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小说时代《医圣传奇》 第780章 赴约

2016-10-17 恋空 盛丰大学生联盟 盛丰大学生联盟


第780章 赴约


“那就好,阿姨,话我已经带到,我先回去了。”李言心浅浅一笑,不在理会叶皓轩,她转身离开。

“你明天真的要去?”叶庆辰道。

“当然,当年的事情跟我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虽然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但是当年你做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过分,我去代你向她道个歉,最好能握手言和。”刘芸道。

“对不起。”叶庆辰叹道。

“你是我丈夫,不管是为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以后这三个字,不要在对我讲。”刘芸淡淡的笑道。

“皓轩,明天你跟你妈一起过去吧。”叶庆辰转身道。

“好,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叶皓轩点点头道。

“不用了,又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刘芸道。

“你可能有些不知道,杨家兄妹,可能跟普通人有些不大一样。”叶庆辰苦笑道。

“怎么不大一样?”刘芸诧异的问。

“具体你别问了,有些事情是不能对你说的,你让皓轩跟着你就是了。”叶庆辰道。

叶皓轩心中一动,他隐约已经猜出了父亲的意思。

叶庆辰位高权重,有些秘密,普通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叶皓轩已经去见过杨坚,现在的杨坚,已经属于奇门术士一流,难不成,杨淑华也会跟他兄长一样,属于奇门术士一列的人?

思及于此,叶皓轩转身道:“妈,你手上的戒指借我用一下,回头还你。”

刘芸从手下取下那枚钻戒,交给了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说:“你要做什么?”

“这你就不用管了,回头我给你就是了。”叶皓轩笑了笑,转身回房,过了片刻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把这枚戒指交给了刘芸。

刘芸接过戒指看了看,没有看出来这枚戒指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她有些狐疑的问道:“你到底干什么了?跟之前貌似没有什么区别。”

“妈,你明天去戴着这个戒指就可以了,别的不用管,安全起见,我还是跟着你比较好。”叶皓轩笑道。

刘芸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十里亭。

十里亭位于京城西郊钱一处山下,这坐山是荒山,由于这亭子距离郊区有十里地,所以这个亭子就叫做十里亭。

当刘芸赶到的时候,一名身着白色素裙的中年女人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这女人一袭素白色的长裙,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刻痕,那身长裙以及随意披散在身后的头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出几分出尘之意。

这女人就是李言心的母亲杨淑华,当刘芸赶到的时候,她正在翻着一本“道德经。”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刘芸独自一人,径直走上十里亭。

“我对时间没有什么观念,反正我平时也习惯了静坐,来了就好。”杨淑华淡淡的说,她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她的表现很淡然,当年她被叶庆辰当众拒婚,闹得满城风雨,圈子里的风言风语让她曾一度想不开,而这一切,完全是她眼前的这个女人造成的。

可以说,她对刘芸应该是恨之入骨的,但是她能表现出这份淡定,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在她面前有一张石桌,上面放着一套紫砂壶茶具,这套茶具一看就是出自明清大家之手,颇具价值,用它泡出来的茶味道甘浓,只要是喜爱茶道的人,一见到这套茶具就会为之疯狂。

“当年的事情,庆辰做的确有不妥之处,我代他向你道歉。”刘芸诚恳的说。

杨淑华的脸上不起半点波澜,她就好象是没有听到刘芸的话一样,她在一边的一个盛着清水的盆子里洗了洗手,然后用一边洁白的毛巾把手擦拭干净。


然后她拿起一边的紫砂壶,把六枚茶具全部冲洗了一遍,然后放到一边,她边做边淡淡的说:“当年的恩怨,不要在提,换做是谁,也不会因为几十年后的一句道歉而放下。”

她微微的顿了一顿道:“当年叶庆辰弃婚,我大哥杨坚瘫痪,之后杨家老太爷离世,我曾一度患上抑郁症,但好在我遇上一位高人,教我修心养性,才让我得以偷生,今天我请你来,只是坐坐,喝杯茶,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杨淑华边说边冲茶,她冲茶的次序有条不紊,烫杯温壶之后,马龙入宫,紧接着就是洗茶冲泡,封壶分杯直到第十步奉茶,一杯色、香、味俱全的茶水奉到了刘芸的跟前。

她的动作熟练老道,就算是茶楼里的茶仙子也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她把一杯茶水奉到刘芸的跟前,淡淡的道:“我想叶庆辰当年看上的女人,绝对不是寻常的山野村妇所能比的。”

刘芸的神色微微的一变,她总算是看出来了,杨淑华之所以有条不紊的冲茶,完全就是要羞辱她,她无非是告诉自己,你一个农家村妇,没学问没见识,你拿什么给我比?叶庆辰当年也是瞎了眼了。

刘芸不动声色的双手接过那杯茶,她三指取口茗杯,放在鼻端轻轻的一嗅,赞了一声:“好茶。”

赞完之后,她分三口轻啜慢饮,然后在把杯子轻轻的放下,喝茶的整个过程优雅无比,完全吻合茶道。

杨淑华微微的一怔,她颇有几分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她原本认为,刘芸不过是乡下女人,没文化没见识,好茶是要品的,如果她要一口喝下,等会儿她免不了嘲讽她一番牛嚼牡丹,只是没想到刘芸似乎通晓茶道,这让她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泡茶讲究心性,刚刚的茶虽然色香味都称得上乘,但茶水略带苦涩,显然是李夫人的心性不够,不如我泡一次如何?”刘芸淡淡的说。

