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1E05:狼与狮子

2017-06-18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我跟你发誓,我这辈子再没比在战场厮杀、赢得王位那时候更快活,也不会比现在得了王位更死气沉沉。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 Vol 18。我是圣狗子。今天我们继续重温《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本期将分为无剧透与剧透两个部分。本文是无剧透版,将只讨论《权力的游戏》S1E05的内容,而下周中发布的剧透版则会一直把讨论延伸到第六季。

这是关于劳勃的一集,他作为国王的昏庸,他婚姻、爱情和友情的失败,都折射出他至高无上的地位背后的个人悲剧。

剧集一开始,他就在营帐里准备穿上盔甲比武,甚至意识不到身为国王这样做的荒谬,也想不到根本不会有人胆敢战胜他。不久之后魔山和猎狗大打出手,他呆坐许久才反映上来,呵止了他们。

之后他多年来第一次亲自召开御前会议,只是为了狭海对岸的丹妮莉丝腹中还没出生的孩子。奈德的沮丧是可以理解的:那个驰骋战场,推翻一个庞大王朝,击杀雷加王子的英雄,到现在却因为千万里外的一个少女而恼羞成怒,并不惜为了杀死她和奈德翻脸。


奈德,你女儿的事我很抱歉,我说真的。就是狼的那件事。我儿子在撒谎,我敢拿我的灵魂打赌。我儿子……你很爱你的孩子,对吧?


而他和瑟曦的那场谈话,则沉重极了,也让人沮丧极了。自打第一季拜访临冬城地窖里莱安娜的墓穴之后,劳勃第一次像此刻这样冷静,这样清醒过。

“簒夺者战争”过去十七年了,他其实从没有从那场梦中醒来。那场战争带给他的创伤,带给他的疑惧也从没有消弭。那之后,他只在葛雷乔伊家族叛乱期间短暂上过战场(那简直是这17年间他身上发生过的最好事情)。在君临里的生活让劳勃自己都在质问他究竟是不是个懦夫。他是个伟大的战士,但也仅此而已,如果不能战斗他会彻底迷失。一意孤行要上场比武,正是这个原因。

战争夺走的还有莱安娜,他唯一真正爱过的人,也是他唯一没有搞砸的关系。你能够理解他,因为可能每个人都失去过自己的莱安娜,那个少年时代觉得用一切也愿意交换的美好。你会像劳勃一样只记得她/他的身影,却记不住样子。


奈德,让我偷偷告诉你。我不止一次梦想放弃王位,带着我的骏马和战锤,坐船到自由贸易城邦去,整天打仗历险、歌舞青楼,那才是我该过的生活。做个佣兵国王,到时候吟游诗人不爱死我才怪。

但至少大部分人在丢掉自己的莱安娜之后都可以再上路。劳勃却再也没法上路了,他走上战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再往后必须正襟危坐在铁王座上,必须接受一段被安排的婚姻。他杀死了雷加,可在那之前他的心也许就已经死了。“有人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庞然如七大王国都弥补不了她留下的空白”,这太沉重了,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而那段他被迫接受的婚姻,也没有让他的生活变好一分一毫,他怀疑自己是否是个懦夫,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自己可以反抗一个王朝,却没法反抗一段婚姻。他曾经是个英雄,现在却时常被自己妻子的父亲左右。瑟曦也许是最恶毒的人,但他们之间完全是互相伤害的。当说到“是什么维系着”王国时,瑟曦那句充满色幽默的“我们的婚姻”,竟好像是他俩听过的任何笑话。

瑟曦问劳勃“我们之间有过可能吗?哪怕是一瞬间”。劳勃说没有,你觉得这算好事还是坏事?得到的竟是“这不会让我有任何感觉”。这是他们到现在,也许也是过去17年来少有的坦露心声,你却会为劳勃感到悲哀得哑口无言。17年呐,他和奈德走上战场的时候也不过是这个岁数。

