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战争硝烟临近,中囯须做好准备,掐灭其势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4:种性强韧

2017-04-30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一时之间,凯特琳不知道究竟是十数支长剑齐声出鞘的声音比较悦耳,还是当下提利昂·兰尼斯特脸上的表情更教人痛快。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VOL 16,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剧透版,除了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4的内容,还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无剧透版地址:《权力的游戏》S1E04:残废、私生子和破碎的事情

1


尽管在无剧透版里提到了凯特琳俘虏提利昂那一幕的激动人心,但当我们带着上帝视角看这一幕时,就会发现史塔克家族此后经历的很多灾难,都来自这个决定。

为了要求奈德释放提利昂,詹姆带人和他在君临对峙,导致了奈德的受伤。泰温·兰尼斯特也在提利昂被俘后派魔山带头的人马在河间横行作恶,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成为人质。俘虏提利昂间接让布兰在苏醒后再也没能见自己的母亲一面。凯特琳也从此逐渐成为了观众最不待见的史塔克家族成员。

即使忽略提利昂本来就不是凶手这个事实,凯特琳这个决定的荒唐之处还在于,她留下了太多的目击者。提利昂走进旅馆时,已经报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公开了凯特琳的姓名。在几十个人的面前绑架提利昂,意味着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泰温的耳朵里,让自己的丈夫和父亲都陷入困境。她能想到一路隐姓埋名地来到君临,却似乎在这一刻完全没有考虑到消息和情报会怎样在七大王国间奔跑。

听见人群低声议论,感觉到众人的眼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凯特琳环顾房间,看着众位骑士和誓言骑士,然后深吸一口气,缓和狂乱的心跳。她真要冒险吗?没有时间仔细思量,机会转瞬即逝。她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际回荡。“坐在角落那位先生,”她先前没注意到这位年纪较长的人。“您外衣上绣的可是赫伦堡的黑蝙蝠?”

但就像马丁写的那样,凯特琳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她没有观众们的上帝视角,等她做了决定,一切又瞬间变得太晚了。

如果我们顺理成章地接受凯特琳的真诚,她对小指头的信任就不再荒唐;如果我们接受她的荣誉感和责任心,她绑架提利昂也不那么难理解了。在一个平和的时代,凯特琳也许会是最完美的公爵夫人。但在我们的故事里,她就是一个焦虑的母亲,一个充满爱却也因此连续做出错误的决定,失去一个又一个家人,最终失去心智,甚至变成石心夫人的母亲。

因为如果七神在冰与火世界的现实中分别有一个化身,那么代表母爱与养育的圣母的化身就是凯特琳。她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但她也抚养出了几个最好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因为 Mother's Mercy。

七个神代表着不同的美德,也只有七神才全知全能。单一的美德在无序的世界中都可能为自己带来危难。在祈求正义时要寻求“天父”的保佑,而不是“圣母”的。在养育孩子时要像凯特琳那样,而不是像蓝道·塔利那样纯粹的“战士”。

2


韦赛里斯和丹妮,魔山和猎狗,他们似乎都在展示同一家族成员间外表的极度相似,和内在的完全不同。丹妮与韦赛里斯都是银发紫眸(琼恩很难过),魔山和猎狗两个克里冈都孔武有力。通过外表,你一定不会知道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人。

韦赛里斯说自己是真龙,要横扫七大王国,但乔拉说的最好,韦赛里斯连一个房间都扫不了。几年之后的龙女王丹妮却要像伊耿一样带着三条巨龙登陆了。韦赛里斯会购买奴隶,让他们服务自己。丹妮却会为了解放奴隶推迟前往维斯特洛的时间,并让两个奴隶成了身边最重要的助手。

在第一集丹妮走进滚烫的浴池之后,编剧在这一集再次悄悄地铺垫了韦赛里斯对高温并不免疫这条线索。当侍女将融化的蜡烛滴在他身上时,韦赛里斯被烫到了。第一次看到这里时,我完全没注意到这点。

在书中,猎狗脸上伤疤的来历,不是小指头讲给珊莎的,而是在当晚护送珊莎的路上,猎狗本人讲述的。虽然面相恐怖,声音嘶哑,甚至后来威胁珊莎不要把故事告诉别人,但能将童年的自己被亲生哥哥按在炭火上的故事讲给别人听,证明桑铎心中依然存在温柔的那一部分,也证明他从一开始起就对珊莎的信任。

第七季的宣传剧照里,猎狗已经一脸不高兴地走在了冰天雪地之中,与他同行的不是(不只是)无旗兄弟会。但更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披着的这件衣服,正是从他上一季里被他杀死并扒了鞋子的无旗兄弟会成员“柠檬”身上扒下来的:

3


虽然请来西利欧教艾莉亚剑术,但奈德计划中的艾莉亚的未来,依然是嫁给某个领主,做很多孩子的母亲。可奈德真是个了不起的父亲,在艾莉亚说完“这不是我想要的”开始继续练习后,他还是会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如果换成山姆的父亲蓝道·塔利,艾莉亚一定不会被允许这样生活。

