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故宫事件女主大尺度coslay,游艇,私人飞机更多炫富照片流出

蒋彦永医生:“我提供的材料全属实,我负一切的责任。”

日本七大AV片商和他们的招牌女优....

请当心丨北京和广州均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武汉两天新增136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730章 很不巧,打的就是…

2016-10-06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730章 很不巧,打的就是…


“邓志国?”叶皓轩冷笑一声,“你不提你老子的名字我或许还能不给你一般见识,但是很不巧,你老子今天找过我的麻烦。”

叶皓轩抓着他的脑袋,故计理施,重重的向墙壁上撞去,邓康一声惨叫,他的双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现在晕倒?太便宜你了吧。”

叶皓轩冷笑一声,他拿出手机,拔通了王铁柱的电话,“帮我查些事情……”

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他在邓康的身上点了几下,这家伙就悠悠转醒。

叶皓轩又提起他的脑袋,在次向墙上撞去……

直到把邓康打晕,然后在用金针激他的潜力,然后又是一通猛揍。

这样折腾几次以后,郑康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但是偏偏他的意识又清醒的很,这让他痛不欲生,他真想干干脆脆的死了算了。

发泄了一通,叶皓轩胸口的闷气才算是稍解,他手一挥,就象是丢死狗一样的把他丢到一边。

就在这个时候,杨睿明才匆匆的赶了过来。

“杨大少,你总算是敢出来了,如果你是男人,就堂堂正正的跟我争锋,你不觉得躲在后面操控的人,就象是一只缩头乌龟一样吗?”叶皓轩冷冷的说。

“彤彤,你没事吧。”杨睿明看向许彤彤。

叶皓轩微微一怔,他这才想起来杨睿明是跟许彤彤认识的,而且他貌似对许彤彤有意思,是绝对不可能指使邓康给她下药的,看来这一次是邓康自己做死。

“没事。”许彤彤摇摇头。

“各位该散都散了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杨睿明道。

杨睿明号称睿子,他的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给他面子,他这么一说,来看热闹的人都陆续散去。

“叶医生,我们又见面了。”杨睿明把医生这两个字咬的极重。

“杨少,久仰大名了。”叶皓轩不冷不热的说。

“在我的会所里闹事,你不觉得太不给我面子了吗?”杨睿明道。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闹事?你的名流会上,有这些败类用下三滥的手段猎艳,这就是所谓的名流会?可笑。”叶皓轩冷冷的说。

“这件事情我会给许小姐一个交待,不过你应该知道邓康他老子是谁,你这么下死手,就不怕自己承担不了后果吗?”

“邓康他老子今天想杀我,我把他的儿子打得象是死狗一样,这让风水轮流转,杨睿明,凭心而论,我不想与你为敌,我甚至想过了这段时间和我父母一起亲自登你杨家的门道歉,我甚至已经想好了治你父亲瘫痪的办法。”

叶皓轩边说边摇头道:“可惜,我有些一厢情原了。”

听到叶皓轩说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瘫痪,杨睿明的心中一动,但随即他的脸上又布满了寒霜:“我们杨家,不会如此受你们叶家任何恩惠,所以,我们只能做敌人。”

“希望你不会后悔。”叶皓轩冷冷的说,他拉着许彤彤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你就这么走了?”杨睿明道。

“不走,还能怎么样?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句,刚才邓康伤到了大腿毛细血管,如果你不想他断子绝孙的话,最好快点找医生。”

叶皓轩说着看看时间道:“不过我估计已经来不及了,我是有办法治好他,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可能会出手救他。”

叶皓轩说完,扶着许彤彤转身离开。

杨睿明的神色一寒,叶皓轩这一手玩的真狠。

邓康是邓志国唯一的儿子,如果真的那地方受伤,导致不能生育,那邓家就真的断了香火,而邓志国是杨家老太爷过世后给杨家留下的重要的班底,如果他不求叶皓轩治好邓康,那邓志国一定会有想法的。

“明哥……明哥,快,快救我,我快死了。”因为叶皓轩施针的缘故,邓康的意识非常清醒,他现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任何部位的存在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你知道你碰的女人是谁吗?那是老子看上的人。”杨睿明狠狠的盯了邓康一眼,然后对一旁的保安吩咐道:“去把这两个人送到医院,要快。”

杨睿明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因为他发觉,叶皓轩不是一个软柿子,他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包厢里,只见薛鸿云在一旁坐着,悠然自得的喝着红酒。

“第一次交锋,感觉怎么样?”薛鸿云淡淡的问。

“你这个根头,栽的不冤枉,叶皓轩这个人,霸气外泄,不管是从能力上还是头脑上,都能堪称敌人。”杨睿明淡淡的答道。

“他的能力你也见识到了,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尤其是靠上了叶家这颗大树,他在京城几乎是无敌的,你一个人,单凭你杨家留下来的那些班底,是斗不过他的。”薛鸿云道。

“我这些年,一向是独来独往,因为我感觉合作起来太麻烦。”杨睿明淡淡的说。

“你是怕到最后利益分的少了吧。”薛鸿云站起来道:“我只要他死,至于他的产业,我一概不碰,想想吧,一个美颜、一个长济,还有其他的东西,这对你杨家发展是一些不错的助力。”