劳勃的演员的外形其实和书中高大的角色并不相符,但他却将劳勃的痛苦和荒唐刻画得完美极了。劳勃和瑟曦的那场对话也并没有发生在书中,却成了电视剧里最成功的改编之一。


同样没有发生在原著中的,还有奈德和詹姆的对决,原著中奈德是从马上坠落的,这样的画面如果被照搬到电视屏幕上效果就会弱化不少,主角一坠马就断腿甚至有些滑稽。相反角色之间一对一的较量一直都是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比如少年成名的詹姆,比如猛兽般的猎狗和魔山,比如百花骑士洛拉斯,比如本集一开始连奈德也十分敬佩的巴列斯坦。观众们会喜欢给这些人的战斗力排好座次,而他们一对一的对决也让英雄显得更英勇,让反派显得更可怕。

而《权力的游戏》的巧妙,还在于让对决除了关于武力的较量外,也变得和角色有关。比如詹姆·兰尼斯特虽然恶毒地推下布兰,杀害奈德的手下,却在和奈德的较量时坚持一对一,似乎执着狂妄地想要证明自己。洛拉斯虽然无限风光,甚至将似乎无法战胜的魔山击落马下,却也会使用一些不光彩的计俩。魔山当着国王的面攻击洛拉斯,因为他是泰温·兰尼斯特的手下重将,一点都不惧怕国王。猎狗为洛拉斯挺身而出,一点也不像那个追杀屠夫儿子的杀手。而当劳勃呵止他们的一刻,魔山还没有停止,猎狗就已经单膝跪下,毫不在意魔山挥出的致命的一击。

这一集里丹妮莉丝没有出场,但她的生死依然是故事发展的核心。劳勃为此和奈德大吵,奈德为了坚持原则,丢下首相胸针时的样子高大极了。

奈德的强烈反对固然充满了荣誉感,但瓦里斯和派席尔们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嫁给多斯拉克马王的丹妮莉丝必定计划着和她的兄长一起夺回维斯特洛大陆,而战争必定会夺取更多人的生命。如果你认真考虑这件事,会发现就算完全依据心中的道德准则来做出决定,你也会陷入进退两难的道德困境之中。你很难批评是奈德“过于爱惜自己的羽毛”,或者瓦里斯与派席尔学士的决定残忍无人性。

这就像那个很多人都听说过的选择题:在列车飞奔的轨道前方,有五个人被绑在了铁轨上,而旁边的另一条轨道绑着一个人,如果你恰好掌握着变换轨道的开关,那么你会怎么做?因为让列车变轨虽然会减小伤亡,也会让一个本不该死的人被列车碾过,更何况对你来说,他的死是你的决定导致的。

但我们没法不理解奈德,比起他的荣誉感,其实他更有人情味。他的受伤就是因为他太重情义:

他本来已经计划立马离开君临,但小指头用“去见琼恩·艾林死前拜访的最后一个人”留住了他,因为他太在乎琼恩·艾林,那个拒绝向“疯王”交出他,和他一起举起义旗,对他恩重如山的养父。

当詹姆·兰尼斯特带着人马质问他提利昂的下落时,他为了保护凯特琳,又毫不犹豫地说绑架提利昂是自己的决定,就算这和他的荣誉感不符。

詹姆·兰尼斯特本不敢伤害他,但他拔剑和对方对决,因为他太在乎自己的手下。

相比之下,奈德太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了,去见小指头的时候,明知自己有危险的他只带了寥寥几个护卫。比武大会期间,他也把自己的一半人手都分给了都城护卫队,虽然那些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人。

在五集的时间里,《权力的游戏》让我们与主角产生的了强烈的关联感,让我们无比在意自己的英雄。所以至今五集每个精彩无比的结尾中,这个结尾也让我最为震撼。我在结束之后发呆了好久,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下一集。

瓦里斯和小指头唇枪舌剑,互相挖苦。那是我这一集里最喜欢的对话。两个人互相揭穿对方的秘密,比如小指头为“客户”提供新鲜的尸体,瓦里斯和伊利里欧密会,但也都默契地清楚对方不会把这些不光彩的故事告诉别人。小指头在瓦里斯面前炫耀自己发现了瓦里斯的秘密,意思是“就你还号称情报大师呢”,瓦里斯不久之后也回以颜色:“远方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这你都不知道啊?”