她说完,不等杨淑华回答,就拿起刚刚的紫砂壶,备具、温壶、烘茶、置茶、冲水、倒茶、闻香、抖壶,不到五分钟,一杯澄黄色的茶水已经奉到了杨淑华的跟前。

她整个冲茶的过程不急不燥,比起杨淑华更多了一份从容于淡定,不难看出,她是一名茶道高手。

其实刘芸出自中医世家,由于她三个哥哥对中医不兴趣,所以叶皓轩的外公一向是把她当做一个传人一样的培养,刘家有规定,中医传男不传女,其实到了刘芸这里,传统已经被打破了。

中医注重于传统文化,所以刘芸从小接触的都是中医传统文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刘家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喜欢喝茶,她在父亲的熏陶下渐渐的也成了一位茶道高手。

杨淑华学习茶道时间虽然不短,但是跟她比起来,差的却不是一点半年,杨淑华有一点没有说错,能让叶庆辰二十年不娶的女人,又岂会是山野村妇能比的?

杨淑华端起那杯茶水,一饮而尽,她根本不知道茶水的味道,她只知道,一外照面,自己已经输了一局。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刘芸,但是当年的事情对杨淑华造成的创伤是极大的,她不止一次想象刘芸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个未照面的女人让自己在整个京城都抬不起头来。

这些年来,她修心养性,努力的让自己改变,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见到这个女人,好狠狠的辗压一下她,报一报当年被弃之痛。

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照面,她就输了。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杨淑华的心绪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她心中突然涌过一丝不甘心,当年被弃之痛,绝对不是刘芸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了的。

“叶庆辰当年看上的女人,果然不是一般人。”杨淑华淡淡的说,她眸之中精芒一闪,一抹微不可闻的幽芒从她双眼中一闪而过。

叶皓轩所料没错,杨淑华果然是一个玄术高手。

刘芸不经意的与她双眼一接触,她突然感觉到混身冰冷,杨淑华的双眸就象是一个黑沉沉的无底洞一样,让她不自由主的沦陷,迷失,她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有着无形的魔力,而自己又不自由主的要按照她的吩咐去做。

就在这个时候,刘芸手中的戒指一股灵光一闪,丝丝凉意顺着她的指尖瞬间流遍她的全身,让她有些迷乱的灵台瞬间变得清明。

她脑海中一阵清醒,连忙把头偏向了一边,她心中一阵后怕,丈夫说的没错,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人。


杨淑华只觉胸口一阵难受,刚才刘芸手中的戒指中突然发出一阵灵光,让她的玄术无用武之力,她盯着刘芸手中的那枚钻戒道:“这戒指不错。”

“这是庆辰送的,只是一种意思,并不值多少钱。”刘芸淡淡的说。

杨淑华定了定神,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在刘芸的身上会有开过光的东西?难不成她未卜先知?

就算是自己请她过来,叶庆辰有所警觉,但是她自信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一般的小开光物件,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作用的,想来那戒指是有来历的。

杨淑华微微的点点头,她突然笑道:“我突然想找人对弈一局,不知道你会下棋吗?”

第781章 对弈


“略懂一点。”刘芸淡淡的笑道。

“那好。”杨淑华从一边取过一幅围棋,摆在棋桌上,然后笑道:“你执黑子,还是白子?”

“我对棋艺不算很精通,黑子吧。”刘芸把黑子拿到了自己这一边。

对弈正式开始,论起对弈,其实两个人是半斤八两的,两人拼杀一番,互有损伤,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分不出胜负来。

“我虚张你几岁,叫你一声妹妹怎么样?”杨淑华一边落下一枚棋子一边道。

“当然可以。”刘芸浅笑道。

“我听说妹妹当年怀了叶庆辰的儿子,在那个时代的农村,未婚先孕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我很好奇妹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杨淑华毫不客气的说。

“跌跌撞撞的就走过来了,还好我有一个明事理的父亲,这才没让我在生下儿子的那几年流浪街头,不过事实证明,庆辰是一个值得付出的人。”刘芸轻描淡泻的说。

“呵呵,事实上,他这些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我感觉妹妹这些年为了这个男人,不值得,因为他没有担当,他不配称为男人。”杨淑华淡淡的说。

“呵呵,姐姐说笑了,一个没担当的男人,也能让姐姐恨了这么多年,一个不能称为男人的人,当年竟然也敢当京城圈子所有人的面退婚?”刘芸冷冷的说。

杨淑华当年说自己的丈夫,无非就是想发泄发泄当所的怨恨,只是自己的男人,也是她随便可以侮辱的?所以刘芸就毫不客气的回应了过去。

杨淑华执着一枚黑子的手微微的一颤,刘芸的这句话,戳中了她心里的痛处。

是啊,被她说的如此不堪的男人,当年竟然拒绝了自己,而且闹得满城风雨,而且曾一度让自己一橛不振,归根结底,自己还是太在乎。

不管是在乎自己和家族的颜面,还是在乎那个男人,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要报当年的仇。