“成交。”杨睿明向薛鸿云伸出了手。

“对了,他今天晚上带的那个女孩就是长济的老总吧,真漂亮。”薛鸿云笑道。

杨睿明心中一寒,他有种自己至爱被人抢走的感觉,他冷冷的说:“薛大少,我既然答应和你合作,那就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对付他,你不用激我。”

“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自己的女人被抢走的感觉。”薛鸿云耸耸肩膀道。

“哥,把他揍成这样,不会出事吧,他老子是三局的人?”回去的路上,叶子昂有些担心的问。

“子昂,我感觉你不象是怕事的人啊。”叶皓轩笑道。

“我当然不是怕事的人,因为我是叶家的人,只是哥,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不能意气用事。”叶子昂叹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今天邓康他老子莫名其妙的把我抓到三局,而且对我动枪,如果我不顾全大局的话,早一把掐死他了,风水轮流转,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他儿子吗?”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哥?姓邓的敢抓你?”叶子昂吃了一惊“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叶皓轩摆摆手示意没事,“没事,先是他老子,后是他儿子,他们邓家父子,是不是真的以为有一个三局副局的身份,我们就该怕他们了?”

“打的好,不过下手确实有点重了,你不怕邓志国抓你的小辨子?”叶子昂仍然有些担忧。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手机响了,只见上面发着一份资料,叶皓轩打开看了看道:“他给你嫂子下的药是一种违禁品,我已经派人查过,而且找到了证据证呢邓康跟贩卖违禁品的小贩有关,我谅邓志国也不敢怎么样我,就算我真的把他儿子打得断子绝孙又能怎么样?”

“厉害,哥,你的人脉真广,难怪在回到叶家前就敢直接跟薛家杠上。”叶子昂向叶皓轩伸出了大拇指。

“好了子昂,我去看看你嫂子去,她差不多该醒了,回头我请你喝酒。”叶皓轩拍了拍叶子昂的肩膀。

“好的哥,再见。”叶子昂笑了笑,转身钻入了军车,他开着车离开。

叶皓轩坐到车里的时候,许彤彤已经醒了,她正坐在车里发呆。

“怎么样,没事吧?”叶皓轩拉过她的手,为她把了把脉,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没事了。”许彤彤摇摇头,靠在了叶皓轩的怀里。

“对不起,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叶皓轩叹道,他跟杨家的恩怨牵扯到了许彤彤,他有些自责,是他考虑不周全。

“不,你能带我出来,那说明你认可了我,做为你的女人,我不怕,我真懊悔没有把那家伙给弄残。”许彤彤摇摇头。

“没想到,你还真胆大。”叶皓轩苦笑,许国伟去世了以后,许彤彤的性格有所变化,在叶皓轩的意识里,现在的许彤彤应该是一个娇娇柔柔的乖乖女,可没有想到她竟然敢跟夏寸心一样拿起酒瓶向邓博头上砸。

而且最后戳那一下子,在向上偏移一点,邓康就真的成阉人了。

“你忘记了,我以前就是喜欢扮鬼吓人,寻求刺激的人。”许彤彤笑了笑。

“可是你现在不象。”叶皓轩摇摇头“我感觉你比以前温柔多了。”

“其实我也只是在你的跟前,装装温良娴淑。”许彤彤笑了笑。

“我今晚去你那里。”叶皓轩附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许彤彤脸色微微的一红,她羞涩的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陈煜走了出来,在他后面还跟着几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这些少年叶皓轩看着有些眼熟,应该是上一次打黑拳时候遇到的那几个。

只是那几个小子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跟在陈煜的身后。

第731章 教训


不用多问,这肯定是陈煜的杰作,他把这几个小子给揍怕了,现在跟在他的身后就象是孙子一样。

“姐夫,哈哈,今天真的出了一口恶气。”

陈煜得意的大笑,以前他的性格比较柔弱,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伪娘,他身后的那些家伙们联合起来欺负他,现在他反过来狠狠的教训了这些小子们一通,那感觉,真叫一个畅快。

“适当教训一下就算了,你要让这些小子们记着,你是陈家的人。”叶皓轩淡笑道。

“我是谁?”陈煜转身向那几个少年喝道。

“叶,叶少。”几个人吓了一跳,连忙恭敬的低头。

“姐夫,你看怎么样。”陈煜得意洋洋的说。

叶皓轩摇摇头,打算回头在教育一下陈煜要以德服人,对付这些小子动手固然重要,但是要恩威并施,才能达到让他彻底服气你的后果。

“回头在找你,我现在先回了。”叶皓轩说完开着车向许彤彤的家里驶去。

一眨眼,又是数天过去了。

忙碌了一天,叶皓轩来到了父母的住处,第二天要和母亲一起回元城把外公外婆的灵位迁到京城来,所以他晚上便在这里住一晚上第二天上午的飞机。

刚刚吃过晚饭,正在和父亲聊着时政大事,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叶皓轩接通了电话道:“你好,请问哪位?”

