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2020的春天,如此不堪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06E02 : 我就是风暴

2017-07-10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我就是风暴,哥哥,最初和最后的风暴。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我是圣狗子。还有7天第七季就要回来了,我会每天推送几篇第六季每集剧评+整季长评,并在去年你们很喜欢的版本基础上增加一部分内容。一直到第七季开始,让你一点一点重新被故事浸泡。

琼恩:谁把我的长发剪去,谁把我脱成裸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大部分人都猜到了 Jon Snow 一定会复活,但我依然以为编剧会一直吊着我们的胃口,等到第三或四集才让一切发生。尤其当艾德、托蒙德、梅丽珊卓和戴佛斯先后离开,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了 Jon 的尸体时,我已经做好再等167小时的准备了。

结果他!竟!然!醒!过!来!了!

预言家山姆

以这一幕结尾,编剧给我们留下的疑问太多了:

比如,Jon 是怎么复活的?这完全是梅丽珊卓的功劳吗?梅丽珊卓并没有像上一集之后观众猜测的那样,将那串似乎有“返老还童”能力的项链戴给 Jon。而冰原狼 Ghost 的表现,也不太像是另一种猜想中说的 Jon 的灵魂被寄存在它的身体里。也许就像索罗斯复活贝里·唐德利恩一样,Jon 的复活只是借助光之王的力量?但 Jon 死亡的时间,远超过贝里。

又比如,喘着气醒来的 Jon 接下来会怎样。伤痕累累的他需要恢复吗?贝里·唐德利恩每次复活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Jon 会失去什么?复活一个人总是需要代价的,那么这次的代价是什么?原著中凯特琳被唐德利恩用生命复活后,变成了身体残缺、心理阴暗的石心夫人,Jon 会有什么改变呢?

在第三集的预告里,Jon 不但坐了起来,似乎也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走出了房间,前无神论者托蒙德同志说道:“他们觉得你是神之类的东西”。

复活后的琼恩还算是一个守夜人吗?他还会被守夜人的誓言所束缚吗?守夜人宣誓“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但他还没有被火葬,所以也没有众兄弟围着他说:“And now his watch ends”。

当然,以 Jon 心怀天下的世界观,他无论是不是守夜人,都不会放弃和异鬼的作战的。但他是否能重回守夜人指挥官的位置?他又如何处置反叛的守夜人,尤其是索恩和奥利?野人应该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回去了,Jon 对他们的安排也变得难以猜测。

以及,梅丽珊卓剪短了琼恩的头发,可是:


纪念奥利君

苍茫的奥利是我的爱。

奥利螳臂当车般挥着手中的剑,呐喊着冲向野人。当野人们冲入黑城堡内,他是除了主谋索恩外,唯一没有扔掉剑的人。

推特上和 reddit 上,一直有 fuck olly 的话题。Jon Snow 复活后,讨厌奥利的观众欣喜地奔走相告,表示奥利的末日终于该到了。奥利的演员,甚至收到了一些心智抱歉的观众的死亡威胁。

的确,奥利冷血地杀害对自己恩重如山的 Jon Snow,唾弃他似乎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但看过这集之后,如果我们还不能理解奥利,也就很难理解《权力的游戏》中人性的复杂和善恶的模糊。

奥利在原著中并不存在,电视剧中的他,其实是集合了原著中多个角色的特点。这些角色特点结合在一起,揭示了 Jon Snow 会被一部分守夜人兄弟和北方人民憎恨的原因。这个父母双亡,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被屠杀”的孤儿,不得不寄身于一个充满盗贼、强奸犯的粗暴团体。对他来说,复仇和阻止野人进入长城以内,是生命中很多时候唯一的信念。没有见过异鬼的他,是很难理解 Jon 决定里的大局观的。

Jon 可以让奥利做自己的助手,帮助他成长,但 Jon 显然也没有更深入地去安抚这个孩子失去一切的痛苦。他也没有能理解很多守夜人对他信任和不信任的理由,没有理解关内居民对野人同样的憎恨。


Jon 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对奥利和守夜人兄弟们说,你们会懂我的。Jon 也许舍我地想,这条路上必然有人要承担这个冒天下之大不讳而为之的角色。他拥有可敬的烈士之心。但一部分守夜人和居民对他的憎恨,也不该被过分苛责。


在布兰有关临冬城的回忆里,Jon 的父亲奈德在训练自己的弟弟班扬时这样对他说:

举起你的盾牌,否则我会让你的脑袋嗡嗡作响。


而这一幕是多么似曾相识:

Jon 一定是从奈德或者班扬那里学到的这句话。看得出,他将奥利当成自己的兄弟或是孩子一样,他也计划让奥利成为自己在长城的接班人。他会因此而原谅奥利,还是会因此而感受到更深的背叛,而选择杀掉奥利呢?


