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695章 病毒异化

2016-09-29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695章 病毒异化


“必须尽快的采取措施,为防万一……那几十名病毒携带者……恐怕。”

马文林的话说不下去了,就算是他没说完,叶皓轩也意识到他要说什么了,这几十号人的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马老,给我些时间,我在想想办法。”叶皓轩诚恳的说。

马文林点点头道:“小叶,全靠你了,不过,我希望你在三天之内能想到办法,不然的话,我们只得早做处置了。”

“谢谢马老,我会尽力。”叶皓轩点点头道。

在一间实验室里,褚兴文在对一些病毒样本做着整理,在他跟前的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试管。

诸兴文的心里憋屈的紧,原以为他借着这一次找病毒源头的机会,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然后在众人的面前大出风头,让卫生部的领导对他赏识,之后就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可是世事不遂人愿,他没有想到,在这里风头竟然全部被叶皓轩抢尽了,而且最后抓住野人的功劳,基本上全部属于叶皓轩的了。

这让他心里极度不舒服,这一次南云之行,算是白来了,而且由于汪老对人的印象不好,所以他在这里只能做些打杂的小活。

这让他感到十分憋屈,想他堂堂哈佛医学院最高奖项的人才,竟然沦落到做杂役的份上。

就在这个时候,实验室的门一开,身穿白大褂的白琳霜走了进来,白琳霜今天的打扮让褚兴文眼前一亮。

只见白琳霜敞着衣领,露出一抹迷人的沟壑,尤其是她白大褂下面那身粉丝的职业套裙更是让人着迷,套裙下两条裹着丝袜的双腿更是看的他两眼发直。

尽管两人已经滚过几次床单了,但是这几天由于在武原村,两人没有机会,没有过接触,所以两人现在几乎是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白琳霜带着一丝魅惑的笑走了进来,那双媚眼几乎要把褚兴文的脸给勾走了,这段时间在武原村可算是把她给憋坏了,她勾着褚兴文的下巴,舔着嘴唇道:“帅哥,想我了没有。”

“想……天天都想,白姐,你今天真漂亮。”褚兴文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

“真的假的?你们男人,向来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白琳霜咯咯笑道,她坐到一边的实验桌上,向褚兴文招了招手。

两人经过几次接触,用脑袋褚兴文都能猜出来她想干什么。

褚兴文是有洁癖的人,这种滚床单的方式他恶心的要死,但是为了巴结这个女人,他前几次还是不得不强颜欢笑巴结她。

“白姐……现在实验室呢,要不……休息的时候我找你。”褚兴文勉强笑了笑,他刚吃过晚饭,他怕会吐出来。

“可是人家等不了了嘛,我现在就要。”白琳霜感觉身上难受,她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身体揽着褚兴文的脖子悄声道:“等回去了,我跟我舅舅说,记你一大功。”

一听到这句话,诸兴文的精神一振,什么洁癖,什么不爽,统统的抛到一边去了,开玩笑,自己这么卖力的讨好这个女人,为的不就是她背后卫生部长郁兴文那棵大树吗?

两个的动作越来越大,正在两人翻滚在一起,一场大战即将一触而发的时候,突然,叭一声轻响……放在实验桌上的两根试管被震到了地上,里面淡蓝色的液体瞬间蒸发到空气里面。

褚兴文的脸瞬间变白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瞬间蒸发的蓝色液体,一时间混身冰冷。

“怎么了,怎么发愣?”白琳霜颇为不爽的问,顺着褚兴文的目光看去,她本来有些潮红的脸瞬间变得无比精彩。

虽然她的医学水平一般,但是那标签上明明确确的标注着Z病毒进化原液的几个大字让她几乎晕倒过去,两人就傻愣在当场,一动也不动了。

Z病毒的原液因主体的消亡而进化,所以现在这种病毒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更强,传播途径更广,而马老已经鉴定出来,这种病毒可以随着空气传播,这两根试管中的病毒原液,现在已经渗透到空气中了。

片刻之后,整个防疫站沸腾了,大部分的人戴上防毒面罩,在防疫站的隔离中心跑来跑去。

更有大批的武警以及部队出动,把这个地方围的严严实实,方圆三公里之内全部戒严,任何人和车辆都不能出现在这个范围内。

防化车内,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的凝重,刚刚在武原村扫尾完毕的汪学义一回来就听到了这个严峻的消息,他的脸色紧绷,把郁文光的祖宗八代都骂尽了。

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来的时候郁文光还不忘记安排自己的亲属进来抢功劳镀金,你说你那侄女,不做事情也就罢了,而且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人隔离起来了没有?”良久,汪学义才叹道。

“隔离起来了,马老表明,这种病毒进化还不完全,所以不能在空气里飘太久,最多半个小时,而且传播范围不会多于六公里,应该在控制范围之内。”一边的江丽丽道。

“所有人做病毒筛查,以防有人感染。”汪学义道。

“汪,汪老,不好了。”这个时候一名助理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说?”汪学义眉头一皱道。

“已经有六人感染,出现发热、呕吐、昏迷的现象。”助理吞了吞口水,说出了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空气传播的速度相当快,汪学义当机立断道:“防疫站所有人都不能随便离开,都要隔离七十二小时,如果无异状的话才可以离开。”