“皓轩,我是若溪的小叔。”话筒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哦,小叔你好,有事吗?”叶皓轩疑惑的说。

给他打电话的是陈若溪的小叔陈安民,陈安民是军队系统的,叶皓轩平时跟他也没有多少交集,只是上一次老太爷生病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皓轩,老太爷身体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到京城疗养院来一趟?”陈安民道。

“没问题小叔,我现在就过去。”叶皓轩说着掐断了电话。

上一次叶皓轩给薛老太爷治病以后,老太爷的身体一向很好,而且他每天都在喝养生酒,除非是大限到了,否则的话身体是绝对不会出现异样的。

“怎么了,什么事情?”叶庆辰问道。

“刚才若溪的小叔打来了电话,说薛老太爷身体有恙。”叶皓轩疑惑的说。

“有恙?我今晚是从疗养院回来的,去探望了一下老太爷,我去的时候薛老太爷和你太爷爷正在一起下棋,精神很好,怎么说病就病了?”叶庆辰也有些疑惑。

“爸,我去看看吧,人年纪大了,病来如山倒啊。”叶皓轩站起来,拿过一边的行医箱。

叶皓轩开了车来到了京城疗养院里,把身份证明给门口的警卫展示了一下,验证了叶皓轩的身份之后,警卫向他行了一个军礼,便即放行。

叶皓轩直接来到了陈家老太爷平时疗养的地方,意外的发出陈家的大部分人都在,包括陈渊夫妇,以及陈若溪的小叔夫妇还有陈茵几个人都在场。

叶皓轩心中一沉,看来陈家老太爷这一次病的不轻啊,他走进门去,陈茵便迎了上来道:“小叶,你过来了。”

“小姑,老太爷怎么了?”叶皓轩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睡眠不好,所以就请你过来看看。”陈茵淡淡的笑道。

“睡眠不好?”叶皓轩更是疑惑,陈老太爷一直在饮用他的养生酒,如果他的特供酒连失眠这点小毛病都治不好,那真的是笑话。

叶皓轩疑惑的向室内看了一眼,只见病房里的气氛有些沉重,尤其是陈渊的脸更是沉得几乎要滴下水来,看到陈渊的时候,叶皓轩不自由主的一怔,他的神色微微的一变,随即他便恢复了正常。

“老太爷呢,让我去看看。”叶皓轩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的说。

“在室内呢,我陪你过去。”陈茵引着叶皓轩来到了老太爷的居所,只见老太爷正戴着一幅老花镜,在看着一本有关于军事方面的书籍。

叶皓轩细目看去,只见陈老太爷的面色红润,整个人精神奕奕,根本不存在精神上的问题,而且他的精神极好,失眠?你们骗鬼去的吧。

“老太爷,小叶过来了,让他帮你看看吧。”陈茵道。

“小子,你来了?”

陈老太爷笑吟吟的放下了手里的书,然后伸出手道:“来,给我把把脉吧。”

“太爷爷哪里不舒服?”叶皓轩笑着走上前去,伸手搭在了老太爷的脉门上,真气流转,窥探老太爷的身体情况。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睡眠不好,老是做梦,哎,人老了,不中用了,我这把老骨头说不定哪天就下去见太祖了。”老太爷边说边叹气道。

“太爷爷说笑了,您才的身体硬郎着呢,在活个十几年没有问题。”叶皓轩说着收回手笑道:“太爷爷,你的身体问题不大,呵呵,你这个年纪已经过了忧国忧民的年纪了,所以少操心,多享福,我回头给你一个安神养心的方子,你回头喝着马上就没事了。”

“那好,麻烦你了小叶,你去吧。”陈老太爷挥挥手,叶皓轩便和陈茵一起退出了病房。

“小叶,老太你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一出门,陈茵便诧异的问道。

“老太爷的身体很好,只是有些虚火,我开个方子吃一些就没事了,不用担心的。”叶皓轩笑道。

“哦,那就好,若溪他父亲突然召集我过来,说老太爷身体不舒服,可把我吓坏了。”陈茵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皓轩微微的一怔,敢情是陈茵不知情啊,他走到了外室的桌子前,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方子交给陈安民道:“小叔,老太爷的问题不大,这个方子吃三幅就好了。”

“那好,麻烦你了小叶,让你这么晚还跑一趟。”陈安民接过了方子。

“不用客气小叔,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叶皓轩说着站了起来。

叶皓轩的这句话一落,室内的两对夫妇的神色微微的一变,他们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小叶,你要走了?那我去送你吧。”

陈茵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样子,她说着站起来,腆着肚子要送叶皓轩出去。

“小姑,您现在有着喜呢,我可不敢劳您大驾,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我自己出去就行了。”叶皓轩笑着,转身就要离开。

“那个小叶……你先别急着走。”陈安民连忙叫住了叶皓轩。

“小叔还有事情吗?”叶皓轩故做诧异的问。

“呵呵,人吃五谷杂粮,哪里能不生病?既然你今天来了,那就帮我两口子也把把脉吧。”陈安民笑道。

“当然没问题。”叶皓轩把行医箱放下,为陈安民夫妇把了把脉。

十分钟以后,叶皓轩把手从陈安民妻子的手腕上放了下来,他笑道:“小叔,你和小婶的身体很好,没有一点问题,不过小婶最近在减肥吧,有些营养跟不上。”

“啊,小叶,你真的神了,我就是在减肥节食。”陈安民的妻子笑道。

“节食减肥的方法是不对的,三餐一定要吃好,我的朋友过些天在曙光医院那边要开一个养生膳坊,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膳,而且有种专门针对减肥女性的膳食,既不影响营养摄入,又能消耗脂肪,到时候小婶去试试。”叶皓轩笑道。

“真的?那好啊,等开业的时候我一定去光顾光顾。”陈安民的妻子笑道。

“随时欢迎,小叔,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叶皓轩说着有意无意的瞟了陈渊夫妇一眼,然后又提起了行医箱。

