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1E03: 生于盛夏

2017-02-19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Oh, my sweet summer child. What do you know about fear?

噢,我出生在夏天的傻孩子,你哪里懂得真正的恐惧?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4,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无剧透版,将只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3的内容,而剧透版则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一来到君临,一身疲惫的奈德就召唤前往御前会议,容不得片刻休息。这像是其他几个人给他的下马威。詹姆·兰尼斯特也抓住机会,在王座下“欢迎”了奈德。关于史塔克与“簒夺者战争”的历史再一次在两个人的对话中被交代给了观众。

快二十年前,已经与劳勃订婚的莱安娜·史塔克被“疯王”的儿子,深受人民爱戴的雷加王子带走。莱安娜与奈德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一贯性格火爆,已经和凯特琳订婚的他不顾劝告前往君临,并闯进红堡要雷加出来受死。疯王毫不留情地逮捕了他,并召见布兰登的父亲,瑞卡德·史塔克公爵来君临对质。

但当瑞卡德来到君临后,疯王直接宣判将父子处决。瑞卡德要求比武审判,疯王却告知瑞卡德自己的代理骑士是火,活活烧死了瑞卡德。疯王还用湿绳索套住布兰登的脖子,并把一柄剑放在绳索刚刚无法触及的地方。布兰登越是想往前拿起剑救自己的父亲,绳索就被他拉得越紧,最终布兰登竟这样被勒死。

此后,疯王向谷地的琼恩·艾林公爵索要劳勃与奈德的人头。琼恩·艾林不但没有听从疯王的旨意,还召集谷地封臣,反抗疯王的暴行。他将奈德与劳勃送回各自的封地,北境和风暴地的封臣也被召集。霍斯特·徒利的两个女儿凯特琳和莱莎分别嫁给了奈德与琼恩·艾林,河间地的许多家族也就此加入义军,劳勃被推举为领袖。七大王国中势力最强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则按兵不动,只有南境的河湾地和多恩站在了疯王的一边。

战争的决定性战役发生在三叉戟河上,也就是上一集里艾莉亚与乔弗里发生冲突的地方。在这场战斗中,雷加·坦格利安在与劳勃的决斗中被战锤击杀。此后起义军一路高奏凯歌。

随着形势的改变,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终于挥师前往君临。曾经是国王之手的他号称向疯王效忠,要求打开城门。而泰温公爵的儿子詹姆·兰尼斯特出于对父亲的了解,和情报总管瓦里斯一起恳求疯王不要开门,疯王却听从了派席尔学士的建议打开了城门。结果泰温进城后,以劳勃的名义洗劫了君临城。

恍然大悟的疯王在这时终于说出了那句话:“Burn them all”。下令让整个君临陷入火海,并要求詹姆杀死自己的父亲。詹姆却从背后杀死了疯王。从此落下了“弑君者”的名声。奈德冲进王座厅时,詹姆正坐在王座上。

虽然和自己的姐姐乱伦,并将布兰从窗口推下的詹姆几乎十恶不赦,但在这一幕里,奈德的确对詹姆有些苛刻了。这是因为即使疯王对奈德的父亲兄长和妹妹的死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荣誉感很强的奈德也更希望能有机会对疯王进行公开的审判,而不是从背后杀死他。更何况詹姆是宣誓效忠王室的御林护卫。

如果换做另一个人做出和詹姆一样的举动,奈德也许会原谅他。但史塔克们对兰尼斯特们的鄙夷是不局限于这一件事的。君临沦陷后,泰温·兰尼斯特为了和前朝王室撇清关系,派人将雷加的妻子伊莉亚·马泰尔和他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残忍杀害,导致了奈德和劳勃激烈的争吵,奈德独身南下继续战斗,两人的关系直到莱安娜死去才得以恢复。

