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对话〡与西安开发区官员谈“城市营造”,有哪些问题、得失和碰撞?

2017-10-31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作为大西安的政经观察者,粉巷财经将新设《对话》专栏,不定期邀请城市官员、经济学者、企业负责人进行“对话”,话题主要以城市经济、新区开发、产业发展方面为主。

首期谈的是城市营造话题,嘉宾是西咸集团总经理、西咸新区丝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园办主任徐军前。粉巷君(微信ID:nbdfxcj)与其有过数次交谈,对他的一些理念和认知颇为认同,特将访谈记录整理成文,以飨诸君。


乡村是自然的恩赐,城市是人为使然。也可以说,城市是一件有意识的艺术品。

对当前的城市掌舵者而言,经济发展、旧城改造、特色街区建设、城市新区营造都是面临的棘手问题。

特别是在城市新区营造方面,如何按照“以人为本、以人为核心”的理念前瞻性地塑造一座魅力之城?

同时,还能摒弃千城一面现象,保持固有的地理、历史与景观特征?

粉巷君(微信ID:nbdfxcj)一直认为老城区代表的是西安历史一面,而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一定是靠大西安新中心来承载。在大西安新中心未来形象塑造上,更应该秉承敬畏之心,将其作为一件艺术品来打造。

理想城市一定是“入景如画”

方彬蔚(以下简称方):我一直觉得老城区是历史西安的一面,这个区域的改造应当很慎重,不可能全部推倒重建一些地标性建筑。是不是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形象更应在城市新区呈现?

徐军前(以下简称徐):西安也需要一个能代表现代大西安和未来大西安形象的区域,就像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的CBD一样。你提起北京的CBD,马上能够想到国贸中心、中国尊、世贸天阶;说起上海的陆家嘴,马上能想到上海中心大厦、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等。

大西安新中心中央商务区 效果图

可以说,城市的CBD区域和标志性建筑始终是捆绑在一起的。在西安的建成区范围内,搞建设受到的限制很多,要考虑整体的协调统一,大多只能是小范围的改造和完善,很难去做整个区域的系统性塑造。因此,营造现代化大西安的新形象,新区是合适的,特别是沣渭半岛。

第一,它位于大关中的中心位置,是大西安科技创新引领轴的核心区,未来定位不仅是大西安新中心的CBD,更是关中城市群的区域CBD;第二,国内外著名城市大多临水而建,一个是这样有观测的距离,另一个是会形成很好的城市天际线和水中倒影。能源金融贸易区地处沣、渭交汇处,具有水绿融城的先天生态基底,更容易汇聚水的灵气;第三,这里还处于开发初期,更有利于整个区域的系统性塑造;第四,西咸新区承担着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国家使命,而这里是西咸新区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规划示范区,我们的一些新理念、新想法可以在这里得到实现。不久的将来,在西咸之间、沣渭之畔、元典之中、轴线之上,一座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CBD将耀世崛起!

方:城市新区的开发是在一张白纸上描绘,在老城区很多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其实在这里可以得到解决,譬如在城市与年轻一代的关系处理上是不是更容易?

徐:城市是社会有机体,城市建设其实就是营造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现在的城市建设和过去已大不一样。城市是面向未来的,我们的城市建设既为今天服务更为今后服务,可以说主要是为90后、00后服务。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不一样,对空间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对城市形态、功能的追求也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应该吸纳他们的观点和想法。我们在做城市规划和建设时更应该为未来城市的发展留出一些空间,让它为城市未来发展需要和功能需要提供可能。

方:怎样的城市新区才是理想城市,用一句话来描述? 

徐:我觉得应该是“入景入画”,就是画画我愿意画你,照相愿意以你为背景,这样我们的城市才更有魅力,更有传播性和吸引力。当然在好看的同时还要好用,并坚持“先生活、后生产”的理念,做好城市配套。

未来城市的竞争说到底就是人气的争夺,城市能够进入画卷,并成为背景,才能更好的聚集人、吸引人,让人向往和期待,这样才能真正留住人。

对新区开发的一些总结

方:像西安这样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经常会听到“恢复历史格局”这句话,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徐:在恢复历史格局这个问题上,我觉得那些特别重要、对民族文化传承特别有影响力的是有必要恢复,其余的则要根据城市功能和未来考虑,单纯地恢复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更多的东西是不能恢复,也无法恢复的。

比如在盛唐时,西安能容纳100万人,而今天要容纳1000万人,你要是恢复回去,可以容纳这么多人吗?包括我们的一些传统建筑,在历史上它也不是一直保留的,不同朝代修复都会结合当时的工艺,对它进行了一些改造,不完全是原来的样子。

我们很多东西都是在传承中创新,而不是单纯的恢复某种历史格局。我觉得用图片、文字的方式也是一种继承,因为城市的容量不一样,要完全恢复历史格局不现实。城市的建设是一个综合性命题,它是很多专业的集合体,绝不是某个单一领域的事,一定需要通盘考虑、系统谋划,而不能单一地追求恢复。我觉得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们的城市建设还会走弯路。

© 视觉中国

方:现在回过头看上一个十年,我们在社会配套方面还有很多遗漏和不足,譬如在交通布局、教育设施和生活配套方面不够完善,给市民生活带来不便。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徐:早先我们城市建设基本都秉承“先生产、后生活”的理念,比如大庆市、鞍山市,又比如西安东郊的纺织城、西郊的工业区、南郊的电子城都是如此——先建设工厂(发展产业),再建家属楼、医院、幼儿园、学校、商店等配套设施。

