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网传失踪了的武汉病毒所女研究生黄燕玲照片被挖出

我怕了,他们把实验室的动物拿出来卖了!

没想到,我也有被AV男优帅哭的一天……

武汉问题,看这篇就够了(的确有料)

据说全世界华人都在传这个女生倒卖口罩赚了2000W日元!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独家揭秘其中真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S06E09:你的名字会消失

2017-07-14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你的家族会消失,你的名字会消失,关于你的一切终将消失。

大家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我是圣狗子。还有3天第七季就要回来了,我会每天继续推送第六季剧评+整季长评,并在去年你们很喜欢的版本基础上增加一部分内容。一直到第七季开始,让你一点一点重新被故事浸泡。

欢迎你关注这个公众号。

这一季前几集省吃俭用,为这一集省下来的经费,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双方骑兵的对撞,盾墙+枪林的战术,琼恩第一人称的视角里几乎看不到的天空,也许都会成为电视史上难忘的经典场景。我们也许还没从有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过这样真实又不可思议的战斗。琼恩虽然看似拥有主角光环,但他一片乱局中被自己人撞倒,甚至几次险些被对方小兵击杀,这种侥幸其实都像真实战争一样混战和残酷。

可能有莱安娜·莫尔蒙就够了。图片上这一刻我觉得她简直要分分钟拿下拉姆斯。她所说的62人,真的是连她自己和熊岛的学士都算了进去。


珊莎:判决死刑者必须亲自行刑


如果没有珊莎,琼恩的结局也许会成为那句话的缩影。


Rhaegar fought valiantly, Rhaegar fought nobly, Rhaegar fought honorably. And Rhaegar died.
雷加战斗得英勇,雷加战斗得高贵,雷加战斗得荣誉,雷加死得不明不白。



珊莎的彻底成熟,并不是她放出拉姆斯的猎狗的那一刻,而是她转身想要离开又决定留在原地继续看着拉姆斯被慢慢咬死的那一刻。

第一季里奈德带上布兰去执行守夜人逃兵的死刑。书里他是这样对布兰说的:

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致死。

奈德一定是给每个男孩都说过这句话,因为曾经的罗柏做到了,曾经琼恩也做到了,而如今的珊莎也做到了。

也正是在那天,布兰问奈德:“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奈德告诉他:“人唯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我们曾经说过,珊莎与琼恩是史塔克家的两极,但在这一集里,他们却都有奈德的影子。

琼恩需要珊莎的反对,甚至珊莎的欺骗。珊莎对琼恩的警告,最后被一一印证。她告诉琼恩:“我们永远也救不会瑞肯了”,她也告诉他:“不要做他想要你做的事情”。面对死去的瑞肯,琼恩近乎愚蠢地冲向对方的阵地,完全落入了拉姆斯的圈套,并险些为此丧命。珊莎也似乎也早就看出了琼恩不会完全听从自己的建议。她看着琼恩连一匹马都没有就奔向临冬城,显然也知道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就像奈德一样英勇和顽固。

洋葱骑士也许更懂人,但珊莎显然更懂拉姆斯。除了预料到拉姆斯会主动激怒琼恩,她开战前骑在马上,以及最后在狗棚里对拉姆斯所说的话,显然也精准地击中了拉姆斯的软肋。放出拉姆斯的猎狗,也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珊莎自始至终没有告诉琼恩,自己和小指头暗中的联系。琼恩的确需要珊莎的欺骗,否则他可能一开始就反对联合这个背叛他们父亲的人。但交战前珊莎依然不向琼恩透露任何信息,就有些令人难以理解了。


也许她不知道小指头已经决定出兵,也许她担心琼恩会等待援兵而错过了战机,也许她这样做,是为了从天而降,成为北方军队的救星,从而让她超越琼恩成为北方心中的守护和英雄。