杨淑华本来就要落下的白子向正中间微微一侧,放到了刘芸跟前正中央的那枚黑子上。

这枚黑子正对准刘芸的眉心命宫,而杨淑华刚刚下的白子暗合阴阳五行,隐然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六道锁宫阵法。

杨淑华右手的白子一落到正对刘芸命宫的黑子上,刘芸只觉得神情一阵恍惚,她突然感觉到心口处有种揪心般的疼痛,那种疼痛几乎要痛到她的骨子里。

她一阵天旋地转,那种揪心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就要向一边扑倒。

“妈,你累了,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声音传来,他一把扶住刘芸,另外一手在桌子上的棋盘上轻轻的一敲。

刹那间,棋盘上的棋子纷纷震起,五行锁宫阵法瞬间即破,叶皓轩一声清喝,左手道诀一结,就要指向杨淑华。

“住手。”

刘芸一把抓住了叶皓轩的手,她定了定神道:“放过她一次,这是我们当初欠她的。”

“可是妈,她刚才要对你不利。”叶皓轩冷冷的盯着杨淑华,不甘心的说。

“听话,来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会有这种结果,我只希望我们这一次退让能让她心里好受点。”刘芸紧紧的抓住叶皓轩的手道。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母亲这样坚持,他也颇为无奈,他咬咬牙道:“好。”

他左手的道诀了偏,指向下面的棋盘,只见棋盘上的黑子白子不停的在棋盘上跳动,棋子的方位不停的改变。

叶皓轩道诀一收,扶着母亲离开。

棋盘上的黑子白子几乎同时停止,在棋盘上摆出一个大篆,大篆之上一抹微不可见的金芒四散而去,灸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杨淑华淡然的神色不自由主的一变,她的身躯一震,一声闷哼。

棋盘上那个玄奥的大篆上散发出来的灸热缓缓的散去,咔嚓一声响,那实木制作的棋盘上出现一个纵横交错的裂痕。

杨淑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是叶皓轩临走的时候给她一个警告,她在不知不觉之间着了道。

她拿过一张纸巾,抹去嘴角的那缕鲜血,看着棋般上那个玄奥的大篆怔怔出神,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你儿子竟然也是一名玄术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李言心推着杨坚走了过来。

“受伤了?”杨坚淡淡的看着杨淑华道。

“恩,轻敌了。”杨淑华微微的点点头。

“就算不轻敌,你也未必是对手,那小子邪门的很。”杨坚摇摇头道。

“大哥……难道我们报仇无望了?”杨淑华淡淡的说。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几天我卜过卦,但是无论我怎么卜,结局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兄妹努力了这么久,如果和叶家就此揭过,我们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杨坚淡淡的说。

“大哥说的是,言心,你师父什么时候能来京城?”杨淑华问道。

李言心看着石桌上那破裂开的棋盘,不由得一阵失神,她原本就不是普通人,不难看出,这里刚刚有通晓玄术的人在这里斗了一番,而棋盘上的气息以及那熟悉的篆字她十分熟悉,那是属于叶皓轩的。

“妈……你和我舅舅一样,懂玄术?”良久,李言心才从震憾中回过神来。


“从你六岁开始,我就独自一个人居住了,你不会认为我这些年真的是在吃斋念佛吧。”杨淑华淡淡的说。

李言心怔怔的说不出话来,生平第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熟悉的人竟然这么陌生。

随即,一个让她极为担心的想法浮现在心头,之前叶皓轩曾经说过,她舅舅杨坚修炼的术法非正途玄术,以透支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以达到快速的提升自己修为的目的,那杨淑华呢,会不会跟他一样?

“你放心,你妈的情况跟我不同。”

似乎是猜到了她心里所想,杨坚淡淡的说。

李言心这才微微的放下心来,随即她转身道:“舅舅,停手吧,我知道他的实力,你们对付不了他的。”李言心叹道。

“言心,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们还回得了头吗?”杨坚淡淡的一笑,继而有些神伤的说“当年我修行这套道门风水秘术的时候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当年走上这条道路,我就注定已经无法回头了,其实对叶家,我谈不上恨,但是人争的就是那口气。”

“为了这口气,把自己的命搭上,值得?”李言心反问道。

“没有值得不值得,只要该不该去做。”杨坚长叹了一声,然微微的摇摇头,良久方才淡淡的说:“回去吧,今天总算是试出了叶皓轩的实力。”

杨淑华点点头,她推着杨坚离开,只留下愣在当场的李言心。

李言心咬咬牙,然后转身开着车离开。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

叶皓轩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坐在副驾驶室上的母亲。

“没事了,只是有点头晕罢了,你爸说的没错,杨淑华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刘芸叹道。

“如果刚才不是你拦着,我早就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叶皓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森然。

“算了吧,之前确实是我们叶家对她和杨家有所亏欠,这一次,就放过她吧,如果以后她还是执迷不悟,那就不用跟她客气。”刘芸淡淡的说。


“可是我不甘心,他们可以用尽所有的方法对付我,但是他们不能对付我的亲人朋友。”叶皓轩冷冷的说。

“我们叶家,要顾全大局,况且刚才你已经警告过她了,不是吗?”刘芸道。

“为什么每次都是要我们顾全大局?他们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对付我们,为什么我们要忍?”叶皓轩道。

