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马云背后的大老虎,首次现身!全球震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美女服务员不小心把酒洒在客人裤子上,竟被要求用嘴舔干净!

2017-06-06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

90后专属阅读平台


夜幕降临,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有着这样的一群边缘女孩。


她们化着浓妆,穿着性感的衣裙,出入酒吧夜店等各种娱乐场所,游走在不同男人身边。男人只要有钱,就可以在她们身上……


我叫林妍熙,没有学历,没有依靠,我是被拐进这个圈子的,我憎恨这个圈子,可是想要在这个冰冷陌生的城市活下去,我又跳不出这个圈子。


我刚到S城时,去投奔一个姐妹。


按门铃,是一个男人开的门,只在腰上裹着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我以为是姐妹的男友,他火烧火燎的一边擦头发,一边问:“你怎么这慢呢,让我等这么久。”


没等我缓过神,我的小手就被他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一下被他拽进屋,我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把我摁在墙上,不容我反抗就开始亲我,我用力想要推开他,无奈他个子高力气大,完全把我给固定住,根本挣脱不出去。


“你神经病啊,怎么可以这样?”我瞪大眼睛。


“你跟我摆什么架子,咱俩不是说好了吗,见面就上-床,哥今天心情不好,只想做,不想跟你调情,别废话,赶紧脱衣服。”


我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什么?!


他冷笑一声说:“看来你还是个雏,好吧,哥帮你脱。”


说着就把我拖到床上,我吓的大叫起来,用手使劲的打他,我这是遇到变态狂了吗?


他竟然抽出皮带,把我的手给捆了起来,说:“别给我玩欲擒故纵这一套,不听话就别怪我粗鲁了。”


“放开我,你要干嘛呀,救命啊,非礼啦!”我吓的大叫起来。


“靠,弄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好刺激呀,这么玩果然过瘾,哥算服了你!”他越发兴奋起来,动作又快又猛烈!


我见他往下撸我的内裤,急的哭起来,他压根不顾我的反抗,更不怜香惜玉,我只能无助挣扎,却没有任何用处。


他看我一直不安分,就又来吻我的嘴,他一次次的得寸进尺,我被他吻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而他似乎很激动,没有对自己的形为有一点点愧疚。


能看出他浑身的血液都好像被点着似的,澎湃的不行。


他的动作更激烈,不光吻着我的嘴唇,甚至手也不老实。


我不能再任由他轻薄粗暴,所以一咬牙,他的嘴唇就立刻有鲜血流出来,他啊的一下,松开我,说:“你属狗的吗?”


我立刻起身缩到床角,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擦擦嘴喊道:“你变态呀,我是苏蓉蓉的姐妹!”


他也一愣,擦着嘴唇的鲜血说:“苏蓉蓉!苏蓉蓉是谁呀?!”


我恼了,“你还装,苏蓉蓉都跟我说过你俩的事,你不是苏蓉蓉的新男友李洋吗?!”


他又是一愣,然后缓过神来,一脸狗血的说:“我知道了,你说的苏蓉蓉,是昨天被抓走的那个小姐吧,她都欠人家房东几个月房租了,房东立刻就把房子租给我了,苏蓉蓉的东西都在地下室里呢!”


我顿时傻了,怪不得给苏蓉蓉打电话打不通,还以为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又把手机掉马桶里了呢!


他看我一脸懵比的愣住,有些难堪的说:“对不起呀,误会了!”


我凌乱的对她叫喊道:“误会你妹呀,哪有你这么误会的,敲门就想强人家?!”


他也一脸委曲的说:“不带骂人的好吗,我以为你是福原爱呢?!”


“我还是苍井空呢,你憋疯了吗!”我气的哭笑不得,竟然遇到个变态的穷吊丝!


他欲言又止,恰在这时,门铃又响了,他急忙去开门,门外是一个惊艳的女孩,冲他妩媚一笑:“嗨,我是福原爱,等急了吧?”