无论如何,这一集的珊莎是更正确的,是更深谋远虑的,她甚至掩盖过了弥林那边丹妮莉丝和雅拉的光辉。

琼恩:一无所有



琼恩倒在尸体堆上,上百只人的黑影从他头上闪过,他几乎看不见天空,那一刻他也许又想起了自己临死前坠入黑暗的经历,他简直要窒息了。他人群中钻出,发出像他刚复活时一样的喘息,他又一次有些惧怕死亡。


上一集的时候,有朋友问我:“琼恩死而复生,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时我回答说:“他此前无所畏惧,但现在他怕死了”。在处决四位守夜人叛军时,此前一直像奈德一样严格执行法律的他,竟闪过了一丝犹豫。因为那时他刚刚经历死亡,在复活后有些惊恐地告诉梅丽珊卓:那里空无一物。

但我也忽略了琼恩更大的改变,那就是他不止一次表现出的心灰意冷。就像他说的,他英勇地战斗,为此复出一切,最终却惨痛地失败了。连他最信任的奥利,也将一把刀刺进了他的身体。

复活后没多久,他就放弃了自己从小的梦想,放弃了守夜人指挥官的职位。他说 “My watch is ended” 的时候,还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当重逢后的珊莎要他一起夺回临冬城的时候,他起初也并不愿意,直到收到了那封充满挑衅意味的信才决定出发。


其实琼恩的心情,完全值得理解,这个世界上值得他为之战斗的事情,还能有什么呢?他为了守夜人的理想,强忍住了一切和这个世界的牵连,即使在奈德被杀害时也最终没有放弃誓言。当他离开长城时,他的爱人耶哥蕊特已经死去了,他的父亲已经死去了,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

他该为谁而战呢?他曾想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和异鬼战斗,所有人却都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他可以为家而战斗,但临冬城早就不是以前的样子了,那里不知道还能有几个他认识的人。他可以为史塔克而战,但他眼前的这个妹妹,即使在招募兵马时,也不愿意向世界承认他也是一个史塔克。也一定要在“哥哥”前加上“同父异母”几个字。

琼恩的改变,不只是他开始惧怕死亡。但正因为他惧怕着死亡,他告诉梅丽珊卓的:“如果我倒下,不要再带回我”才更让人觉得震撼。这场战争之前,他似乎已经打算用尽他最后一丝的力气,他似乎已经没有打算在战争中活下来了。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失落的人。

他太疲倦了,这个世界的一边是死亡,是他最畏惧的东西,那里一无所有,是 nothing,但这个世界的另一边,死亡的对立面,又有什么他可以珍视的东西,又和 nothing 有什么区别呢?

You know nothing,Jon Snow.

能让琼恩重拾力量的,也许只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了解自己的身世,解开那个困扰他和所有人的谜团,让他懂得自己存在的意义,知道自己的母亲在乎他。好在,这个谜团早晚会被揭开。只是不知道会是谁告诉他这个消息。布兰还远在长城以外,极乐塔的唯一现存亲历者霍兰·黎德从没在剧集出现,小指头上次带着珊莎来到临冬城地窖时,表现得似乎也知道这个真相,但他现在似乎没有这个动机。

另一个可能,是异鬼终于入关,所有人终于感受到了凛冽的寒风。那时所有人都会突然理解他,这个世界会需要他。因为他是和异鬼战斗最有经验,也最有准备的人。而这一季第十集,以及马丁的下一本书,都叫做《凛冽的寒风》。

他应该会留在临冬城,甚至成为新的北境之王,但这样的日子必定不会长久。等到异鬼袭来的那一天。他还会再回到长城吗?


小指头:亚当·斯密


我们习惯了猜测小指头每一个决定背后的动机,而这次他显然是故意在最后一刻出兵,让琼恩的军力消耗殆尽。


但事实是,即使谷地的军队从一开始就赶来参战,那么军队规模的对比,会让拉姆斯彻底利用守军优势,不选择出城迎敌,更不可能在距离临冬城这么近的地方,不在身后布置任何防线开战。传说中如果固守临冬城,可以抵挡十倍于自己的军力,直到粮草消耗完的那一天。