两个人的互相嫌弃还一直延续到了后面,帮劳勃劝说奈德时,瓦里斯和派席尔大学士都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优雅极了。小指头则三句话不离本行,以“如果你和一个丑女上床”展开论点后,瓦里斯的表情也足以说明一切。

你很难看清楚那些深谙权力的玩家心里在想什么。瓦里斯敢当着奈德的面,告诉他“你的好朋友是个蠢货”,自己所做的都是为了王国。也在不久之后和伊利里欧(就是第一集里把龙蛋送给丹妮的人)密会,讨论丹妮莉丝和韦赛里斯,谋划推翻拜拉席恩王朝。但没过多久,他又义正辞严地站在劳勃一边,强烈支持刺杀丹妮莉丝。

书中瓦里斯和伊利里欧的密会,是以艾丽娅的视角写的,因此她认不出伊利里欧是谁,只知道是个“胖子”,而瓦里斯提到奈德发现了私生子(劳勃的),她以为他们聊的是琼恩。书中瓦里斯说自己“没法一直变戏法”,让艾丽娅误以为其中有个人是魔法师。加上之前她警告不相信她父亲是首相的两个守卫的样子,你很难不喜欢艾丽娅。

奈德没法把艾丽娅的话当真可以理解,不过他也展示了教科书般的“爸妈型注意力”,刚刚因为艾丽娅关于“私生子”和“狼与狮子要打起来”的话开始认真起来的他,却在艾丽娅说自己在“地城里听到的”之后,开始立马关心“你在地城里做什么?”

这就像你初中有一天告诉你妈,你昨天快到小区正门的时候目睹了一场车祸从车里甩出来一个人摔在了一个绿色的外星人旁边外星人帮他做完人工呼吸被救活了他外星人却死了尸体变成了一个煎饼果子和一个哭泣的婴儿,你妈听完的反应仍然只会是:你昨天补完课不是应该从小区后门回来吗你去哪儿了是不是又没去补课跑去玩了?

除了瓦里斯和小指头,另一个御前议会成员蓝礼的性取向也在这一集被揭露,他的男朋友是帮他剃体毛的百花骑士洛拉斯,他们的感情也许是所有身在君临的角色里最纯洁的了。当然对于强迫症来说,这一场戏里的关注焦点可能是洛拉斯只给蓝礼剃了一个咯吱窝的腋毛。




比武大会的壮观教珊莎看得喘不过气:闪亮的铠甲,披金挂银的高大战马,群众的高声吆喝,风中飘荡的鲜明旗帜……还有那些骑士,尤其是那些骑士。“这比歌谣里唱的还棒。”

前几集的评论里我都引用书里的内容为珊莎辩护,告诉你书里她镇静,懂礼数,而且能认得出数不清的族徽和骑士的名字。这一集里的珊莎则是个无法洗白的纯粹花痴(虽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前一集还思念乔弗里的她现在几乎完全迷上了百花骑士,站起来一脸甜蜜地为她的英雄鼓掌。我觉得这张动图可以叫做《当我喜欢的人说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因为我花痴的时候也会为一句废话咯咯地笑个不停。




而坐在一边的奈德这时候的表情,则是典型的老爸式无奈。

《权力的游戏》中的很多演员们和导演编剧们似乎总能深刻地理解角色在某一刻的体验,就算他们不是镜头的焦点,他们也会做出自己角色应该有的反应。同理的还有之前临冬城里布兰被问道兰尼斯特家族族语时,故意说成了自己母亲本家的“家族,责任,荣誉”,说完之后嘴角的坏笑。

第一次看《权力的游戏》时,这场戏让才我终于分清楚了席恩·葛雷乔伊,知道了他不是真正的史塔克,而是奈德的养子,或者说人质。这一幕里他炫耀自己家族以床上功夫见长,却被鲁温学士补上了一句“也擅长失败的叛乱”。不久之后他又去拜访上一集里向提利昂推荐过的性工作者萝丝,他能自负又自卑到需要在对方面前获得尊重,也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激怒。

