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725章 老同学

2016-10-05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725章 老同学


而且这酒他都不说了,现在京城有身份的人都是要喝养生酒吧,就算是特供你弄不来,你也得弄来一瓶普通版的吧,你们弄瓶五粮液来,这上档次吗?果然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识。

思及于此,这黄明海端起酒杯,在唇边沾了沾就放下了,然后有意无意的说:“这五粮液的度数太高了,我的胃有些承受不住了,所以对不住了二位。”

于哲两人双双一愣,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官面上的人,官话一向是棱模两可的,两人已经听出来了,敢情是这于科长对酒不满意啊。

于哲不免有些心里窝火,为了这个扶助基金,他已经在京城耽搁了十几天了,可是到现在连根毛也没有见到,而县里那边又催的急,所以两人才自掏腰包,花去了自己大半年的工资和奖金自费请这老东西到王府井来吃饭,规格算是中上等吧,而且这五粮液也好几百一瓶,这老东西竟然还嫌酒不好?

“黄科长,要不咱换红酒吧,这种酒的度数低,不伤胃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之前不知道黄科长不喝酒的。”于哲连忙满脸堆笑的道歉。

“嗨,红酒有什么意思,味道又酸又涩,你们是外地来的吧,不知道现在京城有种酒,叫做三花桂露酒,这种酒不仅味道浓厚,而且还有养生效果,来几瓶吧。”黄明海见这两个小子确实是不知情,所以就点醒了一下。

“哦哦,原来是这样,服务员,那个……来三瓶三花桂露酒。”于哲连忙向在一边候着的服务员叫道。

过不多时,服务员便端着三瓶精装的三花桂露酒走了过来,并扯下一张酒水单让于哲签单确认。

看着三瓶酒的标价是五千四,于哲的手不自由主的一个哆嗦,他转身向服务员问道:“小姐,你这个酒的标价,是不是打错了?这酒比五粮液茅台还贵?”

“先生,一看您就是外地来的吧,这种酒是邵氏集团出品的养生酒,不醉人,不伤胃,而且还可以预防疾病,您要是有一些头疼发热的小毛病,喝一点就好了,都不用去医院,这个价格,还是我们这里搞活动打的七折。”服务员甜甜的一笑,向于哲解释道。

于哲翻了翻白眼,他颤抖着双手这才签了这个单子,这姓黄的科长官不大,特妈的胃口还不小,一瓶酒都要几千,这是要了他们的命啊。

黄明海这才笑咪咪的,端起酒和两人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于哲喝了这酒之后,才感觉这钱花的不冤枉,因为这酒确实有独到之处,喝到嘴里没有辛辣的味道,那种酣醇芳香的味道让人精神一震,三人喝了两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应。

那黄明海是十足的酒鬼,他喝酒的速度比谁都快,一眨眼,三瓶酒见底了,黄明海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叫道:“来来来,我跟两位一见如故,今天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看到黄明海语气清晰,而且说话利索,没有一点酒虫上脑的意思,于哲两人不由得苦笑,在来几瓶,他们两个人真的要喝西北风的,为了这县里的资金,他们可是没少自掏腰包啊。

“那个黄科……咱们先谈谈正事吧,你看咱们都是老乡,关系不用说,我们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县里头的一个扶助资金,批文手续已经全了,您看……什么时候能给我们签字批下来。”于哲小心翼翼的说。

黄明海有些不悦,他还没有喝够呢,让他在大厅里吃饭他就忍了,但是现在连酒都不让喝痛快,这是找人办事的吗?他放下手里的酒杯,打着官腔道“小于啊,这件事情……有些不好办啊,你知道现在需要扶助的地方太多,我们手头的资金有些吃紧啊,所以,不好意思啊,在缓缓吧,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们就是了。”

于哲两人的神色有些难看,两人都是官面上的人,这小子的话已经说的明白了,要钱没有,你们等着吧。

“黄科,我们两个也就是跑腿的命,您就看在同乡的份上,帮我们这一次吧,如果现在财务上有资金的话,先让我们拿点,哪怕暂时只拿一半也好啊。”于哲苦笑道。

“那就不好意思了,资金实在是周转不开啊。”

黄明海冷笑一声,他站起身道:“那个小于啊,我有些不胜酒力了,我先回了,资金的事情你别急,有些人在这里等了大半年不也是没拿到手?这是政策,急不来的。”

两人的脸色登时变了,这老小子要是就这么走了,今天的事情估计也就黄了,两人花了大半年的工资也就打水漂了,于哲一起的人脾气有些暴,他呼的站起来喝道:“黄明海,你不要拿没钱来糊弄我们,财政厅里每项资金审批以后资金很快都会拔下来的,况且我们的手续十分齐全,你这是在为难我们。”

黄明海一直笑咪咪的脸登时沉了下来,他打着官腔道:“审批手续是下来了,但是我还要落实,你们回去等着吧,没见过你们这样办事的,想要资金?我明说了,没有,你怎么着吧。”

同伴一发脾气,于哲就知道事情要糟糕,他们现在是在京城,虽然京城的官员素质比较高,但是阎王易见,小鬼难缠,现在官越小的反而越麻烦,就象眼前的黄明海一样,严格说起来,他的级别还没有于哲高,但又怎么样?大家各司其职,现在你有事求着他,惹他不高兴了,他卡你资金卡个半年又能怎么样?

