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11日 下午 10:3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从车让人到人守规,大西安需要和1200万市民来场对话!

鸣人 粉巷财经

自5月西安“车让人”推行伊始,关于文明交通的话题,便在坊间口水榜中居高不下。

司机朋友吐槽:我举双手拥护新规,可是让完一拨行人,又过去一拨,结果因为一些个不守交规者,牙长一点路,堵上半天,这文明的成本,我有些高攀不起啊!

从公平角度看,板子的确不能光打在司机身上。这不,9月起,西安开始着手整治行人闯红灯。这也让本轮的交通文明课,补上了缺失的另一半。

© 中新社

司机、乘客与行人,三种身份的划分,几乎覆盖一座城市的全部人口。

写这篇文章时,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查阅发现,按7月30日官媒报道:西安“八一”军地座谈会上,市委书记王永康代表1200万市民作节日致贺——这1200万人,应当是西安市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及西咸新区人口相加的结果,也是西安市民数字的最新描述。

我们希望将1200万人作为一个界标。城市的发展,反映到市民身上,不应只是人口量级的嬗变,还应包括文明意识的提振。

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更愿意把前述两次整治,看作西安与1200万市民的对话。尽管这场对话,早就应该来了。

“车让人”不是新风实为教训

回到2017年5月以前,彼时的西安马路生态,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如狼似虎。

不少来过西安的南方游客,应当记忆犹新:无论机动车还是行人,总有一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豪迈。

出租车像电影里追击敌匪般,变道超车,已成为追求时效的常规动作。至于公交车,不要看它个大体魁,辗转笨拙,其中途斜刺的从容与决绝,能让一路交通为之扼流。

这真是一个可供玩味的场景。

在曾经的漫长岁月中,一座发育迟缓的古城,却生长出一条条焦躁不安的马路。从行人面前呼啸而过的汽车,翻过隔离栏的过客,像一个个横冲直撞的血红细胞,显现了这座城市经脉中无法纾解的虚火。与其说人们在心急火燎地赶路,不如说更像满怀恓惶地奔逃。

© 网络图

交通的涣散,折射出管理的涣散,更是西安被耽搁的十年,城市困顿的写照。

因为,纷乱相争并未带来效率的提升,反倒凸显了蛮者为先的冷漠与荒谬;而独具讽刺意味的是,短短几个月,令西安马路生态为之焕然,引发全国侧目的“车让人”,早在2012起,就曾有望在西安生根。

彼时,交管部门在西安各主干道斑马线前,施划了“车让人”标志,便不见了下文。三年过后,西安“车让人”无人知晓,而2009年起推广礼让斑马线的杭州,“车让人”已蔚然成风,化身一道靓丽名片,映照得北上广深无颜色。

便在这时,借杭州经验鼓舞,当年获全国文明城市称号的西安,仍可携势推进“车让人”,谁知,一通雷声大雨点小的操作后,倡议最终仍化为随风而去的一纸空文。

至少就文明交通而言,这是古都睡在起跑线上的又一血淋淋生动案例。

规则意识 源于严格执法

车让人,人守规,规矩的源头,一时半会无从考察。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六个字已成各国交通规则常识,也从来不是新闻。

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早已包含“车让人”的详细规定,如四十七条规定: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

该条例施行时间是2004年5月。作为中国真正做到“车让人”的首座城市,“杭州传奇”也已是10年之后。

显然,任何条例不是一经颁布,通过“学习”便能深入人心。严格来说,杭州只是一名忠实的执行者,正与西安近四个月的作为如出一辙:重典治乱,方能遏制有令不行,有禁不止。

就如西安推行“车让人”以来,公交车、出租车整体执行,要胜过私家车一筹。询问一位的哥,原来,出租车被拍到“不让人”,罚款扣分不说,还要被公司停运三天。

© 网络图

大学士张居正说过,“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不难于听言,而难于言之必效。 ”政府部门若首先不把执行法令条规当回事,民间自然没有敬畏之心。

也就是说,规矩,首先要“管”出来。管的水平如何,管的态度如何,是管理部门效能高低的体现,也最终体现出一方区域的文明高下。

从无矩到守矩,一开始必然是不适的,就如同每天睡到自然醒,突然转变到按时6点起床,甚至是有莫大痛苦的。但习惯成自然,行为的转变,终归会强化认知,促动意识的升华。

譬如,都知道出席商务会议不能穿大裤衩凉拖,没有人因此不适,而人们也自然因举座正装革履,而更加理解并自觉维护,场合关于肃穆和安静的高标。

大西安建设 需要新的大西安人

当前的西安,正在经历一场蜕变。

这种蜕变,不是看高楼大厦,汽车数量,首先在于人的蜕变。

而关乎提升市民文明素养的紧迫感,并非西安独有,其他同级城市,如郑州、成都、武汉等,也都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相关建设。即以“车让人,人守规”为例,已不止在西安推开,除了上述城市,即连宝鸡、渭南等省内城市也开始大张旗鼓地推行。

莎士比亚说,“在宴席上最让人开胃的就是主人的礼节。”一座整洁有序的城市,必然滋养更多敬畏规则的市民,拥有更多发展可能。显然,这一认知,已为越来越多城市所共识。

by 西安发布

就此而言,西安面临的挑战,仍然不容乐观。

  • 向外而言,它需要追赶杭州、深圳这样的文明先进城市,还面临着同一起跑线、甚至更靠后城市的竞争与追赶;

  • 向内而言,它需要最大化凝聚社会共识,提升管理水平,通过典型领域的治理,尽快而显著地提升市民规则意识。

而后者的实现,离不开民间的广泛理解与支持,离不开执法的公平与高效。

譬如,一开始,车让人只罚车,不管行人,规则的倾斜,导致行人趋于强势,乱闯红灯者,如同自家漫步者接踵出现。而今,通过扼住行人逾矩这一环,有助于双方在新规下良性互动,终至化矛盾为玉帛。

管好行人之重要性,从交通先进市乃及国外城市,对闯红灯行人的重罚,亦可见一斑。以香港为例,最高可罚2000元港币。

当然,在持续严管之外,西安还需提升交通服务,缓解车与人之间的矛盾程度和发生几率,令人们守规,从不得不为,更快地过渡为乐得其所。其中关键有二:

  • 优化交通规划,减少容易招致拥堵的转盘,多建立交或环形高架人行天桥。

  • 细化控制红绿灯,如增加带方向的红绿灯,优化红绿灯时间。

© 网络图

很多路口,红灯、绿灯时间相差悬殊,一方不便就容易演变为双方不便。如丈八二路与锦业路十字,其南北方向绿灯仅为二十多秒。锦业路宽度约40米,一名成年男子需带着尿急般的紧迫快速行走,方能在绿灯时间内完成穿越,若遇到女子带小孩的情况,其窘迫可想而知。

若这场大西安与市民的对话能坚持,则尽管迟来,终归能赋予一城,后发制人的生机。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鸣人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评论〡“突击限行”与西安经济的逻辑关系,折射出了很棘手的问题!

☑ 管不住自己“伙计”的交通局,何谈当好“西安铁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