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1:欢迎来北方

2017-01-22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那么让我给你一点建议吧,私生子小弟。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用它来武装自己,这样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Let me give you some advice, bastard. Never forget what you are. The rest of the world will not. Wear it like armor. And it can never be used to hurt you.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2,我是圣狗子。从本周开始,我们将重新观看《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无剧透版,将只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1的内容,而剧透版则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And now our watch begins.

直到今天为止,这依然是全剧信息量最大的一集。编剧和导演在60分钟里为观众呈现一个全新世界的面貌。第一次看的人也因此很容易被潮水般涌来的信息弄得不知所措。

开篇不到三十秒,沉默而磅礴的绝境长城就这样出现在画面中。《冰与火之歌》出版十几年来,读者们对这个在小说中被频繁提及的宏伟建筑的细节如数家珍。如今终它于被以一种几乎完美的方式实现,难怪很多读者在预告片中看到这一幕时就激动不已。

据说,当导演 Tim Van Patten 在筹备会议上向剧组展示这一幕的拍摄计划时,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掌声。

塞外野人的尸体被异鬼摆出了一个特殊的图案。从一开始,小说的作者乔治·R·R·马丁就在试图告诉你,异鬼并不是欧美文学中的丧尸,他们有智力,比丧尸可怕得多。

开场曲响起。直到今天,这依然是电视史上最好的开场动画。镜头跨越维斯特洛大陆,从首都君临城越过临冬城,一直到长城下的黑城堡,还跨过狭海,直到厄索斯大陆的潘托斯。期间还穿插了维斯特洛的历史,即使说它是一个单独的短片也不为过。


两位制片人说,在第一次阅读原著时,他们就有了两个梦寐以求的演员,分别是提利昂·兰尼斯特的扮演者 Peter Dinklage,和奈德·史塔克的扮演者 Sean Bean。剧组也很幸运地同时邀请到了他们。在开场动画里,他们的名字分别被放在了一前一后两个最重要的位置。

如果没有这两位,我们也很难想象今天的《权力的游戏》会是什么样的。


为了尽可能多地让你了解这个世界,第一季第一集的台词里几乎没有一句废话,也没有一场戏是多余的。

临冬城里练箭的一幕充满温馨。你看得出史塔克家孩子们之间亲密的关系。也会从布兰那位黑发的哥哥(这时你还不知道他叫琼恩)说的“父亲在看,还有你母亲”那里知道他们同父异母的关系。

琼恩在这个家庭里的尴尬处境,在每一秒都无比宝贵的第一集里被着力描绘。比如奈德离开后,布兰母亲凯特琳充满敌意地看着琼恩。

当琼恩发现那只白色的冰原狼时,另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席恩·葛雷乔伊)也嘲笑他与狼都是杂种。迎接国王时,他没有能和史塔克家的孩子们一起站在最前面。在他和班扬叔叔的对话中,我们终于知道他是个私生子。

但我们也能看得出,他依然和史塔克家其他几个孩子一起练习,他和布兰就像是最亲的兄弟关系,奈德在行刑和打猎时也会带着他,奈德的弟弟班扬也会和他热烈地拥抱。琼恩·雪诺这个不配姓史塔克的私生子,在大部分时候,都在被很多人像对待一个史塔克一样对待着。


在第一集拍摄之前,《权力的游戏》剧组其实还曾拍摄了一集内部试播集,那集的导演还不是 Tim Van Patten试播集却被认为是一场“灾难”。最终我们看到的第一集,重拍了大部分的镜头。而试播集的视频资料至今也没有被放出。

试播集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大部分人在看完之后,依然不知道王后瑟曦·兰尼斯特和御林护卫詹姆·兰尼斯特是姐弟。

因此,在后来重新拍摄的好几场戏中,导演都刻意在台词中增加“弟弟”、“姐姐”这样的词语提醒你他们的关系(毕竟一般很少有人会这样说话)。

连艾莉亚都当了一次旁白解说员。

在君临教堂中躺着的琼恩·艾林,是此前的国王之手,也是对奈德和劳勃国王如同父亲一般的人。他是由已经被封为爵士头衔的 John Standing 扮演的。但这位爵爷在整部剧中连眼睛都没机会露。其实他拍了不止这些戏份。但都在试播集后被剪掉了。

试播集另一场被删掉的戏,本来会让你更能了解史塔克家族的故事。那场戏发生在十几年前,奈德的父亲瑞卡德·史塔克奉国王的旨意来到君临,却和自己的大儿子,奈德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一起被那个著名的“疯王”杀害。