如果谷地的大军早早和琼恩的军队集结,那么这场战争也许就会变成一场持久的围城战。毕竟凛冬就要来了,一场暴雪也许就意味着成百上千的病号,没有人能经受得了一次这样持久的战争。联军迟早会败给严寒。

这样看来,不管小指头怎么做,琼恩承受损失,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而小指头能让琼恩先攻入并拿下临冬城,让狼家的旗帜再一次悬挂在临冬城上,即使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这吃相也一点都不难看。这简直是亚当·斯密《国富论》理论的实践:大家都为了自己,却实现共赢。


拉姆斯


拉姆斯放弃临冬城的守军优势,不但出城迎敌,还选在离城不远的地方,不设置任何后防。同时他的“盾墙+枪林”战术也完全抛弃了机动性。

但拉姆斯其实不是乔弗里那样的笨蛋,他成功的让琼恩丧失了理智。而他的战术选择,无论是出城迎敌和盾墙围剿,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不是有第三方参战,他几乎一定能歼灭琼恩的部队。曾经派20精兵奇袭史坦尼斯军营的他,战术水平其实一直不差。


和他战术上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战略上的极端愚蠢,导致了他竟然完全没有预见到谷地骑兵的加入。当他看着谷地的骑兵杀入战场的时候,那一脸懵逼的表情真是大快人心。那可是一支几千人的部队啊,带领他们的可是将珊莎托付给他的小指头。拉姆斯竟然毫不知情。他和他的侦查部门应该早有防备和预见。
卢斯·波顿说他是“疯狗”,就是说他疯狗般凶猛善战,却也疯狗一般糊涂。


小指头活用亚当·斯密,拉姆斯却连雷军也没听说过,因为雷军曾说:“你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拉姆斯,你一定抢不到小米手机。

为了让拉姆斯死得其所,为了让观众能高呼快哉,导演和编剧也算费劲了心思。琼恩负责把拉姆斯打个半死,而珊莎则负责另一半。拉姆斯逃回临冬城时刚自信地说完说:“我们有临冬城,他们没有围城的人手”。就传来了巨人旺旺砸门的声音。那一刻拉姆斯的眼神甚至有点喜剧效果。狗棚里的他依然在挑逗珊莎,甚至说“我是你的一部分”,简直有点蝙蝠侠里小丑的意思。


本集播出前的梗概只有一句:“投降条件被拒绝和接受”。这说的不仅是龙母像奴隶主提出的投降条款,也是琼恩向拉姆斯提出的决斗。即使在最后一刻,拉姆斯还在孜孜不倦地吸引仇恨,他射中旺旺,然后说:“我想了想你的提议,觉得简直太棒了”。我庆幸导演让他说了


骑士与红祭司


这一幕的摄像太美了

虽然我在播出前提前知道了大致的剧情结果,但有那么一刻,我真的以为洋葱骑士会在战斗中死去,手中握着他送给席琳的鹿。演员的演技,以及导演的设置都太赞了。
如果没有洋葱骑士,也许在谷地大军赶来之前,琼恩一边所有的战士就已经牺牲了。瑞肯死的时候,他保持冷静让部队待命,琼恩失去理智冲向对方骑兵阵地送死,他立即命令骑兵冲锋,他还命令弓箭手不要向混战中的人群放箭,以免误本来就人数不多的己方。如果不是他,史塔克一方会早早失去自己的统帅,会在骑兵混战时损失更加惨重,也许就撑不到谷地大军赶来的那一刻。要知道,和琼恩一样,他也面临着发现席琳真相的巨大悲痛。

梅丽珊卓这一季戏份和台词不多,不知道是否和她拍摄期间可能已经怀孕有关。她对神和自己的怀疑,让这个角色在这一季成长了不少。因此虽然我不知道她会如何面对洋葱骑士,但我希望洋葱骑士先不要杀死她。
琼恩获得了战斗的胜利,他冲向敌阵时成百上千只箭也没有射中他,他差一点就要被对方骑兵砍杀时自己的骑兵适时赶到,在绝望中他看到谷地的骑兵从天而降。这些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在梅丽珊卓的眼里,都会是和琼恩复活一样的神迹,都会是光之王的功劳。
堆积成山的尸体预示着,北方已经不可能再有人与人的战争了,如果梅丽珊卓活下来,她会怎样影响北方的未来呢?