于哲连忙满脸堆笑的上前道:“黄科,您千万别生气,我这朋友有些上火,我代他向您道歉,大家都是从基层起来的,你应该理解基层干部的难处,请黄明海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黄明海冷哼一声道:“你们有难处,难道我就没有难处了?现在地方上都找我来要钱,我哪里有钱给你们?回你们元城县吧,你们的这一次扶助资金有问题,我落实以后重新批文。”

于哲的心里一沉,县里这次扶助资金是为了补助一些养殖户,为了这次审批,他们的县委几乎快把嘴皮子给磨破了,好不容易才落实了,如果重新审批走流程的话,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他们这一次算是把事情给搞砸了。

黄明海越想心里越不爽,“还有,我还没有见过你们两个这样办事的,请个客还在大厅里请?告诉你们,就算是乡里来的人,至少在王府井有个包厢吧,走吧,你们的资金也就别想了,以后也别来找我。”

黄明海说完袖子一甩,就要甩手走开。

“黄科,黄科请留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于哲着急了,他连忙跑上前去拉住黄明海。

“干什么干什么?我告诉你了别来烦我,不要以为你们在地方上的级别高,我告诉你这里是京城,信不信我明天就扒了你的皮回家。”黄明海怒道。

“黄科长,我,我没别的意思。”于哲一惊,刚才他心急了,这样的确是有些不礼貌,他连忙松开了手。

“没素质,没见识,现在地方上的官都拿你们这些货色充数吗?”黄明海气极败坏的叫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扒了你的这身皮?现在向我道歉。”

“这谁啊,口气这么大?”就在这个时候,酒足饭饱以后的叶皓轩和许彤彤一起从包厢走了出来,出来以后刚好看到气极败坏的黄科长还有不知所措的于哲。

“你哪位啊,我口气大不大你管得着吗?现在一些平头百姓越来越厉害了,连官都不怕了,刁民。”黄明海气在心头上,转身向叶皓轩怒目而视。

叶皓轩被气乐了,他走上前道:“你是官员,那就应该明白官员的职责,你们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让老百姓们怕你,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怕你们当官的,那真的会出大事的。”

叶皓轩转身向于哲问道:“于哲,怎么了?”

听叶皓轩的讽刺,于哲吓了一跳,他暗暗叫苦,叶皓轩不明白情况,他现在无疑是火上浇油啊,他连忙道:“没,皓轩,你先回吧,回头我找你。”

“你来这里是办事的吧。没事,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叶皓轩淡淡的说。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现在一个毛头小子都敢对我这样说话,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保安呢,把他丢出去,把这家伙丢出去。”听了叶皓轩的话,黄明海几乎气炸了肺。

“还有你们这两个基层的官员,会不会办事?哪有求人办事连酒都不让人喝好的?”黄明海叫道。

“喝酒?”叶皓轩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转身道:“于哲,当我是同学的话就把事情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读书的时候跟于哲一向不对头,但毕竟那个时候年轻,现在出门在外的,应该互相帮忙才对的,用成年人的话说,小时候不懂事。

第726章 你没喝够


看着黄明海一幅怒气冲冲的样子,于哲暗暗叫苦,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搞砸了,敢情这位黄明海是没有喝好啊,他苦着脸小声把事情的经过给叶皓轩说了一遍,然后苦笑道“你说我一个基层的人,到这里有能力订包厢吗?这顿饭都花了我跟我同事的大半年的工资了,这可都是自掏腰包啊,回去也没有报销的。”

叶皓轩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看来这于哲还算是一个好官,他转身向一边的服务员吩咐道:“去,帮我拿一箱特供来。”

服务员认识叶皓轩,她点点头,然后转身向后厨走去。

“特供?什么特供?”黄明海有些疑惑的说。

“你不是没喝好吗?普通版的有什么意思,我请你喝特供,今天不喝完,就不用走出王府井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在逗我吧,你能弄来特供?还一箱?”黄明远嗤笑道,这货是逗逼吗?特供只有高层才有资格享用,而且听说这种酒的特供酿制起来十分的难,就连那些有资格享用特供的平时也是紧巴巴的喝着,这小子能弄来一箱?他以为他是谁啊,邵氏集团的老总?悬壶居的叶皓轩?

但是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脸色渐渐的变的精彩了起来,只见刚才的服务员去而复返,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在放着整整六瓶特供。

不错,就是六瓶特供,因为酒瓶的特殊造型以及那两个盖着总参大印章的特供两个大字几乎晃瞎了他的狗眼。

这绝对造不了假的,因为这里是王府井,是邵氏集团的一个小产业,三花桂露酒的生产厂家也同属邵氏集团,况且这黄明海见过这种酒,那上面的特殊封漆就是最好的防伪标志。

因为这种特供的酒现在黑市上已经炒到了三万多一瓶,为了防止有些人防造,所以邵氏特别采用特殊工艺,让这种酒瓶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酒瓶就做废,是无法回收利用的。

“这……这是……”黄明海傻逼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跟前的几瓶特供,心里直打哆嗦。

他知道,今天惹麻烦了,这种酒现在黑市上炒的极贵,就连有资格享用的每个月的数量也有限,而且高层的那些老头子们都是酒鬼,每次特供下来都是抢来后藏着掖着,哪里会容易流到黑市?

