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685章 担忧

2016-09-27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685章 担忧


“你先不要急,现在还不到八点,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在等等,如果在不回来的话,我去找村长,组织人一起上山去。”汪学义道。

“汪老……”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村民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村长。

“村长,我正要去找你呢,你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是不是组织些人,去山上看看?”汪学义迎上去道。

“还上去看看?那山是山神住的地方,他们擅自上山,触怒了山神,这是要出大事的。”

村长还没有答话,一边的一名村民已经愤怒的吼道。

“就是,没事上什么山啊,那叶医生也真是的,山神发起火来是很可怕的。”

“现在黑灯瞎火的,怎么去找啊,那山就算是大白天也有狼出没的。”

村民们议论纷纷,表示不满,其实叶皓轩提出要上山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极力反对了,可是叶皓轩对这村民来说毕竟是恩人一般的存在,所以也不好意思拒绝,这才同意他们两个人上山。

而且上山的时候他们在三叮嘱,一定要在天黑前下来,山神不喜欢有人在山上过夜的,可是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两个人还没有回来,这些村民们认为,这两个人已经触怒了山神了,指不定现在已经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还不打紧,可是别连累了村子啊?谁知道山神会不会迁怒村子?

“村长,叶医生可能是查出了些什么东西,所以耽搁了,毕竟村子里的隐患太大,之前的三例病患大家也都知道,如果不排除这个隐患,大家在这里也不安心是不是。”汪学义道。

村民们沉默了,汪学义说的不错,之前三个人一同生病,除了那个孩子阿宝之外,余下的两个人已经死了,而且以讹传讹,听说那两个人的死状极惨,七窍生血、那个混身生疮已经是小事了,而且在活着的时候身上就慢慢的腐烂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是绝对不能上山的,就算是要上山,也要等到明天去。”村长沉默了片刻道。

对于去西山这件事上,他们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如果不是叶皓轩,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别人上到西山上去的。

“明天?”汪学义微微一怔。

唐冰咬咬嘴唇,她算是看明白了,村民们是指望不上了,她转身离开。

片刻以后,唐冰拿着一根电筒,独自一个人向西山走去。

刚刚出了村子,她跟前人影一闪,一名背着弓箭的人档住了唐冰的去路,这个人赫然是老中医的徒弟祥子。

“你要一个人上山吗?”祥子依然是那幅沉默的样子,他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沉默,而且话不多。

“要去。”唐冰想都不想就回答。

“那是山神居住的地方,你不能随便去。”祥子道。

“那也要去,因为我的男人现在还在山上。”唐冰道。

“晚上会有危险的,明天早上,我陪你过去。”

“不行,正是因为有危险,我才要去找他,请你不要拦着我。”唐冰摇摇头道。

祥子犹豫了一下,他点点头道:“那好,我陪你一起去,他是我师父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唐冰微微的一怔,这村里的村民一听说要上西山,一个人吓得胆战心惊的,这祥子难道不怕?

祥子点点头,并不作声。

“你不怕触怒了你们的山神?”唐冰问道。

“它不是山神。”祥子摇摇头,然后走在唐冰的前面。

唐冰犹豫了一下,然后快步跟了过去。

叶皓轩一手扶着江丽丽,一手打着手电筒,在山里跌跌撞撞的走着。

由于这坐山荒了太外,所以跟前的路,根本不能被称之为路,尤其是路上的山石,让脚伤刚刚好了的江丽丽苦不堪言。

江丽丽一声惊呼,她的右脚又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刚才地下有一块石头,她没看清,一脚踩了上去,她刚刚被接好的右脚又疼了起来。

“江姐,我背你吧。”

察看了一下江丽丽的伤势,叶皓轩眉头皱了起来,山路太复杂,如果江丽丽在这样走下去,她的脚都要废的。

“啊……不,不用。”江丽丽微微一惊。

“走吧,在这样走下去,你的脚都要废的。”叶皓轩不由分说,一把将她背在背后,把手电筒递到她的手里,然后双手一托,叉住了她丰满的大腿。

“啊……”江丽丽的脸又红的跑小苹果似的。

她本来就是个害羞的女人,自从离婚以后,还从来没有跟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呢,可是她跟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男人认识没多久,就这么亲近,这让她有些不适应。

虽然羞的要死,但是她偏偏又喜欢这种感觉。

女人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就算是她说着不要,不要,但是身体的表现却与她嘴里的话恰恰相反。

江丽丽犹豫了一下,然后她这才羞涩的伏下身去,紧紧的贴在叶皓轩的背上,然后她腾出一只手,打着手电筒为叶皓轩照路。

叶皓轩心里可没有一点杂念,山里的天色说黑就黑,而且一黑起来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刚才那未知的生物让他心中有一丝隐约的不安感,他有种直觉,村子里爆发的Z病毒,或许就和那只未知的生物有关系,而且叶皓轩有种直觉,那家伙就算是正面交锋,也很难对付,更何况它在暗处?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心中一凛,一丝危险的感觉从心头油然而起,他反手把身后的江丽丽抱在怀里,然后就地一滚,两人滚落到一边的草丛里。