“好。”助理点点头,正要离开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道:“叶医生,感染的六人里面,有你女朋友。”

“什么?”叶皓轩猛的站了起来,如五雷轰顶。

在一间隔离室之中,唐冰正发着高热,站在隔离室之外的叶皓轩看了一眼监护仪,发现她的体温已经升到了三十九度五。

“打开门,让我进去。”叶皓轩对一边的工作人员淡淡的说。

“叶医生,不行的,你会感染的。”那名工作人员吃了一惊。

“我说开门。”叶皓轩喝道。

“好,我开。”看到叶皓轩阴沉的表情那助理也不敢多说什么,他理解叶皓轩的心情,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隔离室的门,然后从一边拿来一个防毒面具道:“叶医生,戴上吧。”

“不需要。”叶皓轩转身走入隔离室,把门重重的关上,然后拉上了隔离室里面的窗帘。

唐冰的神色有些憔悴,因为身体缺水,她的嘴唇有些干裂,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进来,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叶皓轩熟悉的面孔。

“你,你进来干什么?出去。”唐冰猛的从半睡半醒之中惊醒,她清楚自己已经感染,而且这种病毒现在已经有了变异的倾向,叶皓轩这样毫无防备的走进来,那是要出大事的。

“没事,我心里有数,手伸出来,给我看看。”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走到她的跟前。

“叶皓轩,你出去,马上出去,我会传染你的,你快出去。”唐冰猛的坐了起来,赤着足跳下床,就要把叶皓轩往外面推去。

叶皓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沉声道:“那又怎么样?要死,也是死在一起。”

“你这个混蛋,你要清楚,需要你负责的人,不仅仅只是我一个,在京城和清源,有很多的人还在等你,我求求你,快出去吧,离开这里,回京城去。”唐冰哀声道。

“我不出去,我是医生,也是你的男人,你现在正需要我的时候,如果我不在你身边,我还算是男人吗?我还配拥有你吗?”叶皓轩轻轻的把唐冰揽入怀中,柔声道,“乖,现在躺床上去,让我给你把把脉。”

唐冰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咬着嘴唇点点头,任由叶皓轩把她横抱起来,放到病床上。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到床边上,一只手握着唐冰的脉门,真气骤然发出,浩然真气挟杂着他一丝意识,涌入唐冰的身体里面。

他的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成一个黑白的世界,在他的脑海里唐冰的身体情况就象是一幅立体图案一样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而且一些黑色的物质不时的浮现在唐冰的身体里面,向她五脏六腑扩散而去,这些黑色的物质就是病毒的原体,现在已经侵入到唐冰的血液以及脏器里面,是不能轻易逼出来的。

看完以后,叶皓轩的心不自由主的一沉,他取出金针柔声道:“不要担心,你会没事的。”

第696章 以身试毒


唐冰定定的看着叶皓轩,从他的眼神里面,好象是读出了什么,她轻轻一笑,把叶皓轩的金针收了起来,缓缓的坐了起来道:“别骗我了,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了解你?况且,对这个病毒,即使是经过你手治疗的人,能活下来的也只半半之数,而我,恰好就是活不下去的那一半,对吗?”

叶皓轩心头微微的一震,他刚刚拿出的几根金针掉在地上,的确,唐冰的身体比较柔弱,抵抗力比较差,变异后的病毒体,在她的体内几乎是毫无阻碍的前行,所以现在她的情况比一般的病患还要严重一些。

“不试试怎么知道?”叶皓轩勉强笑了笑道:“别忘了,你的男人是神医,区区病毒,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你出去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唐冰摇摇头道。

叶皓轩心乱如麻,唐冰的情况确实不好,他开始后悔,他为什么要让这个女人跟着他一起来冒险?如果当初自己态度在坚决一点,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我不走,我在想想办法,也在这里陪你。”叶皓轩摇摇头道。

“走,出去。”唐冰的声音突然抬高了八度,她心里微微的颤抖,她在害怕,她生怕自己把叶皓轩给传染了。

叶皓轩突然一把揽过唐冰,猛的吻了上去。

唐冰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本来就虚弱的身体,更是因为叶皓轩的突然进攻而有些发软,一阵意乱情迷。

半晌,唐冰才猛然惊醒,她猛的把叶皓轩一把推开,尖叫道:“你疯了吗?这样会传染你的。”

叶皓轩这才心满意足了站了起来,他淡淡的笑道:“那又怎么样?如果我想不到办法,大不了我陪你一块去死就是了。”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傻瓜,还有很多人在等你,为了我,不值得。”唐冰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值得,你是我的女人,你们几人,我一视同仁,没有值不值得,等我回来,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答应我,好吗?”叶皓轩握住唐冰的手道。