而可以随口叫出几瓶特供的人,那又是什么身份?

“这是特供,比你刚才喝的好多了,来吧,让你喝个够,今天不喝完这些,你就不要想走出王府井的大门。”叶皓轩淡淡的说。

黄明海吞了吞口水,这六瓶特供足足有数千毫升,就算是六瓶水,也能让他喝得吐,如果真让他喝下去,估计今天非当众丢丑不可。

这倒是次要的,在官面上的人,哪个没有几分酒量?他现在所担心的是,叶皓轩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结结巴巴的问:“请,请问小兄弟贵姓?”

“我姓叶,悬壶居的叶皓轩,听说过没有?”叶皓轩淡淡的说。

黄明海一个激灵,脑门上的冷汗嗖的一声淌了下来,他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差点要晕倒在当场,他感觉到膀胱里面有一股极其强烈的尿意涌了上来,他差点当众失禁。

现在京城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叶皓轩是谁,即使黄明海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但是也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京城叶家和薛家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

而叶皓轩的名声更是象炸雷一样,把他整个人给炸懵了。

谁不知道叶皓轩是叶庆辰流落在民间的儿子?而在前几天,叶皓轩认祖归宗,回到了叶家,现在站在他跟前的叶皓轩,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红四代,如果说掐他给掐死一只蚂蚁一样,那是对蚂蚁的侮辱……

因为叶皓轩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把他给踩的死死的。

“叶,叶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朋友,我该罚,我该罚。”

这黄明海不会傻到真的去喝养生酒,这酒是他能喝的吗?他连忙跑到一边,把餐桌上那一瓶开了封却没有喝的五粮液给拿了下来,然后找服务员要了一只高脚杯,满满的倒上,诚惶诚恐的走到了叶皓轩的跟前道:“叶少,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的朋友,我自罚,我自罚。”

黄明海一仰脖子,把这满满一杯的酒喝的干干净净,这一杯酒足足有数两,而且还是近六十度的烈酒,这老小子也不说他胃口不好不能喝酒了。

“于哲,你放心吧,你在等等,我保证晚上资金的事情就有消息了。”叶皓轩转身道。

眼前的一幕把于哲和他的朋友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叶皓轩是什么身份,就报了一个名字,能让这位鼻孔朝天的黄大科长吓得跟孙子一样。

还没有等两人回过神来,那名黄大科长已经谄笑道:“对对,我现在就去批,你们的资金有五百万了,我保证晚上八点以前一分不少的打到你们县的账户上。”

“那……就多谢黄科长了。”于哲定了定神说。

“不敢不敢,你是叶少的朋友,叫我小黄就可以了,叶少,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在也不敢为难县里来的人了。”黄明海哭丧着脸,他是真的快哭出声来了,他本来只是想混顿酒喝,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跟叶皓轩这尊大神认识。

惊恐的同时他也不自由主的暗骂于哲,“特妈的明明认识这么一尊大神,还要装做一幅可怜相,这特妈的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这不是故意要坑他吗?”

“你要记着,你是官员,国家花这么多钱养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做福做威的,以后注意点。”叶皓轩道。

“是是,我会注意,谨遵叶少教诲。”黄明海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有些惶恐的说。

“于哲,我今天有事,而且我也快要回清源了,改天我们在清源好好的聚聚,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叶皓轩说着转身对服务员道:“他们今天的饭菜酒水由我签单。”

旁边的服务员应了一声,然后就转身到前台去了。

“这怎么行,不行,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于哲连忙说。

“别推辞,你们基层公务员的工资也不高,回头请客就好了,况且我在这里消费可以免单的,于哲,你是个好官,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帮你,好好干。”叶皓轩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于哲傻愣愣的愣在了当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一边的黄明海羡慕嫉妒恨的看着于哲,真恨不得被叶皓轩拍肩膀的人是他,这可是叶家嫡系啊,能得到他的赏识,这小子以后的路一定会是平步青云的,他只恨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命。

“黄科长,刚才……”

于哲回过神来的时候叶皓轩已经走远了,他想向黄明海打听一下叶皓轩到底是何方大神,但是他还没有说完黄明海就打断了他的话。

“别,真的不敢当,你们叫我小黄就好了,两位有什么话尽管问。”黄明海连忙满脸堆笑的说,他站在于哲跟前的身子都不自由主的矮了一截。

于哲有些啼笑皆非,这家伙也五十多岁了好不好,让他叫对方小黄,他有点感觉不适应,他笑道:“于科长说笑的,我想问下,刚才那位……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们不知道?”黄明海诧异的问。

“我们是中学的同学,在京城也是偶尔遇到的,所以我不清楚他是什么身份。”于哲笑道。

“他姓叶。”黄明海定了定神说。

“姓叶,然后呢?”于哲的同事傻傻的问了一句。

黄明海不自由主的翻了翻白眼,这两个小子背靠这么一尊大神,他们竟然真的不认识,他有些无奈的提示道:“叶少的父亲是叶庆辰,叶首长,你别告诉我们没有听说过。”