我觉得,复活后的 Jon 是会理解奥利,并宽恕他的。Jon Snow 的个人魅力除了领袖气质和烈士精神,还有他心中的准则。这个准则里的世界观和大局观,也是远超过守夜人的誓言和个人的恩怨的。他以私生子的身份长大,不但学会了察言观色,更学会了理解别人的处境与痛苦。

但愿我是对的。

君临

君临线是这一集可能最被忽视的部分。看完上一集我写道:瑟曦对托曼的爱,很可能会成为本季君临剧情的一个重要因素。

果然,即使被儿子软禁而无法参加自己女儿的葬礼,即使在游街示众之后儿子从来没有看过她,瑟曦也没有对托曼发脾气。她很快原谅了托曼。前几季恶毒无比的色后心中也有柔软的一面。

而这一集里重要的是:托曼也开始厌恶自己的懦弱。


托曼:“我早该把他们全部处死。在大麻雀他们侮辱你之前,我就该把教会掀个底朝天。为了我,你就会这么做。你教我变得坚强,我没能做到,但我想变得坚强起来,帮助我吧。”
瑟曦:“随时随地。”


他本质还是个善良的孩子。但他无法忍受自己珍爱的母亲和妻子被囚禁和侮辱,而自己也被教会所藐视。

换做别人早就怒不可遏了,但他还太年轻,还不会使用手中的权力。于是他只能寻找自己最信任的人。而这个人,早就在等着他的求助和授权了。

罗勃·斯壮骑士继续强行蹭出场时间,这些刻意对他强大能力的铺垫,会在后面瑟曦的计划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他悄然间进行的复仇,也在提醒观众瑟曦仍是一个残忍的人。

相信在接下来的故事里,君临一定会出现腥风血雨。年轻善良的托曼会犹豫,但瑟曦会以爱的理由,将杀戮进行到底。


北境之北:念念旧日好时光

布兰终于回来了,片方让角色休息一季的决定果然是明智的。这条线一回归就没有拖沓,临冬城回忆中出现的各个角色,似乎都留下了值得期待的线索。

而回忆中的临冬城,城里的袅袅炊烟,年轻的史塔克们,能走路的布兰,都带着一种美好的怀旧感。就连上图里两个人看孩子们练习的一幕,也像极了第一季第一集:

布兰忍不住走进了临冬城的训练场时,他走路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瓦里斯上一集里说提利昂的:


你走路的样子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奈德·史塔克的弟弟也班扬·史塔克出现在了回忆中,而后来加入守夜人的班扬叔叔其实一直生死不明。

奈德的妹妹莱安娜也在万众期待中出现。从回忆中看得出,莱安娜是个强大的女性,越来越不像是可以轻易被雷加王子虏走并杀害的弱女子。


我父亲从不谈论她。



小时候的 Wylis 和现在的 Hodor 一样微蜷着腰耸着肩膀,也和 Hodor 一样呆萌。而变成如今只会说一个单词的人,他一定经历了很残酷的事情。

Hodor 已经够苦了,但是 Hodor 的演员,著名DJ, Kristian Nairn 同志更苦,前两季抱着小布兰行走毫无压力,现在要抱着一个大小伙子走来走去。想到这里,我觉得都不好意思抱怨布兰长相变化给我的违和感了。

布兰的回忆留给我们太多线索:班扬的生死之谜是否会被揭示?Wylis 是怎么变成 Hodor 的?莱安娜故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甚至连奥利的命运,都被这场回忆牵动了。


这身衣服也太埋汰了,修仙生活艰苦啊。

临冬城

北境成为两个雪诺的天下。 Two Snow, one north.