流着泪,唐冰努力的点点头,她的意志,在瞬间被点燃,就算是要死,她也要熬过三天,等着见她的男人最后一面。

叶皓轩不在回头,转身走了出去。

“帮我查血,看看有没有感染,顺便帮我准备一间隔离室。”走出房门以后,叶皓轩挽起了袖子道。

“好。”那名守在隔离室外面的工作人员点点头,拿起一根针管,在叶皓轩的静脉处抽了些血,然后交给另外一人匆匆的拿去化验。

叶皓轩的举动在常人看来有些疯狂,但是他这么做,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因为之前在祥子的身上发现了他的血液对这种病毒有抗性,而叶皓轩身具古武与玄术,他就不相信,自己的抵抗力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叶皓轩的举动惊动了汪学义等人,当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叶皓轩还坐在隔离室之中闭目养神。

“小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江丽丽拿着话筒问道。

“没事,我很好,谢谢江姐关心。”叶皓轩微微一笑。

“小叶,你怎么这么傻?”汪学义叹道。

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并不答话,他身上怀的秘密太多,所以无法给其他的人解释他近乎于疯狂的举动,所以只能让别人认为他在意气用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工作人员拿着检验结果匆匆的赶了过来,他附在汪学义的身边道:“汪老,结果出来了,叶医生并没有感染Z病毒。”

“什么,你确定?”在场的几个人都吃了一惊。

“是的,我把血液分成数次检验,都没有发现异常,只是叶医生的血和我们的血相去无几,好象并没有在里面发现抗体。”工作人员道。

汪学义接过检验结果,细细的看了起来,半天后,他才疑惑的向里面喊道:“小叶,你出来吧,你没有感染。”

“或许是时间没到了,在过三个小时以后,我在抽血确认。”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汪学义点点头,给一边的工作人交待了一下。

天色渐渐的晚了,叶皓轩在隔离室里整整呆了六个小时,一直到凌晨他才从隔离室里走了出来。

“汪老,我要求注射病毒原液。”叶皓轩径直走到防化车上道。

“小叶,你,你在开于笑吗?”汪学义等人吃了一惊。

“你看我象是在开玩笑吗?”叶皓轩正色道。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你的血液里没有病毒抗体,上一次你那样胡来,没有感染已经是奇迹了,所以这一次我不准你胡来了。”汪学义喝道。

“小叶,不要意气用事,我理解你的心情,越是这个时候,你越是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你别忘了,冰冰还在隔离室里等着你呢。”江丽丽上前劝道。

“江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的身上有些秘密你们不知道,我这么做,也是想看看能不能从我身上找到抗体。”叶皓轩道。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汪学义皱着眉头道。

“简单说吧,我的身体自愈率极快,就算是感染了病毒,我不采取任何措施,相信在二十四小时内我的病也会好,所以那时候我的血液里面可能会产生抗体,到时候就可以依照我身体里的抗体,制造出疫苗。”叶皓轩解释道。

“就算能产生抗体又能怎么样?祥子的身体原本就有抗体,但是抗体的来源我们现在还没弄清楚,疫苗不照样没造出来?”汪老道。

“不一样的,我的血液,可以直接拿出来做疫苗。”叶皓轩道。

“你说什么?”就连一边不停做实验的马老,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叶皓轩,他说的话太匪夷所思了。

“小叶,你,你说的是真的?”马老结结巴巴的说。

“是真的,我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请你们相信我。”叶皓轩正色道。

“可是……这用科学无法解释的。”汪学义有些犹豫的说。

“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了。”叶皓轩正色道。

“好,我同意让你试试。”汪学义咬咬牙道。

片刻之后,数毫升的病毒变异原液注射到叶皓轩的静脉血管之中。

五分钟以后,感觉不到身体里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叶皓轩皱皱眉道:“分量不够,在来。”

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要知道这种病毒的传染性是极强的,尤其是进化后的病毒,鬼知道会有什么变化,而且分量已经不小了。

“小叶,在等等吧,可能病毒还没有扩散开来。”江丽丽犹豫道。

“没事,江姐,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在来。”叶皓轩沉声道。

江丽丽向汪学义看了一眼,汪学义微不可闻的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江丽丽咬咬牙,又从试管里抽取了一些病毒的原液,犹豫了一下,注射到叶皓轩的手臂上。

过了五分钟,叶皓轩只觉得身体一阵发热,他的嘴唇微微有些干裂,在大剂量病毒原液的注射下,他的身体终于有了反应。

“送我去隔离室。”叶皓轩淡淡的说。

一晃一晚上就过去了,叶皓轩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严重,从最开始的发热呕吐,一直到他昏迷不醒。

本来以叶皓轩自身的浩然真气,象这种病毒,只要稍稍付出点代价,就完全可以逼出体内,但是如此一来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所以他一直在用自身的抵抗力去硬抗,他就是在赌,在赌他究竟能不能闯过这一关。

尼尔松曾经对他说过,人体的潜力是无穷的,当一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身体机能会自主的大幅提升,有的时候,会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效果,但是这要取决于人的意志。

一晃眼,一天过去了。

叶皓轩的情况越来越差,他昏昏沉沉的睡着,意识已经有些不大清醒,光怪陆离的梦境一个接着一个,他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错沉。

在外面看着叶皓轩身上的监护仪,只见监护仪上的心脏、血压以及心率都呈预警的状态,叶皓轩的身体正在达到一个临界点,可以说它的情况十分危险。

汪学义叹道:“我突然后悔了,小叶的这个方法,似乎是太冒险了点。”