女孩一眼看到床上的我,我下意识的用凌乱的衣襟掩一下雪白的胸口,女孩的笑顿时凝固在脸上,转眼变成羞愤,扔下一句流氓骗子,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他想叫住女孩解释,转头看看一脸凌乱的我,嘴又闭上了,无奈的对我耸耸肩说:“你都看到了吧,我在这约的网友,这下鸡飞蛋打,全让你搅了!”


“活该,谁让你这么鲁莽,问也不问就要上人家!”我不依不饶的说。


他又是一脸委曲的说:“本来和福原爱说好的呀,见面就上-床,谁知道半路杀出你这个程咬金!”说完后,又擦擦嘴上的血说:“你属狗的呀,怎么喜欢咬人啊!”


我立刻生气的说:“你说谁属狗的,谁让你不问明白,上来就亲我,你就是欠咬。”


他说:“那你赶紧再咬我一下,我刚才还没过瘾呢!”


我气的狠狠瞪他一眼,骂他一声流氓,然后不再理他。因为倍感屈辱,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刷的一下流出来。


他伸手不轻不重拍我的头说:“哭什么哭,你伺候我还不乐意呀?多少女孩排着队想跟我上-床呢!”


“你不吹牛能死呀,就你这穷的都租这廉价房,还多少女孩排着队跟你上-床,那个福原爱也是这么被你忽悠来的吧!”我歇斯底里的发泄道。


“好吧,你这么认为,我也没话说,你要么报警抓我,要么赶紧走人,别在这给我添堵行吗!”他恢复高傲,俊秀的脸上透着英气,咄咄逼人的说。


让我走,你也得先把皮带松开吧,


他这才反应过来,我的手还被绑着呢,他脸又是一红,尴尬的急忙上前把我的手解开,他是一圈一圈缠上的,快要解到头时,我气愤的一轮,皮带头一下打在他的额头上,血立刻流下来。


他愣愣的看着我,这下把我也吓住了,没想到会失手把他额头打出血,这么帅的一张脸,以后额头上会永远的被我留下一个疤!


我也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挽起衬衫袖,我吓的以为他要打我呢,我一躲却发现,他的手腕上带着价值百万的百达翡丽手表。


我顿时凌乱,一个租这廉价房的吊丝,怎么可能会戴上百万的手表,我想这个人一定是为了炫耀,买了一个山寨货。


我急忙说:“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说话间,我的肚皮还不是时候的咕噜噜叫起来,弄的我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笑着看着我说:“是不是饿啦,”我刚想死要面子的说不饿,他就说要请我吃饭,算是为他的鲁莽赔罪。


我也没说什么,反正他要赔罪,那就给他一次机会吧,只见他打了一个电话,十多分钟外卖小哥就到了,他要了好几个小菜,然后让我去冰箱里拿瓶红酒,我打开冰箱一看,竟然是价值几千元一瓶的红酒,我个我可是很在行的,毕竟我以前天天和酒打交道,我实在搞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一个土豪帅哥租廉租房?


我开心的和他大吃一顿,我们聊的还算投机,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旖旎暧昧,他看我的目光也越来越热烈,像火一样。


他的这种眼神让我有点紧张,这样下去,今晚可能会发生-点什么,老娘的初吻都被他粗暴的夺了,不过,我没有一点难过气愤的样子,反而还乐在其中。


如果他要是想和我发生关系,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我心里一直在犯嘀咕。


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他,对他几乎没有抵抗力,而我们才刚认识啊!


饭后,他一脸媚笑的说,可以让我在这等我姐妹苏蓉蓉回来。


我想拒绝,毕竟孤男寡女的不方便,而且想想都知道,这是他泡妹的把戏,可是,我以经答应蓉蓉来出租屋找她了,我正在犹豫的时候,他直接把床让给我。


说他睡沙发上,让我放心好了,不知为什么,我对他没有多少戒心,我相信我的直觉,他不是那种道貌岸然的猥-琐男。


最后我喝多了,爬起来想去卫生间,我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可没注意脚下,被我的行李箱给拌倒了,结果狼狈的扒在地上,疼的我呀的一声叫起来。