几乎是与此同时,他跟前黑影一闪,那条身高足足有两米的生物骤然出来,它右手拿着一根管子,放到嘴边一吹。

咻……

一声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过,一根细细的钢针从竹管里爆发出来,险险的贴着叶皓轩的身体飞过去,钉到一边的一棵树上。

这生物一击不中,转身就跑,片刻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是智慧生物。”江丽丽颤声道。

叶皓轩点点头,这个来来不明的家伙,越来越让他感觉到压力了,它竟然还会用吹箭?这东西类似于非洲原始部落的原住民玩的东西,而且他断定,这钢针上一定有毒,只是让叶皓轩好奇的是,它吹出来的钢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叶皓轩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把那钢针取出来,翻来覆去的看了几下,只见钢针呈湛蓝色,在电筒的电射下泛着寒光,显然上面淬有毒。

正如江丽丽所说,这是一个智慧生物,不然的话是鼓捣不出这东西的,叶皓轩把钢针收好,然后背起江丽丽,继续向山下走去。

叶皓轩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回去后要叫援了,这东西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而且他肯定,这次的病毒事件肯定和它有关联,为防万一,只能用自己的手段来对付它了。

他记得之前这东西是中了五步蛇的毒的,这种毒液,在一个小时内可以毒翻一头大象,即使是在强壮的人,沾上这种毒,半小时内不注射血清的话绝对活不下去。

但是这家伙中了五步蛇的蛇毒以后,非但没有一点事,反而还能巴巴的追过来报复两个人,它的生命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悍。

而且它生性谨慎,绝对不会与人正面交锋,一击不中的话转身就跑。

片刻之后,唐冰和祥子已经上了西山,唐冰打着手电筒,看着在夜色中黑沉沉的西山,她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尤其是山里时不时的传来猫头鹰以及不知名动物的嚎叫声,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晚上有狼出没的,如果怕了,我们现在回去。”祥子淡淡的说道。

“不,我不怕。”唐冰摇摇头,率先向山上走去,祥子背后负着的那把自制的弓箭已经拿在手里,在他背上的箭盒里面,还有一壶的铁箭。

这把弓是山里人自制的,弓身是由某种极其坚硬的实木制成的,弦则是由山里一种韧性极好的植物纤维柠成的,威力极强,山里的人几乎是人手一把。

“你师父的情况怎么样了?”唐冰边走边问道。

“他很好,只是活不久了。”祥子说。

“你家里没有别人了吗?”唐冰对这个沉默的少年十分的好奇。

“没了……我是孤儿,从小就是被师父收养的,我只知道我还有一个姐姐……可是……听村里的老人说在十岁的时候被狼叼走了。”祥子淡淡的说道。

唐冰的心中蓦的一沉,虽然祥子的语气很淡,但是她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无尽的哀伤。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唐冰顿了顿又道:“以后,我就是你姐。”

“我一直当你是我姐。”祥子淡淡的说“你是个好人。”

唐冰默然不语,她的心里,只牵挂着叶皓轩,她只祈祷他没事。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眼前突然寒光一闪,一双泛着蓝光的眼珠突然出现在唐冰的手电筒里。

第686章 匪夷所思


唐冰吃了一惊,她一声惊呼,连忙后退,她这才看清楚,那长着幽蓝眼珠的东西是一只个头不大的野狗。

野狗的嘴里发出示威性的呜呜声,它歪着脑袋,脸色不善的盯着眼前的这两名不速之客,因为看不清楚电筒后面是什么东西,所以它显得有些迟疑。

就在这个时候,咻的一声轻响,一边的祥子搭弦发箭,一根毛竹做成的铁箭骤然发出,短短的箭矢准确的射穿了这头野狗的喉咙。

那野狗一声哀号,倒在了血泊之中,挣扎了几下便不在动弹。

祥子手里的铁箭就是用毛竹做成的,轻便凌利,在一端装上铁箭头,杀伤力不比一秀的军用重弩弱,他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去,伸手把野狗喉咙的箭拔下来,然后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在野狗的脖子上补了一刀,这才做罢。

他这么做无非是怕这头野狗没有死透,这样做也是确保万无一失,因为山里的野兽在临死前的垂死一击是十分可怕的,尤其是这种野狗,它的凶猛程度不亚于一头狼。

解决了这头野狗,两人继续向前走去,越是向前走,唐冰的心里越是焦急,在这人迹罕见的西山上,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虽然叶皓轩有着常人难有的能力,但是唐冰的心依然高高的悬起。

就在这个时候,她眼前黑影一闪,一条身高足足有两米的人快速的向她掠来。

唐冰吓了一跳,她就愣在当场,感觉到混身冰凉,因为她手里的电筒恰好照身前面,这让她看清楚了来者的尊容……

那东西赫然长着一张人脸,但是它混身上下生着褐色的长毛,手臂长过膝盖……

“野人……”

唐冰的脑海里只闪过一只念头。

仿佛清楚眼前的女人看清楚了自己的脸,这生物发出一声嘶叫,然后猛的向唐冰扑了过来,他那一双毛绒绒的手向唐冰抓来。

唐冰只感觉到,死神向自己逼近。

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祥子猛的把唐冰推到了一边,搭弓上箭,咻的一声,一根小小的竹箭向那生物飞了过去。