啪……

于哲和他同事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两人的下巴几乎都要脱臼了,他们当然不会不知道叶庆辰是谁,那可是大人物,新晋的政治新星,以强硬的手腕和敏锐经济头脑被高层赏识,而且他爷爷是叶老太爷。

“叶大哥,他们好象不知道你的身份吧。”回去的路上,许彤彤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了是三个月前才知道我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哦,难怪啊,你和伯母以前在一起生活的。”许彤彤点点头。

“等会儿有事吗?”叶皓轩道。

“公司有些事情,不过……我想你陪我走走,难得你想起我一次。”许彤彤嘻嘻笑道。

“那好,等会儿跟我去个地方。”叶皓轩微微一笑。

九点钟的时候有一个名流会,一般来说参加的人都是叶皓轩这种身份的人,里面都是圈子里的人来消费的,而重要的是,名流会所的主人,是杨睿明,叶皓轩要会会这个号称京城三大才子之一的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第727章 要有觉悟


一般来说这个名流会一个月举行一次,这个圈子里的人在一起聚聚,喜欢玩的泡泡妞,打打屁,有事业的可以在一起交流交流事业,共享一下利益。

叶皓轩刚刚回到叶家,所以他需要到一些和他身份相符的圈子里去多交流交流,否则的话会跟不上时代。

九点的时候陈煜联系上了叶皓轩,看到挽着叶皓轩手臂的许彤彤,陈煜没有丝毫的诧异,因为叶皓轩的事情他听说过,况且象他们这个圈子里的成年人,谁会真的只有一个家属的?

“姐夫,走吧,今天我带你见识见识这里。”陈煜和叶皓轩一起,走到了会所的门口。

只是会所门口的一名趾高气昂的保安手一拦道:“不好意思陈少,这个人的身份不明,不能进去。”

叶皓轩微微一怔,这名流会的发起人是杨睿明,而这名保安也是杨睿明的人,所以不给自己施点绊子,那反倒不正常了。

叶皓轩并没有上去,他想看看陈煜是怎么处理的,训练了这么多天,这小子的脾气应该会见长一些吧。

陈煜的脸一沉,他沉声道主:“这是我姐夫,是叶家大少,你说他没有资格进去?”

“叶少?不好意思,我只认识叶连成大少,他是哪个叶少,我没有听说过。”保安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我今天就是要带他进去,你敢拦着我?”陈煜喝道。

“陈少是要破坏规矩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只能说不好意思了,这会所的规矩你懂,难道你觉得,就因为你姓陈,就可以这样破坏规矩?”保安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把陈煜给放到眼里,他知道这个小子不堪大用,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伪娘,软骨头一个。

“啪……”

陈煜突然毫无征兆的甩了这名保安一个耳光,虽然不重,但是这一耳光把保安给抽愣了。

这保安也是有来头的人,是某特种大队退役的队长,名叫王启东,退伍后被杨睿明招揽来了,现在他可是杨睿明的头号心腹,因为有睿子的名头,所以也是有身份的人,他什么时候被一个毛头子小这样教训过?况且这小子以前还是软骨头,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伪娘?

“陈煜,看在你年纪小的份上,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现在马上滚。”王启明冷冷的说。

“啪……”陈煜又不轻不重的抽了他一个耳光。

按理来说以王启明的身手,不至于让陈煜接二连三的抽他耳光,但是由于他太大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一向柔弱的陈煜会真的抽他的耳光。

王启明恼羞成怒,他猛的一拳击碎了门上的玻璃,向陈煜抓去。

陈煜反向他的怀里一靠,一个肘击结结实实的击在了王启明的胸口,王启明眉头一皱,他是老资格的特种兵了,陈煜这一招虽然重,但是并未对他造成实持性的伤害,他一个反手把陈煜给拧了起来,结结实实的按在了墙上。

“放开我。”陈煜喝道。

“陈煜,你是不是以为你学了几下子,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我告诉你,你这几下子在老子眼里,根本不够看。”

王启明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只觉得胸口猛的一痛,一股庞大的力道从他胸口传来,把他的身形直接击飞,好在他身手不凡,倒在地上之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然后一个后翻,化解去了这股巨力的大部分力道,然后他的身形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重重的撞在保安厅的墙上,这才算是彻底的稳住了身形。

王启明的胸口一痛,他的五脏六腑仿佛被这一拳给打的移了位,他强忍着疼痛,站直了身形眯着眼睛看去,才发现叶皓轩一脚踹开了保安厅的玻璃门,缓缓的走了进来。

王启明的吃惊不小,刚才那一拳,毫无疑问的是叶皓轩打的,他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实力,他相信叶皓轩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把他揪出来。”叶皓轩向陈煜吩咐道。

陈煜走上前,咬着牙扯住王启明的头发,象是拖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刚才受了叶皓轩那一拳,王启明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他能勉强站起来已经是奇迹了,所以对于陈煜,他是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你想干什么?”王启明冷着脸喝道。

“你是不是以为背靠大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什么意思。”

“我姓叶,你没听说过我吗?”叶皓轩拍了拍他的脸道:“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他是陈家大少,是你能随便打的吗?我突然发现杨睿明是个草包,自己不露面,只让自己的手下不停的试探我。”

