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战争硝烟临近,中囯须做好准备,掐灭其势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2剧透评述:国王大道

2017-02-05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我们从不该离开临冬城。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3,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剧透版,将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在和奈德临别之际,琼恩问道:“我母亲还活着吗?她知道我的事吗?她在意吗?”

这时奈德突然变得很激动,说话时不仅哽咽,连嘴唇都在颤抖:“下次见面时,我们会聊聊你的母亲”。

后来的采访表明,奈德的扮演者 Sean Bean 似乎早就知道琼恩不是奈德的亲儿子,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这一刻才表现出了这么汹涌和复杂的情绪。

战争就要打响了,奈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敌人是谁。但战争就要打响了。

当和劳勃聊到丹妮莉丝时,刚才还面带笑容,和老朋友相谈甚欢的奈德突然变得很激动,因为他知道劳勃想要对丹妮莉丝做的,也许就是他会对琼恩所做的。刺杀丹妮,几乎就等于处死琼恩,处死这个自己给莱安娜最后的承诺。

奈德也向琼恩承诺,他会在下次见面时向琼恩坦白,告诉琼恩关于他母亲的故事。

我们看到这一幕时,总会感叹谁能想到他们再也没能见面。但奈德还有一个略显残忍的潜台词:只有在琼恩加入守夜人,宣誓放弃一切之后,他才能告诉琼恩关于他的故事,他本该拥有的一切,以及他的故事后面死去的人和被改变的命运。

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里,编剧们几乎在用一种含蓄的方式,求你提出关于琼恩的身世的问题。

“你私生子的母亲,你以前从没告诉我她的故事”。

“我以后也不会”。

当年,在听说在外征战的奈德有了私生子后,从小看惯了贵族领主留下几个私生子的凯特琳,其实可以理解纷飞的战火中发生这样的事。只要奈德不带回这孩子,她甚至会希望那孩子能衣食无忧。

但奈德不但带回了琼恩,在众人面前也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他,并对他的生母只字不提。这让凯特琳觉得,奈德一定还爱着这个女人。也正是因此,她能坚持要琼恩加入守夜人,却在神木林商量最机密的事情时,能信任在临冬城做人质的席恩·葛雷乔伊。

然而,那却是两人结婚多年以来,奈德唯一吓着她的一次。“永远不要跟我问起琼恩的事,”他的口气寒冷如冰,“他是我的亲生骨肉,你只需知道这点就够了。现在,夫人,我要知道你是打哪儿听来这名字的。”

关于原著最大的争议之一,就是和凯特琳生活了十几年的奈德,竟然愿意看着凯特琳被琼恩的身世折磨,同时“折磨”着琼恩,也不愿意告诉对方哪怕是一点关于琼恩身世的消息。按理来说,他早就应该了解并信任凯特琳。至少他应该告诉凯特琳:停止这样对待琼恩。

对此最简单,可能也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凯特琳是书中的 POV 角色之一,很多故事都要从凯特琳的视角讲述,如果她知道了琼恩的身世,那么这个书中最大的悬念就会从一开始就被揭开了。


很多人都和我一样,觉得编剧让瑟曦来到布兰的病床前,其实是为了趁没人时杀死布兰灭口。

可是她随后那个关于她和劳勃夭折的孩子的故事,就令人感到困惑了。毕竟原著中的瑟曦没有为劳勃生下过孩子,她曾怀过一次孕,但詹姆找人帮她流了产。劳勃对此事一无所知。

但瑟曦也没有瞎编,电视剧中这个黑发的婴儿的确存在。因为在第五集中,她还会和劳勃提起这个孩子。那个黑发男孩的早夭像是两个人共同的伤痛。

两位制片人提到,瑟曦的这一场戏,就是为了让书中从一开始就残忍恶毒的瑟曦,在剧中能有一丝人性。而在准备杀害布兰未果后使用这个曾让自己心痛的故事,瑟曦的冷血也可见一斑。

剧中的瑟曦,曾希望与劳勃的婚礼可以改变她的命运。但书中的她,从新婚的晚上起就因为醉醺醺的劳勃叫她“莱安娜”而彻底失望。

剧中的她曾说,自己在新婚后的很长时间内都刻意不问起莱安娜,因为她依旧希望劳勃能够渐渐忘记那个死去的人,那时的她依然是对婚姻抱有希望的。

在国王大道上和奈德聊天时,劳勃回忆起了他们南征北战的往事,“我们有战争要打,女人要娶,都没有真正年少轻狂的机会”。奈德笑着说:“我们还是有过几次年少轻狂的机会”。两人相视露出“你懂的”微笑。

不知是因为奈德为了琼恩伪装得太好,还是劳勃真的觉得奈德曾像他一样会在外面年少轻狂。因为奈德并没有真的“年少轻狂”过。和私生子早就数不清了的劳勃比,他没有留下哪怕一个私生子。

在书中的两人对话时,奈德没有伪装,劳勃也觉得奈德太矜持,浑身带刺。

我倒更是喜欢剧中的这个版本。因为这一幕在有意或者无意间告诉观众,劳勃并不真的了解奈德,而这种从这一集开始的不解和两个人的陌生感,是奈德在书中故事线重要的一部分。

书中,在被国王的刽子手伊林·派恩吓到的这场戏里,珊莎也遇见了前来迎接国王回君临的御林护卫巴利斯坦和劳勃的弟弟蓝礼·拜拉席恩。剧中对珊莎最不公平的一点,就是缺少了这场戏。在那场戏里,珊莎表现得左右逢源,得体极了。

作为执行奈德死刑的刽子手,伊林·派恩本来在艾莉亚的名单中,但扮演他的 Wilko Johnson 不幸身患癌症,从此没能再出现在剧中。这个名字也因此悄然从艾莉亚的名单上消失。

除了作为演员,Wilko Johnson 还是一位深受爱戴的摇滚歌手(安排他表演不能说话的伊林·派恩真是种恶趣味)。2014年新年夜,他在 BBC 登台演出。彼时他已经移除了胰腺,脾脏,一部分胃、大肠、小肠,并重造了肝脏的血管。但这位斗士的现场依然精彩无比。


再次看第一季,我才发现,当珊莎被伊林·派恩吓到时,在一旁的猎狗其实温柔极了。

追杀屠夫的孩子,算是猎狗在整个故事里唯一的污点。书中,屠夫的儿子几乎已经被他劈成两半。但我和很多观众一样,到很久之后才觉得猎狗并不是个坏人。

琼恩对罗柏说:You Starks are hard to kill. 

琼恩,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期里,我曾提到奈德告诉布兰的:

但我们遵循古老的传统,史塔克家族的人体内仍流有‘先民’的血液,而我们相信判决死刑的人必须亲自动手。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致死。

也有细心的朋友在评论中提到,不只是罗柏与琼恩,S6E09里珊莎转头,又回过头看着拉姆斯被狗咬死,和艾莉亚看着瓦德·佛雷死去,都像极了奈德所说的。也许,奈德曾告诉过每一个史塔克家族的孩子这样的话。而他的孩子们,也都做到了。

欢迎关注这个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