“因为你是叶家的人,因为我的儿子与众不同,因为我确定我儿子以后一定会名垂青史,我不想因为他们和叶家的恩怨上让你留下不好的污点。”刘芸叹道。

“妈……”叶皓轩怔怔的说不出话来,母亲为大局考虑,为他着想,这让叶皓轩有些感动。

“所以那些人不断的找麻烦,得过且过吧,你太爷爷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刘芸道。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叶皓轩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汽甲壳虫汽车从后面呼啸而来,稳稳的停在叶皓轩的车前,叶皓轩连忙一个刹车,车头险险的擦着那辆甲壳虫停了下来。

叶皓轩大怒,他知道这辆车是李言心的,本来因为杨淑华的事情叶皓轩窝着一腔怒火,李言心这挑衅的态度更是让叶皓轩火冒三丈。

叶皓轩把车门一开,走到李言心的跟前冷冷的说:“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叶大少,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了,有时间吗?我请你喝一杯。”李言心浅浅的笑道。

叶皓轩正想拒绝,但是刘芸走上前道:“去吧,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

“妈……”叶皓轩有些不解,她是不是误会自己跟李言心的关系了?

“你什么都不用多说,我都清楚,去吧,钥匙给我。”刘芸说着从叶皓轩手里接过钥匙,然后不在理会叶皓轩,径直开着车离开。

第782章 你生气了


叶皓轩有些发愣,他转身冷冷的说:“你有什么话对我说,现在立刻马上说。”

“叶大少这是生气啦?”李言心微微一愣,有些小心翼翼的说。

“不敢。”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想……我得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坐下好好的聊一聊?”李言心诚恳的说,她对叶皓轩说话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叶皓轩一样。

李言心是京城圈子里有名的魔女,虽然她不经常在家,但是一些纨绔一听到她的名字就心惊胆战的,但是她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叶皓轩有种错觉,他觉得跟前这个小心翼翼的女人根本不是那个闻风丧胆的魔女,而是一个做错事乞求原谅的不知所措的小姑娘。

这让叶皓轩大跌眼睛的同时心中不自由主的一软,然后不争气的点点头。

“那好,我开车。”李言心欢声一笑,跑到了驾驶室上。

“靠……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叶皓轩马上后悔不迭,不是说好了要离这个女人远远的吗?

他随即无奈的摇摇头,打开车的后门坐到了后车厢里面。

“来坐这里啊,你怕我会吃了你?”李言心向副驾驶室一指道。

“我怕你的六象般若会把我压死。”叶皓轩摇摇头道。

“胆小鬼。”李言心白了他一眼,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某个会所大厅。

京城大大小小的会所林立,这些会所大多数是私人性质的,但也有普通人去的那种会所,今天这家会所就是向所有人开放的,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土豪或者爆发户,圈子里的人不常来。

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李言心点了两瓶皇家礼炮。

“李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叶皓轩有些诧异的问道。

“请你喝酒啊,还能做什么?”李言心白了他一眼。

“不是……李大小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大方了,如果你要找我切磋,要找我玩命我相信,你请我喝酒?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叶皓轩有些不敢相信的说。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李言心不悦的说。

“貌似我们见面除了打架或者你找我帮忙,没有别的事了。”叶皓轩道。

“今天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李言心垂着头道。

虽然她的脸上依然带着那抹丝毫不变的笑意,但是叶皓轩还是一眼就看出她的情绪有些低落,显然今天的事情她也颇为歉疚。

“这事情与你无关。”叶皓轩的心一软。

“不,她是我妈,而且是我请阿姨过去的,如果不是你今天及时出现,阿姨今天会有危险。”李言心摇摇头道。

“你母亲修行玄术有多久了?”叶皓轩问道。

“我不知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师父四处云游,她什么时候修成这么主深的玄术我真的不知道,就在今天以前,我一直认为她是一名普通人,我总以她平时顶多读读经书,修心养性罢了。”李言心叹道。

“你杨坚还有你母亲的师父是不是同一个人?”叶皓轩问道。

“我不知道,就在我带你见我舅舅之前,我也不知道他修行道门秘术的。”李言心道。

叶皓轩微微的一叹,感觉问题越来越复杂了。

虽然不知道杨淑华的玄术是属于何门何派,而且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来路,但这一切就象是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叶皓轩的心头,让他感觉沉甸甸的。

看叶皓轩默然不语,李言心又道:“但是今天的事情我是不知情的,我以为母亲真的只是约阿姨出来聊聊,当年的事情虽然你爸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没有抹不开的仇恨。”

“我知道,我不怪你。”叶皓轩淡淡的说。


“真的吗?那就好。”李言心一喜,两个酒窝出现在脸上,她打开一瓶酒,倒了两杯,然后道“请你喝酒。”

叶皓轩注视着手中猩红的酒液,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喝下去,因为他实在是被李言心这丫头给打怕了,生怕她为了整自己在酒里下药,自己可就麻烦了。

“怎么,怕我下毒吗?”李言心道。

“当然,不是。”叶皓轩笑了笑,端起酒杯,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其实我真的在里面下毒了。”李言心的声音突然一冷。

