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2:我要叫它夏天

2017-02-05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顾不上摔破的盆子,径自奔下楼梯,一边高喊:“他醒了!他醒了!他醒过来啦!”

……

等到哥哥罗柏三步并作两步跑上高塔,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房间时,冰原狼正舔着布兰的脸。

布兰抬起头,一脸安详地说:“我要叫它‘夏天’。”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3,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无剧透版,将只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2的内容,而剧透版则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跟随上一集的脚步,世界在被继续建立,空间在被进一步拓展。

奈德和王室成员们离开临冬城,来到了河间一代,丹妮莉丝也离开潘托斯进入了多斯拉克海,琼恩则是和班扬、提利昂一起向更寒冷的北方进军。

整个前往长城的路上,提利昂都在有意无意间让琼恩接受两个现实:其一,是守夜人这个在琼恩眼中神圣古老的团体,已经处于最低谷的时期;其二,就是无论奈德·史塔克如何爱你,在所有人眼中,你就是个没有继承权,无奈选择加入守夜人的私生子。

这时的琼恩,依然觉得守夜人的成员都是像班杨叔叔一样光荣的游骑兵,而且每当听到“私生子”三个字的时候,他也太容易生气了。

提利昂朝他嘿嘿一笑。“私生子,真有你的。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

那是大部分的人,”男孩道,“但不是你。

琼恩需要有坦然接受现实,然后在其中生存的勇气,也需要对别人的嘲笑毫不在意。在一个充满陌生人的险恶环境里,提利昂给了他最宝贵的东西。

在上一期的评论里,也有朋友提起了原著中的这一段话:

“小子,请记住,虽然全天下的侏儒都可能被视为私生子,私生子却不见得要被人视为侏儒。”说完,他转过身,驼着背返回宴会大厅,嘴里还哼起一首爱情小调。当他打开门的刹那,室内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清楚地洒在庭院中。就在那一瞬间,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身影宛如帝王般昂首挺立 

虽然凯特琳在布兰坠楼后就不愿履行自己的职责管理临冬城,把所有重任交给鲁温学士和尚未成年的罗柏,但在和刺客搏斗的这一幕里,她简直太伟大了。瓦雷利亚钢匕首锋利的刀刃顶着她的骨头,她的手可能再也无法正常弯曲,但她依然死死地将匕首攥在手里。她像一个普通母亲一样失去理智,但也像一个普通母亲一样为了孩子不顾一切。

随着数百年前“瓦雷利亚末日浩劫”的发生,瓦雷利亚钢的制作技术已经失传(有点像18世纪后失传的大马士革钢)。现在,即使是维斯特洛和厄索斯大陆上最好的铁匠,也仅仅只能重铸现有的瓦雷利亚钢,不能铸造新的。几乎每一把用瓦雷利亚钢打造的剑都被当做光荣古老家族的传家瑰宝。比如史塔克家族的祖传长剑“寒冰”。富庶如兰尼斯特家族,都没能买到一把瓦雷利亚钢剑。即使瓦雷利亚钢匕首比剑更常见,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拥有的武器。

在布兰坠落的塔楼里,凯特琳发现了一根金发。但这一幕里更重要的,是包括这座塔楼在内,临冬城的很多建筑物都已经荒废。鲁温学士也说,只是为了接待王室一行,就让史塔克家族的财政吃紧。北境虽大,其财力却远远不如南方。

当他走到门边时,她开口唤他。“琼恩”,她说。他实在就应该这么继续走下去,但她从没有用他的名字称呼过他。于是他转过身,发现她正盯着他的脸,仿佛这辈子第一次见到。

“什么?”他问。

“今天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她告诉他。说完她转身朝向布兰,痛哭流涕,全身上下都随之而猛烈抽搐。琼恩以前从没见她掉下一滴眼泪。

书中凯特琳对待琼恩的方式,比剧中更为残酷,在琼恩来见布兰最后一面时,她也会不依不饶地说出上面的话,以及“用不着你这没娘的野种可怜我”。

奈德一直待琼恩如同其他孩子一样,但凯特琳这个在所有人中都堪称模范的公爵夫人,却始终对琼恩充满怨恨。奈德离开临冬城前,觉得琼恩加入守夜人年纪还太小,但凯特琳坚持自己无法和琼恩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艾莉亚乍听之下满头雾水,但随即恍然大悟,她的反应就是这么迅捷。于是两人再度异口同声道:“缝衣针!”

记忆中她的笑声,在后来北行的漫长路上,始终温暖着他的心房。

对比起凯特琳对待琼恩的方式。观众们在这一集后喜欢艾莉亚不是没有理由的。在史塔克家里,她和琼恩也正好是最特殊,也最亲密无间的孩子。不管是罗柏、珊莎还是布兰,都在按照他们父母想要的样子成长,只有艾莉亚和琼恩在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比起这一集里神烦的珊莎,勇敢的、不想成为公主和大家闺秀的艾莉亚简直酷极了。更何况,她还揍了乔弗里。

上一集里没说几句话的王位第一继承人,在短短一集就成为了一个冷血、自私、满嘴谎话、懦弱又残忍的人。如果詹姆和瑟曦要为布兰的瘫痪负责,那么乔弗里一个人就造成了屠夫儿子和冰原狼淑女的被杀,还有冰原狼娜梅莉亚的“逃亡”。他也直接让这一集里揍了他的提利昂和艾丽娅成为了观众的最爱。

