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透析“苗阜怒撕德云社”:甭谈什么江湖规矩,商战就是赤裸裸!

2017-11-03 船子 舍瓦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这一阵子,青曲社班主苗阜“怒撕”德云社的事儿,炒得沸沸扬扬。

说来说去,事件的导火索,舆论普遍归结于,因青曲社拟定在2017跨年之夜搞10周年庆典演出,而德云社选择同一天在其楼上开演,且票价比青曲社便宜。

如此一来,苗班主便不答应了。其微博发了删,删了发,透露出两大团体过往诸多恩怨瓜葛。

在这里先声明一句,并非粉巷君(微信:nbdfxcj)不务正业,八卦起了演艺圈。概因这事儿吧,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就是两家公司赤裸裸的商业战,好比国美VS苏宁,阿里VS京东。市场经济时代,这样的交锋再正常不过。

特殊之处在于,相声是个老行当,但如今赚着市场经济的钱,又时不时讲一套民国的老规矩——结果弄得云山雾罩,吃瓜群众看得一愣一愣。

不是粉巷君(微信:nbdfxcj)不挺老乡,说句实在话,就市场思维来讲,西安自然不如北京,你看老郭虽然常将“老话说得好”挂在嘴边,但到了商战中,真刀真枪,绝不含糊,这点比苗班主拎得清,后者大概有点入戏太深。

今天,粉巷君就解剖一下青曲社和德云社这两只“麻雀”,来评评这个理儿。

两家公司的轨迹

11年前的冬天,在一千名观众的见证下,郭德纲携众成员吹灭了德云社10周年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这场庆典闭幕式演出异常火爆,持续到凌晨3点半……

同一年,铁路电力工苗阜,正代表铁路系统参加陕西电视台的《捧逗先锋》。次年,也就是2007年,其与同学在西安联手创立了青曲社,首场票价5块……

十年弹指一挥间。

当初的电力工从“满腹心酸”到《满腹经纶》,从陕西茶楼走向央视元宵晚会。青曲社也开到了3家,柏林树、尚勤路、鼓楼店——成长背后,是苗阜与同学共同注资的西安青曲社演艺艺术有限公司的一路壮大。

成功男人背后,大多有一个了不得的女人。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郭德纲老婆王蕙绝对控股,发展更是迅猛,德云社仅在北京就有天桥剧场、三里屯剧场、三庆园剧场、广德楼剧场、湖广会剧场。除此之外,黑龙江、吉林、南京,都有德云社的“盘子”,而且走出国门,设立了墨尔本分社。

业内人士对粉巷君(微信:nbdfxcj)讲,“从相声市场上来说,德云社比青曲社走得更远、走得更好。青曲社也有海外市场,也走向其它省份。但是效果和规模次数上明显比德云社差很多。就拿今年青曲社10周年来说,在陕西地区气势是完全不输给德云社的。但当年,也就是去年德云社20周年庆时,在全国举办了140多场商演,其中3000多人(场次)以上的商演就多达十余处,海外也建立了非常多的点儿,比如墨尔本,在德国慕尼黑、美国好几个城市他们都经常去巡演。”

从两家公司实力对比来看,还是有悬殊的。

但不论德云社也好,青曲社也罢,均在工商局注册备案,遵守的是《公司法》,卖票挣钱,是再正常不过的市场交易——好了,既然是公司而非江湖组织,那就好说了,接下来我们看看这场沸沸扬扬的diss过程。

其实就是一场商业交锋

“开撕”老郭,是谁给苗的勇气?

显然不是梁静茹,大概是近年来进步的势头,让他将老郭看成自己的竞争对手——国美与便利店显然不会存在这种情况。

回到这次事件,粉巷君梳理完毕,过程大致如下:

10月26日,苗阜在微博发文呛声郭德纲,因涉及两人收徒及在西安的生意事宜,其喊话郭德纲出来给个解释。苗还晒出德云社当年身陷停业风波时,青曲社力挺的截图,痛感:“情之深 恨之切 希望对身边的人好点!”

▲ 青曲社昔日发文

舆论普遍认为,导火索在于生意——今年是青曲社10周年,拟跨年当天在西安举行庆祝表演,而德云社却派出马前卒张云雷,赴同一地点演出,开场时间仅比青曲社早半小时。更让苗阜不快的是,这次演出,德云社的票价远低于青曲社。


▲ 演出场次与票价

对于这样赤裸裸的“砸场子”行为,苗班主当然忿不过,微博“开撕”!

说起来,相声门里是非多,杀红眼的情况屡见不鲜(此处省略6000字+6000字)。

但说来说去,是非背后,无非对面店里降价促销,让我生意不好做,或是公司管理不当,团队失和……其实都是商业中常见的事儿,非要弄出一幅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决战紫禁之巅的画面出来。

建议学学“开心麻花”

两句话。一,同行业竞争更有利于促进双方业务进步;二,即将到来的“跨年之争”,谁的性价比高,顾客自然会选谁的——市场经济时代,传统相声行业也必须面对这一现实。

如果一味把竞争放在“谁占谁的地盘,谁比谁的价格低,谁砸了谁的场子”,撕来撕去,挺没意思。

退一步讲,即便是江湖,侠客们不都是用自己的剑说话吗?

对于国内演艺类公司,锋利的剑应该是不断进步的原创作品,以及顺应市场规律的企业管理方式,这样打磨出来的剑才能大杀四方,无往不利。

用开心麻花CEO刘洪涛的话说:“资本市场看重的是有原创IP的能力。”

2003年成立的开心麻花,用既有的现金在话剧领域深耕十余年,打磨剧本、培养演员,成为全国最卖座的话剧团队。然后将千锤百炼的IP拍成电影,一部《夏洛特的烦恼》首次“触电”以后,让它顺利跻身新三板,再后来《驴得水》以及《羞羞的铁拳》的热映,为其在A股上市做好了准备,再用其取得的巨额票房反哺舞台演出。

就这方面来说,常年乌烟瘴气的中国相声界,真应该向开心麻花好好学一学。

如果实在想一决高下,那两者就看看谁的团队管理的好,谁的相声说的妙,胜败不在一场,来日方长嘛!

注: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 船子 舍瓦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 对于“赛格商户损失六万”,有必要上纲上线?

☑ 从西安走向全国的海底捞,这次该用什么姿势围观它?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