这次,自从在三叉戟河上的事情发生后,劳勃在南下回君临的途中再也没有和奈德同行。史塔克们的部下们避开兰尼斯特的部队以免冲突升温,劳勃则整日在马车里酩酊大醉。两位挚友间产生的距离又是因为兰尼斯特们。


君临四处是敌人,疲倦奈德也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北方的方式得罪了情报总管瓦里斯和大学士派席尔。

劳勃在登基后赦免了一大批支持坦格利安家族的大臣与贵族,派席尔就是其中之一。但奈德不喜欢派席尔不只是因为对方曾侍奉过一位暴君,更是因为派席尔用劝疯王打开城门的方式背叛了疯王,而他做这一切的理由是泰温可以成为更好的国王。奈德显然不希望这样的人辅佐自己的朋友。

奈德财政大臣培提尔·贝里席则是主动出击,一脸微笑地告诉奈德“我喜欢你太太”。

唯一和奈德和和气气见面的法务大臣蓝礼,是劳勃的弟弟。同样在这一集里出现的御林护卫队长“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也是御前会议的成员之一。而蓝礼的另一个哥哥,海政大臣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也本应出席会议,但他在前任首相琼恩·艾林死后就借口探亲离开了君临,回到了自己的封地龙石岛。

在这次会议上,奈德也第一次发现他所担任首相的王国已经负债累累。尤其欠下兰尼斯特家族巨额的贷款。这让劳勃在瑟曦的压力下选择处死冰原狼的决定显得不那么奇怪。

上一集里我们刚刚说过,临冬城的很多塔楼都年久失修,和废墟没有什么区别,招待王室一个月就足以让他们财政拮据。国王的挥霍显然是超出了奈德想象的上限,书中的他甚至以这场比武大会为耻,尽管它是以他的名义举办的。

御前会议只有短短的四分钟时间,但奈德的正直和政治幼稚依然被表现得再明显不过。


《冰与火之歌》原著前期最难搬到荧幕上的人物,应该就是瓦里斯了。原著中总穿着天鹅绒拖鞋的他“体态丰腴,脂粉味十足”,而“皮肤柔软而湿润,呼吸有丁香花的味道”更是很难通过画面呈现。在剧中,他的角色并没有故意尖声细语,也没有浓妆艳抹,反倒是作为情报总管的能力被塑造了出来。凯特琳离开临冬城后就快马加鞭,到达北方的白港后,她上了船,一路顺风,和提前出发很久的奈德几乎前后脚到达。瓦里斯却依然得到了消息。

“史塔克家的人都是暴脾气笨脑子”,小指头的话虽然难听却也贴近现实。在很容易生气这一点上,奈德这个当父亲的也不比琼恩成熟多少。上一集里琼恩因为一句“私生子”就会不高兴,奈德更是因为小指头以凯特琳为由把他带到妓院就大动肝火。可惜奈德没有提利昂这样的人在身边给自己提示,而从小在私生子阴影中成长的琼恩也更会忍气吞声。

这场戏也许是《权力的游戏》最幽默的部分。当凯特琳在曾经深爱她的小指头面前,说他是自己的“真正的朋友”时,小指头的脸上表情,应该就是我们被当面发“好人卡”时的样子吧。

而小指头的回应也幽默极了:

不久之前他还惨遭凯特的嫌弃。

甚至有人将凯特琳的头从妓院弹出的一幕配上了背景笑声,看上去的确有些情景喜剧的感觉。


但在这种喜剧氛围中,小指头却指出用来刺杀布兰的刀属于提利昂·兰尼斯特。但相信没有观众会相信提利昂会为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情。

提利昂其实是个十分愤世嫉俗的人,他在家庭中的地位决定了这一点,我们从他不愿相信异鬼和巨人这件事也看得出(我们第一集一开始就知道异鬼真的存在)。但他却对琼恩足够有耐心。

