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11日 上午 12:56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从山西省委书记对晋商巧打“亲情牌”,看西安实施“民营经济倍增计划”的良苦用心!

2017-03-27 路言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最近有媒体报道,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总裁兼董事局主席吴一坚在“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工程启动大会”上作为代表发言,并受到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单独接见。据说骆恳切表示,期望吴一坚能够回到家乡大展拳脚。

△ 吴一坚(前排左二)与山西省委书记(前排左一)谈笑风生

初看该报道,颇觉诧异。西安土生土长、一手推动陕西高端百货发展的秦商标杆吴一坚,什么时候成了晋商晋才的代表?查阅资料才知道,原来吴系祖籍山西,且有一个陕西晋商商会名誉主席的社会头衔。不禁感慨,山西省委书记为了招商引资,也是打得一手好“亲情牌”。

借这个事儿,不妨聊聊吴一坚,聊聊陕西的民营企业家们。

  •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眼下大西安风生水起,外地投资商动辄携百亿、千亿亮相,却鲜少见到本土民企的身影。与之相应的是,2016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陕西仅4家入围。这是一个尴尬的数字。

  • 颓势之下,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的人物和故事。像广誉远的郭家学,负债48亿坚持不破产,如今东山再起,市值逾百亿;金花的吴一坚,去年回西安路上对身边人讲,“重拾旧部,驾长辕,再战事业三十年!”如今这位1960年出生的老创业人坚持带领一帮陕西创业界的年轻人玩“硬科技”,大玩创业创新。

  • 正如王永康书记提出的“民营经济倍增计划”,对外招商的同时,我们的政府和社会也该想想怎么能够更好的巩固本土民营企业的信心,亲商安商,育商聚商。不要忘了陕西首富赵步长将产业重心布局山东的例子。

他们曾辉煌:初代西安民企的荣光

提起吴一坚、荣海、郭家学这些响当当的名字,西安谁人不知,他们代表着陕西初代民营企业家的辉煌。

与陕西民营企业家的另一个门派——陕北煤老板们不同,他们不依赖能源,业务布局商贸、医药、物流、房地产、IT等诸多领域。他们这些人,多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创业者,早早涉猎资本市场,几经商海沉浮。

我们阶段性回溯或梳理陕西民营企业,甚至改革开放之后的商业人物,吴一坚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一个名字。

和冯仑、潘石屹一样,吴一坚80年代南下淘金。6年时间,他将最初携带的600元人民币变成3600万美元,从海南回西安创立了金花集团。

△ 以制药为主业的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时值1991年,吴一坚31岁。

初回西安,见过世面又年富力壮的他当然不会摆脱做房地产的诱惑,但仅仅做了一个项目,就不再涉足,即便在国内房地产最火热的时候。

定位标准实体企业家的吴一坚,“一花开多叶,结果自然成。”金花集团结出两家上市公司——高端连锁商业世纪金花(HK.00162)和以制药为主业的金花股份(600080.ZH)。

上个世纪末,西安之封闭,绝非当下用拇指拨动微信朋友圈之人可以料想!

彼时,钟鼓楼形象改造,政府拿出下沉广场换取企业出资改造,项目无人问津,吴一坚扛起了这个重任,并把品质生活的理念第一次带到了这座古老的城市。世纪金花成立之后,也曾有开不过世纪的非议,但随着人们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提高,世纪金花逐渐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一张新名片。

△ 世纪金花钟楼店

当年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的世纪金花模式,开创了三个第一:

一是把同级别的国际顶级名牌聚集在一个商品区域内竞争,这对国际顶级品牌来说是第一次;

二是把决不进大商场的顶级品牌汇集在世纪金花,这是首开先河;

三是把不进地下的国际顶级品牌汇集在地下商场,从世界范围来看更是绝无仅有。

有舆论认为,世纪金花至少将西安的商业模式和服务理念提高了5至10年。

超前的商业意识,让吴一坚在2006年荣获“第五届中国企业最具创新力十大杰出人物”称号;同一年,海星集团荣海登顶陕西首富;也是同一年,郭家学作保的两家国企倒闭,因此背负48亿债务,他用一个月时间来思考自杀的问题。