噗……

尖利的铁箭头刺穿了那生物的肩膀,只是它的皮毛太过于坚硬,只是让它受了点轻伤,只是刚才在电筒的照射下,它没有看清楚唐冰的另外一边还有一个人,这让它有些吃惊,它猛的一个转身,向一边的祥子扑了过来。

祥子这一箭发出之后,迅速的从背后又抽出一根箭来,只是那生物的速度太快了,所以他这一箭刚搭在弦上,它就已经扑了过来。

祥子右手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手里,迎着那生物扑了过来,和他博斗在一起。

黑子从小在山里长大,跟老一辈的人打猎,而且他极具天赋,是天生的猎人,不管是速度上还是动作上,都不输于一些经验老道的猎人,到了他十七八岁的年纪,村里的一些老猎人都自愧不如。

只是那生物的速度太快了,祥子和它博斗了片刻,手里的匕首就被打飞,那生物一声咆哮,一爪袭来,祥子右手一档,黝黑的手臂上马上出现五个血淋淋的伤痕。#3.449305

然后那东西一声狂吼,伸出那蒲团大的手掌,向祥子的脑袋拍来。

祥子的身手倒也利索,他身体一侧,那生物的这一巴掌便即落空,击在他身后一棵碗口粗的小树上。

咔嚓一声……

那碗口精的小树竟然拦腰折断。

祥子趁他没回过神来,扑到前面,抄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这身高两米的生物被砸的退了两步,它晃晃晕乎乎的脑袋,一声嘶吼,凶性大发,快速的向前掠来,一把将祥子揪在手里。

祥子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他的手里显得有些渺小,他死命的挣扎,但是这东西的手抓的紧紧的,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掐脱。

祥子刚才那一石头把这家伙的凶性彻底的激发了出来,它一声嘶叫,双手用力,那看起来象蒲团一般的大手一用力,就要生生的把祥子给撕开。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从后面传来,那喝声亮若洪钟,隐约间隐含着浩然正气,让在场的人心神一震。

却是叶皓轩赶来了,他连忙放下背后的江丽丽,猛的向前扑来,他一跃而起,发出一声清喝,运足真气,一拳向那生物的后心击去。

那身高足足有两米的生物似乎是对叶皓轩有些畏惧,它右手一甩,把祥子甩到一边的树上,猛的向前一蹿,身形已经蹿到一颗大树上,然后快速的在树梢跃动,片刻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祥子被这一甩给摔的七荤八素的,好在他身体素质好,头脑发晕了一会儿就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叶皓轩走上前问。

“没事。”祥子摇摇头,捡起丢在一边的弓箭,负在背上,一言不发。

“谢谢你。”叶皓轩点点头道。

“不用,你是我师父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祥子淡淡的说。

“你不要紧吧。”叶皓轩走到吓傻在当场的唐冰跟前,关切的握住她的双手问。

刚才那一幕几乎吓得唐冰魂飞魄散,直到叶皓轩握住她的手,她这才回过神来,她扑到叶皓轩的怀里,一言不发。

叶皓轩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他叹道:“傻丫头,你干嘛跑到这里来?”

“我,我担心你,我怕你出事。”唐冰哽咽的说道。

“我能出什么事?以后不许这样了,刚才多危险?”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恩。”唐冰点点头,她从叶皓轩的怀里掐脱出来,向江丽丽道:“江姐,你怎么了?”

从叶皓轩结实的肩膀上下来,江丽丽突然有种被抽空的感觉,现在看到唐冰,她有些尴尬,她只有种被别人女朋友捉奸的感觉,她尴尬的说:“没事……只是我的脚脱臼了,所以小叶才背着我回来的。”

“怎么样,问题不大吧?”唐冰扶住她道。

“没事,没事,我们快回去吧,那东西不知道会不会在回来。”江丽丽道。

叶皓轩点点头,他和唐冰一左一右扶着江丽丽,四个人一起向山下走去。

直到叶皓轩几个人回来,汪学义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上前道:“小叶,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们遇到了点问题。”叶皓轩淡淡的说。

“小江,你的腿怎么了?”见到江丽丽走路有些不大自然,汪学义不由得一惊。

“没事,只是脱臼了。”江丽丽摇摇头道。

“那就多休息休息,有发现吗?”汪学义问道。

“汪老,我们借一步说话。”叶皓轩向四处看了看。

汪学义神色一紧,看叶皓轩的神色有些严肃,他知道两人一定在山上遇到了些非比寻常的事情,他点点头,然后走到临时搭建的研究所里。

“小叶,你到底遇到什么了?”汪学义让里面的工作人员暂时出去,然后问。

“汪老,我建议你先把这东西化验一下,然后验证下DNA,看看到底是属于什么东西。”叶皓轩取出从西山未知生物身上切下来的那块皮毛道。

皮毛被用塑料袋装着。

“好。”汪学义伸手就要去接。

“汪老,小心一点,很有可能,这就是病毒的源头。”叶皓轩严肃的说。

汪学义微微的一惊,然后下手就轻了很多。

“还是我来吧,这是我的专长。”一边的江丽丽一拐一瘸的走了过来。

汪学义点点头,他虽然是领队,但是这方面确实是江丽丽的专长,她走上前去,取过那块皮毛,然后在实验定里忙碌了起来。

这一次医疗小队带的医疗器械非常齐全,不过需要的时候可能要久一些。

江丽丽取过样本,在显微镜前看了起来。

“小叶,你们到底在山里遇到了什么东西?”汪学义问道。

“我不确定是什么,因为我没有看清楚它的长相,倒是冰冰看清楚了,她现在已经把那东西临摹了出来,你可以看看。”

