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吴花燕的爱国情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775章 异变癣病

2016-10-16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775章 异变癣病


叶皓轩的话让岗野愣住了,他吃惊的说:“你怎么知道?木村说他没有向你介绍过我的病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知道叶医生看病可以不诊脉的吗?”旁边刚刚成为叶皓轩粉丝的一个小护士不屑的说。

“你有好的办法没有?”岗野想起他的病症发作时生不入死的感觉,他就想一头撞死。

旁人或许无法理解,那种因为辐射后而变异的牛皮癣有多厉害,岗野的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每次发作起来那种渗到骨子里的奇痒让他恨不得马上死了才好。

而且他的病是间歇性的,发作的时候他背部的肌肤就象烂肉一样,一碰就会破,所以每一次病症发作的时候一群保镖都要死死的按住他,不然的话他会把自己的背部抓的稀巴烂。

“当然有,只要经过我的治疗,不出一星期,你的病一定会好,所以你不妨考虑考虑我的条件。”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岗野丝毫没有犹豫的说。

“当然,这只是条件之一。”叶皓轩微微一笑。

“你还有什么条件,都可以一次性的提出来,我尽量满足你。”岗野井上道。

“我听说你们在华夏以技术入股一个芯片公司?”叶皓轩终于扯到了正题上。

“不错,是有这回事。”岗野道。

“协议还没达成吧,我是华夏人,我希望八二分成。”叶皓轩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

“我们打算的利益分成是八二分。”岗野点点头道。

“我们八,你二。”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不可能,我们岗野的芯片技术是最好的,这样我们会亏很多的。”岗野井上马上激动的说。

“我没有强迫你,我只是在开条件而已,如果你不同意的话可以拒绝。”叶皓轩淡淡的说“你们有很多技术我承认华夏比不上,但是华夏的中医,你们同样也比不上,如果考虑好了,明天可以来找我。”

叶皓轩说着转身离开。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彻底的出名了,现在各大论坛都在热议网上的那个视频,网友们的力量是强大的,紧接着,叶皓轩起死回生的医术,以及治愈白血病和中期癌症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他被称为华夏中医史上最年轻最牛气的当代医圣。

对于叶皓轩那种逆天的医术,有些喷子们心存质疑,说那种世界医疗协会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用中医不可能解决,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炒作自己。

后来有人把锐典皇家医学的新闻截图,叶皓轩治愈白血病的事情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且锐典公主以及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尼尔松回到锐典以后特意发布了一场医学交流会议,一向对中医有偏见的尼尔松阐述了自己在华夏的所见所闻,并且当着锐典皇家媒体的面向中医道歉。

这件事情一度引起蝴蝶效应,叶皓轩的事情激起一阵中医狂潮,一些向来认为中医不治病的人在生病的时候开始慢慢的相信中医,接受中医,更激起一些人拼命的学习中医。

而且叶皓轩提出来的中医,应该从小学起的事情遭到大家一致的赞同,有些家长呼吁国家尽快通过议案实施,而且他们对中医课程中,那门养生的气功比较感兴奋。

叶皓轩提出这种方法的时候就说过这种气功可以益气健体,一方面为以后打基础,另外一方面可以让孩子的身体免疫力远远的高于同龄人。

现在的孩子一个感冒发烧就要去医院吊几天水,花钱是小事,但孩子生病,父母看着心疼啊,所以孩子的免疫力如果能提升的话,那是最好不过。

叶皓轩看呼声很高,他索性把准备做为中小学生课程的气功传到论坛上,短短的一个小时,下载量就高达数千万。

叶皓轩所编写的这种气功是针法入门,简单易学,容易掌握,虽然达不到很强的效果,但是确实能让孩子们的免疫力大大增强,换季的时候大大减少生病的机率,就算是偶有感冒症状,稍微用点药就好了。

这些都是后话。

晚上,叶皓轩来到了父母的住处,母亲在厨房里忙活晚餐,他就和父亲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今天的事情你有些冲动了。”叶庆辰叹道。

“我知道,可是气节不能丢,如果在重来一次,我还会是这样的选择。”叶皓轩淡淡的说。

“虽然冲动,但是你做的不错。”叶庆辰赞许的说,“倭国人一向自负,这次让他们知道厉害。”

“爸,合同没谈拢吧。”叶皓轩道。


“没谈拢,岗野家族的胃口太大,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叶庆辰摇摇头道。

“我会让他松口,毕竟他现在有求于我。”叶皓轩微微一笑。

叶庆辰一怔,他这才想起来岗野来华夏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求叶皓轩治病,他摇摇头道:“病是要治的,而且你不能拿合同的事情威胁他,这样容易让他抓到把柄。”

“爸,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相信,今天那小子一定求着你签合同,我说的利益同样是八二分,我国八成,倭国二成。”叶皓轩笑道。

“他会同意吗?”叶庆辰有些疑惑,他和岗野打过交道,他知道岗野不是个容易松口的人。

“相信一定会的,拭目以待。”叶皓轩笑道。

“他们的吃相确实太难看了,在我们华夏建厂,要我们出资建,而且设备要从倭国购买,人力物力全是我们出,只给我们两成利润,这跟抢没有区别,但是如果两成的话,他们确实有些亏嘬。”叶庆辰道。

