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23棵盆栽,每一棵都价值连城!你见过吗?

我的悲伤,也要有一席之地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人唯有恐惧方能勇敢:《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总评(下)

2017-07-16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你们好,这是《维斯特洛周刊》,我是圣狗子。关于第六季的一切,我写了很多,而这将是我这个系列里的最后一篇。

还有不到1天就是第七季了。欢迎关注这个公众号。

人唯有恐惧方能勇敢。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夏雪的日子,他们发现冰原狼崽前,父亲教导过他,而他一直记得。


重提奈德


第六季里,奈德的名字被多次提起,我们不断被带回有关他的回忆,在他死后多年,我们又一次更深刻地了解了他。


去年看完第五季后,再回头看第一季,奈德常常让我感到“尴尬”。在君临的奈德,就像小指头说的:“暴脾气笨脑筋”。他避开了一切正确的选项,他惹怒了兰尼斯特们,他拒绝了蓝礼的帮助,他不愿与小指头合作,最终让自己命丧君临。



毕竟看完第五季的我们,已经领教过提利昂和瓦里斯们的智慧与深谋远虑,第一季里奈德盲目的荣誉感,甚至会显得有些幼稚和愚蠢。我曾不止一次地觉得,如果那时的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无数的人就不会在后来的混乱中丧命。史塔克们也不会四散天涯。

但好在,第六季又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奈德。他在布兰的闪回中出场,也在琼恩和艾莉亚身上被映射,他还在人们的谈话中被提及。我们才发现,狡猾与深谋远虑固然难得,但在那个人人为了自己的纷乱年代,奈德的荣誉感,他的奋不顾身,是多么的宝贵。



伊蒙学士说:“当不需要复出代价的时候,我们总能尽到自己的责任,荣誉感在这时来得很廉价”。

多少人在要付出的代价时退却,放弃自己的荣誉感。只有奈德,像个来自千百年前某个荣耀时代的英雄,能为了荣誉,付出最大的代价,放弃别人无比重视的权力,地位甚至是生命。

琼恩像个傻子一样冲向波顿的千军万马,像极了他。艾莉亚在千山万水后依然记得自己是来自临冬城的史塔克,也像极了他。





但为了自己珍爱的人,奈德也会果断放弃自己荣誉,来换取他们的安全和幸福。他愿意承认叛国保全珊莎,愿意默认民间流传的极乐塔之战的故事,保全从背后杀死拂晓骑士的霍兰·黎德,愿意只字不提莱安娜,不提琼恩的生母,来保护襁褓中的琼恩。


第六季里,艾莉亚、琼恩甚至珊莎的故事线,都在告诉我们: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以变成小指头或者瓦里斯,因为我们必须要懂得人性,也不得不屈从于某种规则。但在我们的心中永远要记得,自己依然是一个史塔克。


史上最华丽的电视剧


在今年艾美奖的创意艺术类奖项(Creative Arts Emmy Award)中,《权力的游戏》拿下了最佳选角,奇幻类最佳服装,最佳化妆等9个奖项,比去年还多了一座。这意味着《权力的游戏》已经是历史上最华丽的电视剧了。

一周后的主奖项颁奖中,《权力的游戏》再次拿下三座奖杯,超越 Fraiser 成为史上拿下艾美奖最多的美剧。

我也在这里颁出最后两座“金渡鸦奖”。


最佳导演:Miguel Sapochnik







Miguel 获得这个奖当之无愧,截止今天,他执导的最后两集 the Battle of Bastard 和 the Winds of Winter 的 IMDB 评分依然高达9.9分,这在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做到过。而这甚至不是他的灵光一现,要知道去年颇受好评的艰难屯之战 Hardhome 一集也是由他执导的。

更夸张的是,除了前无古人的 Miguel Sapochnik,《权力的游戏》在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导演奖项上,还设了一道双保险。因为第五季 the Door 的导演 Jack Bender,可能放到以往任何一年,单凭 Hold the Door 那一幕的戏剧效果与时空切换,就能拿到一座最佳导演的奖杯,可惜今年他的对手是 Miguel Sapochnik。


最佳配乐:Light of the Seven



从第十集的开场,直到大教堂野火的爆发,那段二十多分钟的剧情,似乎是浸泡在这段配乐所营造的气氛之中的。

在起初静美的旋律里,关于君临的剧情像瑟曦倒出的红酒一样缓缓流淌。即使洛拉斯额头被刺字,旋律也波澜不惊。

在舒缓的人声中,“小小鸟”们将手中的尖刀疯狂地刺向派席尔学士。音乐的节奏开始加快。而随着兰塞尔被刺中,音乐变得更加激烈。但当镜头切回贝勒大教堂,旋律又变得和教堂里平静的气氛一样舒缓。