“汪老……要不,我们想办法抢救吧,毕竟抢救的话还有点希望,如果这样下去,只能让他自生自灭了。”江丽丽叹道。

“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个小时,如果四十八个小时之内,他的身体依然没有一丝改善,那我们就抢救,毕竟他昏迷之前交待过我们,不要让我们惊动他。”汪学义犹豫了一下道。

江丽丽缓缓的点点头,她满脸忧色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皓轩,这个年轻人,不仅仅关系到十几号人的命,更关系到……她唯一治好儿子的希望。

京城,陈家大院。

看看日子,距离薛陈两家联姻已经不足三天了,陈若溪的心一直吊着高高的,她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烦躁。

第697章 你们在逼我


陈煜已经对她说过叶皓轩有事情需要出去一趟,而且他保证在她大订的日子之前一定回来,对于叶皓轩的不辞而别,陈若溪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幽怨。

你有什么事情,能比自己重要?你就不能多等半个月,等把自己抢到手之后在去办你的事情吗?

门一响,一脸沮丧的陈煜走了进来,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陈若溪的心不由得一沉,她知道,这一次陈煜还没有打听到叶皓轩的消息。

因为叶皓轩这次去的地方相当的偏僻,连手机信号也没有,陈若溪想知道他到底干什么去了,但是却一直联系不上他。

“怎么样,打通电话了没有?”陈若溪急急的问道。

“没,手机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后来索性关机了,我说老姐,姐夫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陈煜有些郁闷的说。

“他,他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你在远盈那里训练,他们都不知道吗?”陈若溪问道。

陈煜摇摇头道:“不知道,几天前柱子哥他们一起去南云了,说是姐夫有紧急的事情让他们过去,姐,你说……是不是姐夫遇到什么危险了?”

“不会,他的身手很厉害的,绝对不会遇到什么问题的。”陈若溪否定道。

“那……他为什么这么久了一直不联系你啊,算算日子,他也该回来了啊。”陈煜郁闷的说。

“或许……他有什么苦衷吧。”陈若溪有些失神的说,她突然眼前一亮道:“小煜,帮姐个忙。”

“姐,你不会是想跑出去到南云找姐夫吧,顺道逃婚?”陈煜愣愣的说。

陈若溪不语,只是给了他一个默认。

“姐,你一刀杀了我算了,总好过我被大伯打死的好。”陈煜苦笑道。

陈若溪的神色一黯,她知道陈煜也是毫无办法,上一次陈煜因为帮她,差点被父亲关了禁闭,况且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所以四周明哨暗哨看的死死的,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这个计划多半是行不通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响,陈渊和林湘君一起走了进来。

“大伯……大伯母。”陈煜吃了一惊,神色马上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刚刚还和陈若溪密谋逃跑的事情,现在陈渊就出来他的眼前,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心虚。

“你在这里干什么?”陈渊寒着脸问,上一次的事情让他气炸了肺,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子是陈家唯一的男丁份上,他早就把这小子的腿打断了。

“我,我来找姐聊聊天,她一直关在房里,会闷出毛病来的。”陈煜结结巴巴的说。

“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如果上一次的事敢在发生,我保证老太爷也救不了你。”陈渊冷哼道。

“大伯,你这什么意思?你要清楚,我姐不是囚犯,她现在大订在即,做为弟弟的来慰问几句,有错吗?”陈煜突然挺着胸膛说。

“你……”陈渊有些吃惊,有些诧异,要知道,他这个侄子性子柔弱,以前就跟女孩子一样,他是绝对不敢跟一家之主的自己这样说话的,有段时间不见,这小子的性格倒有些变化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段日子陈煜一直被军刺等人狠命的操练,性子跟以前比起来大不相同,他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个在自己长辈面前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伪娘了。

“小煜,你先出去吧,你大伯和我,有话对你姐讲。”林湘君微微的笑道。

“好的伯母。”陈煜这才点点头,然后有些担忧的看了陈若溪一眼,他清楚,这是大伯和伯母向他老姐下最后通碟来了。

陈若溪气乎乎的坐到一边,一言不发。

“若溪,听说你这几天饭都不吃,这样怎么行?在过几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你可要养好身体啊。”林湘君揽着陈若溪的肩膀道。

陈若溪只是盯着前面的窗帘猛看,仿佛那窗帘上的碎花是什么了不起的艺术品一样。

“你还想着那小子?”陈渊淡淡的说。

“是。”陈若海惜字如金,对于这个父亲,她实在是不想在理会他了。

“死了这条心吧,大局已定,你感觉,那小子能挽回什么?”陈渊淡淡的说。

“挽回不挽回的了都无所谓了,我心一直在他那里,和薛家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要逼我。”陈若溪沉声道,她的声音里不含一丝感情。

陈渊夫妇微微的一愣,他们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她从小就接受一些常人无法承受的训练,所以性格方面坚韧之极,她说的事情一定会做的到。

“那混蛋在你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陈渊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道。

“是。”陈若溪淡淡的说。

“比我还有你母亲都重要?”陈渊喝道。

陈若溪不语,她依然盯着眼前的碎花窗帘猛看,直接把陈渊当做空气了。

“你死心吧,他回不来了。”一边的林湘君突然道。

“你说什么?”陈若溪猛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母亲,寒声道,“是不是你们对他做什么了?”