无论如何,世纪金花扩张的步伐还在继续,此后又在咸阳、银川、乌鲁木齐等城市共计开了12家店——直到2015年,因为市场和其它诸多原因,曲江店、银川店和乌鲁木齐的两家店相继关闭,目前世纪金花只存在于西安和咸阳两个市场,从一个大区域性上市公司变成了市域企业。

一篇《写在改变时代的边缘上》的讲话中,吴一坚调侃世纪金花处境:世纪金花钟楼店和开元商城“隔着钟楼18年相依相偎,也没能从一而终”,这说的是2016年开元商城被王府井收购一事。随后他又调侃:“在高新和世纪金花相爱相杀的金鹰百货,在我们撤场后进军曲江商圈。”

记得在2016年达沃斯论坛回答记者提问时,吴一坚细致地介绍了金花的处境与变革:“金花几乎经历了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各个历程……目前面对着一场同时来自外部和企业内部、史无前例的挑战,这要求金花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自我变革。”

西安传统商业百货的成绩,其实近几年都可以看在眼里,世纪金花成了西安高端百货零售业的本土独苗。

不过,金花的另一边却风生水起。

虎骨被禁入药后,带有虎骨添加成分的200多个药号被迫退出市场,金花股份却拿出数千万资金研发人工虎骨,最终人工虎骨粉进入国内医学领域顶级权威诊疗指南。去年,这一专利获得素有“中国工业界奥斯卡”之称的中国工业大奖提名奖。

他们仍倔强:不甘浪淘,老骥千里

正如我们所知,荣海从资本市场黯然离场,但依然活跃在商业战场。

郭家学东山再起,创造了建国以来民企替国企偿还巨额债务的孤例。

去年回西安的路上,吴一坚对身边人讲,“重拾旧部,驾长辕,再战事业三十年!”陕西商界给出的回应是,2016年弘扬秦商精神的秦商大会上,吴一坚荣获全球秦商领袖人物。

去年12月,这位秦商领袖参加了近20场活动,主题涵盖宏观经济形势、中小企业发展、“一带一路”战略研讨等各种各样的会议,大部分都是与学术界、金融界、企业界的交流。

前不久,吴一坚在“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工程启动大会”上透露:“‘十三五’,金花要打造‘科技金花、千亿金花、百年金花’,在医疗大健康、AR增强现实产业等方面提前布局。”据说山西省委书记会前找他单独叙话,邀他回乡大展拳脚。

有心人会发现,吴一坚近乎疯狂的公开露面,却鲜见带有陕西地方政府痕迹的活动。某次私下场合,来自政府内的朋友这样解释,“吴一坚出过事,虽然回来了,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有人直言相劝他,“已经风光过,何必再折腾!”但依照吴一坚的闯劲和倔直之性,显然是要一直“折腾”下去!

据其本人预测,AR市场在2020年可以达到1500亿美元。两年前,金花集团主办了第一届AWE国际增强现实博览会与第一届ARi增强现实创新大赛,与硅谷嫁接,将大赛中选出来的年轻人送到硅谷。据说博览会起先来的政府人士很少,到了第二届,骤然增多。当时的一位陕西副省长给了一句宣传词,“南有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北有西安国际增强现实博览会。”

△  西安国际增强现实博览会现场 左起第2位为吴一坚

吴一坚旗下目前做的AR/VR项目公司,正准备更名金花科技公司。这一领域,也是当下双创焦点,为此他专门发起成立了中国增强现实产业联盟和中国首支AR/VR产业基金。目前,包括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也非常重视这个“硬科技”领域。

电商领域,世纪金花做了一个G98的平台,这是全国商业连锁百货中第一家打通线上线下无差别服务的商场,目前会员有几十万。

吴一坚同时参加了一个名为“西北狼电商群”的年轻创业者组织,作为陕西省创业促进会会长的他是群里的“头狼”!吴一坚喜欢和群里比自己资历、年龄都小的人玩儿,他曾经这么对创业后辈说,人们更需要活着的英雄,活着是一切的前提。

吴一坚本人笃信企业家精神。

其最近一次发言称:“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正让中国经济却发生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在互联网+、共享经济、数字经济、人工智能、技术创新等领域,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才是新市场和新的分工的创造者,是技术进步和创新的引领者。”

一位同登富豪榜的陕西企业家说:“一坚思想太超前,走得太快!”