王启明脸色变了变,因为他接到杨睿明的通知,要为难一下叶皓轩,按说叶皓轩现在名声在外,圈子里谁不知道他是叶家嫡系叶庆辰的儿子?刚才王启明故意为难叶皓轩,就是杨睿明的授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这个地方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进去的。”王启明喝道。

“陈煜,这小子似乎还把你当成以前那个陈煜,你说怎么办?”叶皓轩道。

“能怎么办?揍他呗。”陈煜阴侧侧的一笑,往日在他脸上的柔弱和胆小早就消失不见,他挥起拳头,对着王启明就一通猛揍。

王启明咬着牙,一言不发,他绝对不能在这小子跟前示弱。

“姐夫,这小子的骨头太硬了,打的我手疼,我还是换个吧。”陈煜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一边一棍警棍在墙上挂着,陈煜反手把那根警棍抽了下去,然后对着王启明没头没脸的抽了过去。

“我是谁?”陈煜边抽边喝道,“回答我的话,我是谁?”

“你是……陈少。”王启明咬牙切齿的说,他不得不服软,因为他相信自己不服软的话陈煜会把自己往死里打,这个伪娘,什么时候变性格了?

“我姐夫是谁?”陈煜停了手问。

王启明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抬头盯了叶皓轩一眼,一言不发。

“我姐夫是谁?”陈煜提着警棍照着王启明的脑袋抽了过去。

砰……

血花四溅,王启明只觉得自己眼冒金星,他张口吐出几颗混合着血水的牙齿,然后咬牙道:“他是叶少。”

“他有资格进去没有?”陈煜又照着他另外一边脸抽了一棍。

“叶少……当然有资格进去。”王启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有些麻木了,他含糊不清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这不就得了,早点说,你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说你是狗还真的没屈说你,贱骨头。”陈煜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把手里的警棍丢到了一边。

“做狗应该要有做狗的觉悟。”叶皓轩淡淡的一笑,他向陈煜一指道:“不错,他以前的性格是比较柔弱,但是他的身份是陈家的人,就算是他不堪大用,也不是你这种狗能欺负的。”

叶皓轩说完,拉着门外的许彤彤一起,直接进入了会所里面。

趴在地上半天,一边的保安才跑过来把王启明给扶了起来,一名小保安惶恐的说:“明哥,没事吧。”

“没事。”王启明吐出了一口血水,神色狠厉的向会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挣坐了起来,拿出手机道:“杨少,那小子进去了。”

“知道了。”杨睿明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姐夫,你随便玩玩,那几个小子约我在这里玩玩,我去会会那几个小子去。”一进会所,陈煜便兴奋的说道。

“去吧,小心点。”叶皓轩淡淡的说。

虽然陈煜这小子的实力有限,对上王启明这种高手没有还手之力,但是那群小孩子对他来说,就不值一提了,不过让叶皓轩欣慰的是这小子的脾气见长,这段日子狠命的训练把他的脾气彻底的给激了出来,以后陈煜在也不是以前那个草包一样的伪娘了。

会所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大少们,叶皓轩认识的人不多,他和许彤彤一起坐到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堂哥,是你吗?”

叶皓轩转身一看,却是他小叔的儿子叶子昂。

叶子昂的年纪和叶皓轩相仿,他现在军队里面是预备军官,在部队的人都比较稳重,而且叶皓轩明显的感觉到他没有象叶连成那样的心机,所以对他的印象也不错。

“子昂,这么巧啊,呵呵,过来坐。”叶皓轩往一边让了让。

“哥,你第一次来这里吧。”叶子昂笑道,穿着一身军装的他显得十分的精神。

“是啊,以前我哪有资格进这里。”叶皓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向许彤彤介绍道:“我堂弟,叶子昂,这位是……我女朋友许彤彤。”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实情给说了出来,许彤彤微微的一愣,心里有些甜密,叶子昂是叶皓轩的家人,叶皓轩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这让她很欣喜。

第728章 名流会所


呃……嫂子好。”叶子昂愣了愣,随即恢复了镇定,向许彤彤笑道。

“你好,你们的嫂子应该是陈若溪……我?”许彤彤笑了笑,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叶皓轩有些尴尬,他轻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道:“子昂在部队几年了?”

“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到部队了,今年快二十四了,算起来整整有五年了。”叶子昂笑了笑,不在许彤彤的话题上纠结什么。

“呵呵,小叔真的这么狠心,这么小就把你放到部队上磨练去了?”叶皓轩笑道。

“不算早,就象是我……若溪嫂子,她可是从小就在部队长大,十几岁的时候就到了中央警卫团,接受的训练可比我的部队强多了。”叶子昂笑道。

提起陈若溪,叶皓轩有些神伤,陈若溪因为陈渊夫妇的态度,所以去协助龙老出任务,顺道散心去了。

两人聊了片刻,叶子昂看到了个熟人,他起身道:“哥,我去会会朋友,你坐会儿,回头咱们好好喝两杯。”

“好,你去忙吧,晚点等你电话。”叶皓轩笑道。

叶子昂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许彤彤突然笑道“你的追求者又来找你了,我回避一下吧。”

“追求着?”叶皓轩有些莫名其妙的说:“我能有什么追求者?你们几个都够我头大了,我可是不敢在惹麻烦了。”

