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1 剧透评论:凛冬将至

2017-01-22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2,我是圣狗子。从本周开始,我们将重新观看《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剧透版,将会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AND NOW OUR WATCH BEGINS.

“您有五个孩子,”琼恩回答,“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冰原狼又是你们的家徽,大人,您的孩子们注定要拥有这些小狼。”

布兰看到父亲的脸色转变,其他人则交换眼神,就在那一刻,他全身心地爱着琼恩。虽然他只有七岁,布兰仍很清楚自己的私生子哥哥这样做所代表的意义:他是把自己排除在父亲的子嗣之外,才会刚好凑成数的。他把两个女孩算了进去,甚至连襁褓中的小瑞肯也有分,却独独没有算冠着雪诺这个私生子姓氏的自己。

当我们终于知道了琼恩的身世之后,再体会奈德这一刻的心情,一定是五味陈杂的。年幼的布兰尚且感受得到琼恩的无私,奈德看着自己妹妹的儿子就这样贴心地将自己置于所有人之后,不知会有多骄傲和心疼。

你也可以感受到布兰与琼恩亲密的关系。史塔克家的孩子里除了珊莎,没有人会说琼恩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

史塔克家族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只有这一集。但导演和编剧用这些时间,就让每个观众都感受到了他们在一起时的幸福与温暖。

而在经历了六季之后再看这些,我们也会更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所失去的一切究竟有多宝贵。


看第一集时另一个感受,就是角色们后来的改变。

比如,我差点忘了,第一集时乔弗里还曾风度翩翩,简直是青少年角色中的性感担当。

而那时的珊莎还是个纯粹的傻白甜。

不知罗柏,连阿多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

珊莎想成为公主和王后,布兰想成为骑士,琼恩想加入守夜人,成为叔叔一样的首席游骑兵。他们的愿望,也许都不会实现了。


第五季里,回到临冬城的珊莎来到地窖,在莱安娜的石像前发现一片羽毛。

那片羽毛,正是劳勃在这一集放在莱安娜手上的。

如果羽毛也有意识,它会记得在这里国王任命奈德为首相,它会记得瑞肯常常一个人带着毛毛狗来到地窖里,它会记得布兰在这里向欧莎介绍每个石像的故事和名字,会记得很久之后出现在这里的珊莎和小指头,它还会看到琼恩穿着像极了奈德的衣服,在这里安葬瑞肯。


对于急着要加入守夜人的琼恩,班扬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让人心生疑问:班扬·史塔克究竟知道琼恩的真实身份吗?

班扬加入守夜人一直是很多读者不能理解决定。因为在布兰登被杀害后,他已经是临冬城仅次于奈德的继承人,按照奈德对二儿子布兰的安排,班扬也应该去一座城堡做主人。奈德也理应有一个兄弟做封臣来支持自己。

班扬和自己的姐姐莱安娜·史塔克的关系一直很亲近。莱安娜初识雷加·坦格利安的赫伦堡比武大会上,曾出现过一个“笑面树骑士”。这位瘦小的骑士穿着不合体的盔甲,击败了三位对手。疯王命令他摘下头盔,但是第二天笑面树骑士却不见踪影,疯王命令雷加去追,结果只找到一面挂在树上的彩绘盾牌。

很多人认为,“笑面树骑士”骑士就是莱安娜,而帮她准备盾牌的很可能是班扬。比武大会的宴会上,雷加唱了一首悲伤而动听的歌曲,平时雷厉风行的莱安娜都为此流泪。班扬在一边嘲笑她,她还把酒倒在了班扬头上。

如果除了霍兰·黎德和奈德外,还有一个人知道雷加与莱安娜相爱,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班扬。所以,有人认为班扬了解蕾安娜被“绑架”的真相,甚至帮助了莱安娜与雷加·坦格利安私奔。而最终他父亲、长兄甚至莱安娜的死亡也让班扬被负罪感纠缠,并最终选择了加入守夜人。