或许从传统产业与观念裹挟的陕西角度与高度来看,尽管吴一坚旗下连锁商业正受到市场的挑战,制药造富速度平稳,但吴一坚步子或许真的迈得太快,或者说他的前瞻性在陕西市场显得太特立独行。

他们有希望:民营经济春天到来

2008年汶川地震时,吴一坚第一时间捐出1200万元。拥有2万多名员工的金花集团,还是陕西第一家获得中组部颁发的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基层党组织。

但恐怕连吴一坚自己也没想到,多年之后,金花集团因为业务扩展,需要到海外发债。据业内人士讲,利息较高——这多半跟金花在国内尤其是陕西拿不到资金有关。

相对封闭的陕西可能误解了吴一坚所持财技和资本杠杆的手段,可是在目前这个开放、透明或者成熟的市场上,上述资本工具都是一个企业家所必备的。在这一点上,陕西还真要学学浙江。

日前,山西省委书记对吴一坚巧打“亲情牌”,对于西安甚至陕西来讲,不要忽略这一个信号!

无论吴一坚本人,还是其掌舵的金花集团,在实质和精神两个层面对西安的影响都极为重大。进一步讲,其本人就是超级IP。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吴一坚出任了深圳上市公司并购协会主席,这个协会背后有300多家上市公司。

近日,外地企业家“投资西安潮”几乎成了经济领域最重大的事情,正泰南存辉、苏宁张近东,包括即将带来3000亿元的马云,正在引爆这股潮流。对眼下“大西安”建设来讲,这当然至关重要。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为本土企业家提供发展和产业迭代的土壤同样至关重要,从长远来讲,这甚至比目前西安“头号工程”——招商引资更为重要。换句话说,西安的发展需要外界力量,这必不可少,至为紧迫,但有本土标杆企业扛旗,或许同样是政府层面更乐于见到的。

吴一坚的发言,喜欢取用带情怀的标题。

如果用一句带情怀感的词形容当下西安,那就是“希望”——新一届西安市委市政府的确为西安吹来新风。

王永康提及的“主动当好店小二 提供五星级服务”,为当下企业提供了强心剂。吴一坚认为,王永康履新西安市委书记是“西安这座粗线条的城市,迎来了一个细致入微的家长。”

而“民营经济倍增计划”,弘扬企业精神,更是本土民企低谷逢生的“希望”。

此前一段时间,金花集团的发展的确有所受锢,这可能是吴一坚对“西安吹来的新风”反应迅速而深刻的重要原因。

无论如何,从目前情况看,陕西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仍旧是陕西民营市场的支柱。无论是习大大的亲清实诚、不翻旧账,还是胡和平省长“理直气壮”的为民营经济发展服务,再到王永康书记提出的“民营经济倍增计划”,都需要他们去践行努力。

与此同时,政府和社会也应该给予他们更多关怀关注。郭家学东山再起,荣海还在努力,吴一坚去年还跟随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坐在中波地方论坛的现场,听习大大叙述中波友谊。

大西安建设,需要马云、刘强东,更需要吴一坚和他所代表的陕西民营企业家。

一年半之前,在回西安的路上,吴一坚说:“重拾旧部,驾长辕,再战事业三十年!”现在是三十年的开端和风口吗?

本文为〡每日经济新闻·粉巷财经 nbdfxcj〡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路言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精彩内容
☑ 王永康的“药方”和大西安的“龙眼”!
☑ 讲述〡西安和杭州官员的差距在哪里?一个创业者的感慨……
☑ 他是陕北富豪,曾从王健林手中套现29亿,在老家却盖不起几栋楼?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