叶皓轩说着取过唐冰刚刚临摹好的一张素描,唐冰对美术方面极有天赋,她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把刚刚看到的那生物临摹了出来。

“这是……野人?”看着唐冰临摹的那张画,汪学义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脱口而出。

“不错,我刚才上山的时候遇到它了,只是它好象是不愿意我们看到它的长相,就因为我看他一眼,它就好象有种要把我置于死地的感觉。”唐冰点点头道。

“这……有些太匪夷所思了。”汪学义半天也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要知道野人是一种未被证实存在的灵长生物,世界各地都有关于野人的传说,比方说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玛斯人’,非洲的‘切莫斯特’镁州的大脚怪等等。

根据目击或遭遇者描述,世界各地出现的野人都有相似的外形特征:直立行走、身高过2米、手长垂至膝、脚大、双眼朝前、面似人脸、毛发长,毛色黑红或者是褐色。

而看唐冰临摹的这东西,果然和传闻中的野人是一模一样的。

第687章 这是野人


虽然世界各地都有关于野人的说法,但是目击者并没有拿出过真正的相关证据,就象是华夏的神农架,也曾经盛传过有野人出没的事情。

但是有一支科考队进驻神农架,架设了各种高科技仪器,以捕捉到野人的踪迹,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叶皓轩沉吟了一下道:“事实上这种生物在古代山海经里面也有记载,《山海经·中次九经》中提到"熊山就是现在鄂西北神农架中有一种身高一丈左右,浑身长毛,长发、健走、善笑的赣巨人,西汉时期成书的《尔雅》中记载:‘狒狒’人形长丈,面黑色,身有毛,若反踵,见人而笑。”

汪学义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他正色道:“你是说,这次的病毒事件,是这种生物所带来的?”

“十有八九。”叶皓轩点点头,他又道“很有可能,它在这里生存已经很久了,而且江姐误掉入它的洞穴,在洞穴里面还有一具骸骨,应该就是这里村民的,这是骸骨身上的东西。”

叶皓轩说着拿出那个从骸骨身上取下来的鹅卵石,交给了汪学义。

“回头我找村长问问,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索。”汪学义接过鹅卵石,细细的看了片刻,他又道“即使它真的是传说中的野人……但有些东西我想不明白,这东西只有神农架或者雪山听说过,在南云,也有这东西?”

“那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叶皓轩苦笑道。

话说间,江丽丽已经对比完了皮毛以及血迹上的DNA序列,她拿着几张报告单走了过来,“汪老,真的有问题,那东西的DNA和人体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但并不完全都是。”

“而且……在血液里,我发现了Z病毒的原体。”

“真的?”汪学义吃了一惊,他接过了江丽丽手里的化验单细细的看了起来,足足看了半个小时,他才放下手中的化验单,震动的说不出话来。

在他手里的化验单里,明明白白的显示,DNA与人类的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但是又有些不一样,而且那皮毛上的毛发已经和人类以及一些灵长生物的对比过,有相似程度,但是绝对不属于任何东西身上的东西。

“我向上级求援吧,这件事情千万不要惊动村民。”汪学义叹道。

叶皓轩点点头道:“汪老,我有种感觉,初见这东西的时候,感觉它有些暴躁,而且……”叶皓轩有些犹豫的看了江丽丽一眼。

“而且怎么?”汪学义问道。

“而且……我好象感觉它对女人感兴趣。”叶皓轩尴尬的说道。

“呃……”汪学义愣住了。

江丽丽一怔,本来就容易脸红的她觉得两个脸蛋都火辣辣的,她恨不得脱下自己的鞋甩到叶皓轩的脸上。

什么叫它对女人感兴趣?难道就因为那东西拖自己走吗?等等……那东西好象是要抓走自己……难道?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江丽丽红着脸问。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东西是珍稀物种,别说这小山村,就算是在整个南云,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了……而且在它的洞穴里发现的骸骨属于女性。”

叶皓轩说着有些尴尬咳了一声道:“江姐是学生物的,应该知道繁殖是所有动物的天性,尤其是象那个野人,应该已经到了大限,所以,它迫切的想留下下一代。”

江丽丽的脸瞬间白了,叶皓轩的话虽然有些含蓄,但是她却听明白了,叶皓轩无非就是说,那野人之所以抓她,是想让她怀上,不至于让它断绝了种。

想想自己差点被一头野人抓走,江丽丽就感觉到自己两腿发软。

“如果没错的话,那洞穴里的骸骨,就是它第一次抓来做为繁殖的母体,但是没有成功,而它的大限越来越近,所以它才会越来越暴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的三例感染者,都是遇到了它,才会感染病毒的。”

“也就是说……它可能会在来这里抓人?”汪学义的脸色不自由主的一变。

“是……”叶皓轩点点头。

“马上叫人把村长找来,通知所有人,一定要小心,我现在就向上级求援。”汪学义神色严肃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工作人员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神色焦急的说:“汪老,不好了,刚才又发现了三例感染者。”