“他们这次来华夏不是赚钱的,就当他们为我们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吧。”叶皓轩笑道。

“好,拭目以待。”叶庆辰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叶庆辰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到一边接听去了,讲了寥寥数句,他的神色不由得微微的一怔,然后他面带喜色的说:“好,让他们稍等一下,我现在马上过去。”

叶庆辰挂了电话,拿起衣服披在身上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刚才秘书打过来电话了,说是倭国那边松口了。”

“他们没说利益分成吗?”叶皓轩问道。

“没说,他们只说同意我们的说法,五五分。”叶庆辰道。

“看来岗野还是不死心啊,呵呵,爸,你过去的话医院咬着八成不放,我看他敢不同意。”叶皓轩笑道。

“好,他们狮子大开口的时候估计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风水轮流转,这一次就杀杀他们的威风,让他们为我们华夏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叶庆辰笑道。

“你不吃饭了吗?”刘芸端着一份红烧茄子走了过来。

“不吃了,你们吃吧,不用等我。”叶庆辰边说边披着衣服走了出去。

“那你别太晚了,早点回来。”刘芸送丈夫出门,然后和叶皓轩一起吃饭。

“妈,成天在家,你不无聊吗?”叶皓轩笑道。

“不无聊。”刘芸淡淡的说。

“咳,看来我爸还是有魅力啊。”叶皓轩有意无意的说。

“臭小子你在说些什么呢?”刘芸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继续吃饭。

紧接着,她好象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放下手中的筷子说:“你要是怕我无聊的话就赶紧给我生个孙子,然后我就可以天天在家带孙子了。”

“妈……你还很年轻啊,这么早就在家带孙子,你受得了吗?”叶皓轩苦笑道。

“受不受得了是我的事,你只管把孩子给我生出来就好,不过你那一堆的风流债想要怎么打算?”刘芸道。


“能不能别提这个,我头疼。”叶皓轩无语的说。

“现在知道头痛了?风流的时候就没有想想后果?看来你跟你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啊。”刘芸摇头道。

“当然,这点我承认,我爸是个专情的男人,不然你也不会看上他。”叶皓轩嘻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叶皓轩放下筷子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却是大伯母张玉,也就是叶连成的母亲站在门口。

“大伯母,你怎么过来了,快请进。”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请张玉走进来。

“大嫂,吃饭了没有?”刘芸笑着站了起来。

“我吃过了,今天晚上去赴约,刚好路过这里,所以就来这里看看妹妹,自从妹妹回到叶家以后,咱们妯娌之间还没有好好的坐坐聊聊呢。”

“呵呵,大嫂,我这个人平时不喜欢出门,我正琢磨着这段时间去和大嫂还有妹妹一起喝茶呢。”刘芸笑道。

叶子昂的母亲简慧云平时只是喜欢看看书,并不怎么出门,相比而言,叶家第三代的三个媳妇里,也只有张玉的交际比较广一些。

“妹妹如果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吧,刚好圈子里的贵妇们今天晚上有点活动,你现在的身份不一般了,应该多接触接触这个圈子里同等身份的人。”张玉笑道。

第776章 圈子


“这个……我怕我没见识,出去给庆辰惹笑话啊。”刘芸笑道。

“妹妹说笑了,如果你真的是一般人,庆辰也不会把你看这么重了,走吧,我一个人去也挺无聊的。”张玉拉着刘芸的手道。

“妈,过去坐坐吧,成天在家也挺无聊的,大不了我跟你一起去。”叶皓轩笑道。

“皓轩,那里面可都是象你妈和我这年纪的女人了,你要是想去那里猎艳的话,那还是早点死了这条心吧。”张玉笑道。

“大伯母,我只是见识见识京城形形色色的圈子,哪里是去猎艳啊,我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叶皓轩苦笑道。

“那好,你就跟着一起去吧,有些姑娘们喜欢缠着妈,说不定在里面还能遇到个小公主呢。”张玉笑道。

“呃……我真的只是去看看。”叶皓轩有些哭笑不得。

收拾了一番,叶皓轩开着车,和母亲还有张玉一起向她说的那个地方驶去。

贵族会所。

京城有着形形色色的会所,这些地方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进去的,大凡能进到这会所,都有身份的象征,圈子里的人又另外有着自己的圈子。

就象是这个贵族会所,就是一些豪门阔太聚会聊天的地方,每个月几次,或是在这里打打牌,要么就是在这里炫耀下自己家人从哪里带回来的名贵首饰,又或者有些空虚寂寞的中年妇女找这里的小侍应生调调情,包养个小白脸之类的。

总之圈子的生活常人比较难以理解。

会所的二楼才是贵妇们去的地方,想想那里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深闺怨妇,叶皓轩有些不自在。

“妈,你们上去吧,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朋友。”叶皓轩笑道。

顺着叶皓轩的眼光看过去,只见有一名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穿着一身待应生衣服,拿着一张酒水单在向客人们询问什么。

“好,别在这里给我惹事,听到没有?”刘芸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才跟着张玉一起上二楼去。