“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们是麻烦吗?”许彤彤嗔道,然后站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薛听雨从一边走了过来,她和许彤彤点头示意,然后径直走到了叶皓轩的对面坐下。

叶皓轩皱了皱眉头,他不想跟薛家的人有什么交集,但是这个许彤彤对自己似乎有些不甘心,他默默的拿起跟前的红酒,喝了一口,并没有说话。

“我想我们是时候谈谈了吧。”薛听雨道。

“没什么好谈的,你们薛家的人,现在对我应该是恨之入骨吧。”叶皓轩淡淡的说道,他放下了手中的高脚酒杯,里面还有大半杯猩红的酒液。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和他们做比较,我喜欢你。”许彤彤直直的看着叶皓轩。

“虽然你经常这样说,但是如果我和你家里的人有什么冲突的话,你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到他们那边去。”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只想要你一个回答,我在你心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地位。”薛听雨缓缓的说。

“如果你不是薛家的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叶皓轩道。

“如果我不是薛家的人,我们只是朋友,正因为我是薛家的人,所以……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薛听雨喃喃的说,她微微有些失神。

叶皓轩不语,他对这个京城第一才女的薛听雨谈不上讨厌,但是也绝对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不可否认她长的十分漂亮,但是就好象是在大街上碰到一个美女一样,尽管对方有着倾国的容颜,但是除了一瞥的惊艳,便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了。

“希望你能遇到更好的男人。”叶皓轩淡淡的说。

“遇不到了,你是第一个能让我动心的,也是最后一个。”薛听雨双眼之中腾起一股迷雾,她突然端起叶皓轩跟前的那杯酒,轻轻的啜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咽下,她端着那杯叶皓轩饮过的残酒,款款离开。

叶皓轩微微一怔,心里涌出一股别样的情绪。

他站起身来,只见薛鸿云走了过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是薛鸿云的表情却很淡然,淡定的让叶皓轩有些警惕,因为薛鸿云对着叶皓轩微微一笑。

相信只要是正常的人,经过了那种夺妻之恨的事情后,会对自己的情敌恨之入骨,但薛鸿云的淡然让叶皓轩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在思索这货是不是也象是唐蕊一样,受的刺激太多了,然后有些精神分裂了?

“叶少,我想我们该重新认识一下了。”薛鸿云淡淡的说,就象是在和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说话一样。

“薛少说笑了,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叶皓轩淡淡的说道。

“你认识我很久了,但是我却是确确实实的第一次认识你。”薛鸿云微微一笑“叶少隐藏的好深啊,叶家真的能忍,叶老太爷真的走了一步好棋啊。”

“过奖了,我代叶老太爷谢谢你这句话。”叶皓轩淡淡的说。

“凭心而论,你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有能力的一个人,如果你不是叶家的人,如果不是你抢走了我心爱的人,我们或许能成为很好的朋友。”薛鸿云道。

“你和若溪,只是利益捆绑,所以心爱这两个字,以后千万不要在提起。”叶皓轩道。

“不,我确实喜欢她,叶皓轩,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重新把她从你身边抢回来,我薛鸿云说的到绝对做的到。”薛鸿云沉声道。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和我宣战?”叶皓轩道。

“对,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洗刷你带给我的屈辱,叶皓轩,我感谢你,感谢你让我警醒,感谢你让我明白我这个京城三大才子的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我薛家大树,另有一半原因是我有一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妹妹,没了他们,我什么都不是。”

薛鸿云叹道:“以前,我为我的身份,还有我京城三大才子之首的身份沾沾自喜,但是你却让我明白,我不过是一个废物,以后,我会弥补我的不足,叶皓轩,我很期待以后和你的交锋,我们拭目以待。”

薛鸿云说完,就转身离开。

叶皓轩摇摇头,他揉着额头,有些心烦,他现在树的敌人不少,虽然自己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但是这么多的敌人针对自己,总不是什么好事。

杨睿明跟自己是对头,这不用多说,自从叶家承认自己身份开始,就注定杨睿明和自己不能成为朋友,因为杨睿明的父亲的瘫痪和自己的父亲有很大的关系。

而薛鸿云,更不用多说,他恨不得能把自己分尸了才能解心头之恨,除了这些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关系不清不楚的唐蕊,那个十足的变态,才是叶皓轩最担心的。

另外还有中医等着自己去发展,他的举动,肯定会触动一大部分人的利益,那些大大小小的杂鱼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乱子,思索了良久,叶皓轩才精神一振,古语说的话好,兵来将档,土来水掩,由他去吧。

他在会所里面随意逛了起来,杨睿明应该快出面了吧,这个人性格极为隐忍,他就象是在暗中伺机的毒蛇,一不小心,会就会蹦出来咬你一口。

叶皓轩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许彤彤的身影,刚才薛听雨过来的时候,她暂时回避了一下,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叶皓轩找了几圈没有找到她,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他摸出手机,拔通了许彤彤的电话。

电话拔通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一直到有电子音提醒对方无应答,叶皓轩心中一凛,有些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连忙又拔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人接听。

叶皓轩的神色一紧,他有种预感,他感觉到许彤彤一定有事了。

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会所一角的吧台,因为他刚才看到许彤彤向这个方向走来了。

刚才有一个穿粉裙的女孩去哪里了?叶皓轩问道。

那名服务生懒洋洋的坐在凳子上,翻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把头别向一边,并不理他叶皓轩。