虽然第一集里布兰从塔楼坠下令人心惊肉跳,但前两集里最令人不适的,还是这一幕。

YouTube 上有无聊的闲人人把提利昂扇乔弗里耳光做成了循环十分钟的视频,而比他还要无聊的我把这段视频重新上传。希望大家不要嫌太短。

他带着眼底熊熊的怒火和耳际女儿悲泣的回音离开大厅,在拴狼的地方找到那头小冰原狼。奈德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淑女,”他试探着叫她的名字。从前他没怎么留心孩子们给小狼起的名字,如今这么一细看,立时便明白珊莎取得真是恰如其分。她是整窝狼里最娇小,最漂亮,也最柔顺服帖的一只。

上集里,奈德曾对布兰说过,“宣判死刑的人要亲自动手”,书中的奈德在劳勃下了命令之后,也曾要求过劳勃这么做。但劳勃就像剧中一样,一言不发地离开。这位曾经叱咤四海、无所畏惧的英雄,如今却也生活在兰尼斯特家族的阴影里。这位老朋友无疑会令奈德感到失望。

但夺取王位与治理王国,永远是两件不同的事。带冰原狼去君临,也的确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史塔克家族耿直带来的后果,从他们决定带上冰原狼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当然,瑟曦建议杀死淑女也只是为了给他们嘴里喂苍蝇。

书中的奈德杀死“淑女”时,用的是史塔克家族祖传的巨剑“寒冰”。由北境的公爵用祖传的兵器来行刑,算是对“淑女”最大的尊重。淑女死后,奈德安排了四个手下,将尸体送回临冬城并安葬。

“一路送回北方。”奈德重复。“那兰尼斯特女人休想得到这张狼皮。”

新的人物也在第二集中被正式介绍。尽管乔弗里甚至不愿意去看完病榻上昏迷的布兰,他的弟弟托曼和妹妹弥赛拉·拜拉席恩却能为布兰不会死而开心。

为了不让你因为提利昂而对一个家族产生好感,导演和编剧也反复提醒你:别忘了是詹姆·兰尼斯特将布兰推下了高塔。这一集里,他又走到即将前往绝境长城的琼恩面前,嘲弄他的勇气和理想。我们也从琼恩口中知道,是詹姆杀死了前任的国王(也就是丹妮莉丝的父亲)。

第二集也在继续讲述历史,奈德和劳勃在前往君临途中的对话,让这个本就世界变得更加盘织交错。

比如劳勃对丹妮莉丝和她的家族的痛恨,因为只爱过奈德的妹妹莱安娜。而雷加·坦格利安对莱安娜所做的一切,让劳勃想要杀死所有前朝王族的遗孤(更不用说还要维护自己王位的正统性)。就连还在襁褓中就被泰温·兰尼斯特的手下“魔山”杀害的雷加的孩子,劳勃也无动于衷。当而相比之下,即使坦格利安家族对史塔克们犯下的罪行“令人发指”,奈德也并不愿意杀死无辜的丹妮莉丝。

奈德没有故作惊讶。劳勃对坦格利安家族的恨意几近疯狂,他至今都还记忆犹新,当年泰温·兰尼斯特献上雷加妻儿们的尸体以示效忠时,两人所发生的激烈口角。奈德认为这是谋杀,劳勃却说是战争中难免的惨剧。当他辩称年幼的王子和公主与婴儿无异时,刚登上王位的劳勃应道:“我可没看到什么婴儿,只见到恶龙的孽种。”就连琼恩·艾林也无法平息那场纷争。艾德·史塔克当天便愤然拂袖而去,独自领兵前往南方打最后的一场仗。后来是因为莱安娜的死,两人才言归于好

上一季中只露了个脸的乔拉·莫尔蒙在这一集也有了新的戏份。他告诉韦赛里斯·坦格利安,自己离开维斯特洛大陆,是因为曾经贩卖奴隶而被奈德通缉。

韦赛里斯显然不懂乔拉的意思。他认为贩卖奴隶是莫名其妙的罪名,却看不出乔拉这个来自古老家族的前爵士,其实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骄傲。

于是她只能身披婚纱,端着一杯掺了蜂蜜的葡萄酒,不吃不动,静静地自言自语:“我是真龙传人,”她告诉自己,“我是风暴降生丹妮莉丝,龙石岛的公主,体内流着‘征服者’伊耿的血液。

而韦赛里斯的妹妹,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另一个坦格利安,却在这一集里变得更有头脑,更坚毅。原著中才13岁,剧中也不过16岁的她,在这两集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极为痛苦地在自己哥哥和“丈夫”的夹缝中生存着。但就在这夹缝中,她依然保存着自己希望的火苗。

用从侍女那里学来的“技巧”,丹妮在这一集中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丈夫。我们该为她获得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吗?至少我做不到,她依然曾被多次侵犯,早就千疮百孔。

我能做到的,是仰望她的坚强。这个从未见过父亲,刚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的前朝公主,如果没有韦赛里斯,甚至不会知道自己血脉与身世。但在流亡的一路上,和被作为筹码交换的一生里,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她依然能抱有希望。

我是真龙传人,”她一边跟上,一边大声地对自己说,努力鼓起勇气。“我是真龙传人,我是真龙传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