“若溪,在你眼里,我跟你爸就是那么不择手段的人?”林湘君盯着陈若溪道。

“回答我的话,你们是不是对他做什么了?”陈若溪盯着自己的母亲。

看陈若溪的目光,就好象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林湘君不自由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或许不知道他这一次突然不辞而别,是去哪里了吧。”

“他去南云了,告诉我,他去那里做什么?”陈若溪道。

“那里出现了一种疑似埃博拉的病毒,他去那里的任务就是找出来病毒的源头。”林湘君道。

“埃博拉?”陈若溪倒抽了一口冷气,作为一个特殊勤务部门的人,她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陈若溪沉声道。

“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告诉的。”一直沉默的陈渊突然道。

“发生什么事了?”陈若溪的心中蓦的一惊,她已经隐约的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

“一个小时前,医疗小队传来消息,叶皓轩已经感染病毒,现在在那里等死。”陈渊淡淡的说。

“不……这不可能,我不信,我要去找他。”陈若娇躯一震,她就要向外冲去。

“拦下。”陈渊喝道。

门口马上涌出来十几名警卫,档住了去路。

陈若溪将自己那一头长发挽起,她的动作优雅淡然,视眼前的十几名警卫为无物,挽起那头长发之后,陈若冷冷的说:“我以中央安全第三局处长的身份,命令你们退下,否则,杀无赦。”

冷冽的寒意从她的身上发出,那从无数次与敌人拼杀中凝聚出来的杀气,让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门口的警卫不自由主的一个激灵,他们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一直关押着的大小姐,身上竟然有如此骇人的气息。

陈若溪冷冷的盯着前面的人,让所有人的后心处涌起一丝凉意,那种感觉,就好象是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一样。

陈渊夫妇不由得愣了一愣,他们的心头涌起一丝寒意,他们知道,女儿这一次是玩真格的了,做为父母亲,他们甚至不知道陈若溪竟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若溪,我知道眼前的这十几个人根本拦不住你,但是你要想想后果,如果你一旦从陈家大门走出,那么以后,你将不在是陈家的人,你不在是我陈渊的女儿。”陈渊定了定神沉声道。

事到如今,他也无可奈何,他知道从小在中央警卫团长大的陈若溪实力有多可怕,眼前的这些警卫,根本档不住她。

“我在说一次,让开。”陈若溪冷冷的说,双眼之中不含一丝感情。

对于陈渊的感情牌,她显得有些无动于衷,或许她已经厌倦了,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女儿,可是,他真的有把自己当女儿看吗?

所谓的亲情,无非就是顺着他的意思,去完成一场交易罢了,得知叶皓轩病重之后的陈若溪,已经顾不上那所谓的亲情了,她冷冷的盯着前方的人,双拳不自由主的握上。

“若溪,你连妈也不顾了吗?”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有这么无情决绝的一面,林湘君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你们不把我当做女儿,我又何必把你们当成亲人?现在,我要去南云,找我的男人,我看谁敢拦着。”陈若溪冷冷的向前扫视一周。

档在她跟前的警卫都有些头皮发麻,因为他们知道陈若溪在特殊部门有着多重身份,这个京城盛传的金花,有武花之称,名声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的。

“他已经没救了,感染这种变异病毒,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现在你即使能赶过去,见到的也不过是他的骨灰。”陈渊喝道。

“他说过他会回来找我,他答应过我,就一定能做得到,如果你们还顾忌着我们这点血缘亲情,请不要逼我。”陈若溪把扎好的马尾辨咬在嘴里,周身的气息陡然发出,她就象是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刃一样,让人忍不住心惊。

第698章 杀气


“姐,你这是干什么?”匆匆赶来的陈煜吃了一惊。

陈若溪不语,她双眼之中寒芒一闪,一步踏出,人已经化做一道残影向前涌去,她右手一切,最前面的那名警卫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晕倒在地上。

之后陈若溪双手如电,拳掌相交,伴随着一阵闷哼声,不到五分钟,她跟前的警卫倒了一地。

“还不让开?”

陈若溪的跟前还站着一名警卫,那名警卫似乎是个新兵,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竟然在片刻能将十几个汉了放倒,他有些惊恐的摇摇头,并没有退去。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即使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随时都会杀人,但是他不能退缩。

陈若溪一言不发,猛的冲上前去,双手一切,最后一名警卫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还好把自己打晕了。”这是这名警卫倒地时最后一个想法。

陈若溪松开嘴里的马尾辨,看都不看两人一眼,举步就要向外走去。

“若溪,你真的要走吗?”林湘君突然厉声道。

“我不知道这次你们有没有动手,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他生,我生,他死,我也死。”陈若溪寒声道。

砰……

林湘君突然跪倒在地,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湘君,你干什么?”陈渊喝道,就要把妻子从地上拉起来。

“若溪,就算母亲求你了。”

陈若溪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时间如遭五雷轰顶,双眼中的杀意渐渐的退去,她颤声道:“妈妈,你不要逼我。”

“若溪,不是我们在逼你,而是你在逼我们。”