看这服务员的态度,叶皓轩心头火起,担心许彤彤会出什么事情,他一把将那服务生从吧台里揪出来,然后重重的向吧台一上摔,一把按住他的脖子喝道:“我在问你话呢。”

那名服务员被叶皓轩摔的一声惨叫,他叫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见过你说的那个人。”

看着他闪烁的目光,叶皓轩知道他在撒谎,他突然扯过那调酒师的手臂,一拉一扯,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响声传来,那调酒师一声惨叫,一只手臂已经被叶皓轩给拆了下来。

叶皓轩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又拉着他另外一只手一拉一扯,他的两条手臂全被叶皓轩给扯断。

“说,还是不说?”叶皓轩冷冷的说。

“我……我真的不知道。”

叶皓轩一言不发,抓起他的脑袋向吧马上重重的一顿,然后角是丢垃圾一样的把他给丢到了地上,那名调酒师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你,回答我的话。”叶皓轩向另外一名女服务员一指。

“啊……我说,我说,别打我,刚才那那位女孩过来要酒,阿言给她调了一杯鸡尾酒,然后……她就被邓少带走了,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那女服务员吓的面无人色,连连摇手。

她没有见过这么暴力的人,一言不合就直接把人给废了。

“说清楚点,阿言是谁,邓少是谁,那女孩为什么要跟他们走?”叶皓轩眉头一皱道。

“阿……阿言就是被你打晕的那个,邓少……就是邓少喜欢那女孩……所以……”服务员结结巴巴的,几乎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第729章 震怒


叶皓轩的神色狂变,他已经听出来了,许彤彤刚才喝的酒里面一定有问题,他一拳击在吧台上喝道:“带去哪里了。”

轰……

那豪华的酒吧吧台被叶皓轩这一拳给轰出一个极大的缺口,叶皓轩的神色狰狞,一种凛然的杀意让那名女服务员心惊胆战的,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地这去。

“在……在VIP包厢里面。”服务员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叶皓轩这边的举动已经惊动了场子里的大多数人,叶子昂第一时间冲过来问道:“哥,出什么事了。”

“vip包厢在哪里,彤彤被人下药了。”叶皓轩神色阴沉的说。

“跟我来,哪个王八蛋敢这样,我弄死他。”叶子昂大怒。

这个会所的性质比较特殊,有些人不时的会带一些男女同伴过来,许彤彤是第一次来这里,她有些眼生,而且圈子里也没有姓许的千金,在加上她十分漂亮,气质出众,所以有些人心怀不轨。

叶皓轩跟着叶子昂来到了三楼的vip包厢,叶皓轩心急如焚,一脚踹开了门,只见室内一阵尖叫,一男一女分开,而男的则大吼道:“特妈的谁啊,敢打扰老子的好事。”

随即那个声音一滞,嚅嚅道:“呃……叶少,有事吗?”

这房间里的人正是万英卓,他来了之后勾搭上了一个已婚少妇,现在已经发展到干柴烈火的地步了,不想被人打扰了好事,但是他一看到来人,一腔怒火登时熄了下去。

“有个姓邓的,现在哪里?”叶皓轩寒着脸问。

“邓……邓少?他在305房间,叶少,需要帮忙吗?”万英卓披好了衣服。

“谢了,不用。”

刚才许彤彤暂时回避,来到了吧台边,她的相貌本来就十分出众,所以前来搭讪的男人不在少数,不过都被她一一回绝。

当她喝下那杯调酒师调的鸡尾酒以后,就感觉到神智有些不清醒,她迷迷糊糊的被人拉到一个房间里面。

就在一个满脸淫笑的年轻人脱她衣服的时候,她才猛然惊醒,她一把将那年轻人推开。

“哟,这妞醒了,不至于吧,难道刚才那小子的药下的分量有点小了?”为首的那人满脸诧异的说。

“邓少,不会吧,阿言那货没少和我们里应外合,成功的次数不在少数,这妞是意外吧。”另外一人道。

“你们是什么人?”许彤彤的神智感觉到一阵阵的模糊,她咬着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她认识为首的那名叫邓少的年轻人,就是他上前搭讪要电话被她拒绝了。

“果然清醒了,嘿嘿,难道HP2也有失效的时候。”邓少诧异的说。

“HP2?混蛋。”许彤彤的脸上呈现出一丝愠怒的神色,医药出身的她当然听说过这种最新研制出的毒品,这是一种新发布的毒品,一旦人摄入之后,就会神智不清,任由对方摆布。

“哈哈,小妞,你刚才不是装清高吗?邓少的面子都不给,那我们只好施点非常规的手段。”其中一人奸笑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许彤彤冷冷的说。

“不知道,不过重要吗?我相信能来到这名流会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女人,但是之前我好象没有见过你,就算你依靠的男人本领通天,我邓康照样能玩死他,怎么样,陪本大少玩玩吧。”邓康不怀好意的笑道。

许彤彤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知道这种毒品会在半小时内让人彻底的沦陷,她必须要快点想办法离开,只要离开这间屋子,她就会没事的。

她摇摇发晕的脑袋,然后勉强笑了笑道:“给我拿瓶红酒来,我先喝一杯在说。”

