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11日 下午 2:47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自由谈〡跳出“城墙”后,看到的是怎样的大西安?

2017-01-16 师谈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娄勤俭2013年主政陕西后,大西安的说法在官方层面开始频繁提及。

不久前的陕西省委十二届十一次全会上,娄勤俭书记再次强调,要“发挥好‘大西安’引领作用,跳出‘城墙’看西安,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形成多轴线、多中心、特色鲜明、舒适宜居的城市格局,增强西安、咸阳、西咸新区的统一性,加快建设‘大西安’,进一步提升城市品位、形象和影响力。”

官方发声,媒体聚焦,坊间热议!

一时间,大西安被描绘成陕西的超级大IP。与此同时,王健林、张玉良、任正非等企业界大佬接踵造访,这在陕西的投资史上颇为罕见。

那么问题来了,比起西安,大西安到底“大”在哪儿?

大思维:跳出“城墙”看西安

▲ 城墙被当作西安这座城市的隐喻   图片来源网络

西咸一体化实施15年来,坊间对于两座城市应否合并的争论从未停歇。

支持者认为,两市隔河相望,距离之近全国少有,虹吸严重;且历史上,这片区域始终以一座城市呈现,无非不同阶段,或名咸阳,或名长安(西安),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一分为二。简言之,地理、沿革和发展诉求均趋向合并,行政壁垒是西咸一体化的最大障碍。

反对者则认为,两市不全然是人为划分的结果,而是由于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城市管理半径和管理深度客观形成的,况且城市绝非摊得越大越好。在西安管理服务水平尚难言理想的当下,谈合并为时尚早。

针锋相对的论调,却有一个共同点——均承认“人为划分”的因素。坊间观察人士认为,当初把本来归西安管辖的咸阳划分出去,之后又设立地级咸阳市,一部分原因是陕西省过去为了制约西安的直辖倾向。他们常用1997年西安、武汉与重庆同台角逐一个直辖市名额的案例来佐证。言下之意,过去那些年里,陕西、西安、咸阳,不同利益主体在西咸一体化进程中,似乎持有某种“纠结”心态,造成西安、咸阳一度背向开发,西咸一体化被调侃为“万年梗”。

另一方面,陕北能源板块本有望成为与西安并论的陕西第二增长极,却在2012年之后遭遇煤炭下行,这让陕西省更加坚定的意识到,“十三五”期间,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仍在关中板块。

尽管坊间关于两市合并的争议还在持续,但官方层面已出现新动向。

2013年,娄勤俭主政陕西后,大西安在官方层面开始频繁提及。娄勤俭要求始终把西安、咸阳的建设和西咸新区的开发放在一个篮子里考虑,用系统思维去解决“大西安”的问题。

▲ 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提出:跳出"城墙"看西安

此后,一场囊括思维转变、空间重构与体制创新等多措并举的大剧拉开帷幕。

娄勤俭多次提出,跳出“城墙”,站在“秦岭之巅”看西安。一直以来,陕西官场因“思维观念保守、行政效率低下”饱受诟病。跳出“城墙”,就是要跳出传统行政区划的禁锢,推动西安、咸阳和西咸新区统筹、创新、融合发展;站在“秦岭之巅”看西安,就是要通过审视全国一盘大棋,认清自身的落后形势和存在症结。

换句话讲,在日渐被成都、重庆、武汉等中西部城市甩开的当下,西安要“追赶超越”,首先得从超越自身做起,打破禁锢思想,增强开拓、创新与合作精神。

让陕西各界颇为振奋的是,一方面,打破体制禁锢的“大锤”已经抡起——西安托管西咸新区势在必行,大西安建设管理委员会被提上议程,相信不久后会有更多创新举措出炉。

另一方面,针对服务意识转变,见微知著。如在西安,“烟头革命”、“厕所革命”和“行政效能革命”,已进衍为全城话题、全城行动。在西咸新区,基于“市为立城之本”的理念,招商引资被列为“一号工程”、“一把手工程”、“一票否决工程”,并规定“严肃查处破坏新区投资环境的人和事,切实保护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推动‘一站式’办公和‘一条龙’服务机制,对投资50亿元以上的重大工业项目,办理时间在法定办结时限基础上再压缩一半。”

大格局:“双心、双轴”水到渠成

笔者和大家一样,最关心的还是未来大西安到底什么样?