陈渊瞬间便明白了妻子的意思,他这位妻子对他来说,算是位内助之贤,平时有大事上,陈渊不能决断的,都是这位妻子出谋划策。

眼下自己的女儿心意决绝,用感情牌已经不管用了,所以现在只有逼她了。

陈渊缓缓的走上前道:“试问天下,有哪个父亲不心疼自己的子女的?你以为,我们乐意让你走这条路?老太爷辛辛苦苦创的这分家业,你就忍让让它被人吃的干干净净?怪只怪,父亲没用,也怪……你生在这个家庭,若溪,即使是你现在去南云,也无济于世,我和你母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们只希望你能过的好。”

陈渊的嘴唇嚅动几下,在也说不下去了,他毅然走到自己妻子的跟前,跪倒在地了。

“不,你们起来。”

即使是恨透了这个家庭,但是陈若溪也不敢受父母这一跪,她跪倒在地,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了下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你相信我姐夫吗?”陈煜突然伏在她跟前低声道。

“我相信他。”陈若溪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那就好,他说过,在你大订的日子一定会回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带你走,他既然说过,那就一定能做的到,说不定,他有其他的计划,况且,订婚又不是结婚?现在悔婚,跟订了婚以后在悔婚其实也没大区别,所以……你就先委屈一下好不?我相信姐夫一定不会让你受太久委屈的。”

陈若溪一怔,刚才她骤然听到叶皓轩重病的消息,一时间乱了方寸,经陈煜这一提,她这才回过神来。

不错,即使是叶皓轩现在回来,带她走,以后还要承受薛陈两家无止无尽的打压,与其默不做声的带她走,那何不在她大订的日子,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抽薛家一个耳光在说?左右都是个死。

想到关键的地方,陈若溪的心才稍稍定了下来,叶皓轩是神医,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病是他治不了的,刚才她确实有些冲动了。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陈渊夫妇跟前扶起两人道:“对不起,爸,妈,是我的错,我答应你们就是。”

陈渊夫妇这才松了一口气,这苦肉计算是用成了,因为薛陈两家联姻关系重大,不能有一点差错,所以他们夫妇刚才不顾身份,当着下属的面向自己女儿下跪,虽然有失身份,但只要女儿能回心转意,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陈若溪的脸上挂着泪痕,她心里在呼唤“叶皓轩,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京城疗养院。

叶老太爷看完了手里的那份报告,把手里那张报告丢在一边,他微微闭目思索,良久不语。

在他跟前站的是叶庆辰,现在的叶庆辰方寸大乱,他的脸上挂着深深的担忧。

“爷爷,我要去南云。”叶庆辰突然沉声道。

“去干什么?你去了,他的病就会好了?”叶老太爷沉声问。

“这……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儿子,他现在生死未卜,我做父亲的应该在他身边。”叶庆辰道。

“如果你现在揭露他的身份,等于说是害了他。”叶老太爷道。

“怎么说?”叶庆辰微微的一愣。

“先不说薛陈两家知道了会怎么样,单是几十年前的杨家,对于你和杨家千金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怀,如果你现在去南云,等于说直接揭露了他的身份,到时候不仅仅他扰乱计划,还会遭到一些人的仇视,所以,你先稳住。”叶老太爷道。

叶庆辰微微的一愣,他刚才思子心切,所以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经老太爷一提,他这才回过神来。

“可是他现在病重,我这个父亲却在一边一点忙也帮不上,我这个父亲,太不称职,况且,他现在感染的是病毒,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挺的过去。”叶庆辰忧心忡忡的说。

“放心吧,你的儿子,注定会跟别人不的一样的,既然他当初敢要求注射病毒,那就说明他一定有办法对抗这东西,呵呵,不过这小子有点冲动了,哎,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叶老太爷呵呵笑道。

叶庆辰的心依然放不下,似乎是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叶老太爷道:“这样,你派人随时关注那边的动静,如果两天内,他依然没有一点起色,那我亲自赶到南云去,把他接回叶家。”

“爷爷,怎么敢劳您大驾?”叶庆辰吃了一惊。

叶老太爷微微一笑:“他是我叶家的子孙,放心吧,他是你叶庆辰的儿子,绝对挺得过这一关的。”

叶庆辰的心稍安,他点点头退下。

南云省,隔离中心里面依然是一片紧张,四周戒严的武警都戴着防毒面罩,那天白琳霜与褚兴文滚床单导致病毒汽化,鬼知道传播到什么程度。

好在这两天并没有新的病例出现,马老已经辨证,这种病毒在空气中存活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即使是特种繁衍的天性迫使它加速的进化,但是它的进化程度还不至于达到那么变态的程度。

一眨眼,已经两天过去了,叶皓轩的病情似乎是没有什么好转,他依然在昏昏沉沉之中睡觉,看他的身体,持续四十度的高热已经有两天了,而且心脏以及血压程度都达到了人类的极限。

“老汪,我感觉不能在等了,赶紧采取措施吧。”隔离室外的马老皱眉道。

其实汪学义也一直是提心吊胆的,叶皓轩是中医的希望,如果他真的挺不过来,对中医乃至华夏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他犹豫了一下道:“好,小江,马上准备肾上腺素急救。”