“三例。”

几个人微微的一惊,连忙冲了出去。

三例感染都有一男两女,其中一对男女是夫妻,它们现在症状还没有体现出来,但是三个人都被某种生物抓伤过,验血的时候发现了它们体内有病毒的原体。

“我只是想让你们帮我包扎一下,用不着这样紧张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那男的身上被插满了导管,而且血上还挂着一个监护仪器,看着所有人如临大敌的样子,他不免有些慌张。

“什么情况?”汪学义走进来向一外助理问道。

“汪老,这三人都是相同的遭遇,遇到袭击,被抓伤了,离我们这里比较近,所以想让我们帮他们包扎一下,结果就查出来了病毒原体。”那名工作人员小声说。

“马上通知所有人……橙色警戒。”汪学义叹道。

那助理神色一紧,他点点头,马上跑了出去。

医疗小队来的时候已经做过简单培训,一旦发出橙色警戒,那就是说明病毒失控,所有人都要穿防化服,戴防毒面罩。

“叶医生,你也来了,你快来帮我看看,我被有个猴子抓伤了,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吧。”那男的一见叶皓轩,就要坐起来。

“你先不要动,让我帮你把把脉。”叶皓轩连忙走上前去,把他按到了床上,然后伸出手细细的为他把起脉来。

以气望脉让叶皓轩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病人的身体状况,当他看到一些黑色的物质顺着这男人的血液循环进入他身体的各个部分。

叶皓轩心中不自由主的一沉,即使是他现在施救,已经来不及了,虽然之前的阿宝在他的治疗下身体状况一天天的变好,但是遇上这种未知的病毒叶皓轩的把握也只能说是半半之数,要想治好病人,那只有一个办法,除非制造出疫苗。

现在马老还在县防疫站马不停蹄的对病毒做出研究,但是要想真正的研制出病毒的疫苗,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种病毒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埃博拉,一个埃博拉,就够世界卫生组织头疼的了,况且这病毒的危害程度,甚至比埃博拉还要更强上一分。

“叶医生,怎么样?”男人急切的问。

“我先帮你老婆把把脉吧。”叶皓轩并没有回答,他走到另外一张病床上,那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男人的妻子。

结果她妻子的情况还不如他,另外一名女人的情况跟他妻子差不多,病毒基本上已经通过血液循环,进入他们脏器里了,要想把病毒驱逐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们这个,需要住院几天观察,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我没办法对你们进行治疗。”叶皓轩道。

“啊,叶医生,还要住院啊,我们可没钱去大医院啊。”几个人吃了一惊。

“请大家放心,政府对咱们村子的事情十分关心,所以住院的费用一切全免的。”汪学义笑道。

“哦,那好,不然我们可不去医院,都是喝血的地方。”另外一名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叶,问题严重吗?”汪学义上前问道。

“非常严重,汪老,明天一大早,一定要把这几个人送到医院隔离起来,我解决了这野人之后在回去想办法。”叶皓轩神色严肃的说。

“那好,我已经通过卫星电话向上级求援了,发的是橙色警戒,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部队隔离起来的。”汪学义点点头道。

“电话借我用一下,我叫些人过来。”叶皓轩道。

“好,就在实验室里,你去吧。”汪学义道。

叶皓轩点点头,转身走到了临时搭建成的实验室里,然后拿起唯一的一部卫星电话给王铁柱打了个电话。

由于所在之地是深山,根本没有什么信号,所以现在唯一与外界联系的办法,只有实验室里的这个卫星电话。

“老板?有什么吩咐?”电话的另外一端,王铁柱问道。

“问题很严重,你留下两个人在京城看家,然后战斗小队的人抽调一半过来,我这次遇到了些特殊的东西。”叶皓轩严肃的说。

第一次听到叶皓轩的语气这么严肃,王铁柱的神色一凛,然后道:“能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吗?”

“野人。”叶皓轩淡淡的说。

“野人?”王铁柱微微的诧异,然后问道:“身高两米?手臂过膝?长着人脸?行动迅速?”

“呃……你见过?”叶皓轩诧异的问。

“见过,这东西贼的很,智商很高,以前我们在澳州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一次,它的速度太快,硬拼的话我们八个人加起来都弄不过它,后来设了陷阱才把它给抓了。”王铁柱笑道。

第688章 求援


“那就好,马上赶过来,这次的不简单,它身上携带有生化病毒,而且状态有些不好,随时都有可能伤人。”叶皓轩严肃的说。

“老板,我马上赶过去。”王铁柱正色道。

“我去帮你们弄架直升机,等会儿等我电话。”叶皓轩说着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叶皓轩犹豫了一下,然后拔通了一个一直熟记于心的号码。

“你好,请问找哪位?”电话里传出了一个虽然陌生,但是让叶皓轩备感亲切的电话。

电话的另外一端,赫然是叶庆辰,这个号码是他的私人号码,知道这个电话的,都是认识的人,只是今天的号码不是一般的号码,不难看出是卫星电话。

“是我。”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是皓轩?”叶庆辰猛然一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儿子给他打电话了,儿子原谅他了?”