瑞肯史塔克:我是你的兄弟



第九集播出后,自己的戏份终于结束的瑞肯扮演者 Art Parkinson 发推表示:“Had a goog run”,并且用了“应该跑折线来着”的标签自嘲。

第三季第九集,布兰决定越过长城北上,他让不愿回到长城以北的野人欧莎,带着瑞肯一起去安柏家的壁炉城避难。剧集开始时才六岁(书中仅三岁),这时最多不过八岁的瑞肯,拒绝离开的理由竟然是自己“必须”保护布兰。


经历了失去父母和家园创伤的他,这时想的竟然是保护自己的兄长。不得不说,瑞肯拥有北方人的骄傲和坚强,当欧莎像所有塞北野人一样叫他“南方佬”的时候,他曾坚决地回击:“我们不是南方人”。凭这点,我就希望托蒙德把一口一个为了北方的小琼恩·安柏拍成肉泥。
常常有人说,如果琼恩是史塔克所有孩子里最像奈德的,那瑞肯就最像奈德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他们似乎都有着狂野的性格,脾气远比奈德暴烈。奈德代表着北方的沉稳,而布兰登则代表着北方的热血。可惜的是,史塔克家族这两代里拥有北方狂野和热血的部分,总是英年早逝。

虽然瑞肯这之前几季加在一起也没有几句台词,但如果不是扮演他的 Art Parkinson 进入变声期,他这一季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戏份。无论是被折磨让拉姆斯更加可恨,还是和拉姆斯斗智斗勇让我们更喜欢他。编剧也会乐于这么做,在杀死一个角色前让你对他产生感情。

如果编剧一定要杀死一个史塔克,也许瑞肯是里面最不让我们痛苦的选项了。但当你仔细去想这件事,还是不免会感到叹息。第四季后我们开始认为,布兰成为绿先知,艾莉亚成为顶级刺客,珊莎成为暗黑女王,琼恩成为守夜人司令,史塔克家族已经是各大家族里最有潜力的了。

但瑞肯的死在提醒观众,史塔克们的悲剧还在继续。临冬城虽然再次属于史塔克,但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上一代的史塔克,只剩下其实已经死去的班扬,在塞北孤独地骑行和抵抗着。这一代不过二十几岁的孩子们,都还在承受着分离,隔绝,猜疑,甚至是死亡。瑞肯也许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但他的死又一次奏响了那曲悲歌。在胜利的喜悦里,尸体上插满箭的他,让人不免感受到一丝苦涩的滋味。

再见,瑞肯。






最后的巨人


书里,野人们曾一起唱过这首歌: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最后的巨人,我没有同伴。

最后的巨人,从大山中走来,

我们曾经统治世界,

啊,小人族偷走森林,偷走山脉,偷走江河。

他们在谷地筑起巨墙,

捕尽溪流所有鱼获,

他们在石厅内燃起大火,

铸造锋利的长矛。

而我在群山中孤独,

没有同伴唯有眼泪。

白天被狗群追赶,

夜晚还有火炬。

只因阳光下若巨人存在,

小人族便寝食难安。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最后的巨人,

请记住我的歌。

总有一天,我将离去,歌声消逝,

沉寂持续,长长久久。

———《冰雨的风暴》,第十五章:琼恩

书里写道,唱完这首歌后,耶哥蕊特的脸上,竟然挂着泪珠。

旺旺可能的死去,代表着巨人这个古老民族的灭绝。第五集里,森林之子也灭亡了。比起后来才来到维斯特洛大陆的先民和安达尔人们,其实他们才是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原住民。


