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人事〡李春临能带领榆林走出困境吗?

2017-12-19 观星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鸟瞰榆林 ©网络

很多年后,当李春临被拟任命为榆林市市长人选时,大概不会想到,曾在煤炭黄金十年时期,位居地方能源要职的他,会在行业寒冬的漫长期,成为一方能源城市的主官。

时间回到2007年,那是煤炭行业最好的时期,也是年近不惑之年的李春临,春风得意的一年,升居陕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同时兼任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组组长。

熟悉官场生态的人,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行业大潮之下,所有与煤炭能源相关的部门与企业,皆成为行业红利的共享者。而李春临所在的位子掌管地方能源规划与改革,职能颇重。

彼时,亦是陕北能源城市榆林经济起飞,发展最迅猛的时候,GDP突破千亿,陕西省GDP排名,西安第一,第二位的就是榆林。

十年后,当煤炭行业红利衰减,进入漫长寒冬期,李春临将成为与之一损俱损的榆林主政者,面临着带领这座以煤炭发家的城市的艰难转型。

多年发改能源系统的深厚经历,主管能源战略规划的视野和格局,经历行业波峰波谷变动的宝贵经验和洞察,这或许是官方予以李春临重任的答案。

而面对资源型城市艰难转型、区域发展不平衡、人才流失、老城区改造、金融体系重建的榆林,李春临会给出答案吗?

李春临有答案吗?

12月14日,陕西省委组织部一则干部考察预告,让榆林市长易人的传闻有了定论,“现就1名市政府市长人选考察对象考察工作预告如下:李春临 榆林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副书记。”

仅仅四天之后,陕西省委组织部就公布了榆林市长的拟任人选,正是李春临,而任职公示的落款日期是12月15日。

速度之快,出乎意料。

李春临 ©网络

临近知天命年纪的李春临生于黑龙江巴彦,但细看其履历,这位东北汉子从上大学至今,有三十年时间在陕西。

1987年,刚满19岁李春临,离开家乡到陕西求学,在陕西财经学院攻读工业经济专业,这所学校后来并入西安交通大学,成为西交大经济与金融学院的前身。

毕业后,李春临没有离开陕西,成了陕西省计划委员会的一名科员,这是陕西省发改委的前身,此后6年以及2000年后的多年时间,李春临都在与发改委打交道。

1997年,李春临调往陕西省农业生产资料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此工作的三年时间,他还拿到了西北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三年后,李春临回到他熟悉的省发改委,一干又是8年,到2008年离开这里时,他已官至陕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

有必要多说两句的是,能源处负责全省能源综合业务,研究提出全省能源发展战略、中长期规划、区域发展规划、年度指导性计划和产业政策,而且还承担着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日常工作。

而李春临就兼任这个办公室综合组组长。

彼时,正值“煤炭黄金十年”,陕西依靠独特的资源禀赋,经济发展迅速,榆林的变化尤为突出。而能源处作为全省能源战略规划部门,迎来了最好时期。

作为能源处的最高领导,对行业的认识、能源发展战略、能源体制改革,没有人比李春临体验更深。

2008年,李春临离开西安,任安康市政府市长助理、党组成员,之后他还兼任了安康市发改委主任、市金融办主任等职务。

四年后,他第三次回到陕西省发改委的时候,职务是省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而彼时,“煤炭黄金十年”马上结束,正是煤炭行业急转直下,榆林经济进入滞涨周期的艰难时期。

见证过行业最好的时期,也看过行业最坏的时刻,这样行业波峰波谷变动的宝贵经验,很少有人像李春临一样会完整经历,更不要提与之形成的深刻行业体验和洞察。

多年发改能源系统的深厚经历,主管能源战略规划的视野和格局,行业高峰与低谷期的切肤感受和洞察,这大概就是李春临能主政榆林的答案。

踩上了经济周期的波峰,也踏入了经济周期的波谷。

2013年李春临北上,任榆林市副市长时,正值煤价下跌,行业寒冬的第一个年头。

榆林的日子并不好过。

到榆林四个月后,在该市的工业经济运行分析会上,李春临强调要加强对煤炭生产的计划管理,督促企业按市场需求及政府计划有序生产。

发改委工作的底色仍在,只是,此时他面临的是一个处于行业下行期的能源城市的具体问题。

与多数西部省份相同,陕西也是“一市独大”的局面。2016年十一个地市里面,西安GDP6257.18亿元,为陕西经济贡献超过三分之一,而GDP排名第二的榆林,与西安相差3484亿元,等于说榆林+咸阳+延安还没有西安GDP高。