叶皓轩苦笑,知道母亲肯定误会自己了,他真的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啊。

元芸芸一身制服看起来格外的娇小可爱,其实这个姑娘给叶皓轩最深的印象就是她在洗浴中心那幅小太妹的打扮,不过现在的形象跟之前的形象比起来却另有一番风味。

叶皓轩寻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在元芸芸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打了一个响指道:“来杯82年的爽歪歪。”

“82年的爽歪歪?先生,您确定?”元芸芸一愣,哪有这种奇葩啊。

“我确定。”叶皓轩笑道。

“啊,叶医生,原来是你。”元芸芸这才认出了叶皓轩,她又惊又喜的说。

“呵呵,这才认出来我啊。”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你调戏人家哪有八二年的爽歪歪啊,你给我找一瓶来。”元芸芸嗔道。

“怎么又来做事了,你爸不是不准你耽搁学业吗?”叶皓轩问道。

“我做习惯了,不让我做我反而会有些无聊,反正大学的课程也比较松,就当出来锻炼了,这是我同学介绍的,这可是正规地方啊。”元芸芸道。

“我知道,你妈的情况怎么样了?”叶皓轩问道。

“我妈回去以后就没事了,谢谢你叶医生。”元芸芸感激的说“要不是你,我爸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冤枉钱呢。”

“没事,应该做的,你去忙吧,给我来杯啤酒就好了。”叶皓轩笑道。

“好,一会儿我请个假,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以示我对你的感谢。”元芸芸笑着跑开了。

不一会儿,她又折返了回来,她的工作服已经换了下来,她穿着一身轻便的便装,然后托着几瓶酒走了过来。

她把酒放到叶皓轩的跟前笑道:“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尽管点。”


“不了,我吃过了,在说了,这地方的消费,你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够我吃的。”叶皓轩摇摇头。

“谁说,刚好够你吃一顿,在说你又不是猪,我还怕你吃穷了我?”元芸芸翻了翻白眼道。

“那也不用,我一向遵循中医‘食有时’的养生标准,晚上八点以后不随便吃东西的,每餐只吃八分饱。”叶皓轩摇摇头道。

“你这纯粹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还食有时?吃好玩好才是硬道理。”元芸芸不屑的说道。

“跟你说不通。”叶皓轩摇摇头道“你今年多大了?”

“干嘛,你不知道问女孩子的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吗?”元芸芸警惕的说。

“你还在读书吧,我只是好奇,你这年纪是怎么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打零工的。”叶皓轩摇摇头道。

“那是因为,我是才天,大三的课程我已经无师自通,大四就更不用说了,你可不要小看我,我可是年年拿特等奖学金的天才。”元芸芸笑道。

“厉害。”叶皓轩笑了笑。


“话说今天风上的那个视频是真的吗?”元芸芸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感觉我会是那种拿自己炒作的人吗?”叶皓轩道。

“当然不是,我说我认识你,我的那些同学竟然不相信,说我吹牛,开玩笑,本小姐是吹牛的人吗?”元芸芸扁扁嘴说“更可恶的是还有人说这炒作,我快气死了。”

“你气什么?”叶皓轩莫名其妙的说。

“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恩人,他们说你,我肯定生气了。”元芸芸道。

“随他们怎么说,清者自清。”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过你昨天真解气,哈哈,所有人都说你揍的好,诊费也要的好,一亿美金,不过倭国真的有那么多有钱的人吗?”元芸芸道。

“肯定没有,我当时说的也是气话,目的就是压压那家伙的嚣张气焰。”叶皓轩道。

“那以后遇到倭国人,你会出手帮他们治病吗?”元芸芸道。

“视情况而定,好人的话可以,象小野那种货色我肯定不治。”叶皓轩笑道。

“叶医生,我感觉你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元芸芸有些迷惑的说。

“怎么不一样了?”叶皓轩笑道。

“我总觉得你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质,跟那些成天喝酒吹牛的男人不一样,有种……淡然出尘的感觉。”元芸芸道。

“这跟心性有关。”叶皓轩笑了笑。

“你不会是看破红尘,打算出家当和尚那种人吧。”元芸芸笑道。

“当然不是。”叶皓轩苦笑。


“我想也不是,你出家了,让你女朋友怎么办?”元芸芸笑道。

“呃……”叶皓轩无奈,他发现他跟这丫头的代沟太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贵族会所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准确说是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她身上穿着珠光宝器的,一看就知道是大家贵妇,尽管体态有些丰腴,年龄有些偏大,但是还是不失风情。

她那双丹凤眼在室内流转一周,看到叶皓轩的时候,双眼不由得微微的一亮,然后径直身叶皓轩走来。

其实贵族会所存在的目的,也就是给一些老女人提供方便的,在会所的一楼,大部分都是男人,这些男人衣冠楚楚,打扮的油头粉面的,一个个装出一幅小鲜肉的模样,目的就是来这里勾引那些深闺富婆。

而圈子里经常来这里的寂寞妇女,来聚会的时候就先在一楼把来这里求饲养的奶油小生打量个遍,然后锁定自己的目标。

元芸芸在这里工作有些日子了,对这里的弯弯道道她都懂,看那女人向叶皓轩走来,她愣了一愣,然后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叶医生,我不打扰你了,你的艳遇来了。”

“艳遇?”叶皓轩的大脑当机,他疑惑的向四处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元芸芸口中的艳遇,只有一个体态丰满徐娘半老的女人向他走来。

