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突然,人民日报钟声响起,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战争硝烟临近,中囯须做好准备,掐灭其势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林宥嘉的小天地,台湾音乐的小格局

2017-01-07 梁晓辉 假酒馆音乐 假酒馆音乐


- 林宥嘉2016年专辑 《今日营业中》 -

关于”小确幸“文化,早已有诸多争论,当音乐的唱片黄金时代远去,当生活逐渐归于某种意义上的安逸稳定,人们越来越难以将目光放诸天地,反倒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里的人间烟火更容易打动人。


在“小确幸”与“大格局”的争论之下,两者似乎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在映照着一种变化,而这两种文化之下的音乐、电影等等,其实最终都会成为这场变迁最真实的写照。


这一期,酒馆以林宥嘉各张专辑的变化为引,粗略分析一下台湾音乐的心态变化。


步出“迷雾森林”的神秘感,来到“感官世界”的大维度,落脚于“大小说家”的故事线,终匿于“营业中的小店铺”。林宥嘉的视野越来越微,野心越来越淡,格局也越来越小。


从林宥嘉个人,反照到台湾整个中生代流行歌手的音乐取向上,我们可以看到台湾流行音乐的一种大趋向。


同门的田馥甄自不用言,专辑《To Hebe》是从大世界看自己,《My Love》是从小爱见大爱,《渺小》的微观概念下,是企图用一张碟包裹一个宇宙的大野心。然而最终作罢于力不从心,重返到《日常》这一张专辑的保险举动,几乎意味着“渺小”大概念的戛然而止,田馥甄回到比“To Hebe”更小的“常态”格局。




而与林宥嘉同期的卢广仲(《What The Folk》)、萧敬腾(《The Song》),以及一众中、新生代歌手,动辄造出一个格局小但又足够容下一张碟的“新奇”概念,留白够多、装帧足够文艺,铺到唱片架上,排列出台湾流行音乐又小又保险的格局。


在这样的货架上,林宥嘉的《今日营业中》算是很不错的一个商品,因为它够好听够精致,也够彰显歌者的个人风格,足够喂饱一般大众的耳朵。



从歌曲《让世界毁灭》一头扎进自我的小世界,林宥嘉摆明了要义无反顾只想打造小天地。标准情歌《天真有邪》、《我已经敢想你》、《一点点》、《我梦见你梦见我》营造出林宥嘉擅长的迷幻姿态,钢琴和电吉他的渐层下,依然不乏恋爱金句:“你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只是穿插其间的《热血无赖》太过违和,倒是黄伟文交出的《坏与更坏》跳脱出小情小爱的调调,更能中和情歌的气味。


专辑进入下半程,吴青峰的《一点点》、陈惠婷的《白昼之月》带着作词人强烈的个人特质。与《飞》与《宠儿》一起,被林宥嘉的唱腔统一了风格,但其实并不知道在表达些什么,歌词任性到仿佛单纯只是为了曲子而存在,十分讨巧地营造了一个自呓在自我世界里的林宥嘉。《勿忘我》与《Off, Do Not Disturb》,作为《坏与更坏》和《飞》的另一面,更加延续了林宥嘉的梦呓。


自我、舒服、好听,这让《今日营业中》成为最“林宥嘉”的一张专辑,没有企图心没有压力感。在自我的小格局下,每首歌单独成篇都是上乘之作,但组合起来的这张碟却很难说是一件艺术品。因为它距离更有意义的音乐还差了几个台阶,至少离林宥嘉自己大气、细腻又一气呵成的《感官/世界》少了点思想,缺了些关联,差了点格局。




这种小格局,或许和台湾的文化大气候有关。或许这即是近些年来被称为“小确幸”的台湾心态。这种心态的核心,是安于“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人生态度。


也很难说这种态度是好还是不好,因为即便在台湾岛内,对于这种“小确幸”也争论不休。很多年轻人安于这种“现世安好”;也有很多人担忧这会让台湾陷入“鸵鸟”的自我麻痹心态:沉浸在自我的小世界,已致放弃向外看的欲望。


音乐也自然受这种文化现象的影响。田馥甄的《小幸运》就是一个典型,《日常》更似这种现象的扩大化,而林宥嘉《今日营业中》亦是如此。


反倒是一些“老”歌手,执着于对大格局的塑造和解读。


比如陈绮贞,“花的姿态三部曲”见微知著,《时间的歌》将视野进一步外放;

苏打绿的“韦瓦第计划”,春夏秋冬四部曲越走越开;

蔡依林一步步将自己往更大爱的方向赶,强势的《呸》之下,是同爱的大思维;

勉强把一直借力台湾团队的孙燕姿也算上,《克卜勒》将视角放到宇宙之中,格局也是越走越大。



这可能与这些“老”歌手经历过台湾流行音乐最辉煌的末尾,以及台湾经济文化最鼎盛的时期有关。在台湾“岛国心态”渐强,经济社会发展式微的今天,他们还保持着一种惯性的大格局和大视野,冒着“吃力不讨好”的风险,碰触宏大的主题。


而“小”,从某种意义上说意味着安全。“小确幸”,更是一种“安乐”。“像颗糖太诱惑,琥珀色的安乐窝”,林宥嘉格局的转变,在这首《诱》里面其实已经埋下了伏笔。而到了《今日营业中》,他已抛弃了意义的包袱,彻底吃下了“小确幸”这颗软糖——


好听即可。


“小”,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意味着操作简单。《今日营业中》从音乐到装帧上的暗藏信息,也体现出这张专辑制作上的商品化初衷。毕竟,好概念易得,而能撑得起好概念的佳作往往难求。找一个差不多的概念,将不同风格的作品塞入,经由演唱人的统一风格,最终也能成为市场接受度良好的卖座商品。


于是,“小确幸”也成了林宥嘉最合理的选择,并安于、易于在《今日营业中》这样的小格局中做音乐。


当年的《感官/世界》,林宥嘉打造出一个立体化解构大概念的成功样本。而《今日营业中》,则迎合塑造了一个“小确幸”心态的音乐商品,连同其他许多歌手,一并摆上了台湾流行音乐货架日益缩小的格局中。


到底是时代变了。


这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当然,也说不上好。



今日小酒倌丨梁晓辉

编辑丨包子

(注:文章转载自豆瓣,已获作者授权;

今天没有贴音频,是因为数字专辑还在售卖阶段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