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女主持沈冰:卿本佳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对话〡科学家眼里的西安“硬科技”,到底有多硬?

2017-11-07 秦风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25 29447 25 7546 0 0 1485 0 0:00:19 0:00:05 0:00:14 1487

自2016年西安光机所米磊博士提出后,“硬科技”很快成为一个热词。无论是学界、商界、政界,乃至民间,均对其广泛关注。

© 公开信息图

及至如今,西安要打造“硬科技之都”,并于今日举办“2017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无疑让这座城市再次沸腾起来。

诚然,科技资源优势稳居前列的西安,有着足够的底气去举办这场大会。但我们更希冀看到这样一种情形,在不久的未来,一提起西安的硬科技,就如杭州的互联网、贵州的大数据、江苏的物联网……

陕西科技企业看西安,西安则主要看高新,已然是不争的事实。

对此,粉巷君近日特意走访了高新区几家硬科技企业,与这些不同行业的大咖们面对面交流,收获不小:

  1. 作为西安硬科技主力板块,高新区到底有多少家硬科技企业?以此,或可管窥西安硬科技的整体实力。

  2. 大咖眼中的硬科技,细微之处,都有着各自的认知,信息量蛮大。

  3. 搞硬科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但也不是没有弱点,如果问题解决不好,硬科技之都便很难打造起来。

千家硬科技企业的聚集

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在十九大中指出,西安是硬科技概念发源地,硬科技“八路军”(航空航天、光电芯片、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信息技术、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的发展势头良好、潜力巨大。

无论是科研院所,还是高校资源,再或者军工企业等方面的优势,皆使得西安这座城市早早具备了硬科技的各项要素,并且在不少领域已经走在全国甚至世界的前列。经过多年的沉默,如今随着各方的造势,使其进入爆发期。

比如,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杨仁华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硬科技是西安高新区未来战略性新兴产业里需要着重发展的高端产业。”再比如,西咸新区正着手打造中国首个“硬科技小镇集群”。

作为西安高新科技产业的前沿领地,西高新确实有足够的基础和实力,在打造硬科技之都过程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本届硬科技创新大会主题为“硬科技改变世界,硬科技发展西安”,将围绕硬科技“八路军”等重点领域,举办系列活动。对照产业布局梳理一下,高新区在“八路军”中所占的份量委实不少。

米磊在粉巷君走访的当天表示,“西安高新区是硬科技理念的发源地,高新区一定是西安成为硬科技最核心的出路,因为咱们就是做高新区,高技术企业1万多家,但是我们可能有上千家的硬科技企业。”

大拿花样诠释“硬科技”

什么叫硬科技?英语单词是“hard and core tecnology”,即所有科技中最核心、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科技。

这样的解释具有普遍性,当然理解起来也相对生涩一些。在粉巷君(微信ID:nbdfxcj)走访过程中,发现除了广泛的定义之外,每位行业大咖对于硬科技,都有着自己的不同认知。

米磊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CEO

“硬科技”为公众所了解,是在2016年。当时向总理推介硬科技理念的时候,米磊可能不会想到,这个词会在一年后点燃西安这座城市。事实上,早在2010年,他便已经提出了“硬科技”的理念。

对于硬科技的理解和感受,米磊表示,“我们认为硬科技是相对于互联网这种模式创新和虚拟经济,我们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实体经济和物理世界的一种创新。”

他梳理了三个内涵:一是“技术过硬”,难以模仿复制,中国号称是山寨大国,但是靠山寨是没有出路的,毛利特别低,只有做“硬科技”,技术积累足够高才能有竞争力。二是“精神硬”,像陕西人做科研的工匠精神,十年磨一剑才能把这个技术从无到有一直做到领先。三是“志气硬”,只有实现科技强国才能实现中国梦,我们的军工要强大,科技要强大。

范晓宇

西安爱邦电磁技术有限责任公司CEO

范晓宇生在宝鸡,长在军区大院,相貌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实际上他可是业界大名鼎鼎的“雷神”。他所创办的爱邦电磁,是一家从事雷电与复杂电磁环境试验、仿真、防护技术研究及产品研发的公司,服务于航空、航天、船舶、风电等军民用高端领域。