元芸芸咯咯一笑,然后识趣的退到了一边,给那老女人让位,她颇有兴致的站在一边,看着叶皓轩怎么应付这个女人。

“帅哥,我请你喝一杯吧。”女人对叶皓轩微微一笑,右手放在桌子上,露出一颗价值不匪的钻戒,然后向叶皓轩抛去一个媚眼。

叶皓轩大脑一片空白,他总算是明白元芸芸说的艳遇是什么了,虽然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但是对这里的情况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敢情这老女人是把自己当成其他那些求包养的奶油小生了啊。

“不用。”叶皓轩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他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跟母亲来这种地方,这种地方根本不是他的圈子好不好。

“不用客气,我感觉跟帅哥有缘,不介意作个朋友吧。”女人向叶皓轩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意,特意挺了挺胸,然后做出一幅优雅的样子,端过叶皓轩跟前那杯未喝完的酒,然后一饮而尽,未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自认为很魅惑的表情。

叶皓轩差点吐了。

凭心而论,这徐娘半老的女人长相并不难看,但是叶皓轩一想起她足足有四十多岁的年龄,心里就有些恶寒,他有些不大自然的说“你认错人了,我在这里是等人的。”

第777章 我看上你了


“咯咯,这里的男人都是在等人的,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出来。”老女人把手放在叶皓轩的手上,轻轻的抚摸着。

叶皓轩象是被刺猬刺到一样,连忙把手缩了回来,他感觉到混身上下的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他无语的说:“这位……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叶皓轩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称呼这女人,称阿姨吧,怕扫了她的面子,毕竟她是识货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不凡之处,但叫她姐姐吧,他实在是叫不出口,这个女人的年纪比他母亲还要大。

“咯咯,看来帅哥不是随便的人,这样吧,七位数。”女人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写了一串的数字,送到叶皓轩的跟前。

一边的元芸芸目瞪口呆,她吃惊的看了看叶皓轩,心想这小子真的长这么帅,包个夜就一百万?

叶皓轩同样惊的目瞪口呆,他不由得想入非非,妈蛋,原来老子这张脸这么值钱,早知道这样,他以前还那么拼命的去兼职赚钱干嘛?

但想归想,叶皓轩现在不是缺钱的人,换句话说,就算是缺钱,他也不能出卖自己的灵魂啊,他看都没有看那张支票一眼,然后就直接推了回去。

“嫌少?”女人微微的有些诧异,她看叶皓轩衣着简单,很随便,并不象其他那些男人,为了引起注意,都打扮成一幅彬彬有礼的样子,其实象她经常混迹于这种地方的女人,对那种奶油小生的形象早就看够了。

相反,叶皓轩这一身休闲打扮,看起来更有一番风味。

“不少,但是我不是做那行的,我是一个医生。”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

“二百万,一晚上,够你做医生做一辈子了,考虑考虑。”女人开始没有耐心了,她重新扯过一张支票,写下了一串数字,推到叶皓轩的跟前,她的声音有些生硬。

“我不缺钱,也不是你要找的人。”叶皓轩淡淡的说,他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自己只是来这里坐坐而已,竟然被人当做求包养的小白脸?自己真的有那么的不堪?

“你还真给脸不要脸?”

女人往后面一靠,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道:“老娘今天就看上你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拿钱伺候好老娘,少不了你的好处。”

叶皓轩有些愣了,妈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种奇葩,包养失败,竟然来硬的?

“不好意思,您的年纪跟我妈差不多大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叶皓轩站起来,就要离开。

“站住。”女人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她站起来冷冷的说“这种地方你想必知道是什么地方,既然你来了,而且被我看上了,不让我满意的话,你今天就休想离开。”

女人伸手拔了个电话,会所外面走进来两名保镖,一左一右的站在叶皓轩的前,档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在逼良为娼。”叶皓轩淡淡的说。

“哈哈。”女人就好象是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她盯着叶皓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都出来求包养了,还要立牌坊?小伙子,你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吧,还没有受过打击吧,你不知道在这个社会上,能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关系,是钱,五百万,包你一个星期,老娘出手够大方吧。”#3.449305

女人刷刷写了一张支票,甩到了叶皓轩的跟前。

五百万,一星期。

大厅里那些奶油小生们都动容了,做这行的他们深知道这行业的规则,大凡这些富婆们都是喜欢逢场做戏的,一般睡你一晚上,第二天就让你拿钱走人了,虽然钱不少,但绝对不会超过六位数。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次性花五百万买你一个星期,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姐姐,换我吧,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刚毕业的,没经验,我的经验比较老道。”

没等叶皓轩说话,另外一边一个奶油小生已经迫不及待的跑上来,大献殷勤。

“一边去。”

一名保镖一把将那奶油小生给甩到了一边。

“怎么样?如果你觉得钱不够的话,咱们可以继续谈,钱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心,老娘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合口味的了。”

女人戏虐的看着叶皓轩,她不相信叶皓轩能拒绝得了五百万的诱惑。


“你这么刁,你老公真的知道吗?”叶皓轩突然冷冷一笑。

大凡认识叶皓轩的人,都熟悉他这个表情,他一出这个表情,那就表示他心情不好了。

“那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拿钱跟我走,我保证你不会后悔。”老女人趾高气昂的向地下的支票一指。

“不好意思,你这点钱真的不够。”叶皓轩一脚踩在地上的那张支票上,然后用力扭了几下,把那张支票踩的稀巴烂,他冷冷的看着那老女人,带着挑衅的目光道:“我很好奇你老公是哪位,你这样到处给他戴绿帽子,真的好吗?”