“哈哈,这妞果然不一般,现在还能这么镇定的喝酒。”邓超手一挥,一个年轻人就拿着了一瓶拉菲递了过来。

“不要杯子,我喜欢对瓶饮。”许彤彤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

“真的?小妞,你不会想耍什么花样吧。”邓康脸色不善的说。

“我人都在这里了,你还怕我耍什么花样吗?我事前喜欢喝酒。”许彤彤勉强笑了笑。

似乎是吃定了这个女人不能耍花样,邓康这才疑惑的把酒瓶递了过来,然后全神戒备着她。

“好热……”许彤彤说着把自己的小外套脱了下来,里面真丝上衣下那玲珑透彻的身材让几个人眼一亮。

“哈哈,继续,在脱一件。”邓康大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许彤彤突然扬起手里的酒瓶,重重的敲在了郑康的脑袋上,猩红的酒液顺着郑康的脸淌了下来,许彤彤绕过郑康,夺路而逃。

“妈的,抓住她。”邓康捂着脑袋怒吼。

另外一年年轻人一把抓住许彤彤的长发,向后一扯,许彤彤感觉到头皮上一阵撕裂的疼痛,摄入毒品后的她身体虚弱,她脚下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

“妈的,你敢打邓少,你跑,你跑啊。”那年轻人把从许彤彤头上扯下来的一缕长发丢到了一边。

“帮我按住她,妈的,今天被一个女人把脑袋给开了,我要玩死她。”邓康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用一条毛巾捂住伤口,就要向许彤彤扑去。

许彤彤拼命的一挣,挣脱了一只手,她右手中还没有丢掉的碎酒瓶猛的向邓康戳去,正中郑康的大腿。

“啊……”郑康竭声惨叫,许彤彤这一戳直接戳中他下半身,他感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捂着档部倒在一边惨叫了起来,鲜血就象喷泉一样的喷了出来。

许彤彤的性格本来就有些泼辣,在清源的时候她甚至敢一个人去烂尾楼里探险抓鬼,不过失去父亲后的她对叶皓轩情有独钟,也只有在叶皓轩的跟前,她才是一幅柔柔弱弱的样子。

遇到邓康这种货色,她是毫不客气的把自己另外一面给展现了出来。

“邓,邓少……”

他的两名手下大惊,顾不上许彤彤,连忙跑到邓康的跟前把他扶起来。

许彤彤破门而出,刚好一头撞入了正要破门而入的叶皓轩身上。

“彤彤,没事吧。”叶皓轩一把揽住她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许彤彤头发凌乱,她微微的喘息着,见到了叶皓轩,她心底的一大块石头才算是放下了。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叶皓轩沉声问。

“他们给我下药,HP2。”许彤彤紧紧的抱着叶皓轩,有些惶恐的说。

“混蛋……”叶皓轩骂了一句,他在许彤彤身上的几处穴位上点了一下,暂时抵制住毒性的发作,他抚着许彤彤的秀发,看到一块头皮裸露在外面。

“告诉我,是谁对你动手了?”叶皓轩沉声道。

就在这个时候,被两人搀着的邓康夹着双腿走了出来,看到许彤彤,邓唐大怒道:“给我抓住这个贱人,找几十个壮汉来轮了她。”

“是……”

一个跟班应了一声,伸手向许彤彤抓来。

叶皓轩一把抓住那个跟班的手,双手一拗,那人一声惨叫,他的右手象是麻花一样扭曲的不成形。

“是你扯掉了我女人的头发?”叶皓轩冷冷的说。

被叶皓轩扭断手臂的男人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右手的存在了。

“是他吗?”叶皓轩问道。

许彤彤点点头,在叶皓轩的跟前,她刚刚的泼辣和坚强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的眼圈一红,双眼已经是一团迷雾。

叶皓轩抓住那家伙的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边的墙上,然后扯着他的头发把他往死里磕。

那小子刚开始还能惨叫着挣扎,但是随即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叶皓轩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哥……算了,别闹出人命了。”一边的叶子昂连忙上前劝道。

虽然叶家势大,但是来这里的人都是有点背景的人,弄死了谁也不好过。

叶皓轩这才重重的一甩,把那小子甩到了地上,邓康的那名跟班趴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这个时候已经惊动了会场上的人,一群人闻讯赶来,几名保安连忙跑过来,想把人抬走去急救。

“我看谁敢动一下试试。”叶皓轩森然的声音让那几名保安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然后识趣的退了下去。

“你是什么人?”

看到叶皓轩刚刚残暴的一面,邓康被吓住了,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下半身的疼痛。

“我姓叶,你可以把我当成叶家的人,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医生。”叶皓轩冷冷的说。

“原来你已经姓叶的那野种,我……”

邓康的话没有说完,叶皓轩的身影骤然消失,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他的跟前,另外一名扶着他的跟班只觉得胸口一痛,被叶皓轩一脚踹飞。

叶皓轩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邓康的跟前,一脚把他踹在地上,然后踩在他的脑袋上沉声道:“你是主事人?报上你老子的名字。”

邓康一声惨叫,他嘶声叫道:“姓叶的,不要以为你是叶家的人我就怕你,我爸是邓志国,你最好放了我,向我跪下磕头道歉。”

《医圣传奇》730-734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