“下就下了呗,反正我觉得,你是我的克星,迟早都要死到你的手里。”叶皓轩淡淡的说。

“咯咯,你还真信。”李言心浅浅的笑道。

“以你的武力值,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宰了我,没必要私下里搞小动作。”叶皓轩道。

“那可说不定,今天我见识了你的玄术,才知道我跟你的差距有多大,如果跟你选择做敌人的话,我肯定吃亏。”李言心道。


“你当我是朋友吗?”叶皓轩叹道。

其实他和李言心之间,一直是介于亦敌亦友之间,两人拼过命,但同时也帮过对方,直到现在叶皓轩也没有搞清楚李言心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亦敌亦友吧。”李言心淡淡的说,她轻轻的啜了一小口酒道:“我妈和我舅舅不知道怎么想的,但是有一点我清楚,他们咽不下当年的那口气。”

“这个我当然知道,当年的事情闹那么大,换了谁都不会轻易的释然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理亏,今天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叶皓轩道。

“谢谢你,能对我妈手下留情。”李言心看着叶皓轩道。

“我不想在有下次,也不想在伤害任何人。”叶皓轩放下手中的酒杯道:“前不久我遇到过杀手,我知道是杨睿明做的,如果不是老太爷及时劝住了我,你认为,现在四九城中,还有杨睿明这个人的存在?”

“我知道……”李言心垂着头道:“给我点时间,我去劝劝他们,我不想和你为敌。”

“我也不想和任何人为敌,因为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发展中医,我只想用我自己的医术,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叶皓轩道。

“可惜我是个女人,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倾尽自己的能力去帮你。”李言心突然说。

叶皓轩有些愣了,李言心貌似和自己一向不对头的,她会好心帮自己?

但是看她的表情,很真诚,不似是在做伪,叶皓轩点点头道:“谢谢你,我只希望你能少给我找点麻烦就好了。”

“我很麻烦吗?”李言心恼怒的说。

看得出来她是在生气,但是她脸上那始终改变不了的浅笑让人看着心里很舒适。

“不是很麻烦,而是非常的麻烦。”叶皓轩苦笑道。

“你……混蛋。”李言心恼怒的灌下了一口酒,然后她正色道:“你不知道我妈修行的玄术是什么来路吗?”

“不知道。”叶皓轩摇摇头道:“其实到了近代,玄术没落,现代的玄术高手甚至比不上一名古武者,而且大多数玄术经过近代人的揣摩以及改变,跟古代玄术有很大的差别,我不知道你妈用的玄术到底是什么路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玄术跟我比起来不值一提。”


“这个我当然知道。”李言心叹道:“如果不是你手下留情,如果不是阿姨拦着,现在……”

“回去好好的劝劝你妈,我真的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和杨家把手言和,杨睿明之前对我的种种,我可以不跟他计较。”叶皓轩正色道。

“我知道,我今天来也就是想和你聊聊这件事的。”李言心一只玉手抚摸着跟前的那只高脚杯。

“那就好。”叶皓轩点点头。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一时间双方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人自从认识一来,貌似都是互掐的,骤然让他们两个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谈,他们两人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服务员端着一瓶红酒走了上来。

“我们好象没有点过这瓶酒吧。”李言心淡淡的问道。

她不是不识货的人,这种酒叫做罗曼康帝,是一九九零年份的,曾经拍卖出二万多美金的天价,而这家会所虽然不是顶级会所,但是也算得上是高档的会所了,所以里面有这种酒也不奇怪。

“是那边的先生请小姐喝的。”服务员向一边一指。

李言心回头一看,只见一名矮胖的胖子正在向自己挤眉弄眼的点头,那胖子一看就知道是一名贵发户,脖子里戴的纯金项链足足有数斤重,一看就是拿黄金专门订做的。

而且两只手上带着五六枚钻戒,单是这一身行头,没有个几百万就是下不来的。

“你认识?”李言心诧异的问叶皓轩。

“我不认识,人家是冲你来的。”叶皓轩笑了笑。

李言心不经常来这种地方,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胖子是想泡她。

“冲我来的?”

经叶皓轩这一提,李言心这才回过神来,她淡淡的一笑,不在理会那暴发户,把酒瓶打开,然后为自己和叶皓轩满上一杯。

“你还真喝,喝了别人的酒,就代表你认可他了。”叶皓轩诧异的说。

第783章 这是头猪


“认可他?开玩笑。”李言心淡淡的说“我宁愿认可你或者认可一头猪,也不会便宜那死胖子,况且,老娘有那么好泡,一瓶酒就搞定了?”

“呃……”叶皓轩有些无语,自己怎么和猪排到一起了?

“干杯……尝尝几十万一瓶的酒到底是什么样的。”李言心举起酒杯笑道。

“好,今天也土豪一回。”叶皓轩端起了跟前的那杯酒,和李言心对碰了一下,在后一饮而尽。

两人刚刚放下酒杯,一边的胖子就走了上来,他挤出一丝让人反胃的笑意,走到李言心的跟前道:“这位漂亮的小姐,请问我可以单独请你喝一杯吗?”

