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1000多天的煎熬,西安购房血泪史……

读者投稿 粉巷财经


为了房子,我们下过跪,堵过路,找过记者,投过诉,可买房三年,那块地连坑都没挖。

我是航天新城天浩上元郡二期A区的业主,2015年买房交完首付至今,开发商数度要求解除购房合同,我们也数次维权。如今,约定的交房日期都过去半年了,我们买的房子所在之处,仍是一片荒地。

这期间,我们找过开发商,找过相关部门,甚至市台的《党风政风热线》都曝光了开发商捂地惜售,问政了一些职能部门的不作为。

可惜,到头来仍是一场欢喜一场空,年轻人没房结不了婚,我和妻儿仍挤在租住的城中村里,一位得白血病的邻居,还在眼巴巴盼望房子动工……

一场仍在延续的骗局

2015年,考虑当时的条件,我们未在三环内看房,在航天、长安比较了一圈之后,觉得天浩上元郡的性价比最高。

周围有公园,不远处有地铁,小区配建学校,5000多的房价,真是不错了。美中不足的是,项目五证不全,没有预售证,不过那会西安楼市管理不严格,很多项目都是五证不全在出售,而且这个项目一期基本建成,估计没啥事。

跟家里借点钱,自己又凑了凑,交了24万的首付,就等着三年后搬新家了。

但到2017年中旬,两年过去,项目位置之处居然没一点动静,这就有点诡异了。

按说一个楼盘从开工到验收至少需要570天左右。按照当时的情况,在2018年6月肯定是没法交房了,大家这才想到跟开发商沟通。

开发商倒也爽快,声称虽然公司有困难,但一定保证大家权益,还给出了新的施工计划以及交房日期的承诺书,答应2017年7月动工,2019年9月交房。

可观察了两个月,这开发商也没啥动静啊。

我们又找开发商协商,对方又说是土地不平整,又说是施工有难度,总之是冬防期后,会保证按施工节点推进工程进度。

可万万没料到,转过年到今年1月,开发商居然发短信让补交房款,首付比例统一补交到50%,不然就解除合同。

没钱的我们当然是继续维权,开发商又接着承诺,没法按工期施工,就变着法儿的威胁退房。

3·15刚过,我们不得已跪在了航天管委会门口,政府最终出面协调,西安电视台也作了报道和问政。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好消息是我们的合同有效受法律保护,开发商向业主承诺不退房不涨价,保证工程进度。

可现实却再次让人绝望,开发商又耗到了冬防期,工程还是没实质进展,我一家三口还在城中村租房。

我们希望一次,失望一次,能维权的手段都用过了,只想让开发商动工盖房,怎么这么难?

开发商行贿30斤金条拿地

开发商自称迟迟不动工的原因,是自身资金困难。

不过项目一期和二期的其它地块都销售正常,还拿到了预售证,为何还资金紧张?

甚至,我们还发现,开发商曾经还财大气粗地用行贿的手段,拿地开发项目。

根据媒体的报道,2009年至2013年,原西安市委常委杨殿钟7次收受西安天浩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人民币500万元、黄金15千克,并利用职务之便,在某县电厂项目等事项上为郭谋取利益。

这里要单独说一下,我们项目一期的开发商正是西安天浩置业有限公司,二期的开发商是西安霈博实业有限公司,但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都是郭某。

报道称,2006年5月,杨殿钟经妻子史某介绍认识郭某后,利用担任西安市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职务便利,接受郭某的请托,为其实际控制的公司在与某县热电厂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上元郡项目、东韦村开发等项目中提供帮助,郭某先后7次共送给杨殿钟500万元、黄金15千克。

2011年初,郭某到杨殿钟家中给其送了100万元,希望介绍认识西安某管委会主要领导,以便征地搞开发。几天后,郭某在饭桌上认识了该管委会领导,该领导答应一定支持郭某。

2012年元旦,郭某又到杨殿钟家中说征地时钉子户太多,需要管委会给予支持,并送给杨殿钟100万。半年后,郭某再次到杨殿钟家里送了200万元,希望其帮忙给管委会领导打招呼。

几天后,杨殿钟电话里说已打过招呼,很快郭某的第一块土地手续进入办理阶段;2012年国庆节前,郭某又到杨殿钟家里,请他再次帮忙打招呼,并送了5千克金条。

2013年年初,郭某再次到杨殿钟家,希望其给管委会领导打招呼,尽快办好项目二期的土地手续。而他在给杨殿钟送的茶叶木盒里装了20块金条,每块500克,共计10千克。

天浩上元郡地块正是在2013年和2014年成交的。

为何让购房者咽下苦果

这篇文章本来计划是今年3月就写给粉巷财经的,但当时航天管委会介入,西安电视台报道,又有开发商承诺,眼看着工地上有人开工,我们就放心了。

怕刺激开发商,这篇文章就没给粉巷投。

可现实却如此打脸,我们还维护开发商形象呢,开发商却从没把我们的诉求当回事,一次次像哄小孩一样安抚我们,一次次又因为无法履约,让我们倍感无助。

管委会也出面了,房管局也被问政了,开发商也写了承诺书,但为什么我们的房子就成了无解的难题?

当年这里的房价也就5000多,曲江二期还不到7000,可现在西安市的房价早已过万,如果解除合同,我们的损失怎么算?

我们维权的时候,天浩上元郡售楼部外的LED屏,还打出了均价1.1万的广告。前后5000块的差价,如果开发商真的恶意取消合同,再将房子重新售出,交易额将直接翻番。

可开发商赚取巨额利润的代价,就是让我们900户购房者白白等待三年,无家可归。

过去,西安房地产销售五证稽查不严,楼市也是万马齐喑,我们这一批购房者,用全部积蓄,让一些开发商在惨烈的竞争中,活了下来。

但房价上涨,西安楼市监管趋严,我们却成了开发商最先抛弃的那波人。

天浩上元郡当然不是个案,此前西安发生的多起“开发商告业主”事件,不都证实了这种逻辑吗?

所以我们也要吃下这些苦果吗?

上元郡是刚需盘,和我一样的购房者都是在西安打拼的80后、90后们,他们几乎用尽所有积蓄,就是为了能留在这座城市。

可现实残酷,我们交给开发商几十万,换不回留在这里门票,寒冷的冬天我们一次次在街头维护自己的权利,一位业主两年前被确诊白血病,还在在用手机关注事件的进展。

我们只希望花了钱,住有所居,仅此而已!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〡读者投稿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曲江别墅区的违建,比城中村还疯狂?

回音︱曲江别墅违建正在拆除,物业扣分处理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