玛格丽发现大事不妙,兰塞尔也在同时发现地窖尽头的野火,音乐再次紧张起来。并最终将剧情推向了教堂大爆炸的高潮。而这时音乐戛然而止,只留下瑟曦满意的微笑。





这一段剧情与音乐配合得天衣无缝,也为我们带来了电视史上最好的20分钟之一。


第六季的几个缺点


比起前四季浓浓的文学感,第六季更像一部电视剧了。

失去了原著的指引之后,编剧在处理一些细节时的哲学,显得和马丁有所不同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愿意用精彩的“情节”去交换故事发展的“逻辑”





丹妮莉丝的扮演者 Emilia Clarke 与作者马丁在艾美奖前一天的 BAFTA 茶会上

对于马丁这位世界构建者来说,书中故事发展的逻辑是大于一切的。但对于习惯了电视剧编写套路的编剧们来说,一切则没有那么完美。

马丁是有耐心的,他愿意慢慢构建一个故事,也愿意在原著里插入好几个不那么劲爆的章节。但编剧们是没有勇气,没有条件,也没有篇幅去做这样的事情的。他们必须考虑收视率,考虑几分钟内必须有一次的小高潮。

第六季里的逻辑漏洞,乍一看似乎微不足道。比如第一集里,布蕾妮用不任何定位工具,就能找到波顿家需要用猎犬才能找到的珊莎和席恩;比如艾莉亚神奇的愈合速度;比如忧郁的艾德可以不经选举成为守夜人司令;比如谷地骑兵的神兵天降。这些点分别拿出来的时候,都算不上什么不能接受的漏洞,但当他们堆积在一起时,第六季的逻辑感,就大大减弱了。

第六季的另一个逻辑问题,就是主角们的光环更耀眼了。






曾经有网友总结过冰与火世界的规则:


“不做死不一定不会死,作死一定会死”。


此前的几季中,不管是奈德、罗柏还是泰温·兰尼斯特,似乎都印证了这个道理。







但第六季里的琼恩,显然脱离了这个法则的束缚。编剧并没有让他在复活中失去太多的东西。而在私生子之战上,他犯了太多错误,战术上完败给拉姆斯,但编剧依然让他在没有付出太多代价的情况下,有些侥幸地取胜、复仇,并最终登上了北境之王的宝座。

这让我很好奇,马丁会在书中怎样安排这条故事线。虽然我相信,书中的琼恩也一定会成为北境之王,但他走向王座的道路,无疑会更坎坷更曲折。他一定会付出太多的代价,而也我很想知道,这些代价究竟会是什么。







同样的例子还有艾莉亚。我其实可以接受前三集里艾莉亚失明,复明的剧情。但我无法接受她在放弃刺杀 Lady Crane 后,大摇大摆地走在布拉佛斯大街上的大意。

流浪儿刺中艾莉亚的位置,和此前卢斯·波顿,阿里欧·何塔被刺中的位置几乎一模一样,两人都一刀致命。而流浪儿不仅刺了艾莉亚数刀,还曾在刺入后扭动了刀刃,艾莉亚的伤口还被河水。但最终,她依然只是喝了一些罂粟奶,睡了一觉之后就几乎复原。








这不由得让我觉得,编剧这样安排的目的,似乎只是为了在第七集的结尾留下悬念,然后在第八集安排高潮。“悬念”和“高潮”和“收视率”密不可分,却和“逻辑”渐行渐远。

尽管我喜欢那句“我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我甚至喜欢她们在布拉佛斯的追逐。但如果这一切都发生得更合情合理,我也许就可以更好地享受这段剧情了。







提到艾莉亚,也得第六季的另一个缺点:人物成长的曲线。

我心中第六季最有魅力的角色曲线,是詹姆·兰尼斯特的,而他充满自我矛盾的人格发展,恰好是回归了原著中卷四的人物轨迹。

马丁虽然为两位制片人勾画了未来剧情的重点。但两位制片人得到的,也许更多的是故事线的结局,人物的归宿,而不是人物们发展变化的轨迹。







这其中马丁是有责任的,在第六季总评(中)里我们曾说到过马丁“五年计划”的失败,使得他必须推倒一切,重新编写五年间的剧情。这里面最困难的,莫过于艾莉亚、布兰几个角色的成长和变化。