所以看到这一切再想想后来的故事,和艾莉亚变成的样子,你很难决定该为艾莉亚高兴还是难过。因为你知道,就算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刺客,她依然宁愿舍弃这一切,换来奈德依然活着。

4


乔里有一张“乌鸦嘴”,不久之后,詹姆的匕首会刺进他的眼睛,他终于没能逃脱在葛雷乔伊叛乱中险些失去眼睛的命运。

而大约一年后,他的叔叔罗德利克被斩首,挥刀的正是那个他眼中“人挺不错”的席恩·葛雷乔伊。

其实史塔克家的很多人也都没有看清过席恩的真面目,布兰一直觉得罗柏“对席恩颇为佩服”,而罗柏后来也不听凯特琳的劝告,让一直是史塔克家人质的席恩一个人回到了铁群岛。当然,凯特琳也好不到哪里,布兰的刺客出现后,她和几个最信任的人在神木林秘密会谈时,也叫上了席恩。

相比之下,反倒是和席恩没打过几次交道的兰尼斯特们从一开始就不觉得奈德的养子是什么善茬。这一集里提利昂故意挑拨过席恩的神经,而詹姆也听到乔里对席恩“是个好小伙”的评价后深表怀疑。史塔克的耿直,兰尼斯特的精明,葛雷乔伊的背叛,这些都算得上是某种程度上的“种性强韧”吧。

5


三件小事:

提利昂几乎和每个史塔克都打了交道。第七季里随着丹妮回到维斯特洛后,他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和一个甚至多个史塔克碰面,布兰会感激他为他设计的马鞍,琼恩至今在履行提利昂曾教给他的事情,而对于珊莎而言,提利昂更是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保护了她。

琼恩和山姆聊完各自坎坷的性生活,开始打闹了起来,这时候索恩推门而入,两个人的表情像做了什么特别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同样是年纪轻轻就被迫做城主,莱安娜·莫尔蒙做的似乎一点都不比罗柏差。上周 HBO 终于发布了《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的剧照,莱安娜·莫尔蒙也出现在了一张剧照里。身后还站着鬼鬼祟祟的小指头。

6


比武大会是珊莎第一次遇见小指头的地方,这果然不是什么甜美的回忆。比起电视剧中的表现,原著中的小指头第一次见到珊莎时的行为甚至还要猥琐,而书中的珊莎更是只有11岁:

“令堂曾是我心目中爱与美的皇后。”男子轻声说。他的呼气有薄荷的味道。“你遗传了她的头发。”他伸手抚弄她的一撮红褐发束,指尖拂过她的脸颊。

珊莎请小指头来援助琼恩,一切当然不是没有交换条件的。小指头不止一次表达过了对珊莎的“爱慕”。两个人始于这场比武大会的故事,会在第七季画上句号吗?第七季的小指头会留在临冬城,他一定会试图再次操纵珊莎。上面剧照里的场景,让人不免有些忧虑。

这样就是不是好多了:

7


在另一张剧照中,山姆和吉莉在学城的图书馆中阅读。而网友发现他们阅读的内容,是有关于亚梭尔·亚亥的故事。在光之王信仰的传说里,亚梭尔·亚亥是“预言中的王子”。在长夜中,他被选中与黑暗战斗。


为了打造一把英雄之剑,亚梭尔·亚亥花三十个日夜,但剑却在被他放入水中冷却时断裂。之后他又花更长的时间,并试图将剑插入雄狮的心脏中冷却,剑还是断了。最后他终于明白了要做什么,第三次用足足一百天锻造后,他叫来妻子妮莎·妮莎,让她敞开胸怀,将剑插入了她的心脏,她的灵魂注入了钢铁,终于打造出了这把被叫做“光明使者”的剑。也终于击败长夜,带来了光明。

古书中预言,亚梭尔·亚亥会重生,代表光之王在长夏之后降临的长夜里再次挥起“光明使者”与异鬼作战。如果他失败,世界也会和他一起走向尽头。

关于亚梭尔·亚亥是谁的讨论一直充斥在各大《冰与火之歌》的社区里。其中纷繁的猜想也许我们需要单辟一篇文章才讲的清楚。其中最为热门的候选人是琼恩或者丹妮,琼恩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也被很多人认为是“光明使者”。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蓝道·塔利威胁山姆,如果不披上黑袍,他就会设局将山姆杀害。但逼山姆来到长城,这个光是新兵淘汰率就有一半的地方,和杀死山姆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侏儒曾嘻嘻笑着对他说: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这个世界有太多逞英雄的胆小鬼,能像山姆威尔·塔利这样自承怯懦还真需要点古怪的勇气。

几年后,这个懦夫不但用龙晶匕首杀死了一个异鬼,还在黑城堡的守卫战中鼓励了无数的战友。也许不久之后,这个懦夫还会用自己在学城发现的事情,拯救整个王国。

无剧透版中我说过:《权力的游戏》的沉重感,很大程度上都来自这个时代带给大部分人的不幸。但故事中旧世界的颠覆,也在给人希望,这也就是我们喜欢丹妮莉丝如同革命者一般降临维斯特洛的原因。像蓝道·塔利们这样传统的贵族支撑的旧王国正在倾覆,而残废、私生子和破碎的人们,却将拯救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