陈安民不由得苦笑,看样子这小子真的是要故做不知啊,其实这一次得病的人是陈渊,他们请叶皓轩来就是为了给陈渊看病,但叶皓轩和陈渊之间跟仇人差不多,所以借故给老太爷看病,然后希望叶皓轩顾忌下陈若溪的面子,给陈渊的病也顺道看了。

叶皓轩号称能望气悬脉,这绝对不是吹出来的,陈安民等人相信,他一定早就看出来了陈渊的身体不好,只是他故意在这里装做不知道罢了。

“小叶……既然来了,给若溪的父亲也看看吧,他最近精神不好。”陈安民苦笑道。

“当然没问题。”叶皓轩笑道,他走到了陈渊的跟前,淡淡的说“家主请伸出手来吧。”

陈渊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叶皓轩之前还客客气气的称他一声伯父,但上次他们彻底的跟陈若溪划清了界线,这一次叶皓轩竟然连伯父也懒得叫了。

想想陈渊就有气,叶皓轩叫自己的弟弟妹妹为小叔或者小叔,俨然已经算是陈若溪的丈夫了,但是他现在称自己这个老丈人为家主,这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陈渊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让叶皓轩为他诊脉。

叶皓轩看他的右手动作有些僵硬,心中已经有数,但是他还是装模做样的在他手上随意的一搭。

只是随意的一搭,他的手便象是触电一般松开,他起身道:“家主的身体非常好,一点毛病也没有,没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第732章 你没病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叶皓轩就看出来了陈渊有病,陈渊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病重的时候双手不能弯曲,不过后来被一位游方的郎中彻底的治好了。

记得在清源,他第一次见到陈渊的时候就对他说出他的隐疾,并表示以后一定还会在犯,但是陈渊根本没有把叶皓轩的话当回事,要死不死的,在他把自己的女儿划清界线,把有一身医术的准女婿彻底得罪以后,他的毛病在一次犯了。

陈渊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叶皓轩只在他手上轻轻的一搭,这也算是号脉?他心里清楚这小子是在对自己发泄不满,但是他也没有一点办法,之前他把叶皓轩划为黑名单,甚至对警卫下达了只要叶皓轩走入陈家半点,警卫可以开枪击毙的命令。

所以叶皓轩现在能给他好脸色看才有鬼了。

叶皓轩说着不理会陈安民等人诧异的目光,提着行医箱径直走了出去。

叶皓轩走出去之后,室内的人面面相觑。

“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陈茵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头,她发觉自己的两个哥哥嫂嫂的脸色有些异样。

“茵茵……大哥的病犯了。”陈安民无可奈何的说。

“大哥,你的病犯了?”陈茵吃了一惊。

陈渊的脸非常难看,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右手的五指十分僵硬,不能屈伸。

陈茵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之前就有些疑惑,老太爷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有病了呢?敢情是陈渊想借老太爷之名,让叶皓轩给他看病。

只是他已经把叶皓轩彻底的得罪了,他报的希望,无非就是希望叶皓轩能顾忌他和陈若溪之间的那点亲情罢了,只是叶皓轩一点也不买他的账。

“怎么办?不如,我们在去求桂老想想办法?”林湘君脸色苍白的说。

“没用的,桂承德号称鬼医,他看了我的手之后说除了那小子,别人是没有办法治好的。”陈渊沉着脸道。

“我去求求他吧,大哥,早知如何,何必当初?”陈茵叹了一口气,她急急的走出门,向叶皓轩追了过去。

“小叶,小叶,你等等……”

叶皓轩刚刚没有走出去多远,陈茵便急急的追了过来。

叶皓轩连忙走过去道:“小姑,你慢点,当心动了胎气。”

叶皓轩扶着陈茵坐到了一边,为她把了把脉,发觉没有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陈茵怀的是双胞胎,又是高龄孕妇,而且早些年的时候她还流过产,子宫壁相当的薄,刚才她这一路赶来,动了胎气就麻烦了。

“你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陈茵问道。

“从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皓轩,我知道你跟我大哥之间有些恩怨,但是毕竟他是若溪的父亲,就算是他不认若溪这个女儿,若溪也不会不把他当做父亲的,之前的事情是他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他那也是在气头上,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把他治好,毕竟,他是陈家的家主。”陈茵叹道。

“小姑,前不久,我陪若溪一起回去,想找陈渊好好的谈谈,但是我们被门口的警卫拦下了,你或许永远都想不到陈渊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达什么样的命令。”叶皓轩沉声道。

“他下了什么命令?”陈茵的神色微微一变道。

“他对警卫下达的命令就是,我和若溪,如果敢踏入陈家大门半步,格杀勿论”叶皓轩的声音带着一丝森然。

“什么?他,他怎么可以这样。”陈茵的脸色一白。

“大家族之间联姻,这我理解,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犯得着这么生气吗?他在生什么气?他在气若溪没有帮他换回来他想要的利益,他在气他没有把女儿成功的卖掉。”叶皓轩长叹一声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当时我就说,我悬壶居,以后将拒绝诊治陈渊这个人,哪怕是他病死在我悬壶居的门口,我也不会看一眼。”

好半天,陈茵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虽然他知道陈渊为人处事方面有些独断,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现在想起来,叶皓轩拒绝给他治病,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叶,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但是毕竟他是陈家的家主,他需要一个台阶,我相信若溪知道他生病了,也一定会很着急的,我希望,你务必要看在若溪的份上,无论如何也要出手救他这一次。”

“那就等若溪回来在说吧,她现在出任务。”叶皓轩站起来道。

“可是她每一次任务都有很长时间的,有时候甚至半年也不回来一次,他等的了这么久吗?”陈茵道。

“他的这个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拖拖没事的,小姑,我先回去了。”叶皓轩说完,提着行医箱转身离开。

“怎么样?他同意了没有?”