“我今天找你,有公事,很严重。”叶皓轩这句话打断了他的念想。

叶庆辰一怔,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儿子这一次去南云是有任务的,他抑制住心头的激动,正色道:“你说。”

“病毒源头已经找到了,是种很厉害的生物,我们恐怕对付不了。”叶皓轩道。

“我现在就派部队过去,叶家有几名高手,一并过去听你调遣。”叶庆辰想都没想就回答。

“不用,他们对付不了,这不是一般的生物,我在京城有几个人,你想办法让他们尽快赶到这里就行了。”叶皓轩道。

“没问题,我马上派专机,四个小时之内,一定赶到。”叶庆辰沉声道。

“那好……”叶皓轩顿了顿道“谢谢了。”

“我是你父亲……”叶庆辰说出了这句话后,感觉到喉咙里有东西哽着一样,他在也说不出话来,随手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以后,叶庆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能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这是一个好兆头,这次任务完成以后,自己的儿子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叶家。

这些年,他亏欠他们母子太多,思及于此,叶庆辰就感觉到愧疚。

他怔了一会儿,然后拿起办公桌上那个红色的电话,他沉声道:“帮我接军部……”

挂完了电话,叶皓轩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江丽丽急急的走过来道:“祥子被感染了。”

“我知道,他被抓伤了。”叶皓轩道:“我们过去看看。”

赶到的时候,祥子正平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的神色很平静,抓伤的地方已经被包扎了起来,只是经过了这么久,病毒已经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叶皓轩有些无奈,他拿这种病毒也毫无办法,即使是第一时间找到他,他也没有办法杜绝,让他去治疗的话除了人自身的意志之外,还要看天意。

唐冰坐在祥子的跟前,一言不发。

“姐……我是不是要死了?”沉默了片刻祥子问道。

“不会的,你姐夫一定有办法的。”唐冰强笑道。

祥子身上的伤是因为她而来的,如果不是当时他及时推开她,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唐冰就有些难过,她对这个大男孩印象不错,一直拿他当弟弟的。

“死了就能见我家人了,不过我要比师父早走一步。”祥子自嘲的说。

唐冰黯然不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我是个孤儿,小的时候山洪爆发,父母被大水冲走,最后连尸骨也没有找到,那时候,我还不到三岁,我听说我有个姐姐,被狼叼走了,现在也不在人世了吧。”

“死了好,能见到他们了。”祥子的双眼中无悲无喜,透露出一种深深的沧桑,这与他的实际年龄极不相符。

“你脖子里的东西是哪里来的?”叶皓轩突然问。

祥子从自己的脖子里取出一根红绳,上面系着一个小小的鹅卵石,这个鹅卵石是天色形成的,十分精致。

“师父说是我妈在世的时候给我弄的,我姐也有一个。”祥子淡淡的说。

“是这个吗?”叶皓轩说着取出了一个鹅卵石,五颜六然的样子以及开头跟祥子手里的那颗几乎一模一样。

这石头是天色形成的,但是这两颗不管是开状上,还是从大小上,都是一模一样,所以是极为难得的。

“这是……从哪里找到的?”祥子悚然一惊。

“这是你姐姐的吧,我们找到她的尸体。”叶皓轩神色黯然道:“明天,我去那里把你姐姐的尸体取回来,你能看看你的亲人。”

祥子的目光一沉,他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道:“谢谢。”

沉默了片刻他又道:“我姐是怎么死的?是不是……那个东西害死她的?”

“是,我们是在它的洞穴里发现的。”叶皓轩点点头道。

“我要为她报仇……”祥子双手紧紧的纂着两颗鹅卵石,双眼之中迸发出一阵寒意。

“等你病好了,想怎么样都行,我会想办法抓住它的。”叶皓轩心中一凛。

祥子的目光十分的冷,如果他去做杀手,绝对的好料,因为他从骨子里就有一种属于杀手的阴冷。

“不……我要亲手去抓他。”祥子猛的站起来道:“我没病,它不会感染我的。”

“你先冷静下来,让我帮你把把脉。”叶皓轩道。

“我说的是真的……”祥子道:“我有种感觉,它感染不了我,因为我要为我姐报仇。”

“我先帮你看看。”叶皓轩说着双手搭在他的脉博上,气流从双指间涌出,祥子的情况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他的眼里。

叶皓轩悚然一惊,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些黑色的物质,伏在祥子伤口的四周,没有向他的血液里面扩散。

之前叶皓轩看到的几个人,病毒在他们的身体里就好象是活的一样,很快就能流到人体的各个器管,但是祥子却不一样,在他身体里面的病毒一点也不活跃。

就好象是得病了一样,老老实实的潜伏在他的身体里面,一动也不动。

“你的血液里面有抗性?”叶皓轩吃了一惊,他收回了手。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抗性,但是我的身体一向很好,从小到大一直没有得过病,我知道,它感染不了我。”祥子道。

“虽然没有感染,但是病毒在你的伤口,我想办法帮他逼出来。”叶皓轩道。

祥子点点头,示意叶皓轩放手来。

叶皓轩从行医箱里取出几根金针,刺在祥子的伤口处,然后双指并起,放在他身上的伤口处,他屏息凝神,浩然真气骤然发出。

一阵灸气的气流顺着祥子的手臂发出,叶皓轩不停的催动着浩然真气,丝丝热流不停的冲击着祥子手臂上的伤口。

一丝丝黑色的血液从他手臂上的伤口里流出来,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黑色的血液才渐渐的变红。