“在先民到来前,这片被你们称作维斯特洛的大陆是我们的家园,即便那时我们也人丁稀薄。诸神给了我们漫长的生命,却不让我们有太多人口,以防我们像丛林中没有狼群威胁的鹿那样过量繁殖。那是黎明之纪元,我们的太阳冉冉升起。现在太阳落下,我们的人数逐步减少。巨人也几乎绝迹,他们既是我们的敌手,也与我们同病相怜。西方山间的大狮子被杀光了,独角兽岌岌可危,猛犸象不过数百。冰原狼会比我们延续得久一点,但他们也终将灭绝。在人类造就的世界上,没有他们的生存空间,也没有我们的。”

她说起这些很悲伤,让布兰心有戚戚。事后他又想:换成人类,人类才不会悲伤。人类会愤怒。人类会憎恨,人类会发誓血债血偿。歌者唱着悲伤的歌,人类却会战斗与杀戮。


同样是在第五集里,阿多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挡住那扇门,而旺旺做最后一件事的则是打开那扇门,有趣的是,很多人都认为阿多有巨人的血统。这两个大个子为了同一个家族,做出了看似相反,但其实同样伟大的事情。这真让人唏嘘。

托蒙德被称为“吹牛大王”,因为他老说自己“上过一只熊之类的事情”。他此前也被称作“巨人克星”(Giantsbane),这集里被托蒙德干掉的小琼恩·安柏的族徽,在书里并不是电视剧里的四条锁链,正好是一个巨人。

至少这次托蒙德不是吹牛了。


托蒙德一定要告诉布蕾妮:我从小琼恩·安柏头上咬下来一块肉,就像你对猎狗做的那样。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慢慢变成了你。(是的我觉得他应该是这么油腻)

冰原狼和史塔克们


瑞肯在冰原狼毛毛狗之后死去,更突出了一个巧合。
此前有一种说法,认为冰原狼的生死和史塔克家族孩子们的生死密切相关。比如罗柏的“灰风”和罗柏前后脚死去,而第六季之前很多人坚信琼恩能够复活的理由之一,就是他的冰原狼"白灵"还没有死。
但这种说法并不可靠,珊莎的“淑女”已经死去很久,但珊莎简直越来越春风得意,布兰的“夏天”也死了,布兰似乎也没有死掉的迹象。

“淑女死了代表珊莎不再是淑女,夏天死了代表夏天结束”的说法虽然听上去没什么问题,但这不能解释“灰风”和“毛毛狗”的死背后的含义。

但巧合是,如果一个史塔克的北方印记越明显,他/她和冰原狼的生死联系也就越紧密:

珊莎被认为是所有孩子里最像是南方徒利家族的孩子。布兰的北方印记稍重一些,但他也梦想成为一名骑士,甚至是御林护卫,这意味着他要在七神教堂前受封,从而放弃旧神信仰。罗柏和瑞肯有徒利家的外貌(至少书里是这样的),但他们也拥有北方的性格。琼恩和艾莉亚则是外貌和性格都很像史塔克。“白灵” 一直在琼恩左右,而艾莉亚的“娜梅莉亚”离开了艾莉亚之后,不仅没有死去,甚至成长壮大,带领了一个狼群在河间一带活动。

作为仅剩的两只冰原狼之一,娜梅莉亚还有可能再出现吗?在原著中,艾莉亚会在“狼梦”中成为娜梅莉亚。也正是在狼梦中,它将凯特琳·史塔克的尸体从河中拖上了岸,才有了后来无旗兄弟会发现尸体并复活石心夫人。这一集拍摄期间,曾经传出过可能出现狼群片段的消息,现在艾莉亚将会离开布拉佛斯,她的故事线又需要一位搭档,也许她也会在河间遇到五季多没有出现过的娜梅莉亚。如果她能在遇见猎狗,那会有多好啊。桑铎一直都很喜欢狗,也许冰原狼也会亲近他。

盾墙


“盾墙战术”是欧洲古战场常用的战术之一,在对付步兵时曾十分有效。在导致英王哈罗德死亡的黑斯廷斯战役中,盾墙曾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欧洲古战场上,还有将盾牌同时置于头顶的龟式阵型,来防御对方弓箭手的攻击。