看到陈茵回来,室内的几个人一起围上来问。

陈茵摇摇头,在场所有的人脸色一沉,陈渊的脸色十分难道,他冷哼一声道:“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就不相信,除了他之外,这世上就没有神医了。”

“大哥,弄成今天这种局面,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我真的难以相信,你竟然能对若溪下达那么绝情的命令,他刚才已经说了,除非若溪回亲口对他说她原谅你,否则的话,他将拒绝为你治病,你的病,拖着吧。”

陈茵说完,转身愤愤的离开,留下了呆若木鸡的陈渊几人。

第二天,京城机场,叶皓轩和母亲一起登上了回清源的飞机。

叶皓轩从清源来到京城已经足足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想起他刚来京城时候的仿惶,跟现在比起来简直是恍如隔世。

想想昨天晚上陈渊难看的脸色,叶皓轩的心情就大好,从和陈渊见第一次面开始,这家伙就没少给自己添堵,如果不是念在他是陈若溪父亲的份上,叶皓轩早就对他施出手段了。

在甜美的提示音中,飞机已经飞上高手,叶皓轩解开了安全带。

这一次母亲回家是想把外公外婆的骨灰迁到京城来,因为他的三个舅舅都信主,老人家的生辰忌日绝对不会去上前烧一张纸的。

而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都是很重传统的人,叶皓轩的母亲怕两位老人家太孤寂了,所以决定回去一趟,也顺道回家里看看,这一次回乡刘芸打算低调,除了几个警卫随行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跟着。

飞机降落在清源机场,清源的接待处早已经接到了消息,说是有大首长的家眷要去元城县,所以一下飞机,便有几辆车在机场等着了,没有多耽搁,叶皓轩和母亲以及几名保镖便坐上了车向元城县驶去。

飞机起飞的比较早,到达清源的时候也不过是九点多一点,因为路上没有多耽搁,所以十一点多的时候便到了叶皓轩外公的老家,一个名叫‘十里铺’的小村庄。

刘芸除了清明或者母亲的忌日之外,其他的时候根本不回去,一年没有回老家,老家的变化也挺大的,只见道路已经铺成了水泥路,以前那种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如果开着车从这里走,绝对能把人给颠得骨头都会散架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跟以前比起来大有改观,宽敞的道路,以及两侧铺着水管喷头的农田看起来赏心悦目。

“妈,变化挺大的啊,算起来我也有快两年没有回来过了。”看着道路两侧的农田以及平坦的道路,叶皓轩颇为感叹的说。

“是啊,变化挺大的。”

回想起以前在这里生活的日子,刘芸也颇为感叹,她这一路走来,走到今天的地步,真的很不容易。

走了十几公里的水泥路,十里铺村已经遥遥在望,叶皓轩一眼就看到村口那个石头雕成的石龟,相传这是在战国时期,当地的村民雕来辟邪的,在这里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老人说这是镇地之宝,只要这石龟在,十里铺村就可以风调雨顺。

事实上这是屁话,该旱旱,该涝的时候还涝,即使这个世界上真有的神仙,那神仙们也多半懒得理会你。

刘芸不想太张扬,她让人把车子停在距离村山数里远的地方,仅仅带了一名贴身女警卫,然后就和叶皓轩一起提着香烛一类的东西向村子里走去。

两人先是来到了叶皓轩外婆的墓地。

以前在元城生活的时候,每蓬母亲的忌日,刘芸总要带着叶皓轩回来看看,然后烧上些得烛等东西,算是对母亲的一种纪念。

一年没有来,叶皓轩外婆的坟上长满了杂草,叶皓轩拿出一把准备好的镰刀,把坟上的杂草尽数除去,然后母亲点燃了香烛,烧了一堆的纸钱。

“给你外婆磕个头吧。”刘芸叹道。

叶皓轩点点头,他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站了起来,叶皓轩的外婆过世的比较早,所以叶皓轩对她的印象比较模糊,依稀记着她是一个利索的老太太,刀子嘴,豆腐心。

第733章 征地


等香纸燃完,两人便要离开,刘芸道:“你在清源的人脉广,明天回清源后联系一下,请殡仪来起坟,把你外婆的骨灰带走。”

“放心吧妈,交给我了。”叶皓轩点点头道。

母子两人就要离开,在田间的小路上突然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同时一群人在那里推推搡搡的,一群凶神恶煞的汉子手里拿着铁揪等东西,正对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推搡着。

“那是你叔公,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刘芸吃了一惊,她已经看出来那个被人推倒在地的老人是叶皓轩外公的亲弟弟,她的叔叔。