女人感觉叶皓轩那只脚正踩在她的脸上,把她的颜面给踩的稀巴烂,良久,她终于爆发出一声尖叫:“把这个野种给我往死里打。”

“啪……”

她的尖叫未止,只觉得右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丰腴的身子向后踉跄了几步,然后她就感觉不到自己右脸的存在了。

“你在叫一句野种试试。”叶皓轩淡淡的说。

“啊……”


良久,女人才发出一声惨叫,她捂着麻木不堪的右脸,愤怒的盯着叶皓轩尖叫道:“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皓轩摇摇头,他每一次抽脸,对方的开场白肯定就是这一句,他自己听的都有些麻木了,他淡淡的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就凭你刚才骂我的话,我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来人,来人啊,你们两个是不是死了?把他给我往死里打。”女人尖叫道。

跟着她来的那两名保镖这才回过神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怒吼一声,一左一右的向叶皓轩扑了过去。

叶皓轩随手的一挥,这两名号称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保镖就软趴趴的倒在一边,双眼一黑,再也没有知觉了。

“废物,都是废物。”女人愤怒的叫道:“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来匆匆的跑了过来,满脸堆笑的说:“夫人你好,有什么吩咐。”

“把他抓起来,往死里打。”女人混身发抖的指着叶皓轩。

中年人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反正他是得罪不起这个老女人的,他用对讲机吼道:“保安呢,都干什么去了,都特妈的跟老子滚过来。”

这里的安保措施还算不错,因为来这里的贵妇们都不是一般的人,这男人用对讲机一吼,一队拿着警棍的保安就冲了过来,脸色不善的围着叶皓轩。

“都愣着干什么,把他抓起来,让夫人处置。”会所老板手一挥,一群保安就向叶皓轩扭来。

对于这些保安的战斗力,叶皓轩向来是无视的,虽然这些保安都是从部队上下来的,但跟身具浩然真气第三重的叶皓轩比起来,还真的什么都不是。

叶皓轩劈手夺过最前面那名保安手里的警棍,一棍把他放翻,然后挥舞着手里的警棍,迎着那群保安冲了过去。

砰砰砰。

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不到五分钟,战斗结束,叶皓轩把手里的警棍一丢,然后道:“就这点战斗力,也敢开会所?”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会所的老板脸色一白,开始感觉事情不妙了。


他刚开始以为叶皓轩是那求包养的奶油小生,惹到这个女人了,所以才会叫人出来,但是普通的小白脸会有这种战斗力?

“他能有什么身份,不就是一个野种,今天不让我满意,你的会所以后也不用开下去了。”老女人怒喝道。

会所经理吓了一跳,他连忙赔笑道:“夫人请放心,我一定让你满意,一定。”

“你刚骂谁是野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电梯口传了下来,刘芸一脸寒霜的走了出来。

“我就说他是野种,哪里来的贱人?”女人大怒,今天晚上事事不顺,她自认为自己是京城是有身份的人了,但是今天晚上在这里接二连三的受到挑衅。

会所的经理一回头,看到一脸怒容的刘芸,他眼前不由得一阵阵的发黑。

做为这里的经理,只要每进来一个新会员,他都会清楚的记着对方的身份,刘芸今天晚上是第一次来会所,她的相关资料是这经理亲自接手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刘芸是谁。

“叶,叶夫人……”经理满头大汗,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

“你,你是谁?”

老女人愣了一下,能从二楼走下来的,都不是一般的人,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刘芸。

“这是我妹妹,我们是妯娌,你说她是谁?”跟过来的张玉寒着脸喝道。

第778章 不让人省心


老女人吃了一惊,她现在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刘芸她的确是不认识,但是她认识张玉,跟张玉是妯娌,那就是说刘芸是叶家的人,她自认自己家里有些势力,但是那些势力,跟叶家连提鞋都不配。

“对,对不起,叶夫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您。”女人连忙惶恐的道歉。

“出什么事了?”刘芸问道。

“妈,刚才这女人拿五百万,要包养我。”叶皓轩没好气的说。

“五百万,包养叶家的人?”