“不可以。”李言心浅笑着回答道,她的话让那名满脸堆笑,五官几乎都挤到一块儿的暴发户神色为之一僵。

“可是你已经喝了我的酒。”胖子有些不甘心的说。

“那不是你请我的吗?”李言心故做诧异的说,“难道你现在后悔了,那也没办法了,几十万一瓶的酒,我可赔不起,你说怎么办吧。”

李言心那始终带着浅笑的面容显得十分迷人,那暴发户的心狠狠的一抽,然后又挤出一丝笑意道:“小姐真会开玩笑,几十万算不了什么,只要小姐点点头,我可以开出十倍的价格来。”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些什么,酒是你说要请的,现在如果你要我赔的话我也不会赔的,现在请你不要打扰我和我的朋友,请。”

李言心表现出一幅客客气气的样子,其实和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表现的越是客气,等会儿她翻起脸来就越厉害,如果现在这胖子识趣退下去的话就好,如果不识趣,那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

“你在耍我吧?”胖子看出来了,李言心就是在耍他。

“耍你?不好意思,恕我直言,我还真提不起兴趣,我宁愿去动物园看野猪。”李言心摇摇头道。

暴发户的脸越发越难看了,他已经确定,眼前这名漂亮的不象话的女人就是玩他的,开玩笑,几十万一瓶的酒,你以为老子是送的好玩的吗?虽然自己是暴发户,但也不至于视金钱为粪土到这个地步。

“不管怎么样,你已经喝了我的酒,要么你把这酒原封不动的还给我,要么你就陪我一晚上,你来这里玩,就应该遵守这里的规则。”胖子的脸色很难看,就象是猪肝一样。

“咯咯,喝你一瓶酒,我就要陪你一晚上?你这买卖,真划算哪,当初你老子泡你老娘的时候,难道用的也是这一招?规则?你一个暴发户,也配谈规则这两个字?”李言心笑的花枝招展。

的确,象她这种圈子里的人,就算有十个胖子这种级别的暴发户叠加到一起,也接触不到,可眼的这个胖子竟然敢在她的跟前讲规则,不知所谓的人啊。

胖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手一动,就要发飙。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丢出一张支票道:“这是酒钱,我现在不想惹事,五分钟之内,消失在我眼前。”

胖子瞟了那张支票一眼,只见上面的数字刚好够支付他这酒酒的酒钱,看来这小子也是一名身家殷实的主。

胖子冷冷一笑,他见叶皓轩衣着并不贵重,不象是多有钱的人,多半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货色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出来泡妹子,跟自己这种身家上亿的大老板比起来,还是自己有吸引力,他把那张支票推回去道:“这种酒,不是有钱就买得来的,爷要的不是钱,是面子。”

胖子的话没有说完,李言心抡起那大半瓶红酒,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胖子的脑袋上。

咣的一声响,碎玻璃和猩红色的酒液四处飞溅,那胖子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向一边倒去,他那庞大的身躯顺带着撞倒了几张桌子,几张桌子上的客人尖叫着纷纷闪避。

李言心这一酒瓶毫无征兆的砸过来,把胖子整个人给砸懵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瓶价值不匪的罗曼康帝已经碎成了渣渣。

大厅里响起了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声,那暴发户就象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指着李言心尖叫道:“你……你竟然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砰……

他的话未说完,又是一个酒瓶抡了下来,李言心又是一酒瓶砸下去之后,然后从邻桌上抄起一壶开水,她浅笑道:“要么闭嘴,要么我把这壶开水浇到你头上,二选一……”

胖子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因为他知道李言心不是开玩笑的,一个敢把酒瓶往男人头上砸的女人绝对不是正常女人,虽然这样很失面子,但是胖子只有忍耐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

“滚……”李言心吐出了这么一个更伤面子的字。

胖子自认为是名能屈能伸的主,他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撑起他肥大的身子,匆匆的离开了。

“走吧,换个地方吧。”叶皓轩苦笑道。

“干嘛要换地方,换张桌子不就行了。”李言心浅浅一笑,拉着叶皓轩走到另外一边一张空桌子上,打个响指,一名战战兢兢的服务员走了上来。


“两瓶威士忌。”李言心淡淡的说。

“小姐……我建议,你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服务员心惊胆战的说。

“怎么?我喝不起你们这里的酒?”李言心眉头一挑道。

“不,不是……刚才那人在这一带很有势力,他会回来的。”服务员小声提醒道。

“多谢提醒,等会儿打破了多少东西我原价赔偿就是了。”李言心甩出几张大钞做小费。

服务员一惊,他好心提醒,但既然对方不怕,那他也只好做罢,他一躬身,转身抱着托盘离开,过不多时,两瓶酒又被送了上来。

“你很想打架吗?”叶皓轩问道。

“是……心里有些郁闷,只想找些人出出气。”李言心叹道。

“找人出气可以,但是你没必要跟普通人过不去吧。”叶皓轩苦笑道。


刚才那胖子就算是在有势力,背景也比不上李家和杨家吧,况且李言心的战斗力……就算是来一群在能打的人,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谁让那胖子刚刚惹到我了,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李言心淡淡的说。

“你在为你母亲担心?”叶皓轩道。

“是……”犹豫了一下,李言心还是点点头。

“她修的玄术算是正途,只是她在短短二十年,能够修到这种境界,这对于常人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很好奇当初她和你舅舅拜的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叶皓轩道。

“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小……而且我以前都是跟着师父四处云游,家族里的事情几乎是不过问的。”李言心摇摇头道。

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但是心情越发越严重了,他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我们算是朋友吗?”李言心盯着叶皓轩。

“我不知道,我和你之间,就算是不因为我的身世,也只能说是介于亦敌亦友之间。”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貌似我们认识以后打过不少次架吧。”李言心浅浅的一笑,她啜了一小口酒道:“如果有一天,我有危险了,你会救我吗?”

