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8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甘家寨的“末途”?

任伯懿 粉巷财经 昨天

甘家寨依然热闹。

去年加盖楼房,成批的施工队进入这里,把原本3层的房子,违规加盖至8层。

如今,这里每天仍有大批施工队进入,不同的是,这些施工队要把当年违建的楼层一一拆掉。

甘家寨是西安高新区为数不多的几个城中村之一。便利的区位条件,让这里汇聚了大批在周围工作的租客。

而之所以仅有900多户居民的甘家寨,能容纳越来越多的人,得益于其近些年疯狂地违建加盖。当年宽敞、整洁的安置社区,在村民的改造下,俨然已与西安其他城中村并无两样。

不久前,西安高新区组织多部门联合行动,对甘家寨违法建筑进行拆除。

不同于以往,无论村民如何闹腾,拆违工作并无放缓。

前几日,西安市公安局局长肖西亮专程视察指导。在官方通报结尾,还用了“做到整治不彻底坚决不收兵”这样的语句。

而同时,在拆除违建的还有著名的东辛庄和西辛庄。

西安城中村的违建时代真要终结了吗?

一年前整治不彻底

2012年8月29日,甘家寨村民终于拿到了新房钥匙。整齐划一的三层联排小楼,在地图上画出的都是几何图形。

原甘家寨村拆迁后,政府在原址东侧为村民修建了新的社区,一年多即回迁。新社区有专职保安、保洁以及物管,尽管依旧被称为“甘家寨”,但显然已经脱离了“村”时代。

然而六年过去了,这里违建成风,商贩云集,又变回一副典型西安城中村的模样。当年改口“甘家寨社区”的人,如今不知不觉间,又叫回了“甘家寨村”。

没人说得清,谁是第一个在自己楼上加盖楼层的。总之,在2017年春节过后,甘家寨整体“长高了”。

投诉纷至沓来。2017年4月,高新区、雁塔区两区合作,规划、国土、城管、公安、交警、丈八街办出动了1000多人,对甘家寨内违建设备进行拆除。

“街面上戴头盔的站了好几排。”一位村民回忆道。

这次轰轰烈烈地拆违,最终以村民们答应自行拆除而结束。

但1000多人撤离之后,重新进场的施工队,让楼层继续向上爬升。关于甘家寨违建的投诉重新出现在人民网的地方领导留言板上。

一位参与这次拆违的工作人员告诉粉巷君:“去年拆的时候,村委会给区里相关部门写了一个东西,说他们村民自己拆。但是后面违建反而越来越多,所以咱也不能再相信村上和村民说的话了,这次下定决心要拆完。”

根据报道,甘家寨共有居民960多户,违章加盖的居民有300户左右,占到三分之一。

“拆完”的难度可想而知。

“困难很大,并且个别村民还存在极端行为,有要跳楼的,有要上访的,有要堵路的,有要到新城广场静坐的。”说这话时现场一位工作人员长叹了一口气。

50万4层,两年回本

违建,固然为市场提供了更多可供租赁的房源。但未经审批评估的建筑存在诸多隐患。城中村违建倒塌、火灾等各类事故,在新闻报道中并不鲜见。

肯为100%利润铤而走险的不仅有资本家,还有城中村的村民们。

一位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目前行情,加盖一层花费约十多万元,4层总计50万以内。而每层约5间房,4层共20间。以目前月租金700元至1000元计,仅租金,两年即可收回全部成本。

去年八月,《三秦都市报》记者曾深入甘家寨调查违建,文中显示,房价过快的上涨以及城中村大量的消失,使甘家寨迎来了大批的租客。

巨大收益下,紧俏的租房市场无疑给村民提供了更大的动力。

违章加盖造成各类隐患的同时,也给城改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村民可不管政府给你宅基地上批了几层,轰轰轰就盖上去了,我知道最经典的一个搞了十一二层。”一位曾多年参与城改的开发商告诉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几乎每一个城中村都存在违建的情况。

若按政策,城改开发商只对房产证标明的房屋面积进行评估,村民往往不会签字。最终,双方会选择一个折中补偿办法,多数违建也算在补偿范围内。

“还有更极端的例子”。上述开放商说:一个村子下个月要拆迁,就有人跑到村里,找楼层相对低的村民,出钱让再为其加盖七八层。补偿款下来,加盖部分,村民40%,加盖的人拿走60%。村民对此很高兴,一分钱不出,坐享其成。

违建推高城改成本,最多可达到30%至40%。

虽然随着城市棚改工作的逐渐完善与规范,以获取更多拆迁补偿为目的的加盖已不多见,但租房市场依旧紧俏,违章加盖反而愈演愈烈。

城中村违建会终结吗?

城中村终将消失。

城中村违建会提前一步终结吗?

目前看,情况似乎在朝这个方向发展。

不同于以往在整治违建中,执法部门与违建者存在的长期拉锯,这一次拆违效率更高,执法部门的态度也更明确,加之秦岭北麓整治违建一系列动作的影响,这次西安市内整治违建异常坚决。

看得出来,政府决心很大。

甘家寨拆违工作进行到第三天时,西安市公安局局长肖西亮专程到拆违现场慰问一线干警,并对可能出现的违法抗法行为作出指示,这在以往的拆违行动中极为少见。

而媒体对于这次拆违的持续跟进,在历次西安市整治违建的行动中也殊为难得。很多媒体都提到了“持续重拳出击”、“高压管控态势”、“铁腕治违”、“零容忍”等。

事实上,在甘家寨拆违的前一天,西安市第八期“追赶超越”擂台赛上,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的讲话就释放出了强烈信号,其明确指出,要提高政治站位,“以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为突破口”,深入推进城乡“四改两拆”,确保整彻底、见实效。

而违法建筑的拆除,关系到的是西安市生态环境、营商环境、宜居环境的建设。

除了高新区,西安市其他行政区和开发区拆违的态度和手段也都非常坚决,拆除违建的总面积不断在新闻中刷新。在官方表述中,这次拆违关系到“政治站位”和“政治纪律”。

多年以后,很多西安市民一定会记住2018年,那是人们与城中村违建告别的时间。

当拆除违建与“政治站位”挂钩,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玩笑,那些不断刷新的拆违面积就是铁证。

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

西安城中村的违建时代真的要终结了。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〡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任伯懿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拿什么拯救你,大西安的城中村们?

房价总在指挥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