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女主持沈冰:卿本佳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份刚出炉的榜单显示,宝鸡已跌出陕西前三甲?

2017-11-27 鸣人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华顿经济研究院最近发布了“2017中国百强城市排行榜”。

简单而言,就是对GDP总量排名前100的城市,按照经济和非经济(软经济)指标,重新进行综合排名。

其中,山东入选15座,江苏13座……

至于整个西部地区,只有16座城市入选,宁夏、青海、西藏更是直接挂0,略显尴尬。

另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印象中,宝鸡一直是陕西强市、工业重镇,甚至仅次于西安的存在,但此次榜单中,陕西方面仅西安、榆林、咸阳入选,并无宝鸡。

现实情况是,宝鸡GDP已多年居于榆林、咸阳之后,甚至一度被延安超越,名落孙山不足为怪——这真是个值得讨论的话题:真实的宝鸡,和人们口碑中的宝鸡,显然发生了某种错位。

辉煌、流言与虚火

实际上,在陕西民间,除了无可置疑的“老大”西安,咸阳与宝鸡的“老二”之争长期存在,论坛上的口水仗屡见不鲜。

但如果客观来看,宝鸡在陕西的存在感,确实属于除西安外的独一档。

城市规模、人口数量是毋庸置疑的陕西第二,“陕西第二大市”由此得名。

而从经济来看,上世纪90年代以前,宝鸡同样稳居第二,其工业特别是制造业之强,甚至令西安汗颜。举例来说:金丝猴烟、西凤酒、双鸥洗衣机、长岭冰箱、宝钛、陕汽、法士特等一批名牌,均诞生于宝鸡。

用一位本地学者Z先生的话说,宝鸡是陕西的名牌之都,西安比不过。

但是,进入90年代后,宝鸡GDP被咸阳超过。市场大潮中,一批昔日名牌逐步衰落,曾经西北著名的经二路商业街,也在原地踏步中悄然老去。

昨日的辉煌,对比今日的黯淡,带给许多宝鸡人难言的失落。

前几年在宝鸡广泛传播的“传说”,折射了宝鸡渴望回归往日荣光的“虚火”。在宝鸡生活了52年的媒体人W先生回忆:当时有两种说法,一是西安要列入第三批直辖市,宝鸡将升格为陕西省会;另一种说法是,国家要对地域版图重新划分,宝鸡和甘肃的平凉结合,从陕西分离出来,组成宝平省。但是种种传说都认为,宝鸡会成为一个中心城市。

然而,这曾令宝鸡人兴奋的“传说”,最终还是流于传说。于是宝鸡还是那个宝鸡,宝鸡人还是重复昨日的生活。

人们期待着变革,但却沉浸于一种守株待兔的心理,这种心理赋予了宝鸡一种迥异于西安与咸阳的暮色气质:表面看它美丽从容,却更像一种进取无望后的自我催眠。


机遇与危机并存的隐忧

宝鸡不是没有机会。但宝鸡人的步调总是显得拘谨。

前述学者Z先生回忆,2009年1月,宝鸡举行了市决策咨询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宝鸡发展高峰论坛,当时来了许多北京学者。一位宝鸡主政官员表示,我们请这些专家,是要他们的名,不要对他们抱过大期望,他们很忙,他们给我们办不了多少实事。

当时,Z先生提出,还是有个人可以争取。谁呢?曹玉书,时任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副主任,当时正主持课题《关中—天水发展规划研究》。

Z开玩笑地“将”了曹玉书一军:“关中—天水”这个名容易让人误以为,天水好像是规划里的中心城市,“我说天水相当于宝鸡三分之一嘛,它做不了副中心。考虑宝鸡的实力,建议在以后规划中明确:宝鸡是关中 -天水经济区的副中心。”

曹玉书考虑了宝鸡方面的意见,认为可行,在当年最终发布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中,宝鸡的副中心定位得以明确。

在Z看来,宝鸡地处交通枢纽,东西有陇海线,连霍高速;南北,有宝成线,宝中线,城市成长是没有问题的。而问题在于,此后的关天经济区发展,并没有达到预期。

有人认为,关天经济区发展的最大突破点,在于需要建立一个跨省的机制,来充分统筹规划和调动资源。

现状是,陕西和甘肃各有其发展重心,关中来看,西咸新区被作为强力增长极,而甘肃在重点发展兰银酒嘉庆。

关天经济区单靠宝鸡、天水的自食其力,显然是无法支撑。但尽管如此,宝鸡、天水各自在践行方面缺乏勇气,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机遇没有握紧,隐忧已经到来:高铁时代的到来,宝鸡交通枢纽地位一落千丈。京昆铁路、兰广线等通车,特别是西成马上通车,让重庆、兰州、成都、西安高速互联,无需再绕道宝鸡。对于因路而兴的宝鸡来说,交通地位的下跌,长期看是很危险的。

“差不多主义”的观念之困

客观来看,宝鸡并非没有努力。其在城市建设、环境卫生、旅游开发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而这两年的GDP增速还是不错的,超过了咸阳和榆林。

但在W先生看来,宝鸡要真正转变,最大难关还是观念:陕西人长期被外界诟病观念陈旧,但宝鸡人的观念放在陕西人里,也是“懈怠中的懈怠。”

以政府招商为例,W讲,“各个地方都有招商指标,有县区为完成任务,把一个企业分成两个到三个企业的名称来报数。还有很多盲目招商,有些地方引进的是南方已经淘汰的,混不下去的企业,这怎么行,看着企业进来了,但是没办法产生效益。但是对于招商工作来说,任务完成了。”

一些政府部门的做派,其实是宝鸡人懈怠意识的普遍映射。W很无奈,“请一个装修工,收费差不多,水平比四川人差一截。都是差不多主义,差不多就行了。很多宝鸡人就觉得自己臊子面是最好的,不去想还要吃海鲜。”

“主要还是没有大格局。年轻人创业创新意识差,普遍觉得找个工作,安分守己就好。年纪大一点的不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W也反省自己,“像我,观念也是陈旧的,好在我是媒体人,还会去看。有时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做不到。但我周围很多人连看都不看,这就很可怕了。”

Z先生认为,宝鸡依然有自己的崛起之策,关键看能否通过政策刺激,把人们带动起来。

第一是赶快加强交通建设,如加强高速公路网络建设,不要在高铁时代沦为“孤岛”;

第二是发挥装备制造业方面的技术、经验、基础优势,调整结构,面向市场做产业升级;

第三是作为枢纽城市,服务业一定要强力做上去(粉巷君注:宝鸡2016年第三产业在GDP中占比仅27.6%,远不及全省平均42.2%),“只要方向定好,全力实施,就业机会多了,外面的人来了,宝鸡也就活了。”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鸣人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堡子村转盘围挡近十年,到底该怪谁?

对话〡与西安开发区官员谈“城市营造”,有哪些问题、得失和碰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