“没事了,都逼出来了。”叶皓轩随手为他手臂包扎了一下,然后吩咐道:“江姐,你带祥子到汪老那里,给他说下情况,说不定他的血里能提出来抗体。”

“我知道。”江丽丽点点头,然后和祥子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抓那东西的时候,算我一个。”临走的时候祥子突然转身道。

“没问题。”叶皓轩点点头。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当天晚上村子又有八人遭遇袭击,而这八人,无一例外的感染了病毒,整个村子弥漫在一种恐慌之中。

王铁柱等六人乘坐专机赶到南云,然后当地军区派出直升机把他们直接送到了这里。

凌晨的时候,一个营的士兵奉命赶到了这里,把村子的出口戒严,把四面山包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

昨天晚上一共有十二人感染病毒,这十二人在劝说下被送到悬防疫站,由于这里的条件有限,所以上级决定转移到南云省级隔离中心,把这十二例感染者全部隔离了起来。

叶皓轩等人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的村民把整个营地围个水泄不通。

“我已经说了,这是突发事件,你们村子原本就有安全隐患,请不要什么事情都把山神关联起来。”汪学义在努力的和村民们解释着。

“那我们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有见过安全隐患?明明就是你们触怒了山神,现在他要对我们进行惩罚。”一个村民愤怒的说。

“对,叶医生呢,让他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我说过不能进山的,他就是不听。”

“我们要见叶医生,这件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村民们纷纷叫道。

“我的说法就是,你们村子里有种很厉害的病毒,我们来就是找到了源头,很不巧,你们平时信奉的所谓的山神,就是病毒的源头。”叶皓轩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不自由主的让开了道路,叶皓轩的神色如常,村民们的反应,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什么?你在胡说,山神一直是保佑我们的。”

“对,不要以为你治好了我们的病,就可以胡说八道,你不要触怒我们的山神。”

第689章 知道你们为什么这…


村民们大怒,如果不是叶皓轩对他们有些恩情,他们早就上去把他给抓起来浸猪笼了。

“山神保佑过你?”叶皓轩对最先叫嚣的那个人叫道。

“我……”那人登时语塞。

“你见过山神?”叶皓轩又问另外一个人。

那个直接傻逼了。

“还有你,山神保佑过你们风调雨顺了?”

第三个人默默的退下……

“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穷,世世代代都在这小山村里生活吗?”叶皓轩突然高声道“因为你们迂腐,你们不思进取,你们只会成天信奉那所谓的神明能带给你们财富。”

“你们宁愿成天对着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拜,也不愿意自己动手去劳动,这就是你们永远只能生活在小山村的原因。你们周围的村子状况跟你们差不多,但是别人都能开上轿车,住上洋房,而你们,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地球。”

“知道为什么吗?那就是因为你们不思进取。”叶皓轩毫不客气的说“你们这里依山傍水,土质肥沃,相信只要有一点头脑的人都能看到商机,近年国家扶贫,我不相你信县里没有考虑过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这么穷,你们不找找原因吗?”

叶皓轩一通毫不客气的喝骂让在场的人都默不作声。

的确,他们的领村在十几年前跟他们的情况差不多,但是人家现在村村通水泥路,村子里甚至都有了别墅,可他们还是穷的叮当响。

记得前年县里来人考察,说要在这里建成农家乐,同时规划修路的问题,可是他们村子里的人认为这样会破坏他们的风水,直接给拒绝了。

有一次甚至还打了前来考察的工作人员,县里一气之下就不管他们了,经叶皓轩这一提,这些人才认识到了自己的原因。

“可是……山上真的有山神。”有人嚅嚅的说。

“有吗?那是山神吗?那好,既然你认为那是山神,那我三天以后,让你们见识见识你们一直信奉的山神,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叶皓轩喝道。

“都退了吧,叶医生不会害我们的,或许真的是专家们说的,我们的村子有隐患。”村长这个时候才站出来。

有人给台阶下,这些人也不好意思忤在这里不走,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退了下去。

“小叶,部队已经来人了,这是军区的王营长,说说情况吧。”汪学义向叶皓轩介绍道。

一个三十多岁的军官走了过来,这么年轻就能当上营长,要么是他自己的实力过硬,要么就是他家里的实力过硬,两者缺一不可。

不过看他那神色倨傲的样子,多半还是靠关系上来的。

“你说你们在这里见到野人了?”王营长问道。

“是的,我的人现在已经过来,准备一会儿去山上看地形,然后设陷阱抓住他。”叶皓轩道。

“不用了,直接毙了就是,还用那么麻烦?况且这里有部队的人在,这里由我全权接管。”王营长不屑的说。

“那不是山里的猴子猩猩,他有人一样的智慧,而且速度极快,常规的枪枝是打不到它的。”一边的王铁柱道。

“你是谁?”王营长皱眉道。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只是告诉你,这东西你们对付不了。”王铁柱咧嘴一笑道。