在后来西安城市新区开发过程中,虽然有些改变,但可能考虑到资金投入等因素,在配套供应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不能完全满足工作和生活在这个区域的人们的需求。我认为,由于现在人们的生活方式、生活水准、生活追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新区的建设必须是“先生活、后生产”——我在这个地方一住下,我想要的东西,无论是幼儿园、学校、医院,还是商场、公园、文体设施都有,这样住着才舒心、安心,不然怎么能留住人、吸引人?所以说搞新区建设,对于公共服务设施,一定要超前考虑,做到早配套、超配套、高配套,这样才能更好地聚集人气。还有一点就是搞新区建设因为是在一张白纸上绘就,所以我们更有优势和条件在社会配套上做得更好,实现“后来居上”,建设一个更懂得高端人才和知名客商需求的大西安新中心CBD。

方:国内整体上对规划的执行力都是比较低的,常有“规划是纸上画画、墙上挂挂”的说法,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分析原因,一个是我们做城市规划时没有做经济分析,出来的东西比较理想化,不完全符合实际,难以实现。城市新区的建设首先是一个经济工作,要考虑投入产出,毕竟政府的钱是有限的。所以区域的建设,应主要靠区域自身的产出来实现平衡,政府不可能拿出大量财力去建设某一个区域。

另外呢,就是我们编制城市规划的机构和人没有权威性,缺乏认同度。我认为做城市规划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做城市规划就像跟土地谈恋爱,你要全面了解这块土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尊重城市的地理和气候条件,而不是随随便便就做规划。这相当于给一个人做衣服,首先要选样式,是穿西服还是休闲装?必须先定型。其次要做好设计,这就相当于选好型后要请一个好的裁剪师。最后,要做好城市建设,就是要选一个好的缝纫师。这样建出来的城市才是合适的、高水平的。所以说要建好一座城市必须坚持三个原则,一要高起点规划,二要高水平设计,三要高标准建设。

大西安轴线的出炉过程

方:邀请“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先生来做园区总体规划,也是基于这样考虑吗?

徐:在选择谁来做园区总体规划时,我认为城市建设是一个实践大于理论的工作,想要找一个有权威、有认同度的人,这样做出的规划才不容易被后继者否定、推翻,才有可能一张蓝图绘到底。 

刘太格 ©南都报

其次他还必须是华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要有很深的了解。西安是华夏故都,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我们必须要选一个有同样文化背景、同样思维、对中国人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很了解的人,而不是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否则他做出来的规划在任何一个城市都能放,体现不出西安的历史和文化底蕴。

最后,这个人还需要有现代城市建设经验。虽然说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本土规划师也逐渐成长起来,但由于我国城市化程度还不高,他们对高度城市化可能出现的问题预见不足,经验还有所欠缺。特别是在对城市未来发展的研判上,国内的规划师多数靠想象、推理,不是真正的实践者和亲身经历者。我认为他们提出的方案虽然有一定的可行性,但前瞻性不强,不能完全解决城市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具有高度城市化建设经验的规划师领衔园区总体规划编制,从规划伊始便解决城市发展中将会面临的问题,在这一点上,刘太格先生是合适的,他是新加坡城市的缔造者,认同度、知名度高,既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又有丰富的现代城市规划建设经验。

方:刘太格与这座城市产生了怎样的碰撞?

徐:刘太格先生是我们通过一位新加坡的设计师联系上的,我们给他提供了一些西安、咸阳城市基本情况和西咸新区设立的背景资料,他看完后很感兴趣,因为他觉得在西安这样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城市做这样的规划很有意义和挑战性。他觉得做这个规划很重要,当月就调整行程来到了西安。

他来之后,我先让他了解西安城市的变迁史——怎么从咸阳到西安?历史上周秦汉唐是从西向东发展,而现在是从东向西推进,我认为这也是历史的回归。刘先生是个逻辑严谨之人,他对此很感兴趣,他说做西咸新区规划要先梳理大西安的规划。他讲“你要做未来的城市新中心,这相当于人的心脏,心脏功率再大没有用,它发挥不出来,你要让心脏发挥功能,你的动脉血管和毛细血管都要强。”他的观点我很认同,先做大西安的梳理,再做西咸新区的梳理,最后落脚到能源金融贸易区。

西咸·大西安新中心轴线

方:当前的科技创新引领轴(新长安大轴线)也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系统梳 52 29369 52 15288 0 0 4917 0 0:00:05 0:00:03 0:00:02 4917出来的?

徐:对,刘太格先生在编制园区总体规划时,依据西咸新区“遵循山水格局、遵循历史文脉、遵循现代城市规划”的理念,对大西安的城市轴线进行了详细研究,从而将西咸新区原主要领导和有关专家关于“天星大十字”的构想变成了现实,最终落地为新长安大轴线。这条轴线东连西安,西接咸阳,中间用绿道贯通,脉络清晰且合理,提出后得到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高度认同。这条轴线被重新发掘和定义,使大西安的规划格局由“一轴一心”变为“多轴多心”,也凸显了大西安新中心——西咸新区的重要性。刘太格将其与巴黎、华盛顿、北京大轴线进行对比,整体认为其历史意义和城市景观功能更具震撼效果。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 方彬蔚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