琼恩傻乎乎地认为既然自己作为地位低下的私生子可以这样优秀,别人作为平民也就没有理由打不过他。如果没有提利昂指点他,他在长城的生存会一天比一天更艰难。

而班扬则和奈德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欢迎这个兰尼斯特。前两集里我们已经知道了史塔克的光荣与正义感,这一集里他们对待连尼斯特的方式却也暴露了他们看待事情的偏激。而琼恩,也许是所有史塔克的孩子里最有可能穿过自己偏见看人的。

失明的伊蒙学士,守夜人司令杰奥·莫尔蒙,教头艾里沙·索恩等几位守夜人长官也被一一介绍。前面已经出现过的乔拉·莫尔蒙其实就是杰奥·莫尔蒙的儿子。乔拉也在这一集里告诉一位多斯拉克人,自己的父亲依旧是个战士,而自己辜负了他。

杰奥·莫尔蒙告诉提利昂,尽管艾里沙·索恩刻薄严苛,但守夜人需要他这样的教头来训练新兵,因为他们将面对远比这里的训练艰苦的挑战。可是艾里沙·索恩对琼恩的态度依然太混账了,“雪诺”是北境私生子的专有姓氏,叫尖酸地叫琼恩“雪诺大人”充满了贬义。

而伊蒙学士则告诉提利昂,也告诉观众,守夜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被南方的老爷们遗忘。冬天就要来了,守夜人依旧是在面对凛冬的第一条战线,但他们还远没有获得应有的兵力和支持。

在他们抵达多斯拉克海遥远的中心后,姬琪轻抚丹妮微凸的腹部,说:“卡丽熙,您有身孕了。”

“我知道。”丹妮告诉她。

那天,是她十四岁命名日。

丹妮在变得强大,变得独立。她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卡丽熙”。怀上卓戈的孩子,无疑会让她拥有更多的权力,她也终于不用再生活在韦赛里斯的阴影里。但这永远只能是悲剧里一丝安慰,就像我们上集评述里说的,我们很难为这样的好转而弹冠相庆,剧中的她依然只有17岁,从没有过正常的生活。

另外,韦赛里斯在想什么呢?所有人都劝他留在潘托斯,他却一意孤行要和丹妮一起前往维斯·多斯拉克。而卓戈也明摆着不会让他来统领军队,甚至不会把他扶上王位。丹妮在卡拉萨(多斯拉克的部落)中的地位远胜于他,甚至连乔拉都比他更受尊重。可他还是能做出攻击丹妮这样的蠢事情。

回到君临的劳勃,依然和三叉戟河事件发生之后一样每天喝得酩酊大醉。他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身边的兰尼斯特们。他问詹姆第一次杀人的故事,显然以为詹姆会说自己第一次是从背后捅死疯王。在得到相反的答案后,他还是不依不饶地提起了那件事。

相反,巴利斯坦这个七大王国中最负盛名的骑士反倒对詹姆有几分敬意。充满荣誉感的他按理说会对詹姆杀死国王的行为不齿,但他显然更能理解疯王的暴戾和詹姆的做法。巴利斯坦曾是雷加王子的好朋友,比起疯王他也更尊重雷加。劳勃战胜了雷加,却没有赢能巴利斯坦对雷加那样的尊重。


奈德特意托付君临最好的工匠,为珊莎做了和弥赛拉公主一样的娃娃,然而珊莎却告诉他,自己从八岁起就不玩娃娃了。

珊莎在这一刻的表现远远算不上体贴,但也许奈德也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他可以带着儿子们骑马打猎,但能为女儿们做的太少。珊莎和艾莉亚更多的时间里,也许都是和凯特琳或者修女在一起学习女红之类的东西。

这一幕里的奈德让我有点跑题地想起很多中国的父母,他与珊莎的隔阂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争吵,叛逆的孩子和不理解孩子的父母也许都没有错。

