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提利昂·兰尼斯特会是“疯王”的私生子吗?

2017-08-19 圣狗子 圣狗子 圣狗子

这是《维斯特洛周刊》,我是圣狗子,请在看过 S7E05 后阅读这篇文章


别担心,尽管我起了一个气势汹汹的标题,这其实不是一篇充满恶意剧透的文章。本文其实只是想聊聊《权力的游戏》进行到现在最有意思的一个理论,全文都构建在散沙一般的整理和猜测上。但它也事关整个冰与火世界的存亡,可以说不看不是维斯特洛人了。

在凯岩城公爵、国王之手泰温·兰尼斯特风华正茂的31岁那年,他失去了自己一生挚爱的妻子乔安娜。垂死的乔安娜一定不会相信,若干年后在泰温公爵会以一个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罪名,判乔安娜托付给他的孩子死刑,并在行刑的前夜, 被这个孩子杀死在了马桶上。

事实证明,泰温大人不拉金子,但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你不是我的儿子”,却成了一个著名理论的金玉良言。站在泰温对面拿着十字弓的提利昂·兰尼斯特,真的是“听我怒吼”的雄狮家族的纯正血脉吗?

A + J = T

如果你了解泰温大人对乔安娜夫人的爱,你就会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会痛恨一个乔安娜留给他的孩子。如果你了解泰温大人对“疯王”伊利斯的恨,那么“提利昂是伊利斯和乔安娜的孩子”这个理论,就显得一点也不牵强。

伊利斯对乔安娜的骚扰在书中被不止一次提及,在与乔安娜的婚礼上,一贯不动声色的泰温大人露出了罕见的笑容。但在那个幸福的晚上,醉醺醺的伊利斯开了个失败的玩笑,说泰温已经没有乔安娜的初夜权了。


在御林护卫八卦斯坦……不,巴利斯坦和丹妮告诉丹妮的往事中,疯王还在泰温和乔安娜新婚行房时“过分自由”。当然,提利昂的出生,是结婚之后很多年的故事。

乔安娜在疯王的父亲继位时就来到君临,作为疯王未婚妻雷拉公主的女仆。流言声称她在杰赫里斯二世加冕当晚就和疯王同床,但很多角色都不相信这则故事。


在与泰温婚后不久,乔安娜离开了君临。据说,一贯对疯王风流行径眼不见心不烦的雷拉(此时已经是疯王的王后),第一次无法忍受疯王将她手下的 Lady 当做荡妇来对待。

此后乔安娜极少返回君临,虽然伊利斯会在双胞胎诞生后要求她来君临与泰温同住,因为自己“想念她美丽的样子”。还向泰温表示自己娶错了妻子。这些行为,都使得泰温和伊利斯这两位少年时代的好友渐行渐远。


伊利斯加冕十周年庆典期间,乔安娜带着瑟曦与詹姆来到君临。此时已经越来越疯疯癫癫的伊利斯公然问乔安娜,哺乳双胞胎是否让莱安娜的乳房下垂了。


大约一年后,乔安娜因难产死在凯岩城,这夺走了泰温公爵性情中几乎所有好的部分。也几乎注定了这个家庭接下来的悲剧。

在兰尼斯特家族金子般发色被无数次提及的《冰与火之歌》中,提利昂·兰尼斯特却拥有着发白的金发,这就像坦格利安和兰尼斯特交汇在一起。他的眼睛一只黑色,一只绿色,难免让人想起坦格利安家族历史上的另一个私生子西蕊·洋星蓝色与绿色的双眸。

就像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琼恩·雪诺/坦格利安一样,提利昂的出生也导致了母亲的死亡。一些人描述他出生时像个怪物的样子,也和丹妮莉丝与卓耿的死婴十分相似。

关于雷戈的描述:


整个人畸形扭曲。我亲自帮他接生,他像蜥蜴一样全身长满鳞片,眼睛是瞎的,屁股上生了条短尾巴,还有一对像蝙蝠一样的小翅膀。我一碰他,他的皮肉就从骨头上脱落,里面满满的都是蛆虫,散发出腐烂的恶臭,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流言传说提利昂出生的外貌:

一路过来,人们都说你像猪似的长了一根硬硬的卷尾巴,头大得出奇,几乎有身体的一半那么大,而你生下来就有厚厚的黑发和胡子,一只邪恶的眼睛与狮爪。


提利昂像丹妮莉丝一样做过关于魔龙的梦。在《权力的游戏》中,他也是除了琼恩与丹妮莉丝外,唯一一个与龙有过近距离接触的。很多人都认为,坦格利安与龙的关系深入他们的血脉与基因,所以他们的兄妹通婚不是习俗,而是战略。

丹妮莉丝在不朽神殿看到的幻象中,她的哥哥雷加亲口说道:龙应该有三个头。这句话在伊蒙学士在临死前再一次被提起。也许除了丹妮与琼恩,世界上还有第三个幸存的坦格利安。

雷加:

“他已经有了一首歌,”男人答。“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他边说边抬起头,视线与丹妮交汇,仿佛看到了门外的她。“还有一个,”他说,她不知他是对她还是对床上的女人讲话,“龙有三个头。”

伊蒙学士:

有一回他哭着醒来。“龙有三个头,”他哀叹,“但我年迈体弱,无法成为其中之一。我应该跟她在一起,为她指引方向,可我的身体啊,实在难以胜任。”

书里红袍僧马齐罗也曾对提利昂说过这样的话:

年迈和年轻的龙,真实和虚假的龙,光明和黑暗的龙都有。我还看见了你。小小的身材却洒下长长的阴影,你在魔龙群中怒吼。


在詹姆年仅15岁那年,他被疯王封为御林护卫,就此放弃继承权。这一行为让泰温彻底愤怒,辞去了首相的职位。很多人都认为,疯王其实是通过此举让自己的私生子成为泰温的继承人,而彻底地羞辱泰温。

而泰温在率军攻入君临后,将伊利斯孙子与孙女残忍杀害的方法,则是对疯王最后的报复。


这就是 A + J = T 理论,也就是 Aerys + Joanna = Tyrion看了以上的证据,你大概会觉得,提利昂·兰尼斯特几乎一定是疯王的私生子了。

但这篇文章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接下来的观点:他不是。


A + J != T

提利昂的白发和“阴阳眼”不见得和坦格利安有什么关系,作为坦格利安与别的家族的“混血”,琼恩就没有类似的特征,而书中的提利昂也没有继承坦格利安的美貌。

事实上,马丁自己也觉得读者们夸大了卷一中“种性强韧”(The seed is strong)的意义,瑟曦的孩子们的金发不是证据,而是让奈德发现真相的催化剂。


执着于“维斯特洛遗传学”的观众一直不解,剧中史坦尼斯的席琳公主为什么一直是棕色头发,但事实上,席琳登场时马丁还是制片人和编剧,可见他自己也不在意这些细节。

白发和阴阳眼,其实和提利昂一瘸一拐的双腿、褐色与金黄色掺杂的胡须以及突出的前额一样,都只是他“畸形”外貌的一部分,是掩盖了他金子般头脑和内心的外壳。


提利昂诞生后不久,当时还是个孩子的“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就和母亲来到了凯岩城,他看到的只是个婴儿,只是身体稍小一些。因此提利昂出生时的"尾巴"和"胡子",可能只是从那时起就痛恨提利昂的瑟曦编造的谎言。

中世纪难孕妇死亡率也很高,乔安娜的死亡也许和自己的儿子是龙种无关。


马齐罗和梅丽珊卓这样的祭司虽然看到幻想很可能是真的,但他们的解读却经常与光之王的本意差了一大截。而马齐罗看到的提利昂在魔龙群中怒吼,其实正对应了兰尼斯特家族的族语:“听我怒吼”。提利昂也是书中唯一和丹妮、琼恩、小格里芬都见过面且有过深入交流的人,也对应了“在魔龙群中”。

提利昂有关龙的梦,也和丹妮莉丝完全不同。丹妮有关龙的梦的主题往往是“血与火”,甚就像坦格利安家族的族语,甚至经常有预言性质。而提利昂的梦更像是一个魔龙“脑残粉”的幻想。