因此,马丁让布兰在卷四中彻底消失,而艾莉亚在到达黑白之院之后的剧情,也不像之前她旅途那么有趣。







没有了马丁的指导,编剧们显然也效仿不了马丁式的人物发展,效仿不了那种娓娓道来,层层铺垫,以及连接其间的坚实逻辑。

他们更善于的,是典型的电视剧式的人物发展:想要大起,你必须大落。

因此剧中的珊莎,必须在被拉姆斯强暴和虐待之后,才能变得勇敢坚强。剧中的琼恩,必须先成为孤家寡人,才能登上王座。







书中的艾莉亚,虽然同样失明,但她会在失明中学习,感知,成长。

剧中的艾莉亚则是被失明打击,然后学会在黑暗战斗的方式。

这虽然也足够精彩。但失明的经历,并没有使艾莉亚变得成熟。我们可以说,她在失明中学会的是“术”而不是“道”。

也许是缺少剧情的支撑,艾莉亚的演员 Maisie Williams 在这一季中的演技也显得有些不如珊莎的演员 Sophie Turner。(尽管后者没有被艾美奖提名)







在布拉佛斯待了18集之后,我们对黑白之院和无面人依然知之甚少,他们似乎和我们之前理解的一样,依然只是一个刺客团队而已(书中关于无面人其实是有很多令读者难以割舍的谜团的)。这对于一部篇幅十分有限的电视剧来说,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如果编剧不清楚艾莉亚发展的轨迹,为什么不能让她像布兰一样,少出现几集,然后将精彩的剧情集中呢?

这也就是第六季最不像马丁的文学巨著,而更像一部电视剧的一点:比起冷酷的马丁,编剧们是无法割舍深受观众喜爱的人物的。







于是有了好几集的棍子格斗,于是有了在布拉佛斯命悬一线的追逐戏。回头看艾莉亚的发展,这一切似乎都可有可无。

可谁让我们这么喜欢艾莉亚呢。作为一名观众,我承认有罪。

观众们离不开艾莉亚,但也许马丁笔下她的故事线,才会更符合我们心中的她。







我心中的最后一个缺点,就是缺少了马丁原著作为基础,第六季的台词水平较之前四季大大下降了。

虽然我为第六季整理出了五十多句经典台词,但其中的很多台词之所以精彩,是因为它们在剧情中特定时刻的意义,而不是他们单独拿出来时本身有多么动人。

第六季的洋葱骑士,好像说了太多的“Fuck”,而提利昂则讲了太多的老二笑话。在很多个瞬间,一些台词会让你觉得,这不是这个角色应该说的。正是在那些时刻,我会有点出戏。







这个缺点,也不能完全责怪电视剧的主创们,因为这并不是他们一开始选择要做的工作。毕竟对于编剧们来说,以前他们只需要改写,甚至照搬书中的对话就可以了。但现在,他们只能从零开始写起。不管他们怎么强大,每集大概两周的编写周期,也很难和马丁平均每本四年磨砺出来的文字相比。况且马丁本身就是一个台词大师。

何况,当剧情足够精彩时,台词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谁敢说那句简单到极致的“六十二”(Sixty-two),不是一句充满力量,值得被铭记的台词呢?







以上,几乎就是编剧们在极大的难度下,所有的缺点了。

他们做了太多出色的工作。这些缺点和那些杰出的工作比起来,其实很容易被原谅,也很难被记起。

其实,第六季不像马丁的原著,而更像电视剧,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书中临冬城里嫁给拉姆斯的,是个不为观众熟悉的“假艾莉亚”珍妮·普尔。编剧大胆地将她替换成珊莎。而珊莎和谷地的关系,也并没有被丢弃。不重要的人物被减少了,重要的故事线却依然存在。这样很“电视剧”的设计,其实是很巧妙的。







剧中女性力量也终于这一季崛起,而这一丝一毫也不像是为了政治正确而强行做出的安排。比书中更加立体的瑟曦,充满矛盾的珊莎,割开佛雷喉咙的艾莉亚,拯救了席恩的雅拉,终于前往维斯特洛的丹妮,一心复仇的荆棘女王,她们在第六季都展现出了让人敬畏的力量。电视剧虽然缺少了很多书中的支线,但却因为比书中更鲜活的她们,而变得同样完整和壮观。

这一切的美好,让我在第六季完结了快三个月的今天,依然总会感到其他电视剧剧情的廉价。对于我和很多人来说,《权力的游戏》仍是无法替代的。


“不出预料”


很多第六季的批评者,总是喜欢在看完某集之后轻蔑地说道:“切,这我/贴吧上的人早就猜到了,《权力的游戏》终于崩坏了”。

说这句话的人,大部分都是一口气看了四季几十集的内容。他们之前感受到的“不可预测”,多是因为在连续观看四十集内容时,连考虑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上网搜索相关消息。

但如果你真的是从第一季的时候就开始一周一周、一年一年地等待,从那时起不断关注论坛和微博上的相关消息,所谓的“不可预测性”,早就被喜欢剧透的原著读者们破坏了。





更何况因为《权力的游戏》这两年的大火,充斥在生活每个角落的讨论越来越多,即使一条剧情线有一千种可能,也差不多被读者和观众们穷举了。因此不管发生什么,你总是能从讨论的故纸堆里找出一些与之重合的。然后指着它兴奋地说:“哈,看!早就有人猜到了!”