但奈德依然是个好父亲,他和艾莉亚的那段对话甜蜜极了。同样是“我们生活在危机四伏”,他和瑟曦却给了孩子们完全不同的信息。乔弗里之所以这么早就被观众憎恨,也许就是因为他是我们在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熊孩子”,而每一个“熊孩子”背后,也许都有一个让他们无法被战胜的父母。

乔治·R·R·马丁说,他在描写角色时,会尝试建立共鸣,他会把每一个角色当做人,而不用男性、女性、侏儒来定义他们,因为人的心理动机往往是一致的。他不是侏儒或者流亡公主,但他会去想象作为侏儒所面临的生活与挑战,他会想象流亡公主处理事情的做法。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权力的游戏》里的这些角色尽管生活在一个虚构的魔幻大陆,却让观众拥有比很多电视剧更深的共鸣。

这一集里临冬城的故事很短暂,毕竟曾经的男女主人都离开了这里。上一集最后布兰苏醒,很多观众都希望他在这一集说出将自己从高塔推下的人的名字。但布兰却记不起任何事情。

布兰的失落也可以理解。他喜欢爬墙,他梦想成为骑士,现在这些事也许都不能实现了。“我宁愿死掉”,这些话从一个十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太让人心碎了。我们会憎恨瑟曦与詹姆,我们会一直憎恨他们。


PTSD 又称创伤后遗症,“是指人在经历过性侵害、战争、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奈德也许并没有严重到患病,但再次回到君临,多年前的一切都在逐渐变成今天杯弓蛇影的阴影。

看着艾莉亚与西利欧练剑的场景,奈德也许又看到了自己那个无所畏惧的妹妹。而艾莉亚快乐的样子也让奈德脸上露出了笑容。但这时木剑敲击的声音却变成了铁剑的碰撞声。


他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多年前来到君临时的发生的事,想起了那一年纷飞的战火,死去父亲和长兄,仓促成婚就上了战场的自己,那个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到北方的年轻人,以及后来在血泊中死去的妹妹。

如今他又身在君临了,战争会再一次打响吗?

《权力的游戏》S1E03: 生于盛夏

《权力的游戏》S1E03: 生于盛夏

2017-02-19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Oh, my sweet summer child. What do you know about fear?

噢,我出生在夏天的傻孩子,你哪里懂得真正的恐惧?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4,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无剧透版,将只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3的内容,而剧透版则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一来到君临,一身疲惫的奈德就召唤前往御前会议,容不得片刻休息。这像是其他几个人给他的下马威。詹姆·兰尼斯特也抓住机会,在王座下“欢迎”了奈德。关于史塔克与“簒夺者战争”的历史再一次在两个人的对话中被交代给了观众。

快二十年前,已经与劳勃订婚的莱安娜·史塔克被“疯王”的儿子,深受人民爱戴的雷加王子带走。莱安娜与奈德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一贯性格火爆,已经和凯特琳订婚的他不顾劝告前往君临,并闯进红堡要雷加出来受死。疯王毫不留情地逮捕了他,并召见布兰登的父亲,瑞卡德·史塔克公爵来君临对质。

但当瑞卡德来到君临后,疯王直接宣判将父子处决。瑞卡德要求比武审判,疯王却告知瑞卡德自己的代理骑士是火,活活烧死了瑞卡德。疯王还用湿绳索套住布兰登的脖子,并把一柄剑放在绳索刚刚无法触及的地方。布兰登越是想往前拿起剑救自己的父亲,绳索就被他拉得越紧,最终布兰登竟这样被勒死。

此后,疯王向谷地的琼恩·艾林公爵索要劳勃与奈德的人头。琼恩·艾林不但没有听从疯王的旨意,还召集谷地封臣,反抗疯王的暴行。他将奈德与劳勃送回各自的封地,北境和风暴地的封臣也被召集。霍斯特·徒利的两个女儿凯特琳和莱莎分别嫁给了奈德与琼恩·艾林,河间地的许多家族也就此加入义军,劳勃被推举为领袖。七大王国中势力最强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则按兵不动,只有南境的河湾地和多恩站在了疯王的一边。