“我当然会。”叶皓轩没有丝毫犹豫的答道。

“那如果是我妈和我舅舅有危险,你会救吗?”李言心迫切的问。

“不会……”犹豫了一下,叶皓轩还是打算实话实说。

“为什么?”李言心微微一怔,有些失望。

“因为他们把我当做仇人。”叶皓轩答道“而且……我有我的逆鳞,今天因为我母亲的缘故,我不跟你母亲计较,但如果有下次……你让她好自为之。”

盯着叶皓轩看了半晌,李言心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把跟前的杯子端起,一饮而尽,然后有些气苦的说:“凭心而论,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家族的事情我也不想去管,但是没办法,你姓叶,我姓李。”


叶皓轩默然不语,他听得出李言心很纠结,她的确是不想和自己为敌,但是她的母亲和舅舅却恨自己入骨,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骂骂咧咧的从会所的门口闯了过来,为首的人就是刚才那名被砸破了脑袋的胖子,他一脚把会所正中央的那个养着数条价值不匪的金龙鱼的鱼缸踹翻,同时骂道:“清场,全部滚出去。”

他身后几十名纹着纹身的大汉一人手里提着一根钢管,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让大多数的人心惊胆战。

这胖子在这一带果然是有些实力的,大多数人都匆匆的结账离开,而在门口站着的保安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大哥,刚才是谁打的你。”一名肌肉呈爆炸感的混混嗡声嗡气的问道。

“就是那骚娘们儿,把她给我抓过来,等我玩够后也给你们爽爽。”胖子向李言心一指。

为首的混混带着几个人走到李言心的跟前道:“刚才是你打的人?”

第784章 没事找刺激吧


“是我。”李言心浅浅一笑,那幅风情万种的模样让跟前的混混不自由主的一愣神,这娘们儿太极品了。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把我大哥伺候好,我们可以让你少受点苦。”混混阴侧侧的一笑。

“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向老娘磕三个响头,叫几声姑奶奶,我可以打得让你妈还能认出来你。”李言心悠悠的说。

“特妈的,给脸不要脸,女的抓起来,男的往死里打。”混混大怒。

他的话音刚落,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李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对面,她浅浅一笑,右手结出一个怪异的指诀,一点向混混点来。

“穿心指。”

嗤一声轻响,一楼指风从李言心的纤纤玉指之上发出,直取那混混的胸口。

噗……

那愣在当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混混只觉得胸口就象是一颗子弹击中一般,一阵剧痛似乎要把他的心脏给穿透,他一声惨叫,宏大的指风把他那健美的身形高高击起,后跌出数米,撞翻了几个小弟以后,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见是不省人事了。

“老大,老大……”几名混混怪叫一声,提着手中的钢管就冲了上来。

“一人一半,别跟我抢。”李言心向叶皓轩交待了一声,然后迎着最前面的那名混混冲了过去,她一声清叱,右掌袭出,拇指轻轻的一合,四指向着迎面而来的钢管袭去。

砰……

冲在最前面的那名混混手中的钢管严重的弯曲,同时他的身体被击飞出去,顺着撞翻了几名小混混,然后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叶皓轩和李言心随便一个人的战斗力都能把跟前的这些人给放倒,两人联合起来的战斗力更是变态,两分钟不到,跟前的三十名小混混没有一个能站着的了。

叶皓轩放倒最后一个人,回过身来,只见跟李言心对上的混混,手里的钢管没有例外的全部弯曲,这个暴力妞,心情不好的时候简直是一个人形利器。

刚才那名暴发户傻眼了,他带来的人虽然都不是高手,但是都是周边打架出了名的混混,战斗力绝对强悍,尤其是为首那名肌肉男,一个人拿着刀可以对砍三个人,结果一个照面被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李言心给放倒了,就算是傻逼,也明白李言心根本不是正常的女人了。

“还能叫来人吗?能的话赶紧叫,老娘没玩够呢。”李言心浅浅一笑。

那笑厣如花的模样现在在那胖子眼里就象是恶魔一样,那名不可一世的爆发户双腿一软……竟然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求饶了起来,那声音叫一个凄惨。

“没劲”李言心无语的翻了翻眼,不在理会那象猪一样嚎叫的胖子,和叶皓轩一起离开。

“打了一架,心情好了?”叶皓轩笑道。

“没好。”李言心没好气的说:“那些人战斗力太差,跟他们打我感觉就好象是欺负小孩一样。”

“以你现在的实力,要想找到一名和你实力差不多的,真不容易。”叶皓轩苦笑道。

“你不就是吗?来,要不比划比划,让我出出气。”李言心转身不怀好意的向叶皓轩向上瞄着。

“别……我不想打了。”叶皓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离李方心远远的。

因为他实在是害怕李言心的六象般若,虽然要是真的斗起来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她那一身介于古武于玄术之间的能力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叶皓轩实在是不想和好有过多的纠缠。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李言心没好气的说。

“我是怕一不小心就被你吃的渣都不剩。”叶皓轩苦笑道。

“其实要是生死之斗,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李言心突然幽幽一叹,虽然脸上依然带着那丝浅浅的笑意,但是叶皓轩还是感觉到她情绪上的变化。

叶皓轩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向来是宠辱不惊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为什么我们非要争的你死我活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为什么非要争的你死我活的?叶皓轩,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是敌人呢?为什么你要姓叶,我要姓杨?”