叶皓轩心里一紧,不知道起了什么冲突,他吩咐那名女警卫保护好自己的母亲,然后快速的向人群跑去,刘芸也在后面急急的跟了过来。

人群里面,一名长得五大三粗的大汉指着地上的老人吼道:“刘老二,你特妈的不要给脸不要脸,刘家的子女们都没有说什么,你在这里充什么大头蒜?滚开,信不信我一铁揪拍死你。”

“我已经给老大他们说了,你们在缓几天不行吗?人死入土为安,你们不要乱来。”老人倒在地上叫道,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象刚才吃了点亏。

“为安个屁,现在村里的大部人的地都签了转让合同了,就你带头挑事,滚一边去。”大汉指着老人吼道。

“不走,除非你们也走。”老人脾气也上来了。

“哟,你特妈的找死吧,不要以为你一把老骨头我就拿你没办法了,老子拍死你。”那大汉大怒,抄起手里的铁揪,对着老人的腿就拍去。

“住手……”

叶皓轩及时赶到,一把抓住那大汉手里的铁揪,向后轻轻的一掀,把那家伙给甩出去了几米远,他连忙扶下地下的老人道:“二叔公,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你是小皓子?”老人吃惊的看着叶皓轩。

“是我啊,二叔公,你还记得我?”叶皓轩笑道。

“记得,当然记得,几年前你和你妈回来上坟我还见过你,现在都长这么高了。”老人激动的抓着叶皓轩的手道“你妈呢?现在过的怎么样?”

“我妈在那儿呢,一会儿就过来了。”叶皓轩笑道,心里有些感动,这位二叔公的儿子在他孙子满月酒的时候喝多了,在也没有醒过来,他们老两口辛苦的把孙子拉扯成大,他们膝下无子女,一向是把刘芸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把叶皓轩当做他们的亲孙子。

叶皓轩小的时候,三个舅舅对母亲百般嘲弄,就算是邻里也看不起他们母子,只有这位老人对他母子特别的好。

“二叔,你没事吧,刚才有没有伤着。”刘芸气吁喘喘的跑了过来。

“没事,没事,芸妮,你可算是回来了,在不回来,你妈的坟都要被这些混蛋们给扒了。”老人叹道。

“二叔,发生什么事情了?”刘芸的神色一紧。

老人这才讲起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十里铺村的位置极好,而且依山傍水,开发商打算在这里建一个农家乐,叶皓轩外婆所葬的地方,刚好是开发商选中的地方,土地的价格没有商量好,但是开发商买通了村霸,让他们强制执行,谁家不签合同,谁家就倒霉。

叶皓轩外公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开发商找不到人商量,所以就让村霸先把坟给扒了在说,叶皓轩的二叔公不同意,所以就闹了起来,老人的脸上就是被那恶霸给打的。

听完了老人的话,刘芸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意,她走上前道:“谁是主事人?”

“哟,这不是芸妮子吗,怎么,不认识哥了?啧啧,儿子都这么大了,还保养的这么好?难得啊,我就是主事人,怎么样?”

刘芸的话音一落,那名手里拿着铁揪的汉子走上前道。

“现在合同还没有签,你们就这么着急的占地,还有没有王法了?扒人祖坟这种缺德的事情你们都能干得出来?把你老板叫出来,我要看看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大神。”刘芸喝道。

“哟,挺厉害的啊,难道你的野男人找到了?哈哈,我看不象吧,啧啧,这脸真的是越来越白了,晚上来我家过夜吧,我好滋润滋润你。”

为首的那名村霸不怀好意的笑着,双眼肆无忌惮在刘芸的身上扫着,刘芸大怒,这大汉是村子里的村霸,平时没少欺男霸女,她拦住正要上前踢爆这货的叶皓轩,冷冷的说“有本事,你在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在说一遍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谁啊,未婚先孕的贱人,现在是公交车吧,说吧,多少钱……”

大汉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条人影一闪,他只觉得腿间一阵剧痛,他嗷的一声惨叫,倒飞出去两米远,他倒在地上,躬着身子在地上扭曲了起来。

叶皓轩把他踹翻之后,走上前抓着他的领子往地上重重的一丢,一只脚踩在他的脑袋上道:“刚才的话,你在说一遍试试?”

“是你这个小野种,你特妈的……”

大汉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一脚重重的踩了下去,只听到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那大汉的下巴已经被叶皓轩给踩得稀巴烂,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我操,连大勇哥都敢打,上去,揍他小子。”一个混混拿着一根木棍就向叶皓轩招呼了过去。

只是他这一棍却举在半空中落不下去了,他抬头一看,只见叶皓轩竟然接住了他的木棍,他猛的一用力,要把木棍从叶皓轩的手里人抽出来。

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的手一抽,硬生生的把木棍从那混混的手里强行夺了过来,然后反手一棍抽在他的背上,那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口中鲜血狂喷,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叶皓轩身形如电,迎着一群混混冲了过去,他下手毫不留情,把最后一个混混放倒以后,他手里那根并不算细的棍子已经断成了几截。

“让开发商来见我,来晚了我打断他的腿,滚。”叶皓轩向最后一名混混喝道,留着这小子就是让他去报信的。

那名混混的双腿一抖,背起被叶皓轩踩烂嘴的大汉,连滚带爬一样的走了。

“小首长……”直到这个时候,一直跟着刘芸的女警卫才膛口结舌的走上前。

“怎么?吓到你了?”叶皓轩笑道。

刚刚他的举动是有些血腥,虽然这个警卫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对付一群大汉不成问题,但年纪太轻了,可能刚出道,对这些估计有些不太适应。