大厅里瞬间变得静悄悄的,跟过来看热闹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这老女人,这女人脑袋被门夹过了吧。

拜托,这可是叶家的嫡系好不好,你以为是那些求包养的小白脸?真的是不知所谓。

“你刚才骂我儿子是野种?”刘芸冷冷的说。

“不,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那女人涨的满脸通红,她努力的想解释,但是越抹越黑,她索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叶少,不然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的,我抽我自己好不好……”

这个女人说着竟然真的一下一下的抽自己的耳光了起来。

“滚出去,别在这里恶心人了。”张玉厌恶的看了那女人一眼,不耐烦的挥挥手。

“谢谢,谢谢……”女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仓皇逃脱。

“你到哪里都不让人省心。”刘芸瞪了叶皓轩一眼。

刚才她就上去一会儿,叶皓轩就惹了这个麻烦,真的不让人省心。

“妈,这能怪我吗?只能说你生的儿子太帅了,到哪里都是小鲜肉。”叶皓轩无奈的说。

“得了吧你,走吧。”刘芸无奈的摇摇头。

“妹妹不多玩会儿了?我看那姐妹们跟你都很聊的来啊。”张玉笑道。

“嫂子,我不习惯这场合,今天该认识的人都认识了,回头私下多交流就行了。”刘芸笑道。

“那好,我也累了,一起回吧。”张玉笑道。

其实象这种地方,都是一些圈子里的家眷们来的地方,毕竟刘芸现在也是圈子里的人了,来几次跟大家混个脸熟就好了。

“你,你竟然是叶家的人?”一边的元芸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3.449305

“我本来就姓叶,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叶皓轩诧异的说。

“不是,你是太子党啊,为什么还要去做医生?”元芸芸有些抓狂的说。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这个职业。”叶皓轩笑了笑。

“叶少,你真的是……有福不会享。”元芸芸表示不能理解,她道:“你们圈子里的大少,平时不就会喝酒把妹吗?象你这么正经的去做医生的,还真的少见。”

“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报负的人。”叶皓轩无奈的笑了笑。

“是是,你叶大少跟别人不一样。”元芸芸白了叶皓轩一眼。

晚上十一点多,叶庆辰才回到家里,一看他高兴的神色,叶皓轩就知道事情谈成了。

“爸,岗野那小子答应了没有?”叶皓轩笑道。

“答应了,哈哈,当利益达成以后,看那岗野的表情,就象是死了亲爹一样,好小子,有你的。”叶庆辰笑道。

“嘿嘿,当然,你也不看是谁的儿子。”叶皓轩微微一笑。


“来,喝几杯。”叶庆辰边说边取出一瓶酒,满上两杯,父子两人举杯同饮。

“不过你真的有把握治好他的病吗?岗野井上的病我随后做了些了解,感觉他的病很严重。”叶庆辰道。

“我既然敢夸下海口,就一定能治好他的病,爸,你也太小看自己的儿子了吧。”叶皓轩笑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叶庆辰点点头道,他沉吟了一下道:“需要几天。”

“一个星期就好了。”叶皓轩笑道,“不过就这样把他治好了,真的便宜他了。”

第二天,叶皓轩象往常一样在独立诊室里给挂号的患者治病。

“叶医生,昨天那倭国人又来了,你真的要给他治病吗?”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小护士走进来问道。

“当然,只要他出得起十亿美金,我肯定会给他治病。”叶皓轩淡淡的说。

“可是……有些比较激进的网友会骂您的。”小护士有些犹豫道,她现在已经是叶皓轩的铁杆粉丝了,所以有些担心叶皓轩的名声。


“清者自清,我做事有我自己做事的准则,随他们去吧。”叶皓轩笑道。

“好,叶医生,不管你怎么做,我们都支持你。”小护士笑道。

“谢谢。”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独立诊室的门开了,岗野和木村静枝走了进来。

“叶医生,昨天的事情我深表歉意,同时感谢你的中医诊堂治好了我的病,现在请您帮岗野先生看看,十亿诊金,我们会打到你的账户上。”木村走上前向叶皓轩深深的一鞠躬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感觉很遗憾,我当然会不遗余力的治好岗野先生的病,毕竟岗野先生为我们华夏做出的贡献不小,这十亿诊费,我将会把九成捐到慈善机构。”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岗野的脸象是刚刚死了亲娘一样,就算是他有钱,也不能这样挥霍啊,钱多少不说,关键是他在华夏的投资,要血本无归了,八二分成,他占两成利润,这几乎是零利润的。

“那么,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想想自己发病时候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岗野的脸抽了抽,还是没让自己骂出声来。

“随时都可以,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叶皓轩笑道。

“那我们开始吧。”岗野迫不待的说。

因为他感觉,背部变异牛皮癣病,快要发作了。

“喏,这就是我特意为你配制的药,用来治疗你变异牛皮癣的,只要你脱下衣服,在上面不停的滚,持续半个小时,就可以让你的症状减轻,配合我的中药,我保证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叶皓轩带着众人走了出来,指着中医诊堂的一片泥土说。

这片泥土是叶皓轩早就准备好的,大概有十几个平方,上面被浇了水,泥土稀软,人走上去就会陷进去。

岗野井上的脸色瞬间千变万化,他认为叶皓轩这是在戏弄他,他神色阴沉的说:“叶医生,我们的诚意我想已经够了,你这是在戏弄我。”


“说真的我提不起兴趣戏弄你,你的病比较特殊,所以我只能用特殊方法对待,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医生,我也觉得,这种治疗方法比较奇怪,你有没有一些常规的方法治疗这个病?”木村问道。

“别无他法。”叶皓轩摇摇头道。

岗野井上盯着叶皓轩,想从他的神色中看出来什么,但令他失望的是叶皓轩始终很淡然,并没有表露出捉弄他的那种玩味神色。

“这个治疗方法我不能接受,你换一种方法。”

犹豫了一下,岗野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方法,开玩笑,他是倭国排名前五的富豪,本身就是名人,让他脱光了衣服在这堆泥土里滚,这跟头猪有什么区别?如果这件事被有心人传出去了,他以后还怎么在倭国立足?