比如他在书中最近一次曾梦到自己骑着龙回到维斯特洛,就像一个孩子的梦想一样,又比如曾经梦到用龙杀死泰温和瑟曦,完全是被父亲和姐姐迫害后的创伤。此外,琼恩也没有梦到过龙。

马丁也许曾经在作品留下了“提利昂是坦格利安”这种可能性,但就像他20年前最初的《冰与火之歌》计划中,詹姆会杀掉所有王位继承人坐上铁王座成为大反派一样,这个可能性即使存在,现在应该也已经不了了之了。


丹妮的预言中也不止一次将提利昂比作狮子。

玻璃蜡烛被点燃,苍白母马即将到来,其余事物紧随其后。海怪与黑焰,狮子与狮鹫,太阳之子和戏子的龙,皆莫信。牢记不朽者,留心芳香的总管。

其中狮子指的应该是提利昂,而狮鹫的英文 Griffin 其实正好也是格里芬这个名字的英文。提利昂在卷五中遇到一个叫做小格里芬的人,后来推测出他其实是雷加的大儿子“伊耿六世”——那个大部分人认为在君临沦陷时被魔山杀死,但瓦里斯声称自己”狸猫换太子“救下的坦格利安。

银马拖着一具血淋淋的赤裸男尸,在崎岖的地面弹跳。一头白狮在比人高的草丛中奔跑。

白狮正好对应提利昂发白的头发,而比人高的草丛则对应了提利昂的身高。赤裸的男尸已经发生,就是在第一季中企图毒死丹妮的红酒贩。


即使是和龙的亲密接触,提利昂和琼恩两场戏的情绪也完全不同。

S6E02中提利昂与龙的接触的核心是“信任”,两条龙韦赛利昂和雷哥口中一开始已经有蓄势待发的火焰,在提利昂为他们打开锁链后都也转身离开。

而S7E05中卓耿与琼恩的核心则是“亲昵”,在琼恩抚摸卓耿的时候,它顺从极了,也不愿离开。


《权力的游戏》中龙的叫声由二十多种动物的声音合成,如果你自习观察,也会发现卓耿与琼恩在接触时的叫声也多了一种幸福感。

故事中的角色不止一次说过,提利昂才是最像泰温的孩子。这其中就包括泰温的亲妹妹,吉娜·兰尼斯特:

亲爱的,我是看着你在乔安娜的奶子上吸奶,一点一点长大的。你笑的模样像吉利安,打起仗来像提盖,你身上还有某些属于凯冯的精神,否则就不会披上白袍了……但提利昂才是泰温的儿子,不是你。这话我对你父亲说过一次,之后他整整半年没有理睬我。男人就是这样顽固的傻瓜,即便像他这么千年一遇的人物也不例外。


这自然不能证明提利昂就是泰温亲生,毕竟琼恩也是史塔克家族的孩子里最像奈德的。但这至少能解释泰温对提利昂的恨

提利昂这个畸形丑陋的侏儒才是最像自己的人,无疑是上天对骄傲的泰温公爵最大的嘲弄。

泰温怨恨自己的父亲泰陀斯·兰尼斯特的善良与懦弱,这导致兰尼斯特家族的声望跌倒谷底,泰陀斯唯一的女儿也不过嫁给了瓦德·佛雷的次子而非继承人。


泰温从父亲晚年起用铁腕重整家族与整个西境,完成了兰尼斯特的复兴。所以他最害怕自己所缔造的一切被继承人毁于一旦,也最害怕兰尼斯特家族再被别人嘲笑和蔑视。所以他一直在想方设法让詹姆脱掉御林护卫的白袍。

泰温的母亲死后,泰陀斯找了一个平民的女儿做情妇,并让她穿戴着泰温母亲的服饰。泰陀斯死在去找情妇的楼梯上后,泰温拿回了泰陀斯送她的一切物品,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在兰尼斯特港赎罪游街。

这也许也就是他无法容忍提利昂将妓女雪伊带到君临的原因。很多人可能忘了泰温对提利昂的第一任妻子泰莎所做的:


在偶遇、相爱后,年仅13岁的提利昂找了个醉酒的修士,在一群猪的见证下与泰莎成婚。发现这些后的泰温,让詹姆骗提利昂说泰莎其实是个妓女,然后命令自己的手下轮奸泰莎,每个手下会给泰莎一枚银币,最后再让提利昂与泰莎上床,并在结束时给泰莎一枚金币,因为“兰尼斯特更加高贵”。

以泰温的性格,如果提利昂是疯王的私生子,他一定在襁褓中就杀死了他,但他却一定不会杀死乔安娜的骨肉。如果提利昂在审判中没有被激怒要求比武审判,将泰温的名望与尊严推到悬崖边缘,他也不会对提利昂起杀心。


提利昂的生活作风让泰温想起了自己最不愿成为的泰陀斯,但提利昂也折射出泰温自己的狡猾和傲慢。他恨提利昂,因为提利昂几乎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泰温全部的优点,与那些他自己不愿承认的缺点。雪伊出现在泰温的床上,几乎是权力的游戏里最讽刺的画面。

如果提利昂是疯王的私生子,泰温简直就是一个在经历了妻子被玷污,女儿与雷加的婚事被疯王拒绝,长子的继承权被变相剥夺等奇耻大辱之后,依然以大局为重的大丈夫。泰温甚至养大了疯王的私生子,最终也只是要求他穿上黑衣,简直和凯特琳·史塔克差不多。


因此,提利昂是疯王的私生子的理论,不但变相原谅了泰温对提利昂的憎恨,简化了泰温这个复杂的反派角色,也让这段充满马丁尖酸的恶趣味的父子关系变得寻常起来。

提利昂是的坦格利安的理论,其实折射出很多观众与读者对提利昂这个角色的爱。但也反映了在很多朋友眼中,冰与火之歌是坦格利安家族(最多加上史塔克)为核心的故事。而这一切追根溯源,竟然只是因为他们“高贵”的血脉带来的与龙的关系。提利昂有智慧,有勇者之心,他的经历里有血也有泪水,不需要坦格利安的身份加持。

将世界的存亡维系在一个家族的身上,这也不符合马丁的世界观。书里已经有了不止一个 Secret Targaryen。在长城上孤独度过一声大多数时间被人遗忘的伊蒙学士是,三眼乌鸦是,琼恩是,那个号称被瓦里斯掉包的“伊耿六世”也是。Secret Targaryen 已经不再那么稀奇了,但兰尼斯特家族其实是马丁的最爱。

A + J = C + J

有人认为瑟曦和詹姆才是疯王的私生子:Aerys + Joanna = Cersei + Jaime

这个理论也不是毫无理由,最近的两个凯岩城公爵泰温(Tywin)和他父亲泰陀斯(Tytos)的名字都是 Ty 开头,再往前还有泰伯特(Tybolt)。泰温给长子詹姆的名字却不以 Ty 开头。而瑟曦和詹姆的乱伦,也很有坦格利安家族的风采。


但这个说法自然问题很多,因为如果瑟曦和詹姆是疯王的私生子,那么乔弗里、托曼和弥赛拉也成了坦格利安。那么这个世界里的 Secret Targaryen 简直要泛滥成灾了。

泰温对詹姆和瑟曦也一直疼爱有加,如果提利昂和詹姆同时在场时她说“这个给我儿子”,那泰温大人一定说的是詹姆。这当然不会是泰温对疯王私生子的态度。


事实上,兰尼斯特历史上有很多名字不以 Ty 开头的领主,为家族“骗”下凯岩城的就叫兰恩·兰尼斯特。而泰温一生痛恨自己父亲泰陀斯,也许他不给詹姆以 Ty 开头起名也是为了避免自己的长子重蹈覆辙。

那么,谁是龙的第三个头?