这件事带给了史塔克家族深重的伤害,因此再次奉国王旨意去首都,并不是升职那么简单的事。

这场戏最终只流出几张照片,包括下面这张。

在试播集中,席恩·葛雷乔伊的演员还没有为了角色而染发。凯特琳·徒利的演员也和现在不一样。

由于翻拍了太多的镜头,在最终第一集的片尾中,甚至都没有提到试播集导演 Tom McCarthy 的名字。他本人也从此对电视心灰意冷,开始了电影导演生涯,然后在2015年拍出了一部叫做《聚焦》的电影,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影片。

制片人告诉我们,这一幕里几位演员其实在故意秀腹肌。毕竟剪个头发实在是没有必要脱掉上半身的衣服。

国王亲自来到遥远北方的临冬城,这是很久都没有发生的事。我们很容易就看得出国王劳勃与奈德情同手足。但他们也有九年没有见面。而那个和奈德一起率军推翻疯王统治的英雄,现在连下马都不方便了。

劳勃来不及休息就来到了地窖里奈德的妹妹墓前。他依然深爱着奈德的妹妹。而从他们的对话里,你也听得出奈德妹妹之死与此前的王族,坦格利安家族有关。

劳勃说坦格利安还没有被赶尽杀绝,这时画面一转,我们就来到了潘托斯,见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这位前朝的公主,她已经和自己的哥哥流亡到了另一片大陆。

Emelia Clarke 在这时候还远不是个好演员,但至少这一幕里,她和自己的角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看上去空虚极了,好像失去了灵魂。

和她一样和角色完美融合的,还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丈夫卡奥卓戈的演员 Jason Momoa。

而潘托斯富商总督伊利里欧的演员,也在重新拍摄第一集的过程中被更换了。之前的演员外形也许并不是很差,可是这顶帽子实在是奇怪了一点。

要是愿意戴那顶帽子,伊利里欧的智商一定不足以让他说出如此圆滑世故的话。


在临冬城的宴会上,三个兰尼斯特都有了定义自己角色的戏份。虽然有文章开头提利昂说给琼恩的那段精彩的话,但詹姆来到奈德面前挑衅,以及瑟曦对珊莎过于直接的提问,都会让你觉得兰尼斯特和友善无关。

观众刚刚了解了兰尼斯特,奈德就和凯特琳发现了自己父亲般的琼恩·艾林其实是被兰尼斯特家族杀害的消息。

这让前往君临的抉择显得更加困难。而此时辩论中的鲁温学士和凯特琳,就像就像我们小学作文写到的心理斗争时的懒惰小人和勤奋小人,站在奈德的肩膀上争论不休。

在书中,前往君临的选择显得更加困难。兰尼斯特家族的权势,以及他们与史塔克家族的对立更加突出。但如果拒绝,也是置劳勃于危险中不顾。而临冬城到君临的千山万水带来的阻隔,也让凯特琳无法割舍奈德。

一个月的漫长距离对于他们来说,会是很多年见不了几面的分居。奈德会带走布兰、艾莉亚和珊莎,凯特从此可能若干年都见不了自己的孩子一面。凯特甚至不喜欢北方,她一直怀念自己的故乡奔流城。临冬城对她的意义,本来就只有家人而已。

凯特琳很清楚他说的是实话,但她的痛苦却并未因此而稍减。眼看着她就要失去他们全部:奈德、两个女儿,还有她最疼惜的心肝宝贝布兰,只剩下罗柏和瑞肯。此刻的她已感寂寞,临冬城毕竟是个很大的地方啊。“那就别让他靠墙太近,”她勇敢地说,“你知道布兰最爱爬上爬下。”


也许悲剧早就被写好了。


看他
为爱情做了什么。

虽然放在当年,《权力的游戏》的投资已经足以俯视所有电视剧。但很多经费的限制依然是显而易见的。

比如瑟曦的马车,在原著中是由四十匹马拉的,到电视剧里只有可怜的两匹。

布兰在坠落时和爬墙时的特效,看上去也不够真实。

原著中的临冬城并不是一座孤城,它城外的一排避冬集市在剧中也被彻底省略了。

但S1E01在今天看来,依然是电视剧第一集的标杆。导演想一个一毛不拔的人一样把60分钟的每一秒都当做金子来利用,北境、凛冬、异鬼的概念被引出,兰尼斯特、史塔克、坦格利安三个家族被介绍,充满荣誉感的奈德,荒蛮尚武的多斯拉克,乱伦的王后,空虚无助的流浪公主,睿智的矮人,忧伤的私生子,美好的临冬城都被呈现在了我们眼前。太多的信息可能会让你眼花缭乱。但相信我,这段旅程最陌生的部分已经结束,而我们的守望才刚刚开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