一边的江丽丽点点头,带着几名护士走到了隔离室里面,就要给叶皓轩实施抢救措施。

当一名小护士抓起叶皓轩的手臂正要注射肾上腺素的时候,叶皓轩突然睁开双眼,吃力的抱脱她的手,沉声道:“不要对我采取措施。”

“可是……小叶,你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如果在不采取急救措施的话,恐怕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江丽丽忧心忡忡的说。

“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数,即使是现在采取措施,用处也不大,普通的药物,对于这种异化的病毒是没有用的,江姐,你们出去吧,在给我一点时间。”叶皓轩淡淡的说。

江丽丽无奈,只得带着一众小护士走了出去,她只暗暗的祈祷叶皓轩能安然度过这一关。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他在做着光怪陆离的梦,被江丽丽等人一打扰,反倒清醒了过来,他转身瞥了一眼监护仪上的数据,发现自己的心率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速度。

叶皓轩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极快,脑袋剧痛,就好象大脑中的血管要爆裂一样。

他舔舔干裂的嘴唇,强行压制住运转浩然真气的念头。

他身具浩然真气第三重,这种真气对炼气者本身有保护做用,比方说这种病毒,刚侵入他身体的时候,真气就开始沸腾,竭力的要把这种病毒排斥出体外。

如果不是叶皓轩死命压制住体内的浩然真气,这种病毒早就被排出体外了。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临界点,一旦达到这个临界点,身体内的浩然真气瞬间爆发,让自己的身体机可以瞬间大幅提升,或许那样能达到不可预料的后果。

第699章 人体潜力


看了看时间,距离他昏迷到现在已经有两天时间了,后天就是陈若溪大订的日子,可是现在唐冰还在感染期,虽然没去看过她,但是叶皓轩知道她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

盘膝坐在病床上,叶皓轩双眼微微的闭上。

一眨眼,已经到了第二天的黄昏,叶皓轩在这三天滴水未尽,因为他坚信他的潜力,一旦他的身体承受能力达到一个临界点,他身体的潜力以及免疫力就会爆发出来,到那时候,病毒不攻自破。

晚上六点的时候,叶皓轩突然清醒了,他注射了大剂量的病毒,这数天来,他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除了上次江丽丽惊醒他之外,他几乎都是在做着乱七八糟的梦。

而现在,他却自己清醒了,他知道,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接下来,身体的潜力要反弹了,他连忙坐起来,稍稍的把身体中的浩然真气一放。

他气海之中的浩然真气一直都是躁动不安,现在他稍稍一放,只觉得轰的一声,丹田气热流乱蹿,就好象是一桶炸药里面溅入了一点火星一样,瞬间爆发。

叶皓轩只觉得身体一阵剧疼,浩然真气在也压制不住,瞬间失控,就在这个时候,他身体自身的潜力也展现了出来,他屏息凝神,缓缓运转着浩然真气,在自己的奇经八脉之中运转。

“叶医生醒了。”

就在一众首脑在谈论抵制病毒方案的时候,一名助理气吁喘喘的跑了过来。

几个人神色一紧,把手里的东西一丢,就向隔离室跑去。

透过隔离室的透明玻璃,只见叶皓轩盘膝坐在病床上,脸色时红时白,他额头上的汗一粒粒的落下,丝丝白气从他的头顶溢出,在他头顶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灵芝状的图案。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三花聚顶?”一名中医世家的老中医吃惊的说。

这名老中医的祖上也是有名的中医世家,而且深谙以气御针之道,只是到了近代,他们家传的气功失传,他也只是在古籍中得知,气功达到一定的境界,就可以在头顶凝聚灵芝,名曰“三花聚顶。”

真正的三花聚顶,以叶皓轩现在浩然真气第三重的境界,是达不到的,这种异象是他身体的潜力和浩然真气共同运转的结果,只是暂时的,或者等哪一天,叶皓轩的浩然真气达到了第六重境界,才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景象。

叶皓轩混身蒸气腾,整个人就好象是在蒸笼里一样,汪学义吩咐人进去看看,却被一边的江丽丽制止了。

“汪老,小叶现在的情形,还是最好不要人进去比较好,可能他正在关键的时刻。”江丽丽道。

“什么关键的时刻?”汪学义有些疑惑的问道。

“人体的潜力。”江丽丽道。

几个人听得一头雾水,虽然不明白,但江丽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生物专家,她对人体潜力方面最具权威,所以她说不要动,那最好就别动。

叶皓轩整整坐到了凌晨。

十二点一过,他身上的异状消失了,现在的他,就好象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混身湿透了。

零点一过,他双眼蓦然一睁,双瞳之中一抹紫芒一闪而过,他整个人就好象是浩瀚的星空一般,沉深,幽遂。

他伸手把自己身上插着的各种导管拔了下来,其实早在半个小时以前,人体监护仪上已经显示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正常,血压以及心率都恢复。

“汪老。”叶皓轩打开了隔离室的门,一群人轻的一声围了上来,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关叶皓轩,仿佛是看到一只怪物一样。

就在数个小时以前,叶皓轩的身体还没有半点起色,但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就恢复了正常。