可能性1:瑟曦

虽然上面刚刚说过,瑟曦和詹姆不可能同为疯王私生子,但你也可以在这个时候发动“维斯特洛遗传学”:据说每400对异卵双胞胎里,就会有一对有不同的父亲。

所以也许瑟曦和詹姆其实同母异父,瑟曦的生父是伊利斯,而詹姆的生父是泰温。毕竟疯王在泰温的新婚夜“过度自由”了。


所以到了托曼和弥赛拉这一代,坦格利安血统也就和劳勃一样(劳勃的祖母是坦格利安)只有四分之一,已经不能算龙种了。


瑟曦的坦格利安血脉也解释了她为什么疯疯癫癫,为什么在两人的乱伦中她扮演了更多主动的角色,以及她对野火的着迷。

当然,这个可能性也就是说说罢了。


可能性2:布兰

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说法,布兰没有坦格利安的血统。但龙有三个头的意思可能是龙有三个骑士,布兰可以用意念控制三条龙中的一条,成为一个龙骑士。上一集里的布兰已经能够同时控制一群乌鸦。也许控制龙也不会太难。

三眼乌鸦对布兰说过:你再也不能走路了,但你能飞。他从小梦想成为骑士里最崇高的御林护卫,也许成为龙骑士,成为 Bran the Dragon Rider 也算是梦想的另一种形态吧。大概这种让人欣慰的画面,就是很多朋友喜欢这条理论的理由。


可能性3:提利昂

等一下,不是我们刚刚否定了这个可能吗?

我们否定的,是提利昂的生父是疯王的理论。而这个涉及时空穿越理论则认为,提利昂的坦格利安血脉来自丹妮莉丝。

这是我见过最疯狂的理论,这个理论中穿越时空的人,是丹妮和卓耿的婴儿雷戈。这条理论认为,雷戈被时空穿越回了提利昂出生的时段。而乔安娜生下的长着尾巴的男婴被掉包,雷哥被换到了他的婴儿床上,而那个长着尾巴的男婴则换到了丹妮的营帐里。所以等红毒蛇来到凯岩城时,提利昂已经没有尾巴了。


由于时空穿越对肉体的物理伤害,本来在预言会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的雷戈成了畸形的侏儒,而那个长着尾巴的男婴更是死在了穿越的过程中。


如果这个理论是真的(希望渺茫),那么究竟为什么宿命要将提利昂穿越回过去呢?是弥丽·马兹·笃尔对丹妮的惩罚?还是布兰通过某种方式的干预,一定要让丹妮的孩子在末日前长大成人?


当然,如果像布兰的猜测中一样,龙的第三个头只是龙骑士,而不需要是坦格利安,提利昂不用穿越就能成为龙的一个头。他可以像为布兰设计马鞍一样,为自己设计一套“龙鞍”去成为龙骑士,实现那个儿童时代曾让他哭过整夜,已经破灭的梦想。

可能性4:伊耿六世

在书中,提利昂似乎的确相信小格里芬是伊耿六世。卷五里小格里芬已经带着雇佣军黄金团登陆,并且在风暴地攻下了几座城堡。


电视剧虽然抛弃了小格里芬这个人物,但在S7E04中,瑟曦提到了雇佣黄金团的计划,这也许意味着因为伊耿六世对结局不小的影响,这条故事线会最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电视剧里。

甚至有传言说电视剧里,雷加为琼恩起的名字就是伊耿,如果这是真的,小格里芬的一部分剧情很可能会被分在琼恩的身上。


但伊耿在丹妮的预言中,小格里芬对应的应该是“布龙”,一听就是易燃的赝品。红袍僧马齐罗对提利昂的话中也提到了伪龙的存在。更何况支持伊耿六世的瓦里斯和伊利里欧一直像是有更大的阴谋,他们做这样的事情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甚至有一些理论,认为小格里芬其实是伊利里欧的儿子。伊利里欧深爱自己去世的妻子西拉,而号称是坦格利安忠臣的他,对小格里芬的关心也远胜过他对丹妮莉丝和韦赛里斯的。而西拉的头发也的确是银金色的。


可能性5:詹德利

因为劳勃的祖母是坦格利安,他的私生子詹德利就获得了八分之一的坦格利安血统。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龙吧。