战争的决定性战役发生在三叉戟河上,也就是上一集里艾莉亚与乔弗里发生冲突的地方。在这场战斗中,雷加·坦格利安在与劳勃的决斗中被战锤击杀。此后起义军一路高奏凯歌。

随着形势的改变,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终于挥师前往君临。曾经是国王之手的他号称向疯王效忠,要求打开城门。而泰温公爵的儿子詹姆·兰尼斯特出于对父亲的了解,和情报总管瓦里斯一起恳求疯王不要开门,疯王却听从了派席尔学士的建议打开了城门。结果泰温进城后,以劳勃的名义洗劫了君临城。

恍然大悟的疯王在这时终于说出了那句话:“Burn them all”。下令让整个君临陷入火海,并要求詹姆杀死自己的父亲。詹姆却从背后杀死了疯王。从此落下了“弑君者”的名声。奈德冲进王座厅时,詹姆正坐在王座上。

虽然和自己的姐姐乱伦,并将布兰从窗口推下的詹姆几乎十恶不赦,但在这一幕里,奈德的确对詹姆有些苛刻了。这是因为即使疯王对奈德的父亲兄长和妹妹的死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荣誉感很强的奈德也更希望能有机会对疯王进行公开的审判,而不是从背后杀死他。更何况詹姆是宣誓效忠王室的御林护卫。

如果换做另一个人做出和詹姆一样的举动,奈德也许会原谅他。但史塔克们对兰尼斯特们的鄙夷是不局限于这一件事的。君临沦陷后,泰温·兰尼斯特为了和前朝王室撇清关系,派人将雷加的妻子伊莉亚·马泰尔和他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残忍杀害,导致了奈德和劳勃激烈的争吵,奈德独身南下继续战斗,两人的关系直到莱安娜死去才得以恢复。

这次,自从在三叉戟河上的事情发生后,劳勃在南下回君临的途中再也没有和奈德同行。史塔克们的部下们避开兰尼斯特的部队以免冲突升温,劳勃则整日在马车里酩酊大醉。两位挚友间产生的距离又是因为兰尼斯特们。


君临四处是敌人,疲倦奈德也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北方的方式得罪了情报总管瓦里斯和大学士派席尔。

劳勃在登基后赦免了一大批支持坦格利安家族的大臣与贵族,派席尔就是其中之一。但奈德不喜欢派席尔不只是因为对方曾侍奉过一位暴君,更是因为派席尔用劝疯王打开城门的方式背叛了疯王,而他做这一切的理由是泰温可以成为更好的国王。奈德显然不希望这样的人辅佐自己的朋友。

奈德财政大臣培提尔·贝里席则是主动出击,一脸微笑地告诉奈德“我喜欢你太太”。

唯一和奈德和和气气见面的法务大臣蓝礼,是劳勃的弟弟。同样在这一集里出现的御林护卫队长“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也是御前会议的成员之一。而蓝礼的另一个哥哥,海政大臣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也本应出席会议,但他在前任首相琼恩·艾林死后就借口探亲离开了君临,回到了自己的封地龙石岛。

在这次会议上,奈德也第一次发现他所担任首相的王国已经负债累累。尤其欠下兰尼斯特家族巨额的贷款。这让劳勃在瑟曦的压力下选择处死冰原狼的决定显得不那么奇怪。

上一集里我们刚刚说过,临冬城的很多塔楼都年久失修,和废墟没有什么区别,招待王室一个月就足以让他们财政拮据。国王的挥霍显然是超出了奈德想象的上限,书中的他甚至以这场比武大会为耻,尽管它是以他的名义举办的。