“小叶,感觉怎么样?做一次检查吧。”汪学义面带喜色的说,叶皓轩现在挺过来了,那就代表他的方法奏效了,这样来说,那感染病毒的十几号人就有希望了。

“先从我身上抽一千升毫升血。”叶皓轩淡淡的说。

“一千毫升?不行,这太多了,你的病刚刚好,身体还很虚弱,这样会要了你的命的。”江丽丽惊道。

要知道,一个人一次最多抽四百毫升,这已经是极限,抽一千毫升,叶皓轩是疯了吗?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用检查了,我有些急事,抽完血之后,不用做任务处理,给病人用就是了,会有效果的。”叶皓轩道。

“这个……你的意思是输血?”汪老有些不确定的说“每个人的血型不一样,这样会出现溶血反应的。”

“不,不是输血,是直接让他们服用。”叶皓轩苦笑,神经紧绷了数天,他脑袋有些发晕,使用方法都没有说清楚。

“这样有用?”有人不确定的问。

“有用的。”叶皓轩说着径直走到另外一间隔离室中,那是唐冰隔离的地方,唐冰已经昏迷了整整两天了。

“懒虫,该醒醒了。”抚摸着唐冰憔悴的面容,叶皓轩柔声呼唤道。

唐冰的双眼猛的睁开,在昏迷的期间,她无数次梦到叶皓轩,她的心也一直系在他的身上,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她嘴唇弯起一抹弧度。

“你来了。”

虽然她的声音依旧,听不起一丝波澜,但是叶皓轩还是感觉她松了一口气。

“现在,什么都别说。”叶皓轩取出匕首,在手指间轻轻的一划,一抹鲜血从他手指间流出,他把手送到唐冰的唇边道:“喝了它。”

唐冰犹豫了一下,她点点头,把叶皓轩的食指吮在嘴里,轻轻的吮着。

片刻之后,叶皓轩笑道:“怎么,舍不得松口了?赶紧好起来,病好之后随便你怎么吸。”

唐冰的脸一红,这才松开了口,不知道为什么,叶皓轩的血一入口,她就觉得胃里腾起一股热流,那股热流就象是倒入油锅里的水一样,腾的炸开,顺着她的五脏六腑涌了过去。

她感觉身体上某些东西被逐个清除,她原本沉重的身体也渐渐的变的轻松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叶皓轩问。

唐冰坐起身来道:“感觉好多了,你的血能治病?”

“算是吧,坐好,我帮你渡气,能让你快点好起来。”叶皓轩微微一笑,把唐冰的娇躯扶正,然后取出金针,在她背上施展鬼门十三针,渡气驱毒。

半个小时后,叶皓轩做完了这一切,唐冰混身香汗淋淋,她转身道:“我感觉好多了,你的时间不多了,赶快想办法回京城去,别耽搁了大事。”

叶皓轩轻轻的揽着她,在她的额头一吻道:“谢谢你,等我回来,现在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派人来接你回京。”

唐冰点点头,顺从的躺在病床上,任由叶皓轩给她盖上被子,她知道叶皓轩这一次回京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不免有些担忧,叶皓轩给她一个安慰的笑意,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虽然叶皓轩进去只有短短一个小时,但是唐冰的情况却大有改观,而改变她身体的原因,就是叶皓轩的一些血,果然如叶皓轩所说,他的血液经过人体潜力的进化,已经对病毒有良好的抗性。

江丽丽依言抽了叶皓轩一千毫升的血,然后交给汪学义,汪学义派人将这些分到每个感染者的手里。

“小叶,治愈率有多大?”汪学义问道。

“本来治愈率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是限于个人体质以及感染的时间,估计还有百分之八十的治愈率。”叶皓轩想了想道。

“百分之八十?足够了。”汪学义眼前一亮,他真切的握着叶皓轩的手道“这一次,你是首功。”

“汪老,我不敢居功,但是这一次病毒泄露的事件,是人为的,对于卫生部的某些人亲戚,绝对不能手软。”叶皓轩冷冷的说。

“放心吧,我回去后会将这件事情如实上报总参,有些人感觉自己位子太舒服了,该挪挪了。”汪老点点头道。

本来这一次南云之行已经圆满结束了,但是临走的时候因为某对狗男女不知谦耻的滚床单,所以才导致了这次病毒的扩散,想想唐冰差点因为丧命,叶皓轩就怒火中烧。

有些人想找不痛快,那就索性成全他们。

南云机场已经有专机伺机待命,叶皓轩赶到机场,直接乘上专机向京城飞去。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飞回京城,至少需要四个小时,叶皓轩暗暗叹息,希望这一次不会回去晚了,否则,陈若溪将怨自己一辈子,自己也会恨自己一辈子。

天色微微的亮了,国府酒店,处处张灯结彩,红色的地毯,红色的背景,门前一溜红色的热气球,尤其是周边颇具古风的摆设,显得极其考究,把整个国府酒店衬托的喜气洋洋。

国府酒店,国内顶级酒店,也是京城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还是那句话,不是有钱就能进得来的,这里面执行的是最高标准,一向是接待外宾或者庆典的时候才用的到。

《医圣传奇》700-704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