而榆林曾被寄予陕西经济“第二增长极”的厚望。

事实上,榆林确实也没让陕西失望,2007年榆林GDP超过咸阳之后,这个第二的地位就再没被撼动过,增速一度超过西安。

趁着煤炭黄金发展期,得益于能源化工产业的迅速发展,陕西省经济总量2010年突破万亿,与内蒙古等地跻身“金砖四省”。

在每年10%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下,陕西省提出“弯道超车”的发展理念,意欲凭借能源化工的发展势头推动陕西经济快速发展。

然而,煤炭价格的下滑与销量下降,使得榆林能源化工板块衰落,陕西经济增速也应声下滑。

2012至2015年,榆林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急速减少,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增速为负,虽然2016年完成1467.45亿元,但仍低于2012年303.78亿元,发展动力已远不如当年。

榆林市2012-2016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量及增速

© 榆林市统计局官网

近些年榆林市GDP虽然仍排在陕西第二位,但增速与其他城市相比已趋于落后。2016年榆林市GDP同比增长6.5%,全省排名倒数第二位,仅高于延安。

第二增长极的地位已变成第二极。

近些年,陕西将发展重心转向关中,着力构建“大西安”新格局,很大程度上也是缘于此。

但榆林独特的资源优势省内难有其匹,转型升级以及延伸煤炭资源产业链,一直是前任以及现任榆林主政者所力推的。未完成的工作,李春临如何接手,意义重大,这关乎榆林的未来,也关乎陕西的经济格局。

除了西安,在陕西没有一座城市像榆林这样备受瞩目

2016年,榆林GDP已经达到2773.05亿元,位居陕西第二,而其人均GDP已连续多年位居陕西第一,常被称作陕西“最富有的城市”,这也许是人们关注榆林的第一个理由。

但这却不是榆林发展最好的时候。2010年榆林GDP1756.67亿元,增速18.3%,彼时西安GDP也才3241.49亿元,增速仅14.5%。

而去年,西安GDP已经达到6257.18,榆林还在2700亿徘徊,曾经1000多亿的差距已经拉开到3000多亿,这个曾经被看作GDP最有可能超过西安的城市,已然与西安的差距越来越远。

今年西安市前三季度GDP已达5049.7亿,新书记王永康带来的改变有目共睹,全年数据自不会差。但至今仍被吐槽行政效能低下的榆林,如何追赶超越?

© 网络

煤炭带来的红利因为煤价下跌而失去,如何打破资源型城市“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怪圈,一直是榆林主政者在思考的问题。而推进能源资源深度转化、煤化工产业链延伸,显然,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如何延续,保住增长,对任何一个履新者来说,都压力不小。

而且正如陕北因为独特的资源禀赋而成为陕西经济除关中外的第二引擎,在榆林辖区内,也因为资源分布不同,造成了南六县与北六县的发展不平衡,虽然佳县等地后来发现了盐矿,但白盐与黑金相比,造富能力显然有限,这也成为榆林发展的又一道难题。

此外,因为煤炭行业下行,榆林本就薄弱的民间融资体系出现危机,资金链断裂、银行收缩信贷、三角债务、信用体系等问题频出,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太大改观,如何重建榆林的金融体系,仍然是不小的问题。

还有人才流失、老城区改造都是榆林近些年集中爆发的矛盾,怎么解决,人们期待新的主政者有答案。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观星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 王永康的年考数据,厘清西安三个方向性问题……

☑ 汉中的未来?〡乡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