“抉择权在你,我只有这一种方法,如果你不治疗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还有,你现在喷的那个药剂,也就是从镁国弄来的止痒方法,对你的身体害处很大,如果继续用下去的话,后果自负。”叶皓轩耸耸肩膀,转身回到中医诊堂,继续给跟前的病人治病。

岗野井上的脸色阴晴不定,他咬咬牙,喝道:“我们走,我就不相信除了他,没有人能治我的病。”

“岗野先生,恕我直言,你这种病,在整个华夏,除了他之外,别的人根本无法治疗,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华夏的中医,换西医的话,我还不如回我们的国家去。”木村道。

“这种方法对我是一种侮辱,我绝对不能丢我们大和民族的脸。”岗野井上阴沉着道。

就在这个时候,岗野井上只觉得背部一紧,紧接着一丝麻痒从背部传出,那种奇痒在那瞬间传遍了他的背部,他一声惨叫,双手就不受控制的向背后抓去。

“快抓住岗野先生,不能让他抓到自己的背。”木村吃了一惊。

一边的几个保镖应对这种情况早有了经验,他们一涌而上,死死的把岗野井上给按住。

“岗野先生,你试试这种方法吧,你们把岗野先生的衣服脱了。”木村咬咬牙道。

“不,我死也不用华夏人的方法治疗,滚开。”

岗野怒吼,但他身边的几个保镖一涌而上,把他死死的按住,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把岗野井上的衣服扒了下来,只留一条内裤在身上。

扒光了以后,所有的人都不自由主的抽了一口冷气,只见岗野井上的背部象是被强硫酸烧过一样,整个背部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背部的肌肤好象是腐烂了一般。

第779章 特殊的治疗方法


岗野井上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声,背部的奇痒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死去,如果不是保镖死死的按住他,他现在早就把自己的背部抓的稀巴烂了。

“按上去。”木村咬咬牙。

几名保镖抓着岗野井上,走到那片泥土中,把岗野井上重重的按在泥土中,褐色的泥浆沾了岗野井上一身。

本来暴燥的岗野井上瞬间安静了下来,他感觉到背部有股丝丝凉意涌到自己的背部,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奇痒竟然慢慢的消失了,他突然间喜欢上这种凉丝丝的感觉了。

“岗野君,现在感觉怎么样?”木村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象……好了一点。”岗野井上有些不确定的说。

几名保镖松开了他,岗野井上便坐了起来,但是一坐起来,他背部的那种奇痒又开始蔓延,吓得他连忙又躺在泥土之中。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面打滚,越用力越好,尽量让背部受力,这种泥土中的某种天然形成的物质可以对抗你的变异癣病。”叶皓轩走出来道。

岗野井上咬咬牙,事到如今,他也豁出去了,他按照叶皓轩的方法,用力的把自己的背部挺到泥土中,不时的翻滚,用力的在地上的泥土中蹭。

眼前的景象,十分的滑稽,围观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这个人现在的情形就象是头猪一样。

农村有些家庭会养些猪,一到夏天,天气太热,猪就会主动走到泥潭里,在泥坑里滚动,农村人称为打泥,这样猪的体温就会降下去,让它感觉不那么热。

而现在的岗野井上,不就是一头猪吗?

“好,好,不错,很舒服,很好。”

岗野一边在地上蹭,一边发出舒服的叫声,这举动引起了现场一阵轰笑。

“快看啊,这个人就象是一头猪一样。”

“什么象一头猪啊,他本来就是猪,哈哈,叶医生这个治疗方法真好。”

“哈哈哈,赶紧拍下来,发到网上去。”

现场的轰笑声不绝于耳,大多数人都拿出来移动设备,对着岗野井上进行现场直播了起来,岗野井上半生不熟的话加上时不时的几句倭语,让人瞬间就知道他是倭国人。

看着眼前的情形,叶皓轩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其实泥土哪有什么特殊物质?这是叶皓轩事先调配好的中药粉,掺到泥土中,他就是故意让这家伙出丑,不过岗野倒真的没有让他失望,按照他的意思在泥土里滚来滚去,而且一幅享受的样子。

一边围观的人们被他这幅模样逗得哈哈大笑,跟着岗野来的几名保镖不自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太丢人了。

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叶皓轩才让他停了下来,给他开了一些中成药,交待清楚用法用量,然后叮嘱他明天继续,这种治疗方法要持续一个星期。

虽然这种治疗方法让岗野感觉到非常耻辱,但是叶皓轩的治疗方法确实有效。

他之前喷的药剂是镁国医学协会专门为他配制的,可以在某程程度上抑制他的病情,但是对他的身体造成的伤害也是巨大的,他越发越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如以前,所以尽管感觉到很丢脸,他还是不得不接受叶皓轩这个治疗方法。

接下来的一星期内,在曙光医院的中医诊堂里就出现这么一幅场景,一名留着小胡子的倭国人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在中医诊堂前面脱得只剩下一块遮羞布,然后在中医诊堂上那堆泥上滚来滚去的。