他先是笑着,可看我老半天没起来,紧张的伸手去扶我,我伸出手给他,感觉他的手指修长白皙,一看就没做过重活,应该会弹钢琴,就算打游戏,也一定不是手残党。


我被他用力一拉,就拉到他的怀里,浑身麻酥酥的,胸口小鹿乱撞,脸也热热的。


而他呼吸急促,紧紧的抱住我。


在夜店上班时,有个姐姐曾经对我说过,男人容易对皮肤白嫩无暇的女人吸引,白里透红的小脸,让男人更有亲-吻和保护的欲望,我虽然从来没和男人滚过床单,但是我在夜店的那些姐姐口中,了解不少男女之事,而此时,从这个男人看我的眼神就知道,这个高傲又桀骜不驯的他,最终还是被我吸引的把持不住了


我很慌乱,一阵害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我还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顿了一下说:“我叫莫一凡。”


我借机慌乱的躲开他,他也有一些尴尬,笑笑说:“你叫什么名字?”


“林妍熙”


“林妍熙,真好听!”说着,他竟然把我压在身下,然后朝我柔软的嘴唇吻上去,在迷离的灯光下,他的脸庞是那么的帅气,我像中了邪一样,大脑完全失去控制,甚至双手环住他的脊背。


对于接吻,他算是江湖老手,可我还是头一次,大家可能不相信,一个坐-台女没接过吻,骗鬼那,可这就是个血淋淋的现实,这是我的初吻,所以动作有些笨拙和僵硬。


我闭上眼睛,紧张的呼吸急促,心跳的扑嗵扑嗵的,感觉要喘不上来气,胸脯剧烈的起伏不定。


莫一凡是个特别聪明的男人,他见我这么紧张,突然双手伸向我的腋窝痒痒的我咯咯直笑。


我们吻的是那么忘情,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到,刚认识几十分钟的我们,就干柴烈火的抱在一起。




我搂着他的腰,他直接把我贴靠在墙上,双目注视着我,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又紧张又期待,但是我总怕他会认为我是轻浮的女孩,可能是和我的工作有关吧,我开始挣扎,女人往往是这样的,即使是心里一万个愿意,可表面上也不表现出来。


莫一凡这次到是怜香惜玉了,我一挣扎,他就松开了手,我心里一阵狂呼乱叫:“傻蛋,老娘都愿意了,都答应做你女友了,你倒是像刚进门时一样粗暴的要我呀!”


弄的我好失望,可是我总不能自己撸下裙子主动献身吧,我还是处女呢!


莫一凡没有在过分的形为,可能是怕我再一次拒绝他吧,为了缓解我紧张的情绪,就轻轻的一边捋顺我的长发,一边说:“林妍熙,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身子一震,立刻清醒过来,是呀,我是做什么的?我该怎样回答,我是做什么的?!


难道告诉他,我是夜场的卖酒妹,坐-台女?我没有回答,而是慌乱的推开他,身子软绵绵的快要瘫倒,整理着略显凌乱的衣衫,此刻的我两颊绯红,羞愧地躺到床上。


莫一凡是个很高傲的男人,他见我躲在床上不理他,一屁股坐在洗发上,也不说上来哄哄我,我这个心那,第一次春心荡漾的想把自己分分钟给一个男人,可是他竟然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好失望,恨不得照他屁股踹一脚,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着了什么魔,就跟吃了春-药似的,一直盯着他那张俊俏的脸看,口水差点流下来,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简直真是太特么丢人了。


良久,我的眼睛也睁不开了,今天也是真的累了,暗想明天睡醒再说吧,知道这傻蛋高傲,他如果再想……,我一定不会再拒绝他,想想自己那没出息的样脸还红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揉着眼睛,顿时懵比,沙发上的莫一凡旁边竟然还躺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苏蓉蓉,他们俩竟然相拥着躺在沙发上,而且蓉蓉连衣服都没穿,他们,他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顿时就有一种羞辱感,知道自己被莫一凡欺骗,愚弄了,城市的套路真特么的深啊,我还差点要把自己献给他,我得多脑残啊,明明说不认识苏蓉蓉,转眼间就睡在一起,还当着我的面,苏蓉蓉一定是在我睡着后才回来的,她们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我看着睡梦中的苏蓉蓉还抱着莫一凡的脖子,时不时的还往他身上蹭蹭,让我恶心的想吐。