“我对付不了,难道你能对付得了?我们当兵的,不是吃干饭的,不要以为你也当过几天兵,就可以在这里目中无人。”王营长冷笑道。

叶皓轩眉头一皱,如果这家伙不配合的话,估计事情多半要糟,而王铁柱说这东西贼精,一次抓不住,以后多半就找不到他了,所以不能出一点意外。

“报上你的番号。”叶皓轩淡淡的说。

“凭什么?”王营长扫了叶皓轩一眼。

“就凭,我是警卫团的人。”叶皓轩拿出证明自己的东西在王营长的眼前一晃。

王营长的脸白了白,军队出身的他当然明白警卫团代表的是什么,而且以他的经验,叶皓轩拿出的那证明绝对不会是假的。

这家伙脸上的倨傲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可以仗着自己的背景在军队谋个一官半职,他也可能目中无人,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不得不让他慎重,因为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他在人家的跟前,充其量就是一条小鱼。

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向叶皓轩警了一个军礼。

“你负责好封锁问题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叶皓轩淡淡的说。

“首长,我不认为一个退伍的军人,能比我们军队的素质强。”王营长依然有些不屑的说“我们营是军区精英连队,连续三年博击射击冠军,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所以,我建议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比较好。”

“博击?射击?”一边的的子弹咧嘴一笑,他道:“借你的枪用用,介意不?”

王营长一言不发,抽出自己腰间的佩枪交给了子弹。

子弹接过手枪,斜着眼睛向天空一看,只见有两只麻雀嗖的一声从半空之中悄过。

子弹手起枪落,都没有怎么瞄准,叭叭两枪,把半空中的两只麻雀给敲了下来。

“你们部队那些什么冠军的,可以无视,真正的军人不是在比赛上拿冠军,而是在刀山血海中真正的拼杀出来的。”子弹说着把手枪还给了他。

那营长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刚才子弹露这一手,他自问他号称精英的整个人都没人能做到,尼玛……这还是人吗?

平时打靶的话,打个十环就了不起了,但麻雀这小身板,比十环也大不了多少吧,而且还是在快速移动的过程中,他收起枪,默默的退下了,这种都是兵王等级的,他能理解子弹话里的意思。

真正的军人不是在比赛上拿冠军,而是在刀山血海中真正的拼杀出来的。

“接下来怎么做?”叶皓轩问道。

“我们几个上山,看下地形,然后想想怎么捉这家伙,我们本土的野人,也不知道跟外国的野人有什么区别。”王铁柱笑道。

“区别应该不大,还是我跟你们一起去吧,顺道带上这个小兄弟。”叶皓轩向祥子一指。

“这小子,如果做杀手,肯定是好料子。”王铁柱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叶皓轩笑道。

“你看他那眼神,凌厉,无形之中透着肃杀,是块好苗子,喂,你有兴趣跟着我们吗?”王铁柱笑道。

“只要能为我姐姐报了仇,我就跟着你们。”祥子认真的说。

“你的仇人是那野人?这个没问题。”王铁柱咧嘴一笑,这个野人对他们来说真的不算回事。

当年他们兄弟八人纵横全球,什么世面没见过?就算是越南传说中的山魈都被他们端了老窝,更何况是一只野人?

祥子点点头,他拿起自己土制的弓箭,一言不发,虽然报仇心切,但是他深知道自己一个人绝对不是那野人的对手,那天夜里,如果不是叶皓轩及时赶到,他恐怕都被野人给撕成两半了。

“你擅长用这个?”一起的猎枪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从小就跟老猎人上山的猎,习惯用这个,也只会用这个。”祥子淡淡的说。

“这个杀伤力虽然不错,但是威力有限,遇到皮厚实一点的野猪,铁箭都没有办法穿透猪皮,来,用这个。”猎枪说着拿出来了一把复合弓。

这把弓在33—38,既有准确性的保证,又能够兼顾机动性,一般情况下国外的猎人都选择这个。

而且弓身是由合金材料制成,十分坚固,而且巧妙设计的滑轮能够减轻使用者的拉力,尤其是那根特殊材料制成的弦,能让它的杀伤力大幅提升。

祥子眼前一亮,他犹豫了一下,接过了这把弓,拿在手里揣摩着,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

“来,让我看看你有水平。”猎枪取过来一壶剑递给了他,这些箭是由复合金属制成,坚硬无比,在加上巧妙的设计让它能减少空气的阻力,射程更远,更准确,速度更快,而且呈圆弧状的箭头杀伤力更大,拔下来就会带着一块血肉。

祥子点点头,他把装着十余支箭的箭壶负在背上,然后抬头一看,数只斑鸠恰好从头顶上飞过,他一抽,一支箭已经出现在手中,搭弦上箭,手一松……

咻……

一声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一只斑鸠应声落地,他快速的向前掠了几步,冲到一个土坡上,手里的箭已经搭好。

咻……

又是一箭发出。

咻咻……

接连四箭,四只斑鸠落在地上,其中一只还是被射中了脖子,整个脑袋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好身手。”王铁柱几个人赞不绝口,看得出来祥子的天赋极好,只要是稍加调教,绝对又是一名一等一的高手。

“什么时候进山?”祥子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这把弓,这弓的威力,比他的竹箭厉害多了,而且他用起来得心应手,就好象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

《医圣传奇》690-694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