可能性6:龙不需要第三个头

马丁说过,龙的三个塔不一定就是三个人。也许龙的三个头,指的就是丹妮的三条龙。而这个理论也能部分解释亚梭尔·亚亥的预言。


然后亚梭尔·亚亥将冒烟的剑插进了她仍在跳动的心脏。据说就是她混杂痛楚和狂喜的呐喊,使月亮裂开了一道凹痕,但她的血液、灵魂、力量和勇气全部注入了那把剑。这就是英雄之红剑,‘光明使者’的故事。

以下空白内容点击即可出现文字

为避免剧透,请在S7E06后点击

 


由于韦赛利昂将在S7E06后死去,龙已经不需要第三个龙骑士。进一步排除了提利昂是坦格利安的可能。雷哥(雷加)和琼恩,卓耿(卓戈)和丹妮,也是很好的对应关系。被夜王复活的韦赛利昂,可能会被布兰试图控制。

龙才是亚梭尔·亚亥的剑的理论很早就有,如果剩下两只龙中的一只也在未来死去,那么两只死去的龙,就可以对应亚梭尔·亚亥前两支断裂的剑,而剩下的那只龙,则会是亚梭尔亚亥的“光明使者”。

可能性7:

我目前最喜欢的理论认为,龙的第三个头会是丹妮莉丝与琼恩的孩子。这也会让上面关于亚梭尔·亚亥的预言有了新的解读:


也许亚梭尔·亚亥不需要杀死妮莎·妮莎,她痛楚与狂喜的呐喊也许是来自分娩。而“光明使者”则是他们的孩子,也是冰与火之歌。

大结局一定等不到这个孩子长大。但别忘了一点:异鬼由于不能生育,一直需要献祭新的男婴来将其变为新的异鬼。琼恩和丹妮的男婴,说不定就和异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条理论的另一个证据是,原著一直在强调:丹妮在第一季中被弥丽·马兹·笃尔背叛,被诅咒不能,她在S7E05中说龙就像她的孩子,也有这个原因。对不育这一点一再的强调,可能意味着以后围绕这一点会有新的剧情。

弥丽·马兹·笃尔对丹妮说:

“等太阳从西边升起,在东边落下”弥丽·马兹·笃尔说,“等海水干枯,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飘落。等您的子宫再度胎动,您再次怀了孩子。到了那个时候,他才会回到以前的模样,在那之前绝不可能”

现在这些条件其实都已经达到了。


从西边来的太阳,可能是多恩的昆廷·马泰尔。马泰尔家族的族徽就是一个被长戟穿过的太阳。而昆廷也的确从西边的多恩出发,来到东方的弥林向丹妮提亲。他在试图接近地牢里的两只龙时被烧死,正应了“在东边落下”。

“多斯拉克海”是一片大草原,原著关于丹妮的最后一个章节中,她看到草原的草开始枯黄,这可能对应了“海水干枯”,她在第六季带着所有多斯拉克人离开多斯拉克海,也是海水干枯的一种可能解释。


弥林的金字塔也已经倒塌,而原因正是“风吹团”试图偷走两只龙的行动,这对应了“山脉随风飘落”。而魔山在决斗中倒下,也可以对应这一句诅咒。

弥丽·马兹·笃尔将丹妮再次怀孕与三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并列,诅咒了丹妮永远不能怀孕。但现在,所有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这很可能是个饱含泪水的故事。世界的存亡是否在于牺牲一个孩子,而丹妮为了孩子又能做出什么。别忘了,丹妮和琼恩都让自己的母亲难产而死,像妮莎妮莎一样痛楚和狂喜的丹妮,会为了光明而死吗?


在评论里告诉我,谁才是你心中龙的第三个头。


欢迎你关注我,也把这个公众号“圣狗子”推荐给你同样喜欢《权力的游戏》的朋友。在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这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我会试着告诉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骑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赞赏

提利昂·兰尼斯特会是“疯王”的私生子吗?

圣狗子 维斯特洛周刊
NOT A LARGE BLOG, A PROUD ONE

更多内容:

《权力的游戏》S7E05:逆行,向北

《权力的游戏》S7E04:你这个傻子

《权力的游戏》S7E03: Hello, Sansa. 

《权力的游戏》S7E02:那不是你

《权力的游戏》S7E01:北境永不遗忘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圣狗子关于《权力的游戏》所有56篇文章的列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