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陕西民企的“尬舞”!

张素书 粉巷财经

轮番登台表演,陕西民企“尬舞”。

舞台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全国工商联昨天发布最新一期榜单,陕西仅5家入围,分别为东岭集团、迈科集团、荣民集团、金花集团、隆基科技。

真真的“百里挑一”!

伴随着该榜单设立20年来,陕西民企的尴尬表现一直在持续——入围数量多年来不超过5家,且就那几个老面孔,除了此番新上榜的隆基科技。

值得一提的是,隆基科技是5家陕企中唯一一家制造业企业,同时几乎是榜单设立以来,陕西民营制造业企业首次上榜,殊为难得。

而“老面孔”现象,则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陕西民企后劲乏力的现实。

更重要的是,与国企相比,陕西民营企业差距依然巨大。譬如,此次上榜5家民企的营业收入总和,也不及延长石油一家国企,更别说阵容庞大的国企群。

老生常谈,陕西民企的尴尬处境不容忽视。

“不过5”的尴尬

全国工商联将此次榜单的发布地,选在了山海关外的沈阳。

华为,以6036亿元的营业收入,连续3年蝉联榜首。其后为营收5578亿的苏宁控股和4918亿的正威国际集团。

陕西的入围的5家企业,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也没啥不同!”——除最新的隆基科技意外,其余均是常年“霸榜”的存在。

上榜的5家陕西民企,东岭集团依旧排位最高,第35名,营收1081亿——为陕西首个营收破千亿的民营企业。

其后三家为排名44位的迈科集团(营收989亿元),235位的荣民集团(318亿),排名420名的金花集团(182亿)。

第一次进入榜单的隆基科技,排名473位,营收163亿。

本年度入榜门槛为156以,比上年提高36亿元。

仅就数量而言,5家已经是陕西民企新的突破——2015年至2017年的3年中,陕西均只有4家上榜。

虽然早在2014年,陕西民企上榜数量已经达到了5家——多年在榜的前四家企业加上当时的黄河矿业。

但第二年,黄河矿业就迅速出局。

再度上榜5家,已是四年之后。

相对比的是,本年度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湖北上榜15家,河南15家,重庆14家,四川8家(其中6家在成都),内蒙古7家。

难得的亮点

“新秀”隆基科技的入围,有着特殊的意义。

在5家陕西民营企业中,立足于制造业而起家、至今依然以制造业为主的企业,只有隆基科技一家。

虽然金花集团旗下也有医药类制造业务,但是来自百货业务的收入,明显高于医药;东岭集团也涉足制造业,但是其更拿手的,仍然要数黑色矿业。

迈科集团和荣民集团,则与制造业关联更远。前者的定位是商品金融服务商,后者则以房地产业务为市场熟知。

相比之下,隆基科技的主业为光伏产品。自2015年起,该企业已成为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单晶硅产品制造商。在光伏制造业和硬科技领域,隆基科技占有一席之地。

而在新一轮区域竞争中,对制造业前景和潜力,越来越被看作一个区域未来发展的核心。

在前几年实业艰难、脱实向虚风起云涌的背景下,隆基科技依然坚守,最终逆势而上跻身行业前茅,或可为其它处境艰难的制造业同行提供启迪与借鉴。

更何况,如今大西安力推的硬科技,已然成为西安乃至陕西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强大后盾。

珠玉在前,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当然,光伏行业不乏传奇故事。曾经出没各大排行榜的民营光伏业大咖有如过江之鲫。最终,能在行业周期中生存下的寥寥无几。

然而,隆基科技并非光伏行业在剧烈行业洗牌后的“幸存者”,而是靠着不断对科技研发的投入,降低成本,提高产品效能的“胜利者”。

从这个方向说,对于众多发展中的陕西制造业民企,隆基科技可提供借鉴。

未来变数......

相比隆基科技这位新晋“闯入者”,其它4家民企已上榜多年。

这恰恰也反映出,陕西民企的后劲乏力。

对陕西省的民企而言,头部效应明显。上述几家知名民企在排行榜上,多年来均能占据一席之地。

然而,新晋者要么5年难入榜,要么变换如走马灯。

盘点近十年来上榜的陕西民企,部分能源类企业,如黄河矿业、府谷煤化、彬县煤炭,其上也速,其下也忽。

窥斑见豹,固然有行业盛衰的因素,但整体观之,后劲乏力显而易见。

更重要的是,与国企对比,陕西民企依然劣势明显。

根据陕西省企业家协会发布的陕西百强企业报告,前10名甚至前20名企业,阵容变化相对较小。前三甲自不用说,其它国企也多是“熟脸”。

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此前提到,一方面,前三甲体量远超后面企业,以致三甲变更不易。另一方面,前10名甚至前20名企业中,国企占据绝对主力,民营经济活跃度依然不足,不仅数量有限,体量也有差距。

这一点,从此次上榜的5家民企的营业收入总和,抵不过延长石油的1家国企的收入,也可看出。

资源之外,融资难、融资贵,依旧是民企的重要难题。

去年陕西省的“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就此进行吐槽:公司参与的一个PPP项目,需4000万资金。因为是中小民企,四大国有银贷不下款,只能去找投融资机构,仅利息就要15-20%。

当然,最近一两年,陕西民营经济主体数量大幅增进,便利性政策迭出,如营商环境改革、“民营经济倍增计划”“龙门计划”等等,诸多利好加持下,未来变数或可预期。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〡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张素书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泾阳县官方的“尬舞”?

最便宜陕股诞生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