“不是……我是想说,以后这种打人的粗活,应该交给我来做,您和夫人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女警卫一本正经的说。

叶皓轩愣了愣,然后苦笑道:“好好,等会儿估计还有第二波怪,那就交给你了。”

“好。”女警卫兴奋的点点头。

“小皓子,你,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啊?刚才你打的人是村子里的恶霸,他很有势力的,你赶快走吧,他们肯定会来报复的。”老人吓了一跳,连忙推着叶皓轩就让他走。

“放心吧叔公,没事的,你说这个开发商强行征地是吧?那好,今天我们就把这件事情处理了。”叶皓轩笑道。

“二叔,没事的,如果村民们受了什么委屈的话尽管对我说,我给你们做主。”刘芸道。

似乎是看出来了刘芸的气度与之前大不相同,老人有些疑惑的说:“芸妮子,你现在嫁人了吗?”

刘芸脸色一红道:“不久前领了证,皓轩他父亲找到我们了。”

“那好,那好啊,还算他有点良心啊,想当年你们母子受的苦可不少啊,现在好了,大哥大嫂在下面也该放心了。”老人感叹道。

“叔公,征地的事情给我们说说吧,放心吧,这世上还是有公道的。”叶皓轩笑道。

老人叹了一口气,这才把事情的原因道来。

原来开发商看中了这块地后,想以最小的代价把这里的土地给征收了,所以就联合了乡里的某些人,还有村里的村官,也就是刚才被叶皓轩踩烂嘴那家伙的老子,把价格压到最低,逼着村里的人签合同。

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敢怒不敢言,谁敢去上访,拖回来就是一顿打,这村长父子在村里做福做威惯了,所以有些不想惹事的就把合同给签了,但是有一大部分还在协商中,由于刘芸的老家里没有,三个舅舅只管收钱,谁也不想管这个烂摊子,在加上叶皓轩外婆的坟地刚好是前期工程的重要地点,开发商想快点动土,所以就有了强行挖坟的事情。

“二叔,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乡亲们一个交待的,我们现在就去那村长的家里要说法去。”刘芸道。

“可是……芸妮子,我知道你现在是有钱人了,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村长在村子里盘踞了十几年了,镇上派出所的都很熟,我怕你们斗不过他啊。”

第734章 闹出人命


“二叔公,那村长接触过最大的官,也就是派出所所长了吧,小角色,您老放心吧。”叶皓轩笑道。

“哎……那好。”老人迟疑的点点头,转身和刘芸一起向村子里走去。

刚刚走到村口,只见老人的老伴已经在村子口等了,见到老人过来,老太太连忙跑过来问:“老头子,你没事吧,他们打你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我现在就去县里告他们去。”

“二婶,不用去了,我今天给你们讨说法去。”刘芸走上前去拉着老太太的手。

“哟,这是芸妮子,你回来了?”老太太拉着刘芸的手问长问短的,她们老两口,是打心眼把刘芸当成自己的亲闺女的。

就算是刘芸当年未婚先孕,生下叶皓轩,受尽了邻里的白眼,但是两口子对刘芸的好从来没有变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点年纪的老头子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辆轿车,车上坐的是开发商的老板。

“刚才是谁打我儿子,站出来。”村长王长德带着一众族人怒气冲冲的喝道。

想想他在十里铺村也混了几十年了,向来只有他打人的份,从来没有别人欺负他的份,刚才他儿子被背了回去,整个下巴都被踩烂了,被人急吼吼的送到医院去了,能不能治好还是两说。

他回去后纠集了族人还有邻村的恶势力,怒气冲冲的找人来晦气了。

“王村长,是我的人打的,你来的正好,村子里征地的事情,你该好好的给我说道说道吧。”刘芸走上前道“你身为一村之长,要做的是带大家发家致富,你现在带着外人来欺负村子里的人,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丫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打了我的儿子,现在我让我打断你们的腿,咱们两清,不然的话今天你就别想走出这个村子。”

“叫开发商出来,给我把事情说清楚。”刘芸厉声喝道,那股颇具上位者的气势让王长德不自由主的一愣。

就在这个时候,那轿跟在人群后面的小桥车门一开,一个腆着肚子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走上前道:“我就是开发商,怎么,你有问题吗?”

“高层下发的征地补偿标准你应该知道吧,你现在征地补偿款不到国家规定的一半,你这是在抢劫吗?”刘芸道。

“管你什么事?国家规定是国家规定的,不服气,你去告我啊,天高皇帝远的,谁管得着?大妹子,我劝你少惹事,拿点钱过日子去吧,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得罪起的。”开发商有些苦口婆心的劝道。

叶皓轩忍不住暗笑,这家伙真的把自己当成人物了,这句话貌似是该他们说的好不好,这货竟然抢台词,象这种接触过的最高级别是县长的人,叶皓轩都懒得跟他斗。

“好,你行,天高皇帝远,上边的人管不了你们,你们就要胡来了是不是?我现在就要把这件事情给查清楚,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刘芸生气的说,她拿出了手机,就要联系当地的领导。

“少在这里装模做样了吧,谁不知道你未婚先孕,生下一个野种,我就不相信你能叫过人来查这件事情。”村长王长德冷笑道。

“刚才打人的是你儿子吧,一个老子都不知道是谁的小野种,竟然敢打我儿子,去打断他两条腿。”王长德喝道,他手一挥,他的另外两个儿子马上跳了出来,脸色不善的向叶皓轩走来。