只觉得一万头草泥马在胸口呼啸而过!靠,我冷笑一声,一个是我一见钟情的男人,一个是我的患难闺蜜,我不知道被谁欺骗,我也不想知道,我无法面对的只想逃!


我咬着牙,无声起床,拿着我的行李箱,他奶奶的!好像是我做错什么似的,我慌乱的逃出去,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来。


我一边走,一边给雪薇打电话,跟她说去她那上班,雪薇立刻就高兴的答应了。


我曾经和雪薇一起在酒吧做卖酒的吧妹,像我们这种吧妹是很容易找工作的,毕竟哪都缺漂亮女孩。


像我们这种无依无靠,在城市中讨生活的女孩,特别需要亲情朋友,反正都是内心空虚,雪薇看到我时很高兴,激动的又蹦又跳。


她让我和她一起住,她自己一个人租了一个小公寓,比苏蓉蓉的那个屋强多了,我简单收拾一下,和所有女孩一样,伤心了要么拼命的吃,要么就拼命的花钱打扮自己,好像这样能减少伤痛似的。


而我就是后者,当我在房间里捯饬了一个多小时,站在雪薇面前的时候,她立刻惊呆了,在一旁偷偷的笑起来,她问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哎,谁知道我心里的苦啊,他奶奶的,老娘刚刚失恋了,人一受刺激就会变,苏蓉蓉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亲的闺蜜,没想到看上我的男人,竟被她给睡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这也太怂了,说出去不让人给笑掉大牙啊。


我没理雪微,而是给她翻了一个大白眼,我哪里受刺激了,我在镜子前照了照,矮妈,太特么娇艳了吧,蓝色的睫毛膏,深红色的胭脂,黑色的嘴唇,配上十二公分的恨天高,还穿了一条休身的蕾-丝裙,胸前春光乍泄,说实话,一看就是刺激的不轻。


雪薇顿了顿说:“你不用穿得那么性感,咱们那个夜场不正规,骚扰可厉害了,像你这样打扮,客人很容易把你和那些小-姐混同起来。”


其实我就是受刺激想在打扮上发泄一下,早就知道那些买酒的客人是什么德性,也是,人家花钱消费,搂着小妹的腰,摸摸这,捏捏那的,不占点便宜怎么会花高价买酒呀!


其实,我和那种不正经的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我想在这个不干净的地方挣点干净的钱,说这话,可能谁都不会理解,可我只是想卖酒,我不出-台,别说姐高尚,这是我的底线。


不过卖酒也没那么轻松,偶尔也会被客人卡油,不过还都在我的心里防线之内,所以,在那些臭男人身边我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圆滑。


雪薇带我到夜场后,直接去见了太阳酒吧的经理,叫王亮,大家都叫他亮哥


雪薇对王亮很客气地说:“亮哥,这就是我姐妹,林妍熙,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吧,绝对是个大美人。”


眼前的亮哥五官分明,穿着黑色的紧身裤,和黑色的皮鞋。说起话来有些娘,总感觉哪里不一样,后来听其它姐妹们说,他是个同性-恋。


他手里拿着台灯的灯头,向我照过来,将灯光打在我的身上,我被突然刺眼的灯光晃的睁不开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挡一下。


亮哥将灯头扭回去说:“嗯,这个还行,是陪酒还是出-台啊?”


