丁的沮丧

我深知伸手党的可耻(前段时间你们不会骂骂咧咧地要更新简直让我感动),因此马丁的小说写得不管多慢,我对原著的态度都像他说的:“该写完的时候就写完了”。
但这一季节播完之后,我会难免站在一个创作者的视角,想象马丁的遗憾和沮丧。

短短这一季,揭晓了书迷们讨论了很多年的几大悬念:琼恩复活,R+l=J,Hodor 身份,掘墓人/猎狗理论,冷手/班扬理论,“北方大阴谋”(The Grand Northern Conspiracy,指北方的几大领主在暗中将琼恩推上北境之王的位置),以及被证伪的“克里冈之战”(The Clegane Bowl,指克里冈兄弟猎狗与魔山在瑟曦的比武审判上对决)等。
尽管原著的魅力,从来就不仅仅是这些高潮和转折。马丁在其间发展的支线,对细节的填充,那些大段颇有美感的文字,那些精彩的对话和心理描写,都是电视剧不能取代的。
但换做任何一位作者,在自己的作品完成之前就被读者知晓大量的重要信息,总会感受到一种艺术上的沮丧感。
所以现在剧集进度超越原著,何止是两位制片人不愿看到的,也是马丁不愿看到的。

“也许我该去当个水管工”

几个月前,乔治·R·R·马丁和著名作家史蒂芬·金见过一面。

图片来自史蒂芬·金的脸书主页。有条评论说:小心点啊史蒂芬,这家伙喜欢杀死 King(马丁喜欢杀国王,而史蒂芬·金的英文名就是 Stephen King)。

史蒂芬·金42年写了55本书,而乔治在同样的时间内写了32本。在“不拖稿”这件事上,史蒂芬·金老师很有发言权。

乔治问他:“你特么怎么写得那么快的?我有时很顺利地写上六个月,整出来三个章节,结果与此同时你写了三本书!”
史蒂芬回答说,他几乎每天写作,而且要求自己每天写6页。
乔治被这个回答震住了,他说:“你总是能写出来6页?你永远都不会‘便秘’?你永远不会起床,查完信箱,然后想:‘也许我没什么天赋,我应该去当个水管工’?”
George asked him "How the fuck do you write so fast? I have a good six months and crank out 3 chapters, meanwhile you wrote 3 books in that time!"Stephen answered that he writes almost every day and demands 6 pages a day from him self. [sic] George was amazed by that.He replied "You always get six pages? You never get constipated? You never get up and go get the mail, and think 'Maybe I don't have any talent and should have been a plumber?'"

几个月之后的8月1号。在《权力的游戏》出版20周年的纪念日,乔治在自己的博客上透露,自己依然在写卷六。

可是二十年后,我在这里……依然在写第六本书……(还有呀对不起,对这事我没有任何消息要公布)。

But here I am, twenty years later... still working on book six... ((and no, sorry, I have no announcement to make on that front)).


马丁的五年计划

乔治·R·R·马丁原本的写作计划,是第四本书的开头,将会直接从第三本书《冰雨的风暴》结尾的五年后写起。在这五年间,布兰和艾莉亚将会学会自己该学的技能。但在第四本书的写作开始之后,他逐渐地发现了这个计划的困难,因为五年的时间跳跃会让他不可避免地插入过多的回忆和大段解释。而诸如詹姆、布蕾妮这些成年角色在这五年间将无处安放。最终他推翻了这个已经准备了很多年的计划,卷四《群鸦的盛宴》就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来源:The Citadel: FAQ



什么样子呢?要知道,卷三《冰雨的风暴》发表于2000年,在那本书结尾处,提利昂已经杀死泰温逃出了君临,琼恩已经在黑城堡击败了野人的攻击,而史坦尼斯也已经来到长城,丹妮莉丝在那本书的结尾决定留在弥林统治。然而这些观众最喜欢的角色们,在第四本书中都完全没有登场!取而代之的,是大量铁群岛和多恩的章节。甚至是道朗亲王侍卫阿里欧·何塔的 POV。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是一个在2000年看完了《冰雨的风暴》的读者,你要等上11年,在2011年《魔龙的狂舞》出版时,才能再次看到丹妮莉丝和琼恩,才能知道杀死泰温逃走的提利昂究竟怎么样了。