卢斯·波顿死得其所,再也不能帮兰尼斯特送 regards 了。

在第一集用沙蛇刺杀多恩线最老谋深算的道朗亲王后,编剧再一次写死了一个深受书迷期待的角色,留下一个权谋不深的接班人。

不过认真想想,卢斯·波顿是一个好的权力交易员,但也算不上足智多谋。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当面评价拉姆斯是疯狗,显然不懂得内部建设和培养接班人。拉姆斯也并非无脑,他不在选择广场上摔死瓦尔妲夫人新生的男童,说明他知道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而站在一边的卡史塔克面不改色,也说明拉姆斯早就拉拢好了他。

但无论如何,杀死了卢斯·波顿,拉姆斯联合北境其他家族会变得更加困难。就算其他家族并不知道卢斯死亡的真相,一个年轻的私生子也难以让人信服和尊重。更多拉姆斯风格的威逼利诱和恐吓可能就在路上。

除了北境各大家族,河间的瓦德·弗雷,还会站在拉姆斯一边吗?自己重要的盟友、孙女婿暴毙,怀孕即将生产的孙女同时死亡,连尸骨都没有留下,老奸巨猾、本来就不喜欢早早站队的弗雷会相信这只是敌人下毒?而失去了河间支持的拉姆斯,可能会面临腹背受敌的窘境。


弥林

提利昂依然以嘲讽瓦里斯为乐:“我要是那话儿没了的话,会酒不离手”。说完扭过头发现在同屋的瓦里斯、弥桑黛和灰虫子里,自己是唯一一个有那话儿的。

然后他又打起了龙的主意:“我负责喝酒和博学”。

这一幕里的 Peter Dinklage 表现出了精湛的演技。提利昂在两只巨龙前的惊叹和胆怯,提起自己童年故事的深情,每一句台词和每一个表情动作,甚至那一丝哽咽,都会让你相信他真的曾是梦想着拥有一只龙,在知道龙已经灭绝后哭着入睡的孩子。

要知道,表演面对巨龙的复杂感情并不容易,演员本人所面对的,只是一个特效处理之前的“绿拖把”罢了。

彼得·丁拉基因为这个角色赢得过两座艾美奖和5次提名。上一季节提利昂的剧情发展缓慢,他依靠演技撑起了那条线。这次身处完全不同的场景和气氛,他再次奉献出了像第四季御前审判那种级别的表现。

铁群岛:我就是风暴


攸伦·葛雷乔伊这个原著中主要的反派角色终于登场,暴雨中里他能稳如泰山地站在飘摇的吊桥上,是因为他久经海战,无数次在颠簸的甲板上和巨浪搏斗。而他踉踉跄跄的哥哥显然已经安坐于铁盐王座多年,很久没有上过船了。


和攸伦相反,亚拉·葛雷乔伊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正面角色。但铁群岛的传统却让她无法在父亲突然死亡后顺利登上铁盐王座。和自己阴险、老练的叔父交手,她最需要的也许就是正驾马赶来的席昂。

虽然我一直认为席昂和珊莎、布蕾妮还有波德一起,可以组成本剧到现在最棒的旅行小分队。但这会让席昂的角色变成一个无聊的助手。回归铁群岛,也许才能完成他真正的救赎。

布拉佛斯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在看完第一集后都以为 Arya 会在接下来的三四集里被暴打很多次,然后逐渐发展起其他的感官,从而不断升级。而这一阶段的剧情将会沉闷无比。没想到,刚到第二集她就通过了贾昆的考验,重新回到多面神的殿堂。

贾昆对 Arya 的考验,似乎暗示着一个令人不安的可能性:Arya 也许会最终抛下世界,成为完美的 no one。

你可以说她已经在无所牵挂的边缘了,她的父母长兄已经死去,姐姐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以为她的两个弟弟已经被烧死,而她也从来不想成为一个大家闺秀。唯一她还挂念的,只有长城上的琼恩。Needle 埋在石堆里,表示着她和世界,和她的家庭最后的藕断丝连。除此之外,成为一个无姓之人,将那个名单上的人的性命一个一个还给神,才是她所向往的。


欢迎你关注我,也把我推荐给你同样喜欢《权力的游戏》的朋友。在即将开始的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这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我会试着告诉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骑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赞赏

《权力的游戏》S06E02 : 我就是风暴

I am the storm, brother.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将圣狗子推荐给你喜欢美剧的朋友

圣狗子 《维斯特洛周刊》

IT'S NOT A LARGE BLOG. 

IT'S A PROUD ON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