直到今天,各国的防暴警察也经常会用防爆盾组成一排盾墙,这种盾墙很难被闹事者或者控制对象冲破,甚至可以同时向前移动,将对手“推”出某个区域。

当然,盾墙阵型的弱点也有很多,比如盾牌墙很难抵御重武器,比如强弩和重锤,或者重骑兵。即使是“龟式阵型”面对机动性强的弓骑兵时也很容易被击破。而且盾牌墙一旦被突破,整个阵型会立即崩溃,十分难重新组织起第二道防线。罗马的五万大军,就曾被帕提亚一万人的弓骑兵和重骑兵打败。


尽管盾墙阵型缺点重重,但琼恩的军队却很难做出针对性的回击。这是因为野人军队历来没有足够的武器,塞北自由民自己是不炼铁的,他们的铁器几乎都是通过在长城之内掠劫时抢来的,装备质量参差不齐,更缺少重长枪重锤这一类的武器(如果旺旺有一把趁手的武器,该有多棒啊)。他们虽然有不错的弓箭手,但缺乏战术素养。不使用马镫的他们,也不可能有弓骑兵这个兵种对付盾墙。


盾墙的缺点,在面对谷底骑兵时显露无疑。这不仅是因为谷地骑兵从背后袭击包围圈,和骑兵对步兵本来的优势。盾牌兵们缺乏机动性的天然硬伤,即使面对突破进来的步兵,也会被轻而易举地冲散。被突破带来的恐慌和此前过于密集的站位,让他们更是在短时间内伤亡惨重。

弥林

我大胆预测,雅拉将是本剧头号撩妹高手。


相对于北境线烧的钱,弥林这一集只能给一个大黑球特写,然后我们看着这颗大黑球飞过非常假的弥林城 CG,即使那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长镜头。当然,后面三条龙第一次一起战斗的场景,还是充满了烧钱的诚意。


提利昂终于对丹妮说出了我同样的担心,担心她会在“疯王”之后成为“疯后”的担忧。不过在处决叛军和违背承诺的奴隶主时,任何人都不需要仁慈。龙母是否过于严酷,还要看她日后征服维斯特洛时的行为。但至少现在,她没有过分责备提利昂在弥林的施政,并在和雅拉谈判时十分信任他的意见。


多斯拉克骑兵,以及三条巨龙的战斗力,在这一集被完全体现,王权虚弱的维斯特洛,面对这样的入侵者时,是很难在军事上做太多抵抗的。丹妮和她的军队,应该很快会出发了,我希望这会是在下一集。


雅拉和丹妮的对话,在这一集充满血脉偾张的画面中,显得格外闪亮。双方在不断地摸底,斡旋,而两位女政治家、军事家的个人魅力也在对话中被展现。像雅拉这样自信、无谓的女性,丹妮也许还从未见过,而雅拉也许也是第一次听说,女性可以在强大的同时,不掠夺、不野蛮。这两个共同拥有糟糕父亲的人,日后的合作一定值得期待。

提利昂和葛雷乔伊们会面时,指责席昂曾在临冬城嘲笑他的身高,可是如果你回到第一季去看当时的对话,席昂其实什么都没说,反倒是提利昂在讽刺席昂从小被史塔克虏来做人质的身份。

如果那是五季多之前的事情,编剧的大意可以理解,那他们安排这一季没完没了讲了好几个太监笑话的提利昂,说“每一个讲侏儒笑话的人都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讲侏儒笑话的人”,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席恩,请看看灰虫子,看看他的自信和勇敢,你就会明白你不需要迎合很多人眼中“男人”的标准,你也会被尊重,也会成为一个英勇的人。

欢迎你关注我,也把我推荐给你同样喜欢《权力的游戏》的朋友。在即将开始的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这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我会试着告诉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骑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赞赏

《权力的游戏》S6E04: 你的名字会消失

Hold the door!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将圣狗子推荐给你喜欢美剧的朋友

圣狗子 《维斯特洛周刊》

IT'S NOT A LARGE BLOG. 

IT'S A PROUD ONE.





点击查看第六季其他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