就在这个时候,人影一闪,站在叶皓轩身后的那名女警卫动了,她快速的冲上前,玉手向前一切一分,双手向两边分开,正中那两人的脖子,那两个人眼前一黑,哼都没哼一声,软趴趴的倒在地上不动了。

“儿子,儿子……”王长德大惊,刚刚他大儿子下巴已经废了,现在如果这两个小儿子也被人打死了,那他可真的没有人给他养老送终了。

虽然知道来保护自己母亲的警卫不是普通人,但是这名女警卫利落的身手还是让叶皓轩伸出大拇指,看来这群人对上这丫头,估计不出五分钟,就会团灭。

“妈的,哪里来的臭丫头,上去给我扒光了她。”

人群里一名大汉大怒,他率先冲上前去,手里一把铁揪就向警卫头上敲去,同时又有几名族人冲上去。

“小姿,你小心点。”刘芸说。

“放心吧夫人,退后点。”

那名叫小姿的警卫冷笑一声,身子微微一侧,右手猛的伸出,化拳为掌,一掌切在那大汉的胸口,那名大汉一声惨叫,连连后退,警卫又欺向上前,一脚飞出,穿着用特制皮靴的她直接把那家伙踹的满口喷血。

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弱不经风的小姑娘这么能打,本来跟着上前的几个人吓了一跳,不自由主的退了回去。

“小首长,我听说你是高手,我身手怎么样?”小姿放倒了这个人,然后跑到叶皓轩的跟前问道。

“不错,下手凌厉,出招迅猛,但是力道不够集中,你这样,把身上的力道凝聚起来,然后以指尖为触发点,力道瞬间爆发,效果会更好。”叶皓轩笑着指导道。

叶皓轩为她讲解的是自己平时用的寸劲,能在最短的距离内暴发出最庞大的力道,最适合近身博斗。

“我试试”小姿的眼前一亮。

就在这个时候,轿车的门一开,一名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取下墨镜,活动了一下关节走上前去,冷冷的注视着警卫。

这个就是开发商的打手,刚来的时候村民们闹事,就是这家伙一个人单挑了十几个村里的壮汉,王长德一溜烟的跑过去,满脸堆笑的说:“这位老板……这点子太硬了,只好请您出手了。”

“滚开,没用的东西,连个丫头都对付不了。”打手不耐烦的挥挥手,然后走上前去,他活动了一下脖子上的关节,身子向前一倾,整个人快速的向前冲去。

单从这家伙的冲势就可以看出来,这货是练过几下子的,而且看起来他的基本功极其扎实,走的是风猛路子。

看到这打手威风凛凛,颇有几分气势的样子,那群村霸们无不喝了一声采,为他加油。

而这个打手也存心在自己的老板跟前显摆,他向前猛冲几步,双腿在地下重重的一蹬,然后他的身形拔地而起,在半空中翻了两个空翻,落在女警卫的跟前。

不得不说他这一手玩的极其漂亮,尤其是那半空中的两个空翻,就象电视剧里面的轻功一样,看起来相当牛叉。

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吐出了几个字“花架子。”

那打手一落,地,呼的一拳就向警卫挥了过去,女警卫纤细的身形一闪,绕到了一边,她的身体就好象是没有一点重量一般。

不过这打手确实是有两下子,他的反应极其迅速女警卫闪到一边以后,他猛的一个转身,右手虎口一伸,向警卫的喉咙卡去。

女警卫向前一踏,一拳袭出,半途中化拳为掌,一声清喝,体内的力道在那瞬间暴发在四根手指上,切在那打手的拳头上。

“咔嚓”一声响,那打手嗷的一声惨叫,他右手的手腕齐腕折断,他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你这个贱人。”打手大怒,另外一只手在手里一探,竟然从手里摸出一只手枪来。

小姿的双眼一寒,一股庞大的杀意瞬间爆发了出来。

不管是什么动机,在首长的家属面前动枪,就是死罪,她一个闪身,右手寒芒一闪,一把匕首已经出来在手中,她的身形极其迅速,身影和那打手错落而过。

噗……

血花四溅,那名打手双眼圆瞪,喉咙间已经被切开了一个个子,他双手按着喉咙,发出一阵怪异的咯咯声,然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一点气息也没有了。

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他们是村霸不错,平时打打架,恐吓恐吓老农民,最多是把人给打残,可是从来没敢闹出过人命啊。

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竟然一出手就毙了一个人,而且她下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看来还不止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

那已上中年的开发商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他也混迹商场多年了,商业竞争上见过血腥的事情多了,但是象眼前这样一言不合就下手杀人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隐约的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头了起来。

眼前的刘芸气质出众,看起来不是一般人,而且那个杀手一样的警卫,怎么看都象是上过战场,真正见过血的人,但是来的时候他已经听王长德说过,这不过是老刘家的小女儿,未婚先孕生一个野种,根本没有一点后台的。

“杀人了,杀人了,快,报警,把他们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快。”

王长德象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虽然出人命了,但那也是个绝好的机会啊,他已经看出来了叶皓轩母子现在不是一般人,要真闹腾起来估计他也占不了便宜去。

《医圣传奇》735-739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