雪薇陪着笑说:“亮哥,我姐妹只卖酒,不出-台。”


亮哥哼了哼,你这姿色卖酒可埋没了,不过也一样,出台的小-姐哪个不是从卖酒开始的,到时候,你自己就来找我,行了,带她下次收拾收拾吧。


我们向他点头说:“谢谢亮哥。”


雪薇带我下去换衣服,我就跟着她进一间更衣室,雪薇给我挑件连衣裙,深V字领,裙摆刚刚包住臀部,稍微弯腰,就会露底。不过,我也习惯了,哪个夜店的女人会穿正装呢?!


她笑着说:“我们家妍熙就是漂亮,这裙子把你的好身材全都展现出来了,可要迷死那些臭男人了。”


我说:“臭丫头,别笑话我”


雪薇带我走向吧台,看见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女人,浓妆艳抹下烫着酒红色的波浪卷,前大后翘杨柳腰,尤其她今天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工作装,套着一件白衬衫,傲人似乎随时都能撑开衣服冲出来,绝对波涛汹涌。正在摆弄她那刚涂完红色指甲油的玉手。


妍熙,那个就是雯姐,是这里的妈咪,主要负责我们这个区的。她手下管着30多个小姐,包括卖酒小妹,今后咱们就跟着她,和她打好关系,我们的生意才会好。


嗯,我懂的,微微。


我们来到雯姐面前,微微微笑说:“雯姐,这是我姐妹林妍熙,今天刚来的,带给你看看。


雯姐上下的打量我一下,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妍熙,雯姐,我刚来这,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


嗯,小丫头嘴巴还是挺甜的,行了,一会开工。雯姐满意的说着


不一会,雯姐安排雪薇去3号包房,那里客人选人。我只能回休息室等着,因为我是卖酒小妹,只负责卖酒,偶尔陪客人喝喝酒,所以挣的少,而出台的小姐除了包台的钱,如果把老板伺候好了还会有小费。


这就是为什么亮哥会说,卖酒小妹早晚会出台的原因,他奶奶的,我不幸被他说中了,还真就稀里糊涂的出-台了……


我的工作是推销酒,卖出一瓶,我们有百分之十的提成,而这提成还要和妈咪,也就是雯姐四六开。


不一会,雯姐就过来,问我对业务熟练了没有,10号包房有几个老板点酒。


我高兴的说:“好的,雯姐,我可以。”


我来到包房,一脸的媚笑打个招呼:“老板们好,要酒吗?”


中间一个四十左右岁的胖男人,叫康健,穿着黑色西装,大圆脸,三角眼,挑了我一眼说:“有什么酒?”


白酒红酒啤酒都有的,中国的外国的,老板们想喝什么?


康健没说话,他旁边一个瘦高个的男人看着我胸前开口说:“那有没有奶啊?


我连忙害羞地说:“老板您别这么说,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小妹只卖酒的。”


“是吗?那让哥哥检查一下啊。”哈哈!


所有人都笑,我也只能跟着赔笑。


还好,康健要了两瓶五粮液和几瓶日本烧酒,还有几瓶红酒,我在心里算了算,就这一桌,除去给雯姐的提成,我就能赚千八百。


我连忙把酒拿上去,并且给他们倒上。


倒酒的时候被卡油,被摸几下那是常事,没办法,这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没成想给康健倒酒的时候,他手不老实的拍了两下我的屁股。


我一没留神,手一抖,酒洒在他的裤子上,而且不偏不正还洒在那个地方,我急忙说对不起,然后拿纸巾给他擦,我知道,万一惹他不高兴,我这一次可就白干了。


康健还没说话,那个说买奶的男人又说了:“这么擦怎么行,还是给我大哥添干净吧,”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人都跟着起哄。


我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一时自己也懵了,在看康健,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根本不看我,我不知所措的快要急哭了。


那个瘦高的男人又说话:不添干净也可以,去把你们管事叫来,怎么做事的。


我一听,有点害怕,今天毕竟是我第一天上班,而且雪薇也在这里工作,我做的不好,顶多挨顿骂,可如果连累雪薇的话,想到这,我一咬牙。


说:“哟,老板,您看您生什么气呀,都是小妹的不是,小妹听您的就是!”


我屈辱地跪在康健旁边,缓缓将头伏在他两腿之间……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