御前会议只有短短的四分钟时间,但奈德的正直和政治幼稚依然被表现得再明显不过。


《冰与火之歌》原著前期最难搬到荧幕上的人物,应该就是瓦里斯了。原著中总穿着天鹅绒拖鞋的他“体态丰腴,脂粉味十足”,而“皮肤柔软而湿润,呼吸有丁香花的味道”更是很难通过画面呈现。在剧中,他的角色并没有故意尖声细语,也没有浓妆艳抹,反倒是作为情报总管的能力被塑造了出来。凯特琳离开临冬城后就快马加鞭,到达北方的白港后,她上了船,一路顺风,和提前出发很久的奈德几乎前后脚到达。瓦里斯却依然得到了消息。

“史塔克家的人都是暴脾气笨脑子”,小指头的话虽然难听却也贴近现实。在很容易生气这一点上,奈德这个当父亲的也不比琼恩成熟多少。上一集里琼恩因为一句“私生子”就会不高兴,奈德更是因为小指头以凯特琳为由把他带到妓院就大动肝火。可惜奈德没有提利昂这样的人在身边给自己提示,而从小在私生子阴影中成长的琼恩也更会忍气吞声。

这场戏也许是《权力的游戏》最幽默的部分。当凯特琳在曾经深爱她的小指头面前,说他是自己的“真正的朋友”时,小指头的脸上表情,应该就是我们被当面发“好人卡”时的样子吧。

而小指头的回应也幽默极了:

不久之前他还惨遭凯特的嫌弃。

甚至有人将凯特琳的头从妓院弹出的一幕配上了背景笑声,看上去的确有些情景喜剧的感觉。


但在这种喜剧氛围中,小指头却指出用来刺杀布兰的刀属于提利昂·兰尼斯特。但相信没有观众会相信提利昂会为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情。

提利昂其实是个十分愤世嫉俗的人,他在家庭中的地位决定了这一点,我们从他不愿相信异鬼和巨人这件事也看得出(我们第一集一开始就知道异鬼真的存在)。但他却对琼恩足够有耐心。

琼恩傻乎乎地认为既然自己作为地位低下的私生子可以这样优秀,别人作为平民也就没有理由打不过他。如果没有提利昂指点他,他在长城的生存会一天比一天更艰难。

而班扬则和奈德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欢迎这个兰尼斯特。前两集里我们已经知道了史塔克的光荣与正义感,这一集里他们对待连尼斯特的方式却也暴露了他们看待事情的偏激。而琼恩,也许是所有史塔克的孩子里最有可能穿过自己偏见看人的。

失明的伊蒙学士,守夜人司令杰奥·莫尔蒙,教头艾里沙·索恩等几位守夜人长官也被一一介绍。前面已经出现过的乔拉·莫尔蒙其实就是杰奥·莫尔蒙的儿子。乔拉也在这一集里告诉一位多斯拉克人,自己的父亲依旧是个战士,而自己辜负了他。

杰奥·莫尔蒙告诉提利昂,尽管艾里沙·索恩刻薄严苛,但守夜人需要他这样的教头来训练新兵,因为他们将面对远比这里的训练艰苦的挑战。可是艾里沙·索恩对琼恩的态度依然太混账了,“雪诺”是北境私生子的专有姓氏,叫尖酸地叫琼恩“雪诺大人”充满了贬义。

而伊蒙学士则告诉提利昂,也告诉观众,守夜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被南方的老爷们遗忘。冬天就要来了,守夜人依旧是在面对凛冬的第一条战线,但他们还远没有获得应有的兵力和支持。

在他们抵达多斯拉克海遥远的中心后,姬琪轻抚丹妮微凸的腹部,说:“卡丽熙,您有身孕了。”

“我知道。”丹妮告诉她。

那天,是她十四岁命名日。

丹妮在变得强大,变得独立。她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卡丽熙”。怀上卓戈的孩子,无疑会让她拥有更多的权力,她也终于不用再生活在韦赛里斯的阴影里。但这永远只能是悲剧里一丝安慰,就像我们上集评述里说的,我们很难为这样的好转而弹冠相庆,剧中的她依然只有17岁,从没有过正常的生活。

