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为给妹妹赚学费,我一次接待了一个比我大十四岁的女人!

2017-06-18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

90后专属阅读平台


我叫高飞,今年十九岁,是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


初中毕业那年我就跟着村里的人出来打工,挣的钱全寄回家供弟弟妹妹读书了。


可就在不久前,工厂倒闭,老板跑路了。


跟我一起出来的人都回村里去了,可是我不能,我回去了谁挣钱供弟弟妹妹读书。


我开始找工作,可是我没有学历,也不会说话,人家看不上我。


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我从网上认识了赵驰。


他说可以给我介绍一个好工作,干得好了,一个月挣十万都不是问题。


从我出生起,我就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心动了。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市区,见识了这个城市的繁华。


别笑话我,来到这个城市这么多年,我就没离开过工厂的活动范围。


赵驰带着我剪了头发,还给我买了套新衣服,最后带着我进了一家叫“夜色”的酒吧,把我扔给了一个叫阿发的人。


阿发告诉我,我的工作就是哄女人开心,只要把她们哄开心了,钱不是问题。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多少有些明白赵驰给我介绍的工作是什么了。


“阿发,来客人了,点十个人去7号包厢。”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阿飞忽然停了下来,指了我一下,“还有你,跟我来。”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出台”。


进门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一眼,很大很豪华的房间,里头只有两个女人,看上去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我们十个人一排站开,然后阿发走过去不知道在她们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她们抬头看了下我们。


“我要第三个。”


其中一个胖胖的女人指了指。


我偷偷看了一眼,我是第七个。


这时候另一个女人忽然指了指我,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下子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要放哪儿。


“几岁了?”


“十,十九。”


我还记得阿发说过,我的工作就是哄女人开心,所以尽管有些不好意思,还是乖乖的回答了。


“新来的?”


“今天刚来的,您看如何?”


这个问题阿发替我回答了。


“多高?”


“一,一八二。”


我实在是没见识过这样的场景,紧张得都结巴了。


“是个结巴?”


“他可能有点紧张,不结巴的。”


阿发替我解释。


“那就他了。”


“好的。”


就这样,其他人被带了出去,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叫李信然的男人。


其他人一走,李信然马上走到那个胖胖的女人身边,和她攀谈了起来,我则不知所措的站着,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叫什么?”


那个胖胖的女人忽然走到我身边,还很亲切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高,高飞。”


我一紧张又开始结巴。


“不用紧张,我们又不吃人,好好陪陪我的好姐妹,她今天心情不好,哄开心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抬头看了眼那个选了我的客人,她正一个人不停的喝酒,看上去确实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是,是,客人。”


“叫我李姐就行,至于她,就叫江姐。”


然后李姐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江姐旁边。


“好了,别不开心了,来这儿就是为了寻开心的,你这样算什么事。”


李姐拍了拍江姐的肩膀,就搭着李信然进了另一个房间


“你,你不开心吗?”


江姐抬头看了我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你这么羞涩,不会是个未成年吧?”


我一下子红了脸,小声的反驳,“我十九了。”


“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


江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有些茫然,我这算是哄她开心了吗?


“会喝酒吗?”


“会一点。”


在老家的时候我偷偷的喝过我爸劣质的白酒,在厂子里也喝过一点啤酒。


“那会玩骰子吗?”


“不会。”


我摇了摇头。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今天我们就玩个最简单的,猜大小,猜对了我喝,猜错了你喝,行不?”


我想了一下,似乎还挺公平的,就点了点头。


“来吧,第一把,大还是小?”


我想了一下,选了小。


“5,大,猜错了,喝吧。”


江姐倒了满满的一杯不知道是什么酒,推了过来。


愿赌服输,我拿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那酒度数很高,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不停的咳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姐一边不停的笑,一边给我拍背。


“再来。”


我一缓过来,第二轮就开始了。


“大还是小?”


江姐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我觉得头有点疼,随便选了一个。


“大。”


“三,小,再喝。”


就这样玩了十几轮,江姐只输了三轮,几乎所有的酒都进了我的肚子,我开始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小飞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可爱得江姐都不忍心欺负你了。”


江姐上手拍了拍我的脸,我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忍着没有拍开她的手,阿发说了,这是我的工作。


“江,江姐。”


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酒,不仅脑子不怎么清楚,舌头也开始打结了。


“嗯?”


江姐吐出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的她看上去有点孤独。


为什么这么有钱了,还是不开心?我搞不懂。


后来我才知道,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而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有钱人暂时忘记那些烦恼。


“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你想知道吗?”


江姐忽然把头靠了过来,然后把一口烟吐到了我的脸上,我被呛得直咳嗽,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得知道了她为什么不开心才知道安慰她,不是吗?


“小朋友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对了,你叫高飞,是吧?”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江姐忽然灭掉了手里的烟,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江姐忽然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跟个小白兔一样,真可爱。”


我不喜欢这样的形容,我想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被形容成小白兔,那是用来形容女人的。


不过江姐是客人,我不能反驳她。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江姐忽然靠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后退,没想到江姐步步紧逼,最后把我逼到了沙发的角落里。


“江、江姐。”


我实在是太紧张了,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可惜我的呼唤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我忽然感觉我的小腹忽然一阵冰凉,低头一看,江姐竟是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


我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一时间连话都不会说。


而江姐不但没有停下来,甚至更得寸进尺了。


“江,江姐。”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衬衫的扣子已经被全部解开了。


“嗯?”


短短的一个嗯字,硬是让江姐弄得百转千回,妩媚动人。


“那,那个……”


这下我更结巴了,我还是只童子鸡啊,对于这方面都认识也仅限于在初中课本上学到的那些,又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拨撩。


就在我闭上眼睛打算自生自灭的时候,江姐却忽然收回了手。


就在我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江姐却把手伸向了我的裤腰带。


“江,江姐……”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