李言心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迷惑,呆立了片刻,她转身走到自己的车上,不在理会叶皓轩,独自开车离开。


叶皓轩怔了半天,他这才发觉自己又被这丫头给一个人丢在里了,他不由得苦笑,这些人真是没有公德,也不说送自己回去在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一声急刹,停在了叶皓轩的跟前,车上的档风玻璃降下,里面露出萧海媚的脑袋来。

“我的叶大少,怎么又在这里勾搭良家了?如果勾搭完了,那就上车来谈谈正事吧。”萧海媚娇笑道。

“其实我们是敌人,你们不要乱想。”叶皓轩苦笑道。

“我没乱想啊,以叶大少的能力,刚才那姑娘迟早会从敌人变成我们的姐妹的,这我理解。”萧海媚一本正经的说。

“有什么正事要谈吗?”叶皓轩走到了副驾驶室上。

“回总部在说吧。”萧海媚发动了车子。

片刻以后,叶皓轩来到了美颜的总部,在她的总裁办公室里,许彤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叶大哥,媚媚姐,你们来了。”许彤彤为两人冲了一杯咖啡,三人坐在了一起。


“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

萧海媚和许彤彤都上商业上的天才,大多数事情都有独断的能力,对于公司的事情,叶皓轩一向是不怎么过问的。

“滇地有旱情,已经持续很久了,已经有大半年没有下雨了,现在旱情越来越严重,政府号召抗旱,我和彤彤打算做点什么。”萧海媚道。

“这个好啊,你们投钱就是了,这些事不用跟我商量吧。”叶皓轩诧异的说。

“我现在有两种方案,一是直接购买一批物资运到滇北地区,临时招聘员工直接把物资发放到受灾地区的民众手里,在者是直接捐款过去,你觉得哪一种方法行的通?”萧海媚道。

“这次旱情的程度属于哪个等级的?”叶皓轩问道。

“中度后期,如果在不下雨,估计就要转换成重度了,政府很重视,已经有很多人捐款或者拔物资过去救援了,估计旱情还有进一步的发展。”萧海媚道。

“有地图吗?”叶皓轩问。

“有的,我去拿。”许彤彤站起来,片刻后拿过来一张地图,细心的她已经把这次旱灾地区用红笔标了出来。

叶皓轩细细的看着许彤彤标注出来的区域,思索了片刻道:“这次旱情属于天道灾情,不过很快就会过去,三个月内,会有一场大雨,也就是说这场旱灾还会持续三个月。”

“这次受灾的地方多是山区,而且人口也比较密集,所以比较严重一些,我想我们还是联系一些矿泉水厂,购买一批水投放到灾区比较好。”许彤彤道。

“大旱天气,不一定非要水才行。”叶皓轩笑了笑道。

“那……还需要什么?”两女有些莫名其妙。

“天气干旱,空气中缺水,这样会导致人的免疫力下降,尤其是呼吸道感染一类的疾病是最重要的,而且干旱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我想当地现在多发的应该是肠道疾病,所以单纯的送水,缓解不了旱情的。”叶皓轩道。

“那怎么办?”两女有些傻眼了,她们以为旱灾比较好受一点,只要多送水就行了,没有想到顾虑的还很多。

“你们这次准备多少资金?”叶皓轩问道。


“美颜三个亿,长济两亿。”许彤彤答道。

“你们是想借着这次灾情,打出名头去?”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不错,之前某个凉茶品牌就是这样做的,我想借着这次赈灾捐款,美颜和长济的名头很快就能打出去,而且还能节省不少的广告费。”萧海媚笑道。

“厉害……”叶皓轩点点头,他沉吟道“这样吧,你们把钱直接捐给政府,然后我在让军刺他们打人在网上炒作下,想不火都不行,另外我可以写出一个凉茶的配方,就是专门应对这种大旱的凉茶,可以预防甚至治疗因干旱引起的呼吸道和肠道疾病,而且还可以能极好的保存人体的水分。”

“真的有这种配方?那太好了。”许彤彤站了起来。

“不错,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旱情已经刻不容缓,凉茶配方和制药的生产线不一样,我们现在准备的话恐怕来不及了。”叶皓轩道。

“这样……凉茶严格来说是一种饮料吧,我们可以找生产饮料的厂商代工。”许彤彤道。

叶皓轩点点头道:“眼下只有这样做了,这种凉茶普通的果酿饮料厂都可以做,只要最后加入配方就行了,旱情严重的这三个月,这种凉茶完全免费,旱情过后在商量股分分配的问题。”

“那好,可是找哪家代工合适呢?叶大哥的配方肯定不是一般的配方,不能流出去。”许彤彤道。

《医圣传奇》785-789章明天21:30更新,敬请期待!

谢谢各位亲们长此以往的关注与拜读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