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物价越来越高,现代的成年人该如何走出经济窘境。。。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10月24日 上午 2:48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李长青:中草药肝病——一种自找的病

SCIENCEOWLS 科学猫头鹰




7月20日,上海交大韩泽广团队在肝病学领域国际顶级学术期刊Hepatology上发表论文,用动物实验证明马兜铃科中药中的马兜铃酸能够导致肝癌,是中国肝癌高发的因素之一。这项研究无疑再次为已经深受中草药肝病之害的国人敲响警钟。

任何消费者都应该明白以下事实:中药的效果几乎都没有证据,没有哪种疾病需要依靠中药来治疗,中药的危害巨大,现在已知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文 | 李长青


在国内任何一家大型医院的急诊科工作半年,就很可能会碰到中草药肝病的急诊病人。有的病情还非常严重,如果不进行肝移植,会在短期内死亡。而这些中草药肝病大多是本来可以避免的,因为从医学角度来说,中草药根本没有必要服用。


中草药肝病可能自人类开始服用草药治病就存在,但在传统中医理论和实践里面,不可能被发现和阐明。因为,传统中医连肝脏的基本结构和功能都不清楚,更不可能明白肝脏疾病的病因、病理。


中草药肝病是一种很让中国医学界蒙羞的疾病——中草药是中医的,本应该是中国人了解最多,但不管是中草药肝损伤的病例收集整理,还是致病机制研究,中国都是落后的。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中草药被推行到国外,如果不是中草药被国外监管机构发现不良反应,并被国外医生研究,我们连现有的毒副作用都不会了解。如果我们想知道更多的中草药的毒副作用,想对中草药肝病有更深入的了解,只能希望外国人再多吃一些中草药,发生更多病例,引起中国人的重视和研究。


别看肝脏的功能之一是解毒,其实它是非常脆弱的器官,很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损伤。吃进去的东西被消化吸收以后,在到达心脏再被运送到全身之前,必须要经过肝脏的代谢。有毒的化学物质要在肝细胞里停留很长时间,有时候肝脏还会把低毒或者无毒的东西变成有毒的。有的毒物对肝细胞有直接的损害作用,有的毒物甚至不需要损害肝细胞,只是让肝细胞不恰当地“休息”,就会让肝脏受损。


中草药的使用尽管有各种各样神奇的“理论”,但这些理论既无法预见,也无法解释,更无法治疗各种中草药肝病。要处理中草药肝病,只能依靠现代医学理论。


根据目前的研究,中草药的肝损害原理大致和其他药物没什么本质区别,大体分为两个类型:一种是特异质反应,在人群中比较少见,主要和服药者的体质有关,和药物的剂量关系不大,无法预测;另一种比较常见的是固有的反应,和体质无关,任何人服用过量都会出现。造成肝损伤的根本因素是中药里的某些物质分子,和辨证、阴阳五行无关,更不可能通过中药的配伍降低毒性。通过增加草药种类的所谓“配伍”来降低某种药的毒性,只可能让中草药肝损害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严重。


有的中草药对肝脏的毒性是因为自己特有的毒素,比如蓖麻子的蓖麻毒素、相思子的相思豆毒素;但有些毒素则是很多中草药所共有的,比如某些肽类、蒽醌、多种苷类、吡咯生物碱等等。后者就意味着,如果某人对某种中草药成分有中毒反应,那么对含有同类物质的其他中草药也可能会有同样的反应。比如急诊常见、也时常见于媒体报道的病例:治疗脱发、白发服用何首乌而导致肝坏死。何首乌的肝损伤可能是因为其中的蒽醌触发了人体的超敏反应,治疗不及时就有过敏性休克乃至致死的风险。


在国内,中草药肝病基本占到所有药物性肝损害的一半,中医粉可能会说:“西药也造成了一半肝损害,大哥别说二哥,两个都差不多。“但请记住,另外一半肝损害主要是用于抗菌的药物造成的,比如抗结核药物。中药和西药的不同之处在于,现代药物有明确的适应症、对肝损害的机理了解较全面,容易监测和预防;医生和病人在好处和风险之间容易权衡抉择。


请谨记,没有任何一种疾病是必须用中药治疗的,中草药肝病纯属没病找来的病。


延伸阅读


每当关于中药毒性的研究出现时,国内出现的最自然的情形是:官方监管部门对此装聋作哑,等待对这些研究的关注度和其他网络热点一样逐渐消退;普通消费者对此毫不知情,或者认为和自己无关,继续沉浸在中药纯天然无害的梦幻王国里;唯一对此反应迅速的是中医相关利益者,和对中医变态维护的反科学文人、名人,他们的反应是一贯的,甚至措辞都一样,什么中药毒性是不懂配伍,炮制不合理造成的,是开药的医生和自行服药的患者不懂中医乱吃药的责任,全然不顾绝大多数中药毒性是在中医师按照所谓辨证论治、君臣佐使配伍情况下发生的。


普通人对官方的不作为和瞎作为,对中医维护者的顽固无能为力,但能够为自己做主。毕竟还没人提倡给所有人强灌中药,不灌中药就要判刑。任何消费者都应该明白以下事实:中药的效果几乎都没有证据,没有哪种疾病需要依靠中药来治疗,中药的危害巨大,现在已知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对于一个没有用处、危害巨大的东西,花钱去买去吃不算,还对警示无视,对劝阻翻白眼,这样的行为怎一个无知可以形容。如今在一些同道眼中,吃中药已经成为一种很丢人的行为,给病人推荐中医中药也被视作无脑乃至无德。我们希望随着科普的推广,和更多中药毒副作用被披露,这样的认识能够扩散开去,也就是说吃中药被更多的人看作是一种丢人的行为,最终形成一种文化和社会力量。


而如今大多数拒绝中药的人还被视作另类,为了避免被孤立和敌视,很多人不得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对大谈中药养生的亲人、朋友、同事乃至领导保持沉默。倒好像自己拒绝中药挺丢人似的。这种状态必须改变,因为拒绝中药才是任何一个理智的人的必然选择,觉得丢人的应该是对中药毒性充耳不闻,还顽固坚持的大众。


愚昧顽固必须让位于理性,否则在很多人还要被慢慢毒死的同时,整个社会还要保持越来越愚昧的趋势。这才是最丢人的。


——摘自《李长青吃,还是拒绝?中药拷问你的理性


作者简介 -


李长青,博士,副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201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主持国家级及省级科研项目各一项,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热心健康公益科普,参与创立健康中国人网并任主编。


相关文章:


方舟子访谈:马兜铃酸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


方舟子:那些能损害肝脏的中药


纪小龙:生在肝癌大国,我们起码应该知道这些信息


肝癌九问


何时就医:中药护肝不靠谱,肝脏不适怎么办


【猫头鹰书吧】李长青医生科普力作《假如我们不吃饭——消化科医生说消化》: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Read more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