另外,韦赛里斯在想什么呢?所有人都劝他留在潘托斯,他却一意孤行要和丹妮一起前往维斯·多斯拉克。而卓戈也明摆着不会让他来统领军队,甚至不会把他扶上王位。丹妮在卡拉萨(多斯拉克的部落)中的地位远胜于他,甚至连乔拉都比他更受尊重。可他还是能做出攻击丹妮这样的蠢事情。

回到君临的劳勃,依然和三叉戟河事件发生之后一样每天喝得酩酊大醉。他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身边的兰尼斯特们。他问詹姆第一次杀人的故事,显然以为詹姆会说自己第一次是从背后捅死疯王。在得到相反的答案后,他还是不依不饶地提起了那件事。

相反,巴利斯坦这个七大王国中最负盛名的骑士反倒对詹姆有几分敬意。充满荣誉感的他按理说会对詹姆杀死国王的行为不齿,但他显然更能理解疯王的暴戾和詹姆的做法。巴利斯坦曾是雷加王子的好朋友,比起疯王他也更尊重雷加。劳勃战胜了雷加,却没有赢能巴利斯坦对雷加那样的尊重。


奈德特意托付君临最好的工匠,为珊莎做了和弥赛拉公主一样的娃娃,然而珊莎却告诉他,自己从八岁起就不玩娃娃了。

珊莎在这一刻的表现远远算不上体贴,但也许奈德也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他可以带着儿子们骑马打猎,但能为女儿们做的太少。珊莎和艾莉亚更多的时间里,也许都是和凯特琳或者修女在一起学习女红之类的东西。

这一幕里的奈德让我有点跑题地想起很多中国的父母,他与珊莎的隔阂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争吵,叛逆的孩子和不理解孩子的父母也许都没有错。

但奈德依然是个好父亲,他和艾莉亚的那段对话甜蜜极了。同样是“我们生活在危机四伏”,他和瑟曦却给了孩子们完全不同的信息。乔弗里之所以这么早就被观众憎恨,也许就是因为他是我们在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熊孩子”,而每一个“熊孩子”背后,也许都有一个让他们无法被战胜的父母。

乔治·R·R·马丁说,他在描写角色时,会尝试建立共鸣,他会把每一个角色当做人,而不用男性、女性、侏儒来定义他们,因为人的心理动机往往是一致的。他不是侏儒或者流亡公主,但他会去想象作为侏儒所面临的生活与挑战,他会想象流亡公主处理事情的做法。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权力的游戏》里的这些角色尽管生活在一个虚构的魔幻大陆,却让观众拥有比很多电视剧更深的共鸣。

这一集里临冬城的故事很短暂,毕竟曾经的男女主人都离开了这里。上一集最后布兰苏醒,很多观众都希望他在这一集说出将自己从高塔推下的人的名字。但布兰却记不起任何事情。

布兰的失落也可以理解。他喜欢爬墙,他梦想成为骑士,现在这些事也许都不能实现了。“我宁愿死掉”,这些话从一个十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太让人心碎了。我们会憎恨瑟曦与詹姆,我们会一直憎恨他们。


PTSD 又称创伤后遗症,“是指人在经历过性侵害、战争、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奈德也许并没有严重到患病,但再次回到君临,多年前的一切都在逐渐变成今天杯弓蛇影的阴影。

看着艾莉亚与西利欧练剑的场景,奈德也许又看到了自己那个无所畏惧的妹妹。而艾莉亚快乐的样子也让奈德脸上露出了笑容。但这时木剑敲击的声音却变成了铁剑的碰撞声。


他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多年前来到君临时的发生的事,想起了那一年纷飞的战火,死去父亲和长兄,仓促成婚就上了战场的自己,那个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到北方的年轻人,以及后来在血泊中死去的妹妹。

如今他又身在君临了,战争会再一次打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