在他看来,硬科技的技术需要长期的研发和积累,另外具有不是很强的被复制性。要研制出一个高科技产品,可能需要很多年的积累,需要支持和坚持。一旦技术被突破,可能会带来很多革命性的改变。

范晓宇告诉粉巷君,硬科技不像互联网之下的共享单车,模式很快就会被复制。硬科技不具备这种特性,包括布局光电领域这些产品,无人驾驶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可复制性都比较差,但一旦做出来就立刻发挥它的作用。

杨小君

西安中科微精光子制造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是一家隶属于西安光机所,致力于高端激光超精细微加工装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代加工企业。为了展示企业的科技有多硬,杨小君举了个例子,他们通过在航空发动机的叶片上做一些微结构,使得发动机从几百个小时延长到几千个小时,实际中已经应用。

杨小君与米磊同属西安光机所,两人之间极为熟稔。不过对于硬科技的看法,他补充了一些自己的一些认知,“这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说法是有效的”、“我们常讲,技术是最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只有古董才会越放越值钱。”所以在他看来,研发上一定要持续跟进,不断的迭代更新。

倪同

西安新艾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

与前两家企业相比,新艾电气和它的创始人倪同均年轻不少。这家企业致力于为电力行业、工商业、新能源产业提供先进储能技术应用的整体解决方案。

举个例子,晚上12点以后的电费比较便宜,早上8点到12点用电很贵,价格差了2倍以上,那么就把便宜的电储存起来白天用。

对于硬科技的理解,他表示“硬科技看得见摸得着,需要行业积累和壁垒。对于我这种理工出身来说,更强调的是抓手,如何把这件事更有效的完成。

这些问题必须正视

天时、地利、人和,西安打造硬科技之都看起来万事俱备。

但事实上,有些问题必须正视。

在交流过程中,他们每个人身上,两个身份不断交替出现,一个是科学家,一个是管理者。这种看似矛盾的情形,却是这些硬科技企业的一个常态。他们自身也有察觉,也都坦言随着规模的扩大,这种感觉愈发明显,且已对企业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

  • 技术和产业存在脱钩现象

2009年,还在光机所的杨小君被选派到福建莆田挂职五年。用他的话说,此举“一方面是作为科技交流,把一些成果能够在地方落地;另一方面也是解决经济和科技“两张皮”的一项举措。”

离开研究室,跟企业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开始思考技术和产业的关系。

“根深蒂固的科学家思维,发现很难去改变。西安很多企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死掉的,事实上技术很牛逼,产品很牛逼,但却不明白市场和行业。这个需要专业的人和公司来做。”

  • “幸福又孤独”地创业

换言之,产业集群并未有效形成。

西安图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王喆这么描述自己在西安的创业体会——“既幸运又孤独”。幸运的是,西安各方面资源和支持非常多,孤独的是,这里的产业集群效应不多,企业更多是单打独斗,最终结果是弄出来的技术都被东南沿海企业用了。

© 华盖创意

  • 资金和人才方面不尽完善

在走访过程中,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注意到,硬科技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于融资存在一定需求;同时在高端人才的引进上,仍存在一些问题,如子女上学问题等。

某企业负责人就表示:“这几年跟外面的一些高端人才接触,基本上跟我们谈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解决小孩上学问题,这个问题实在没办法解决,我自己的小孩也没解决。”

不过有一个积极的现象值得肯定。

粉巷君注意到,高新区11月1日晚间召开了“硬科技在高新”企业座谈会。会上,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李毅提出了建设硬科技发展“生态圈”的规划建议——通过制定一批政策、引导一批基金、打造一批空间、帮助一批人才、塑造一批品牌、提供一系列服务等,为硬科技的发展提供完善的生态圈。

他强调,硬科技企业要努力实现技术产业化,“技术应用了才是真正的技术,技术躺到桌子上,到最后图纸基本上就是论斤卖了,还得有好买主。”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 秦风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 对话〡与西安开发区官员谈“城市营造”,有哪些问题、得失和碰撞?

☑ 科技强悍如西安,为何办不了一场“乌镇式”峰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