即使以上的猜测都不成立。以他对莱安娜、奈德以及雷加的了解,班扬依然有可能知道琼恩的身世。而他和琼恩的亲密无间,也因此变得多了几分沉重。

琼恩一直想要找到班扬,并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琼恩还有机会见到班扬吗?书中的班扬曾带着山姆回到长城脚下,也陪着布兰来到三眼乌鸦的山洞里,剧中他拯救了危难中的布兰,他还会孤独地骑着马在塞外一直行走下去。即使他们不再相见,他们所做的一切,依然将两个人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


在迎接国王驾到时,马僮阿多莫名奇妙地站在了第二排。要知道就连临冬城的教头罗德利克和鲁温学士也一样是站在第二排。在这样细致缜密的一集中,这个安排有些不符合逻辑。但这很可能是导演送给原著读者们的礼物,尤其是阿多正好站在布兰身后。

很多人也发现,在这一幕中被劳勃碰到的奈德、凯特琳、罗柏和瑞肯都死了。而没有被他碰到的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劳勃的“死亡之触”也因此得名。

像劳勃一样被开膛破肚死去的鹿,和像奈德一样留下六个孩子的冰原狼。是第一集里最沉重的隐喻。


在剪头发的时候,罗柏说琼恩爱极了自己头发。

而琼恩在剪头发时也痛苦极了。

也许编剧以为马丁杀死然后复活琼恩,只是为了让他无痛地剪个发吧。


开场出现的这位游骑兵领队,明显要比另一位年轻,他其实是谷地约恩·罗伊斯伯爵的儿子。

他本不该成为三人的领队,但因为他父亲的大名,杰奥·莫尔蒙还是做出了这个让他后来无比后悔的决定。

一般来说,只有北境贵族会以服务守夜人为荣。除了北境,只有这样罗伊斯伯爵这样始终穿着戎装,充满荣誉感的人才会让自己儿子加入守夜人的行列。

除了在卷一中几次被提及,罗伊斯的戏份一直要到第四本书中才开始变多。但却马丁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这样一个充满荣誉感到形象,并让他的儿子加入了守夜人来突出这个特点。也许只有拥有如此长远眼光的作者,才会写出小指头和瓦里斯这种提前领先别人很多布的谋略家的人


瑟曦: 我什么时候可以嫁给王子?

巫姬: 永远不会,你会嫁给国王。

瑟曦: 我会成为 queen,对吧?

巫姬: 是的,你会成为 Queen,直到另一个更年轻,更美丽的到来,她会推翻并夺取你珍爱的一切。


那段预言带给瑟曦的近乎于受迫害妄想症的疯狂,从这一刻就表现出来了。

也许她至今都不知道谁是那个夺走她王位的 Queen 是谁。


第六季最后,托曼从红堡跳下。很多朋友都曾在评论中提到,这一幕与詹姆将布兰推下的一幕相似极了。托曼和布兰年级相仿,托曼来到临冬城时,两个孩子还曾裹着厚厚的盔甲比武。

而这张恶搞的图片也幽默地对比了两个人的命运。


若干年后,丹妮要是能回顾这个画面,也许和很多妈妈第一次做产检的心情类似。

在第一次看这一集时,我以为丹妮走进滚烫的洗澡水只是在故意伤害自己,或是刺激麻木的心,以至于我只记得后来她没有被滚烫的龙蛋灼伤,而完全忘了这一幕早就在提醒我们她的不同。




但我们遵循古老的传统,史塔克家族的人体内仍流有‘先民’的血液,而我们相信判决死刑的人必须亲自动手。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致死。




判决死刑的人必须亲自动手。

奈德是个伟大的父亲,史塔克的孩子们都尊重了他嘱咐给布兰的这句话。我相信,在琼恩与罗柏年幼的时候,他也曾带着他们来到过行刑的现场吧。




S1E01里还有那些让你想到后来故事的瞬间?你又对这种重看第一季的形式有什么意见?在留言区里告诉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