比起大部分人心中的最佳《冰雨的风暴》,卷四的叙事进度似乎在卷三的高潮之后大大减缓了。在很多(不是所有)读者心中,卷四中多恩的剧情线在结尾处道朗亲王说出“血与火”之前,显得有些冗长。而卷四中文字的质感,也和前三卷有所不同。虽然它用了大量篇幅介绍了马泰尔家族和葛雷乔伊家族,但读者们在阅读卷四之后对他们的感情,依然不能和阅读过卷一后对史塔克和兰尼斯特们的感情相提并论。

已出版的五本书里,卷四是评分最低的一本。而卷五《魔龙的狂舞》是大部分读者评分的第四名。

这当然不是对《群鸦的盛宴》的绝对贬低,因为即使是五本书中评分最低的,它依然能完爆大量奇幻作品。就像《权力的游戏》第五季虽然被广泛认为是六季里最不好看的一季,但放在美剧的世界里,也绝对是一季优秀的电视剧(甚至拿了艾美奖)。

更何况在卷三集中了红色婚礼,紫色婚礼,红毒蛇魔山决斗这些波澜壮阔的高潮之后。《冰与火之歌》像是刚刚经历了第一幕高潮的舞台剧,而卷四其实是第二幕的铺垫和开始。读者评分的偏低,也许反映的是他们的期待值,而不是小说绝对的质量。

卷四和卷五也有很多优点,卷四中詹姆的河间线,让他一跃成为最受欢迎的角色。而卷四中瑟曦的章节同样很精彩。卷五中以曼德勒线为代表的“北方大阴谋”,也是书中的亮点。此外,卷四对冰与火世界的构筑也意义非凡,它填充了大量的历史细节,是冰与火世界构建中最重要的一本书。甚至可以说,卷四和卷五其实是一本很厚很厚的书的两部分。

修改写作计划对很多小说家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也许放弃五年计划,会让《冰与火之歌》成为一部更伟大的作品。



老爷子还有一个失算的地方,就是后面两卷的写作时间。

之前他曾自信地表示自己的后两本书会比耗时六年的第五本短得多,并且认为会在三年之内完成第六本的创作。毕竟他在六年前的2010年7月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五个章节100页的创作。

这也和两位制片人决定改编作品的计划类似。按照他们的设想,卷六会在2014或是2015年发布,而最后一本书可以分为两季来拍,这样也会赶上卷七初稿的完成。这也就是为什么很早之前,《权力的游戏》的两位制片人就计划好要拍75个小时内容的原因。

写小说是一件可以慢慢磨砺的事。塞林格说,艺术家唯一的宗旨就是追求完美,而这种完美只需要对他自己负责,不需要迎合其他人的看法。因此读者等多久的时间,马丁并不需要负责。

但他显然对两位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自己编的制片人有一丝歉意。毕竟电视剧是有制作和播出规律的,是不能慢慢磨砺的。马丁曾不止一次地支持过两人的工作。因为他知道,两位制片人现在所做的事情,并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最近两本书的拖延,和五年跳跃计划的失败有直接的关系。

马丁解释后面的书会很容易的时候,常常用到的一个理由是:最难的部分是让所有人移动到他们该到的地方。

随着五年跳跃计划的失败,卷四卷五中大量支线的引入,这个“让所有人移动到他们该到的地方”的工程难度,再次大大增加了,需要“移动”的人数难以想象。而很多此前被搁置的角色会对剧情的推动和帮助也越来越模糊,比如劳勃国王的私生子,比如书中还活着的黑鱼。我相信马丁一定会妥善安排好每一条剧情线,但只要想想,其中的难度依然令我望而生畏。

马丁是一个伟大的搭建者,他构想出的冰与火的世界的复杂与宏达,甚至会让托尔金的中土世界稍显逊色(虽然托尔金是开山鼻祖),堪称当时无二的头号奇幻 IP。他书里漂亮的句子也胜过大部分魔幻作品。编剧出身的他写出的对白也永远让人拍案叫绝。但对整个故事的计划与安排,显然不是他的强项。因为即使是做编剧期间,他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做一名 writer,而不是主创编剧 creator。

我们爱马丁,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愿意更认真和坦白地去思考他的写作。



而当我们了解了他的写作,也就能更好地在第六季总评(下)中去评价第六季了。

欢迎关注我,尤其如果你已经读到了最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