实际上,胡和平省长去年12月专题研究《关中城市群核心区总体规划》时,已经进一步明确了大西安“双心、双轴”的空间布局。

所谓“双心”,一是以现在西安主城区为基础的大西安历史传承中心,二是以西咸新区为依托的大西安示范创新中心;所谓“双轴”,一是延伸纵贯西安钟楼南北方向的传承发展轴,二是串接西咸新区沣镐遗址的创新发展轴。

▲ 图片来源:陕西日报

换言之,大西安将呈现“一城多市”的布局——一种超大型城市的典型特征。

当前,西安向南有生态控制线,向东是狄寨原、白鹿原、洪庆山,向北需跨越渭河且布局了渭北工业区,只有向西才有更开阔的城市空间;就咸阳而言,城市沿渭河、陇海铁路向东西方向拓展,接壤西安、同城发展的趋势和客观需求愈发明显。

  • 怎样理解这种趋势和客观需求?

举例来讲,虹吸效应下,咸阳的人口、资金甚至企业源源不断地流向西北重镇西安。所谓“大树底下不长草”,外来投资首选西安,咸阳的发展潜值长期难以兑现。直观层面,两座城市相距如此之近,却因为行政割裂,咸阳市民很难享受到西安相对优越的医保、教育、交通等公共福利。

反观临潼,到西安的距离比咸阳要远,但因市辖区身份,西安在招商引资时给予着重考虑,将许多大型文旅项目、高校校区都放在临潼,甚至修地铁时,直接跳过5、6、7、8号线,先行建设通往临潼的9号线。同类案例参照高陵。

回到大西安话题,其核心拓展区无疑落在“新轴线、新中心”上。打个比方,大西安区域如一具软趴趴的躯体,躺了一千多年,“新轴线”为其装上一副脊椎,魁梧的身躯将顶天立地站起来。

而比邻两市主城区、与“新中心”高度重合的西咸新区,经过五六年建设,已为大西安新中心打下良好基础——如此,当初设立西咸新区的顶层决策智慧亦显现出来。

▲ 西咸新区位于大西安的核心地区   图片来源:西咸新区官网

未来大西安新中心什么样?据西咸新区官微介绍: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岳华锋概括了三句话,一是高品质的生活,二是富有活力的经济,三是绿色大美的生态。

怎么建大西安新中心?岳华峰从八个方面考虑,一是继续完善规划,二是实施有序开发,三是发展现代产业,四是提升建设水平,五是加强生态建设,六是重视城市管理,七是打造智慧城市,八是增强城市动力。

大机遇:投资热潮显现?

尽管西安有丝路经济带、自贸区等“光环”加持,但现实总是“打脸”。从2016年前三季度数据来看,西安4166.18亿,重庆12505.05亿,成都8598亿,郑州5638.45亿,武汉8314.76亿——西安进一步被中西部主要城市甩开。

客观来讲,“丝路经济带”作为国家意志,通过构建丝路沿线国家“朋友圈”,利用亚投行进行资本和产能输出,其前景怎样描述都不过分,但需要漫长的周期去实践。自贸区效应毋庸置疑,西安却也不得不面对与上述城市同台竞争流量的现实。

所以短期来看,通过统筹人口、产业、交通、资源等要素,推进西安、咸阳、西咸新区规划建设、产业布局、行政管理一体化,提升服务效能,拉大城市空间,开发投资高地,释放资源潜值——大西安建设无疑是关中城市群和西安首位城市崛起的关键。

以西咸新区为例,其作为大西安新中心的投资高地效应已经发酵。2016年第四季度,西咸新区产业建设出现井喷式增长,法国赛峰、海南航空等世界五百强企业入驻新区,交大创新港、昆明池等重大项目推进顺利,地铁延伸线、沣泾大道、红光大道、正阳大桥、咸铜立交等跨区域骨干路网加快推进,各个版块在谈项目众多,为2017年的工业和服务业增长打下坚实基础。

▲ 沣东新城交通路网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扩大城市空间和产业容量,大西安建设同时有望缓解人口吸纳能力不足的尴尬,与西安3000多家科研单位、63所高校、40多万名专业科技人员产生共鸣——而人口数量偏低,一直被视为西安发展乏力的主因之一。

企业家的嗅觉是灵敏且超前的。

前一阶段,王健林、张玉良、任正非等企业界大佬接踵造访,据悉多个重磅投资项目将落户西咸新区和高新区,这在陕西投资史上颇为罕见。

声明:本文谨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特约作者  师谈

粉巷财经合作单位:Wind资讯

部分文章数据来源:Wind资讯金融终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