这已经成了曙光医院的一个奇观了,而且还有媒体特意采访过叶皓轩,问这是怎么回事。

叶皓轩的回答说这是一个治疗方法,可以治疗这名倭国人的顽疾,而倭国媒体方面质疑叶皓轩这是故意在羞辱他们国人,但被叶皓轩义正言词的否定,用他的话来说,病人没有国界,在他眼中,病人一视同仁。

而且还有许多媒体对叶皓轩这种奇特的治病方法非常的感兴趣,一个接一个的采访,而叶皓轩也耐心的扯出一大堆理由解释这种治病方法的医理,所以说,岗野井上,在接受治疗的第四天的时候,彻底的出名了。

他在泥巴里滚来滚去的视频很快被传到了网上,加上现在网民的强大,他的身份很快的被揭露了,大家都知道这个在泥巴里象猪一样滚来滚去的倭国人竟然是岗野集团的现任掌舵人。

其实有心人不难看出,这是叶皓轩在故意整这个倭国人,而岗野心里有数,但是他现在有苦难言,因为他的病在不治疗的话,他不清楚自己还能撑多久,所以他只能咬着牙,忍着无尽耻辱每天在泥土里滚来滚去。

华夏最多的人是网民,有些人还特意大老远的从别的城市里赶过来看岗野做治疗,而且还强行拍了很多和岗野合影的自拍照传到网上,一时间,岗野在华夏的名声大嗓,人称“滚泥哥。”

这名头曾一度盖过犀利哥,这是后话。


不过经叶皓轩这么一闹,他和曙光医院彻底的出名了,现在华夏极大一部分人都知道有一家曙光医院,收费低,医生综合水平高,他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打破医院高额诊费的局面,让老百姓受到真正的实惠。

而作为院长的叶皓轩,他微博的粉丝在短短半个月接近一亿,而关于他用中医治愈白血病和癌症的事情也彻底的在华夏打响,另有世界媒体对于他治愈白血病等事情进行调查报导,发扬中医的第一步,总算是迈出去了。

就连叶皓轩也感觉到意外,他本以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岗野,竟然让自己彻底的出名了。

曙光医院的名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的病人慕名而来,这些天京城各大医院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因为他们的病人在这段时间内锐减三成。

而这些病人,都跑到曙光医院去了,理由很简单,医生水平高,只要不是太严重的病,一般情况下不用检查一大堆,而且收费相当的合理,不去才是傻子呢。

叶皓轩对于这些无感,这天晚上,他又回到家里和父母团聚。

“岗野的病情怎么样了?”叶庆辰问道。

“今天我已经为他复诊过了,基本上算是临床治愈了,我给他开些药,回去以后他自己养些日子应该就没事了。”叶皓轩道。

“那就好。”叶庆辰微微的点点头,继而他苦笑道:“你这招玩的真狠啊,岗野这次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他们建的这家芯片公司,以倭国芯片技术,两成利润,基本上是不赚钱的。”


“这只是讨回点当年他们侵华的利息。”叶皓轩淡淡的笑道:“如果不是顾忌太多,我分分钟玩死他。”

“适可而止,让他出点血就算了。”叶庆辰笑道。

“我知道了爸。”叶皓轩笑了笑。

这个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一家三口开始吃饭,刚刚吃了没有多久,门外响起一阵门铃声。

“我去开门。”叶皓轩放下手中的筷子,跑过去开门,只见李言心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

叶皓轩头皮一炸,这个娘们儿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她是来找麻烦的吧。

“怎么,叶大少不请我进去坐坐?”李言心浅浅的笑道,看向叶皓轩的目光里有些不怀好意。

“我,我还没有吃完饭呢。”一紧张,叶皓轩随口搪塞了一句,他只希望这个女人快点走。

“我也没吃饭呢,要不大家一起吧。”李言心淡淡的说。

“李大小姐,你来干什么?”叶皓轩无奈的苦笑道。

“我来这里肯定有事。”李言心说着径直绕过叶皓轩,进门去了。

“皓轩,这是你朋友吧,快进来坐,吃饭了没?”刘芸热情的站了起来,她有些疑惑,叶皓轩什么时候又招惹上这么漂亮一个姑娘?

“这是李家的姑娘,请坐吧。”叶庆辰提醒了妻子一句,然后站起身来让坐。

刘芸微微的一愣,叶庆辰因当所没有服从叶家安排的联姻,所以导致一些事情到现在都无法解开,关于杨淑华的事情,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她也知道当年闹的满城风雨,导致杨淑华曾一度想去了断一生。

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和李家联姻,之后在李家生了一子一女,而眼前的李言心,正是杨淑华的女儿。

“原来是言心,快请坐。”

虽然不明白李言心今天的来意,但刘芸还是十分热情的执行她,虽然她知道这姑娘今天来者不善。

“不必了,阿姨,我今天来这里,只是帮母亲传个话,母亲约阿姨明天在郊外十里亭一聚,不知道阿姨是否可赏脸一聚?”李言心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浅浅的笑意,让人无法捉摸出她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言心,当年的事情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归根结底,是皓轩他父亲的错,请你回去转告你母亲,明天我一定会准时赴约。”刘芸点点头道。

《医圣传奇》780-784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