凯特琳在旅店说要将提利昂抓回临冬城,但自己却向东奔向艾林谷,让以为她会带着提利昂一路向北的人扑空。她意识到了自己俘虏提利昂的消息已经在维斯特洛大陆的每一条路上飞奔。很快就会传到提利昂父亲泰温·兰尼斯特的耳朵里,毕竟泰温是维斯特洛最有权势的领主,他虽然没有出场,却已经被不同角色提及了很多遍。而这一集最后我们也知道了,兰尼斯特们可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就像提利昂说的那样,这是个聪明的决定,但就像提利昂说的那样,现在管理着谷地和鹰巢城的莱莎,已经不是凯特琳那个熟悉的妹妹了。

艾林谷顾名思义,是琼恩·艾林的家族所统辖的地区,也被称为谷地,曾经是七大王国之一的山谷王国。这里高山林立,地势十分险峻。当年劳勃起义时,奈德和劳勃的养父琼恩·艾林为了联合统辖河间的徒利家族,就迎娶了凯特琳的妹妹莱莎。而琼恩艾林甚至比莱莎的父亲年纪还要大。

尽管《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经费十分有限,但这一幕里鹰巢城的壮丽特效还是下足了成本。艾林谷的险峻也十分震撼。当然,因为经费的限制,剧集特效中的鹰巢城和原著并不完全一致,每原著读者阅读到凯特琳攀登明月山脉到达鹰巢城的过程中,都会从纸张上感受到险峻得快要贴到鼻子的山路的锋利和冰冷。马是不可能登上明月山脉最顶峰的,凯特琳必须要在漆黑的夜里顶着狂风,骑着骡子,在狭窄、破碎、陡峭的山路上行走,最后的一段路,她甚至是坐在篮子里被绳索拉上去的。

提利昂说过,鹰巢城几乎无法被攻陷,事实上也没有军队能攻破这里,堪称中世纪城防的极致。这里唯一的一次陷落,是“征服者”伊耿骑着巨龙降临——再坚固的中世纪防守,在“空军”面前也不堪一击。

鹰巢城里还有谷地的“王座”,在伊耿·坦格利安征服七大王国之前,山谷王国的山谷之王会 戴着猎鹰王冠坐在这里。它由鱼梁木刻成。这个王座漂亮极了。尽管很多人会告诉你,他不在乎视觉效果,但道具服装的简陋,在历史题材中其实很容易让观众分神,更谈不上让观众全神贯注了。

多山的地带,少不了荒蛮的原住民部落,凯特琳和提利昂遭遇的高山氏族就是这样。即使谷地崎岖险峻,高山氏族在很多时候依然是比山路更大的危险。尽管打败了部落的攻击,但跟随着凯特琳的几位骑士也在战斗中丧生,连贵为临冬城教头的罗德利克都负伤了。

提利昂在这场遭遇战中救了凯特琳的命,他也一直表示自己不是谋害布兰的凶手,从凯特琳的表情里,你也看得出她的动摇和对绑架提利昂这个决定的疑虑。因为这一切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让凯特琳产生自我疑虑的不只是提利昂,还有自己的妹妹莱莎。书中莱莎并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母乳喂养自己的孩子罗宾,但剧集的这一幕反而更突出了那种不适感。就连事先告诉凯特琳“莱莎已经不是你熟悉的样子”的提利昂也一脸震惊。

罗宾自幼多病,但他的病态不只是生理的,也是心理上的,他会觉得人从鹰巢城的月门飞下会是一件有趣的事。这和莱莎的保护欲和溺爱对他的影响不无关系。将七大王国此刻都在寻找的提利昂带到鹰巢城面对这样的莱莎,一切也许不会像凯特琳想的那样顺利。而提利昂的命运又会怎么样呢?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想要支持圣狗子,又在使用 IOS 系统,可以长按下面的图片赞赏:


iOS 赞赏

《权力的游戏》S1E05:狼与狮子


Make Shenggouzi great again!


也欢迎你关注这个公众号。我会一直缓慢地,但认真地更新关于《权力的游戏》的故事。而我也会在第七季在这里和你分享每一集的感受。




圣狗子 《维斯特洛周刊》与《美剧漩涡》

IT'S NOT A LARGE BLOG. 

IT'S A PROUD ON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