是的,有人猜到了,所以呢?

何况很多我认识的人,也是大部分人,其实都只是每周播出后看一集,也不会去搜索什么相关信息。他们在收看这一季时,仍是充满了惊喜的。而且,“不可预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不可预测,在大多数时候都意味着主角没有光环的保护,随时都可能死去。就好比奈德,就好比凯特琳,就好比罗柏。但如果这部剧一直“不可预测”下去,那主角会被杀光吧。




《华盛顿邮报》曾做过统计,截止第五季完结,《权力的游戏》里已经死了704个人了。一部作品的主角光环再怎么微弱,只要它足够优秀,就不会为了杀人而杀下去,也不会为了“不可预测”而颠覆逻辑。否则那些曾经看似新鲜的“杀死主角”的套路,总会变得像是陈词滥调。君不见过去一季的《行尸走肉》,已经受到了多少的批评了。

其实,《权力的游戏》依然在与众不同。因为大多数故事讲到这里,讲到终章的高潮之前,会开始变得残忍,开始死去一两个主角,为最后的大结局和大高潮做准备。而《权力的游戏》的这帮主创们,却偏偏要让你在这时觉得很开心,然后再给你心里重重的一锤。





Maisie Williams 在读过第七季的剧本后大呼“要来真的了”


作为一个经历了很久“意料之中”的观众,我很早就已经把所有的书读完了。对我来说,很多事都是“意料之中”的。但这并没有使我的体验被削弱。相反,我自以为是最能从中得到快乐的人。

虽然我知道了将要发生的,黑水河之战还是在挑战我的神经,让我不知道该支持谁; “红色婚礼”依然看得我如坐针毡,祈祷一切不要发生;“紫色婚礼”上乔弗里之死依然让我痛快;在提利昂的比武审判上,我依然觉得“红毒蛇”奥伯伦亲王要杀死“魔山了”;艰难屯则依然让我冒冷汗;私生子之战则让我压抑,让我窒息。






除了这些重要情节外,我还享受角色们的对话,享受琳娜·海蒂扮演的瑟曦皱着眉头传达出的一万种思绪;享受我在第六季里第一次看到的奔流城(第三季时没有呈现城堡的全景),第一次看到的角陵,第一次看到的熊岛,学城和旧镇;我享受詹姆去谈判时,奔流城将士们看着他的眼神;我享受布蕾妮驾马营救几乎绝望的珊莎;我享受雅拉鼓励席昂的话;我享受小指头在“北境之王”的高呼声中看着珊莎的眼神,和珊莎凝固的微笑。






而当丹妮莉丝像几百年前的“征服者”伊耿·坦格利安一样带着她的三条龙前往维斯特洛,当琼恩和珊莎让冰原狼的旗帜重新在临冬城飘扬,当艾莉亚像佛雷们割开自己母亲喉咙一样割开瓦德·佛雷的脖子,这一季就对我来说足够美好了。因为接下来将是无数的腥风血雨,在那之前,让我们彻底高兴一次吧。






第六季的我们


《权力的游戏》每集首播时,法国都是凌晨3点。凌晨4点首播结束,我一般写完就可以去上班了。

我从没想过偷懒用一大堆推特上的搞笑图片来吸引点赞,也没有想过去找一些无聊的八卦来凑字数。写完最后一集的时候,我感到很累很累,但也很充实。

在我开始写的时候,知乎上关于这个版块的讨论戾气很重。但我一直不相信那是大多数人的观点。因此那时我的签名是:“尽量避免对剧集的廉价批评”。

而今天,因为我们,大部分人都可以认真地讨论剧情,讨论作品。这让我觉得是我们一起,这个话题下的讨论变得更友好,更有意义。我们悄然改变了中文互联网关于一部当世最伟大电视作品的讨论氛围。

第六季首播时,我正在迷途。在写作的过程中,在被阅读的过程中,我感到了力量。回首那个时候,我发现我不那么迷茫了。这离不开你们的力量,谢谢你们。

我也承诺你们,我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更新《维斯特洛周刊》。对于它我有很多计划。我会用各种资讯和我的解读,让你们的生活在这些日子里,不会彻底地失去《权力的游戏》。

I promise.



欢迎你关注我,也把这个公众号“圣狗子”推荐给你同样喜欢《权力的游戏》的朋友。在即将开始的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这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我会试着告诉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骑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赞赏

冬天近在眼前:《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总评(下)




圣狗子 维斯特洛周刊

IT'S NOT A BIG BLOG.

IT'S A PROUD ONE.

点击查看第六季总评(上)(中)与更多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