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震惊美国政坛!要变天吗?国安顾问博尔顿被川普开了!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29日 上午 12:0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河北天价高校公寓背后:老板系省政协常委 ,物价局起诉都没告赢!

直面传媒 今天

大学真成了一门好生意?


至少对于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和鹏远公寓的老板来说,这门生意可能真不错。据日前媒体报道,该校学生住宿的鹏远公寓,双人间开出16640元/学期的天价,其中服务费就超过了14000元。


据报道说,前不久,丹丹在家人陪同下到位于河北的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报到,准备搬进了自己的“新宿舍”。


“新宿舍”是两人间,丹丹为此缴纳了16640元,“我被告知,其中住宿费1200元,服务费1万4千元,还有设备使用费等。”但入住后,丹丹从学姐那里得知,自己所住的两人间宿舍,去年收费是5740元,



“为什么仅仅一年时间,涨了近两倍呢?所谓的服务费又是什么呢?包括丹丹在的很多学生表示并不清楚。“确实每天都有阿姨进来拖地,但总是进来用拖布转一圈就走了。”丹丹不明白,这样的“服务”,为什么需要自己缴纳1万4一年。


秦皇岛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此的说法是:鹏远公寓此次发生的收费风波,与东北大学无关,鹏远公寓属于社会力量办的公寓,学生自愿进行选择,至于收费标准是否合理,不由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


问题是真的跟学校无关吗?据报道,这个“新宿舍”叫“鹏远公寓”,位置在学校内部,于2003年投入使用,属于高校后勤社会化服务,换句话说就是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外包的公寓和食堂。


在学校内部,但与学校无关,就这么简单。


资料显示,东北大学始建于1923年,是国家首批“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的高水平大学。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是东北大学的组成部分,是经教育部正式批准成立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培养包括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在内的各类高级专门人才。


首批“211工程”和“985工程”大学,光看这两点就能让全国多少大学羡慕不已。


既然跟学校无关,哪跟谁有关呢?根据丹丹提供的截图,收费单位显示的是“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7月10日,经营范围是高校后期服务。


法人代表是朱立秋。



股东是分别是河北鹏远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与朱立波。而河北鹏远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分别是朱立秋85%,以及朱立波15%。


什么样的人能获得如此好的生意呢?媒体断定老板朱立秋背景绝不简单。


很快,真相来了。朱立秋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秦皇岛市政协常委、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



检索相关报道发现,朱立秋不仅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商人,还有诸多荣誉。如曾进入河北“最美公益人物”候选人名单以及全国人大代表


另据媒体在2012年的一则报道《鹏程万里 扬帆远航》的报道中说:90年代初鹏远集团的创始人朱立秋来到美丽的滨海城市秦皇岛,白手起家,开始创业,从建筑装饰公司开始起步,到90年代中期的短短几年时间,公司在朱立秋的带领下就开始走入鼎盛时期。



文章说:从90年代中期开始到2005年的十年间,公司紧跟市场潮流,又先后创办了鹏远高校后勤服务公司、鹏远房地产开发公司,短短10年的时间,就将公司从单一的装饰公司,发展壮大为集装饰工程、高校后勤服务、房地产于一体的鹏远企业集团。


而在另一篇《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朱立秋:以创新之光照亮“大国重器” 》文章中说:下海办企业20多年,朱立秋的得意之笔,就是自己带领企业走对了战略转型的关键两步。其中之一是房地产。同行都挤破了脑袋搞住宅开发,她却独辟蹊径,借着高校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的契机,投资1.4亿建起了高标准的鹏远公寓。


“两次转型,既是主动抢抓国家重大战略机遇的结果,也体现了我一直以来的家国情怀!”朱立秋说。第一步对应的教育情结:“一流的设施,一流的管理,一流的服务……”鹏远公寓事争一流,至今,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河北科技师范学院等高校的数万名学子在此安家,享受着舒适的学习生活环境和一流的后勤服务。


然而,真的如朱立秋自己说的那样好吗?




在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吧的贴吧中,一位名叫@江湖太远的疑似同学,在2018年9月13日留言说:今岁报到,于踊跃中奔赴住宿缴费。然就在刷卡之刹那,被金额之巨而惊醒。夫大学者,食价宿价既廉之理;却以新生到来之际,不顾我等广大学生多年之呼声,之利益,无理抬高物价!实乃丧天良之行为!我大学生乃国之未来,在高收费之下何以求得腹之饱、身之栖?宿费之错,在于涨价之无理,之不透明。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今为此文,望广大各学子纷纷行动起来,为我等之切身利益而不屈抗争,岂能因声音之小而不呐喊?如汝观此文,心有所动,请加入我们的罢费队伍里来,我们需要每一滴水珠的注入!非暴力抗议鹏远涨价行动,拒绝前往缴费!


事实上,上述投诉并非孤例。



而早在2016年,知乎上就有类似”声讨“,然而数年来,居然没有丝毫改变。且愈演愈烈。



上述学生的说法被媒体证实。AI财经社的报道显示:2018年至今,鹏远公司曾多次因公寓收费问题与东秦学生发生冲突。事件起因发生在2018年9月,鹏远公寓突然涨价,六人间由原先的1200元/学年涨至1500元/学年,四人间也由2400元/学年涨至3000元/学年。除外,一二三人间均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涨价。


然而高额收费背后,鹏远的住宿条件和服务质量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有学生反映宿舍设备老旧,热水器十几年未更换,还曾发生过半夜爆炸的惨剧。


更令学生气氛的是,宿舍费之外还有高额的生活开支。据东秦学生爆料,鹏远公寓强制学生充洗澡卡和洗衣卡,洗衣卡洗一次6元,还要自己提供洗衣液;洗澡地为开放式澡堂,洗一次8元。


据东秦学生描述,鹏远宣布涨价后,部分学生拒绝缴纳高出的宿舍费,鹏远便派保安挨个宿舍敲门收取,期间多采用“吼”的方式催费,甚至威胁不交费就赶人、不交钱毕不了业等。


2018年11月底,鹏远对未交费的一二三六人间强行停电,其中还包括宿舍成员部分缴费的宿舍。停电两天后,校方出面给停电的宿舍每人发了一个免费的充电台灯。2019年1月4日,鹏远开始对部分四人间断电,后经校方交涉,终于在次日凌晨恢复了电力。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6月,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因学生拒绝缴纳宿舍费为由,起诉了4名东秦的学生。此外,曾作为人大代表的朱立秋曾建言要实现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和上调学生公寓收费标准,该提议遭到否决。


事实上,鹏远公寓的问题在就被河北省发改委定为违规。


2017年6月,河北省发改回复朱立秋提出的“关于深化高校后勤社会化服务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建议”时表示:社会化的高校后勤实体为高校学生提供住宿等服务,是后勤实体与高校之间合同约定,而不是后勤实体与学生个人之间合同约定。如果后勤实体直接与学生个人或家长签订住宿协议,属学生校外租房居住,目前有违教育部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